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無上丹修 第69章 反殺



    莫奇很神秘地往里面遞了一個眼神,雪女會意,立刻將他讓了進去。

    二人坐在桌子邊,莫奇拿出一粒丹藥,說道︰“這是真話丹,我剛剛煉制的,方不易懷疑他們的守衛里還有暗子,但是又沒辦法把他找出來,用了我這丹藥嘛……”

    雪女的眼楮雪亮︰“他一定會說真話嗎?”

    莫奇眼珠轉了一下︰“不一定,因為剛煉制出來,還沒有試驗過,所以我想找你試試。”言語中,已是將那粒丹藥遞了過去。

    雪女霍地站了起來,臉都紅了︰“不,不行……”她擔心,如果他問那個問題怎麼辦?多難為情啊。

    莫奇吃了一驚︰“你怕什麼?你不會是暗子吧?”

    雪女順手操起枕頭咂過去︰“你才是暗子,你全家都是暗子。”

    莫奇敏捷地躲開了,笑道︰“不試就不試嘛,干嘛那麼大反應啊?”

    雪女撿起枕頭又是一頓砸,莫奇灰溜溜的逃了出去。

    他很困惑︰“為什麼她不敢試呢?”繼而挑了一下眉毛,“誰要找你試了,逗你玩而已,看把你嚇得!這每一粒丹藥都是無價之寶啊。”

    雪女背靠著門,芳心亂跳,小鹿亂撞,片刻之後冷靜下來,又覺得後悔︰“我怎麼那麼傻啊,他要試就讓他試,要不然這種事情怎麼說得出口呢?”

    莫奇回到自己的房間,閑著沒事,就走到窗前去看奪舍涯,奪舍涯其實就是一面懸崖,就像刀削的一樣,筆直而下,崖下便是海。

    此時有兩個服飾跟代光一模一樣的人凌空站在海上,極目遠眺,望著遠方。

    在他們腳下及四周,有若隱若現的光影,形成一個通道,與山下那個甬道連接在一起。這時從遠處駛過來一艘船,緩緩停在那光影通道之前,陸陸續續有人從船里出來,當踏進那個光影通道之時,整個通道便顯現出來,有若實質。

    進入通道的人手上拿著通關文牒,陸續走過,陸續將通關文牒交由那兩個穿守衛服飾的人查看,在崖邊還站著一個守衛,眼神一瞬不瞬地在關注著那兩個查驗通關文牒的人。一旦有什麼意外,他會立刻放下禁制,外面的人就進不去了。

    等到船上所有人都下船之後,山下甬道內的人便依次憑通關文牒上船。

    莫奇看了幾艘船往來之後,感覺沒什麼興致再看下去了,有點無聊起來,方不易始終沒有現身,莫奇再也坐不住了,他不想這麼一直被晾著。

    他去找代光了解了一下方不易的情況,看到代光的時候,莫奇嚇了一跳,代光兩個眼楮都圍上了黑眼圈,走路都在搖晃。

    莫奇報以一個同情的眼神,代光搖了搖手,擺出一副水火不侵的模樣︰“沒事,大家都一樣,方長官比我們還累,黑眼圈比我們還重。”

    莫奇讓他通報一下,他想見他一面。

    代光連連擺手,還干嘔了一下︰“我可不想再見到他了,一看到他我就想吐,你還是自己敲門讓他出來吧。”說完一瘸一拐地走了。

    莫奇只得硬著頭皮去敲門,里面的方不易正在審問一個叫麻五的守衛,听到敲門聲,很不耐煩地吼了一聲︰“不管你有什麼事情,都等一會兒再說。”

    莫奇繼續敲門,他覺得自己必須趕快拯救他。但也許是求功心切,他自己卻並不知道。

    “誰啊,”方不易怒不可遏,咆哮如雷,“是不是找死啊?”

