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強勢囚愛,我的薄情總裁 218番外合集(大結局啦)



    顧承光和雲樹相遇相識的時候,雲樹還未滿十八歲,真是花一般的年紀,嬌艷欲滴的模樣,用傾國傾城這四個字來形容那時候的雲樹,一點也不為過。

    確實美麗。

    顧承光第一次見到雲樹的時候,他是不相信這會是陳建剛的女兒的,因為他從雲樹身上沒有看到陳建剛嗜絲毫的影子。

    她干淨的似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蓮,清純的似一顆晶瑩剔透的露珠,她的笑顏是一朵追尋著陽光的太陽花,她是個朝氣蓬勃的少女,她是個滿懷希望的少女。

    誰曾想,後來的好幾個年頭,她都生活在水深火熱里。

    好幾個年頭里,她的臉上看不見一絲笑容。

    顧承光去了桃花鎮,有目的的接近雲樹,每天都去鎮上的雲樹和她阿婆開的土家菜館吃飯。

    十七八歲的雲樹,正是藝做個情竇初開的時候,每天都看到顧承光這個成熟魅力的男人,久而久之,情根深種。

    終于有一日,這個漂亮的小姑娘,鼓起勇氣將他約到桃花鎮上,那漫天飛舞的十里桃花林里。

    女孩兒清脆的嗓音,宛如空靈般通透。

    “承光哥哥,我阿婆要把我嫁給沈小生,可我不喜歡他”。

    他•微微一笑道︰“哦…那你喜歡誰。小樹可以跟我說說嘛”。

    羞澀不以的小丫頭捂著臉︰“承光哥哥我喜歡你”

    他看著面前這個傾國傾城的小丫頭,慢慢的俯下身子,在她的唇上輕柔的印上一吻。

    小姑娘像是石化了一般,目光呆滯的看著顧承光,像是不敢相信剛才他竟然吻了她。

    “承光哥哥,你剛才吻我了。”

    他點點頭︰“是的,我吻你了”。

    小姑娘眉開眼笑的露出兩個可愛的小酒窩︰“那我可以嫁給你了嗎?”

    顧承光想了會兒道︰“應該可以”。

    “啊………我可以嫁給承光哥哥了”女孩清脆歡快的聲音響徹在一望無垠的桃花林里。”

    謊言從這里揭開了篇章。

    他在桃花鎮沒有待太長時間,他跟雲樹說,他要回去了,他來這兒是旅游的,要回去了,問她願不願意跟他一起走。

    雲樹內心是煎熬的,他都清楚的知道。

    她舍不得一直跟她相依為命的阿婆,他說如果不能跟他一起走,他們就只能分手。

    他是故意這樣說的,雲樹跟他正是在戀愛初期,她恨不得每時每刻都能見到她,這種小女孩兒,真的很好騙,他說什麼她都信。

    雲樹一听,他要和她分手,她害怕了,回去跟自己的阿婆說,她喜歡上了一個男人,她要跟他走。

    她的阿婆不準她離開桃花鎮半步,否則,就跟她斷絕關系。

    一邊是她愛的男人,一邊是,她唯一的親人外婆。

    那時候,雲樹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可是他依然在繼續鼓吹著,如果你不跟我走,我們就分手。

    那天晚上,她來他住的賓館找他。

    她說,她舍不得她年邁的阿婆,她舍不得離開這個養育她長大的故鄉。

    他的心里在听到她說,不願意離開時,他心里那麼一剎那時間是落空的,說不出的失望。

    後來很多年後,顧承光想,他可能在那時候就喜歡上了這個清麗脫俗又愛笑的善良姑娘的。

    只是,是他自己不承認罷了!一直不去看自己的內心世界是怎麼樣的。

    在雲樹說不願意舍棄自己的家鄉和家鄉的阿婆,跟他離開時,他什麼都沒有說,只是俯下身子,將她拉入自己的懷里,狠狠的吻著她的柔軟的唇。

    將她緊緊的揉在自己的懷里,吻罷,兩人唇齒之間應濕線相連,他的眼神像個深情款款的儒雅公子,看著自己心儀的姑娘;“我會對你好的,跟我走。”

    雲樹的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不,我阿婆說,我跟你走了,我阿婆就不認我了,我不能,不能”。

    顧承光又將她緊緊的攬在自己的懷里,狠狠的吻向她的唇,牙齒一遍一遍的摩擦著她的唇,雲樹感到了微微的痛,她在他的懷里掙扎,他緊緊的抱住她,撬開她的緊緊合住的貝齒,探入她的口腔餃住她的小舌,一遍又一遍的允吸。

    “要不要跟我走,小樹,要不要跟我走”。

    她的眼淚布滿了一張小臉︰“我,我不知道,可是我阿婆,我阿婆該怎麼辦”。

    他不在給她說話的機會,彎腰一抱,將雲樹扔到了床上,他快速的棲身壓上,不發一言,大手有些慌亂的扯開她的衣服,她很快身上就不著一物。

    他握住她的一方柔軟,重重的捏著,低頭含住,雲樹止不住發出曖昧的嬌喘聲兒。

    “承光哥哥,不,不要這樣”,他們談戀愛這小半個月的時間,顧承光從來沒有這樣對她過,她還只是一個剛滿十八歲的小姑娘,她有些害怕了。

    顧承光從她的身上抬頭問“要不要跟我走,如果你不跟我走,我就立馬娶別人,如果你跟我走,我就娶你”。

    陷入愛情里的少女,愛情對于她來說就是毒,她沾染上了,就不願意戒掉。

    “不,不,承光哥哥,我跟你走,我求求你不要娶別人,你要娶我,你只能娶我”。

    雲樹緊緊的抱著顧承光的脖子,她怕她真的怕。顧承光不要她,娶了別人。

    他臉上露出得意的神色︰“我會娶你的,小樹,我會娶你的”。

    他的保證,在兩年後,雲樹才知道,都是在放屁。

    雲樹為了個男人,不惜跟自己相依為命的阿婆決裂,她是帶著希望帶著憧憬跟著顧承光走了。

    她的阿婆說,她會跟她的母親一樣,被男人騙的連命都不剩。

    顧承光帶著雲樹去了桐城,桐城是顧承光小時候成長分地方,顧承光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要帶著雲樹躲在桐城生活,或許他是想陳建剛看著他唯一的女兒怎麼淪為他身下的玩物。

    來到桐城沒幾天,他就要了雲樹的初次。

    只有十八歲的小姑娘,還不知道什麼叫做xing,面對這種事兒,有期待更多的是害怕。

    她的聲音柔柔弱弱的︰“承光哥哥,我害怕,你溫柔點,我還是第一次呢”。

    她的聲音充滿了小女人的一股you惑的味道,他有那麼一刻的迷失。

    “好,我會很溫柔的”他撒謊騙她。

    實際上,她的初次,他像是故意的在懲罰她似得,他沒有吻她櫻紅的唇瓣,只是在一味的做,他的力氣很大,狠狠的揉捏她的柔軟。

    她痛的哭出說了聲兒,一遍一遍的說著好痛,好痛,你不要做了,承光哥哥我痛,你不要做了。

    他在面對他的哭訴,置若罔聞,發狠的在她的身體里橫沖直撞。

    後來她哭的都嗓子嘶啞,了,他還是沒有放過她,直到她在他的身下昏倒後他才放過她。

    所以對于雲樹來說,顧承光給她的關于xing的體驗,很差,她甚至對xing很恐懼。

    以至于在雲樹沒有遇到葉青河之前,她從未享受過男女魚水之歡的。

    在他們同居的兩年,她總是不厭其煩的問他,什麼時候她才能夠嫁給他。

    他總是騙她說,快了快了,很快了,就這樣這個問題一直持續到,警察進入他們的公寓,將她帶走,她才知道,他從未想過娶她。

    雲樹坐牢了,他回到了京城,跟別的女人訂了婚,開始著手調查,二十多年前,葉家到底在這里面扮演著什麼角色。

    繁忙的工作與調查,讓他忘了曾經他還生命里的那個過客一樣的女孩兒。

    顧承光多年後回想,她坐牢的那段漫長的時間,他真的沒有想過她一次嗎?他問自己。

    其實不見然。

    每當夜深人靜失眠的時候,他也會想起她,想起她傾城的容顏,陳去說,這麼漂亮的女人進了監獄真是可惜了。

    他從來沒有想過去了解她在監獄里的生活,就如同陳去說的那樣,漂亮的女人總是遭同類妒忌,尤其是監獄里那些內心已經扭曲的女犯人,雲樹的日子好不好過,不用去看,就知道了。