    門 地打開了,門口出現一個虯髯大漢,方臉闊耳,身形彪悍,此時眼中的怒火幾乎要噴到莫奇身上。

    不過,由于黑眼圈太濃,與臉上的怒意交織在一起,看起來特別滑稽。

    “你是什麼人,快說什麼事,你要說不出一個讓我不殺你的理由,就別

    (本章未完,請翻頁)

    怪我心狠手辣。”方不易繼續咆哮,吼聲震耳欲聾,口水都噴到莫奇的臉上。

    莫奇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濃濃殺意,心中不覺膽寒,又不覺對自己的丹藥擔心起來,若是丹藥無效,怕是真的要被他殺了。

    他本來是信心十足的,經方不易這麼一嚇,突然就沒底氣了︰“我,我是來幫你的。”

    方不易就那麼定定地看著他,空氣突然的凝固,似乎感覺暴風驟雨就要來臨。

    這幾年,莫奇修為增長迅速,加之長期服用丹藥,此時的他,看起來仍然像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就跟他剛入宗門時一模一樣。

    方不易看著他一臉稚嫩的模樣,第一感覺是哪家的大人沒管好自家小孩,讓他跑出來調皮來了,然而他又明確感受到對方身上有靈力流動。

    一探視之下,發現自己的修為還是可以壓他一頭的。也不是什麼天降神兵啊,那你囂張什麼呢?你有事沒事來惹我干什麼呢?

    方不易被氣得都快瘋了,直接一把抓住莫奇的頭,不由分說就往里面推︰“來,你來幫我,我看你怎麼幫我。”

    莫奇莫名其妙地就被按到了一張椅子上面,方不易站在他側後的位置,一只手始終壓著莫奇的手。對面坐著一個滿臉麻子的人,應該就是麻五。

    麻五坐在凳子上,兩眼布滿了血絲,外面是一圈黑眼圈,身體搖搖晃晃的,似乎隨時都要倒下去。

    莫奇正在發愣,方不易帶著十足寒意的聲音傳來︰“我不管你什麼來歷,在我審案的時候打斷我,就是居心叵測,今天你要不給我審出個所以然出來,就以通敵罪論處。”

    莫奇突然也冷笑回頭︰“我最討厭別人按我的頭,我也不管你是誰,必須廢了你的一雙手。”

    “哼,”方不易氣笑了,“我按你的頭又怎樣,我……還要……使勁……哎喲……哎喲……”。

    方不易突然感覺好像被什麼東西刺了一下,從前胸刺到後背,初時沒什麼感覺,後來那疼痛逐漸擴散,壓向全身,終于立足不穩,倒在地上。

    就在他將莫奇按進椅子里的時候,莫奇就悄然對他彈了一下指頭,地箭的劍氣隨著他的修為越好高,越能做到悄無聲息,而且剛才距離太近,就算方不易有所防備,也根本躲不開。

    方不易驚恐地圓睜著雙眼,不甘心地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你跟他們是一伙的嗎?”

    同樣驚恐的,還有麻五,他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方不易說倒就倒了?這個人又是誰?他是來干什麼的?所有問題涌上心頭,讓他一下子感覺不困了。

    莫奇起身,仍然余怒未息,又對著地上的方不易踢了幾腳,然後冷然說道︰“我言出必行,先廢掉你的雙手再說。”

    于是再彈出兩指箭氣,在方不易殺豬般的哀嚎中,他的一雙手再也舉不起來了。他躺在地上,一邊抽搐著身體,一邊滿眼仇恨地望著莫奇。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到現在還沒回過神來,剛才自己還威風凜凜的,怎麼轉眼就躺在了地上,是我太過囂張嗎?