    那時候的他對她真是絲毫的心疼同情都沒有。

    想想,那時候的他,心不是一般的狠。

    後來再次遇見,她將自己那張傾城的容顏,掩藏的嚴嚴實實,可是她掩藏的在嚴嚴實實,他還是第一眼就認出來了他。

    三年的牢獄,她只做了一年,他又像一個惡魔不一樣不甘心,控制她,折磨她,逼迫她。

    直到什麼時候,他才認清自己內心的想法呢?

    是在看到她和葉青河在溫泉池親密接吻的時候吧!

    他內心的狂怒,他知道,那是他在嫉妒。

    這不都是他想要看到的結果嗎?他為什麼會生氣,原因只有一個,他在意他,更重要的是,他心里有她。

    從那開始,他慢慢的對她好了,他送她禮物,給她錢,她好像都不開心,他憤怒了,憑什麼,他可以試著忘記仇恨,試著去接受她,愛她,她卻不開心了。

    他對她的好,她視若無睹,他憤怒了,這都是憑什麼。

    他在嘗試著忘記仇恨,願意去愛她,她應該感恩戴德才是。

    可是她不知足。

    他以為她還是愛她的,他故意讓媒體曝出他和陳穎兒的緋聞,一是做給葉家看,給葉家的一個幌子,掩藏雲樹的幌子。

    最主要的是做給雲樹看的,他想試探下雲樹,試探她的心里,是否還有他。

    試探的結果很令她失望,他看不出,她的心里有他。

    他更不甘心了,心里甚至都有些扭曲了,他覺得自己是最委屈的,最可憐的,殺父之仇這麼一樁不共戴天的仇恨,他都可以為了那個女人去拋棄,結果那個女人心里已經沒有了他的位置。

    這是何其諷刺啊!

    可是,更諷刺的還在後頭,他竟然想要去努力的挽回她的心,他在努力,那個女人的心里依然沒有她。

    原來這也不是最諷刺的,最諷刺的是,雲樹根本就不是陳建剛的女兒。

    他怕了,徹底的怕了。

    他有預感,雲樹會離開他,那段時間他的心是極其的煎熬。

    他夜夜睡不著覺,她怕雲樹出事兒,怕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事兒,他又開始信佛,將所有的寄托都放在佛身上,希望佛祖能保佑他的孩子能夠健康平安的出生。

    保佑雲樹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那時候的雲樹,已經開始策劃著自己的生命倒計時,她多狠啊,為了報復他,不惜搭上自己的一條命。

    終于,他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艷照應該是壓死雲樹的最後一根稻草。

    她流產了,他期待的孩子沒有了,他生不如死。

    不過幾天的時間,她跳樓了。

    在他的面前跳下,像是一切都是計劃好的,她是那樣的決絕,那樣的殘忍。

    他在想,她到底是有多恨他,才這樣對自己狠得下心來。

    他眼睜睜的看著她跌落,卻無能為力。

    幸好,有人救了她,那個人是他最大的仇人。

    她活下來了,救她的人,昏迷兩年。

    她去了瑞士,他跟著去,因為他知道,沒有了她,他的世界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一片荒蕪。

    他們在瑞士,相處的還算融洽,他以為最好就是這樣了,時間久了,她慢慢的或許就會再次的接受他也不一定。

    事實上證明,不管他怎麼做,如何去做,她再也沒有考慮過他。

    她回國了,只是想知道,那個男人還會不會醒過來,如果醒過來了,她就要嫁給她,如果醒不過來,她就打算隨便找個不錯的男人嫁了,組建一個家庭生一個孩子,就這樣生活下去。

    她跟他說,哪個男人都可以,就你顧承光不可以。

    其實他還是有辦法得到她的,將她困在自己的身邊,她在這個世界上不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她還有父親,哥哥,他可以利用她的父親哥哥,威脅她,逼她跟他在一起。

    他不是沒有想過這樣做,,可是,他卻沒有勇氣這樣做,她不快樂,他也快樂不起來。

    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的世界,單調的只有她一個人,狹窄的再也裝不下別人了。

    他看著她嫁給別的男人,為別的男人懷孕生子。

    她一定不知道,她和那個男人在美國舉辦的婚禮,他去看了,他帶著帽子墨鏡口罩,像一個賊一樣,看著她虔誠的對著神父說,我願意,這三個字。

    這三個字,是他夢里都在渴望听到的三個字啊!

    她卻對別的男人說了。

    他想他終于切身的體會到了什麼叫心如死灰吧!

    她懷上不孕,回國治病,他怕她吃太多的苦,為她請最好的醫生,偷偷安排過去,讓她治好身體,為別的男人生下孩子。

    他不是聖母,他非常嫉妒,嫉妒的都要瘋了,可是那又怎樣,他更希望的還是她快樂。

    他們的女兒還活著,這對于他來說,既是好事兒,又是心酸,因為這個孩子來的太遲了。

    他後來一直都在想,如果這個孩子很早就發現了,她還會嫁給別人嗎?

    他想,她會的。畢竟,她是那麼的恨他的。

    直到她丈夫的意外身亡,她的失憶在到恢復記憶,她選擇了留在自己的身邊,繼續做她的妻子,選擇原諒他的趁虛而入,不是因為她愛上了他,而是,因為她愛的始終都是孩子。

    他想,她應該會留在她的身邊,因為她更願意委屈自己也要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她一直都渴望一個完整的家。

    如果一定給雲樹的心里排個位置的話,她的兒子應該是第一位,其次是她死去的丈夫,在者是他們的女兒。

    他恐怕這輩子都進步了她的心里面了吧!

    不過,這都無所謂了,那個人在她的心里比重在大,也沒有了任何意義。

    畢竟活著的人才是勝利者不是嗎

    未來的幾十年,是他們一起攜手同行,風雨同舟。

    所以,他,顧承光還是那個勝利的人。

    ————顧承光番外完————

    雲樹番外

    曾經,她認為遇見那個叫顧承光的男人,是她一生中最美麗的意外。

    後來,她才知道,意外總是容易要人命。

    是的,她是在顧承光的手里九死一生,撿回來了一條命,所以,她是個格外珍惜自己的這條賤命。

    她一遍一遍的告訴自己,不要再被那個有毒的男人迷惑住了。

    事實上她做到了,她一直都在堅守自己的那顆脆弱不堪的心。

    監獄里,她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一天天的折磨,消耗的是她對顧承光一點點的愛,直到她以為那個孩子死了的那一刻,她徹底不愛他了。

    出獄後,她最大的夢想就是好好的努力的活好每一天,可是,老天像是跟她有仇的樣子,讓她在一起與顧承光不期而遇。

    這不是個美麗的意外,這是個倒霉的災難。

    她提前出獄了,他不甘心了,她不明白,為什麼一個人的心,可以惡毒成這個樣子。

    她已經夠慘的了,他為什麼還不放過她呢?

    非要逼死她才甘心嗎?

    那麼,她就如他所願好了。

    終有一天,她覺得她的生命不再有任何的意義,她決定親手策劃自己的失望,那時,她已經感覺到了顧承光愛上她了,並且還是深愛。

    她覺的司機差不多了,她想了很多種的死亡方案,割脈,車禍,服藥,她要死的慘一點,一尸兩命的那種慘烈,她知道自己的心里已經扭曲了,她就要報復他。

    就要以這種方式報復他,其實她很早就覺察出了余小曼的陰謀,她什麼都不說,不動聲色的看著余小曼在搞小動作。

    只是她沒有想到的是,余小曼手里會有她的艷照視頻,她還真是死了都難撈著一個干淨啊!