    是的,你太囂張了!莫奇的眼神告訴他。

    “你到底是什麼人?”方不易不甘心地問道。

    今天肯定是栽了,但他仍然不覺得自己是因為囂張惹來的禍事,對方肯定是蓄謀已久,就是跟那謀害紅程的人是一伙的。

    這時其他人都被方不易的叫喊聲吸引過來。除了崖下的三個人,其他守衛都過來了,相繼進入屋中,對著莫奇虎視眈眈。

    莫奇將飛劍抵住方不易的頸部,防止其他人突然發難。

    雪女、武思齊和劉紗也都過來了,三人剛好堵住門口,但卻被前面的人擋住了視線,不

    (本章未完,請翻頁)

    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代光用兩只無神的眼楮看了莫奇一眼,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他似乎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也似乎知道這事必然發生,莫奇讓他通報的時候,他選擇躲開,就是不想在自己身上發生類似的事情。但他沒想到,此時躺在地上的人是方不易,按理說應該是莫奇才對啊。

    他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其他人卻不知道,另一個年齡稍長的人上前一步,走出人群,望著莫奇︰“小兄弟,不知你襲擊長官所為何事,闖關可是死罪啊。”

    莫奇昂然而立,目光如炬,將令牌舉在胸前,朗聲說道︰“我們是穹廬界下派專司查案的,方不易越俎代庖,濫用私刑,瀆職怠惰,不務正業,且剛愎自用一意孤行,還對我出言不遜,現對他施以小懲,希望能收到大戒之效。敢以下犯上者,形同此人。”

    那壯若山河的氣勢,慷慨激昂的陳詞,立刻就把所有人都鎮住了,連最外面的雪女和武思齊都被鎮住了,一時有些疑惑︰“我們是來查案的嗎?”

    劉紗卻仿然大悟一般︰“原來這就是他們的任務。”

    所有守衛都對莫奇的話語深信不疑,因為他們覺得方不易確實做的有點過分,你的職責是守邊護土,你查什麼案,管什麼閑事啊,而且你動不動就把人找來問話,一問就是幾個時辰,你是在限制別人的自由,你有這個權利嗎?

    但方不易始終不相信莫奇是穹廬派下來專司查案的,因為他從穹廬界下來之前,他的長官其實給了他追查凶手及其同黨的任務,只是要在暗中進行,不可太過張揚。

    “所有人回到自己崗位,”便在所有人愣神之時,莫奇開始發號施令,“我繼續審問麻五,”指了一下從後面探出頭來的雪女,“你,和我一起問話。”雪女低頭忍住笑,應聲“是!”

    莫奇又指了一下武思齊和劉紗︰“你和你,守住門口,閑雜人等不得靠近,麻五出去之後,給我叫另一個人進來,如果不知道叫誰,就去問代光,他知道。”

    武思齊和劉紗齊聲應了一聲︰“遵命!”

    于是下一刻,人群散開了,真的是各司其職,井井有條。

    沒有人去管地上的方不易的死活!

    麻五臉上露出了死豬般的神色,還要煎熬啊!

    方不易此刻在暗暗催動靈力,緩緩修復傷口,冷靜下來之後,他感覺到自己身上仍有靈力流動,只要有靈力流動,他就可以修復身上的傷口和廢掉的雙手。同時,他眼中露出一絲輕蔑,我就看看你是怎麼查的。

    莫奇坐在椅子上,讓雪女上前給麻五服了一顆丹藥。

    麻五不知道那是什麼丹藥,起初拒絕服用,但莫奇采用激將法,說︰“這是促使人說真話的真話丹,你如果心里沒鬼就吃下去。”

    麻五料想對方也不可能毒死自己,便吃了下去。

    方不易從未听說過什麼真話丹,心想,你就裝模作樣吧,我就看你折騰。

    當雪女回來坐定以後,莫奇開始問話︰“你叫什麼名字?”

    “趙曉虎。小名麻五。”

    “你師從哪個宗門?”

    “沒有師從哪個宗門,我是散修。”

    “除了在奪舍涯的守衛工作,你有沒有同時接受其他任何宗門或組織的其他任務?”

    “沒有。”

    “你是不是暗子?”

    “不是。”

    “好吧,可以結束了,你先出去吧。”莫奇說道。

    麻五站起身來就往外面走去。

    方不易目瞪口呆︰“就這?這也太兒戲了吧。就跟小孩子過家家一樣。”

    雪女也有點擔心,看了一眼莫奇︰你這丹藥靠不靠得住啊?

    (本章完)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無上丹修”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