    剛開始看到那些視頻時,她是憤怒的,她說不上自己心里是什麼感覺,只知道自己怒到直接流產,這樣也好,殺死一個小生命,她有些于心不忍,可是這條小生命變相的是被顧承光親手給殺死的,那意思又不一樣了。

    她選擇跳樓的那一刻,是計算好顧承光回醫院的時間的,她跳下的那一刻,其實她看到了,遠方吐血的顧承光。

    只是,她沒有料到,下面會有一個人用自己的身軀接住了她墜下的身子。

    嫁給葉青河,沒有所謂報復顧承光的想法,她只是很單純的認為葉青河應該很愛她,畢竟為了她,連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的人,你不應該懷疑他的愛。

    這就是她要嫁他的原因,因為那個男人,真的做到了愛你如生命,而不是嘴上隨便說說的那樣。

    事實證明,她的選擇是正確的,嫁給葉青河的那兩年婚姻生活里,她過上了前所未有的幸福生活。

    後來的事件,又再次的證明了。

    他真的是愛她如生命,可是,她寧願不要這樣的愛,也要她好好的活著。

    活下去。

    她什麼時候恢復的記憶呢?

    應該是那晚,顧承光不顧她意願,強硬的進入她身體的時候,她的身子是認主人的,她腦袋蒙了,眼前全是葉青河的影子,直到顧承光做完結束,她好像輕聲兒開口叫了聲兒,青河。

    她不知道顧承光有沒有听見。

    後來,她看著兩個孩子稚嫩的童顏,她選擇為了孩子委屈自己,或許以後,她能跟顧承光成為親人也不一定呢?

    葉青河番外

    葉青河花了很長的時間,他才明白,原來他對雲樹,是一見鐘情。

    當他家破人亡時,雲樹是他生命里的一道曙光,他愛雲樹,遠遠超過自己的生命。

    為她而死,他心甘情願。

    倒下的那一刻,他好想在親親她,告訴她,寶貝兒,我愛你。

    他身重數搶,卻一直沒有斷氣,他在等一個人。

    幸好,他等到了,他願意幫他照顧他最愛的女人和孩子,他可以安心的走了。

    ps︰新文《贈送嬌妻,總裁不要白不要》正在連載歡迎大家去看

    喬路一在二十歲生日這天,立誓要睡到自己的男神大人盛氏集團二公子盛明光,卻沒有想到男神沒睡到,卻被自己的父親包裝成生日禮物,送給了明氏集團總裁盛明戰,作為他三十歲的生日禮物,結果她被盛氏集團的大公子盛明戰給睡了。

    天啦嚕!痛心疾首啊!

    片段一︰明戰挑著喬路一的下巴︰“這個禮物不錯,深得我心,我要了”。

    片段二︰喬路一雙驚恐的大眼楮看著不斷靠近的明戰,顫抖著的聲音問道︰“你要干嘛”。

    盛明戰修長的手指解著自己的皮帶︰“干你!!”

    盛明戰送給喬路一的二十歲生日禮物,就是讓她變成女人。

    喬路一送給明戰的三十歲生日禮物,就是讓他變成男人,真正的男人。

    片三︰喬路一,心有所屬,對某男的好,視而不見,某男不願意了。

    捏著小女人的下巴︰“小家伙,你懂什麼叫人妻嗎?”

    喬路一倔強的回答︰“明戰,我不喜歡你,你這樣強迫我跟你在一起,有什麼意思。”

    盛明戰勾唇一笑︰“有意思啊,每夜看著你裝著不願意卻又勾著我的腰不放,可有意思多了。”

    喬路一惱羞成怒︰“你——無恥”。

    盛明戰將某個橫眉怒目的女人壓在身下,漫不經心的解著皮帶︰“老婆,接下來就讓我們做更無恥的事兒吧!”

    某日,喬路一問已經吃飽滿意的某男︰“你真的只有我一個女人??”滿滿的疑問。

    某男伸出長臂將還在狐疑的女人摟在懷里,哀嘆道︰“一見喬喬誤終身啊!”

    片段四︰“盛明戰,你給我說清楚,你為什麼會有我八歲的照片”。

    盛明戰笑嘻嘻的說道︰“老婆,告訴你個秘密,你還在小學里蹦時,我就已經對你情根深種了哈,忍了十二年不易啊!”

    至此,喬路一才知道,盛明戰很早就認識她了,這十二年也是多虧他保駕護航,才讓她在喬家有一席安穩之地。

    -本章完結-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強勢囚愛,我的薄情總裁”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