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都市修真醫聖 第4139章 是我殺的!



    子夜血海修羅王!

    至于他是否已經死了?

    這個問題他們根本就沒考慮過,因為,在他們看來,既然那神光王沒死,那他們黑獄的老祖宗,子夜血海修羅王,肯定絕對也沒死!

    所以,他們幾乎是傾巢而出,全都來到了這里。至于那已經復生的超級強者,神光王的威脅,他們也選擇性的無視了。

    因為對他們來說,若是那老祖宗真的還沒死的話,在其帶領下,他們便絕對有勇氣,敢和任何敵人拼死一戰!你死我活。

    不過,

    時間的流逝,

    卻也還是有些讓他們那顆緊繃的心,快要崩潰了。

    “都已經這麼長時間了,老祖宗他到底是……”

    沸魂老人面無表情的死死盯著那血海禁地,眼中精芒不斷閃爍,到最後卻也還是有著幾分陰霾之色彌漫了開來。“難不成,是老祖宗那邊出了什麼問題?”

    原本他還以為肯定等不了多久,他們就一定能夠等到老祖宗現身。就和那神光王的復生,一樣,結果現在,這麼多年過去了,竟然還沒動靜?

    饒是以他的心性,

    也都開始有些心慌意亂了,

    “稍安勿躁……”

    那沸魂老人身後,那獄墨老人卻是淡淡的安撫了一聲,道︰“若是老祖宗真的已經死了,那神光王恐怕不會放過我們的,僅憑這一點,我就敢肯定,老祖宗定然還活著,繼續等吧!況且,凌溟那小子還沒出來呢,或許有可能他們已經,見到面了吧?”

    “若是這樣那就最好了……”

    沸魂老人臉色好看了幾分,緩緩說道。

    “真要說起來的話,凌溟的潛力天賦,應該也不比那老祖宗當年差多少。若是老祖宗能夠看得上凌溟那小子,也算是我們冥魂族的一份天大的機遇啊!”

    “一定可以的!”

    那獄墨老人淡然一笑,

    好像自信十足,勝券在握一般,

    頓了頓,那獄墨老人又再眼神一掃,然後,向著那不遠處另一位一言不發的滿臉寒霜老者望去,淡淡說道。“顏真,還在想你那玄孫的事?機緣機緣,都是這樣,九死一生,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你也別太執著了。”

    “哼!”

    後者冷哼了一聲,眼中殺意彌漫,但到最後也還是什麼都沒說,

    不過就在此時,

    那沸魂老人,那獄墨老人,甚至那其他地方的各大勢力頂級強者,卻都仿佛是突然有所感應一般,猛的抬頭,望向那血海禁地,再然後,他們便就看到,

    那血海禁地當中,

    居然直接是出現了一道空間通道,

    然後一道身影,直接是從那當中緩緩的走了出來。

    “是,是他?!”

    而在見到這一幕,甚至都還沒看清楚那道身影的容貌,那沸魂老人、顏真老人、獄墨老人身後的一道年輕身影,便就猛地瞳孔一縮,臉色變了。

    “滁塵,你認識他是誰?”

    聞言見狀,那沸魂老人直接是沉聲問道。

    他現在是草木皆兵,無論是誰,無論是誰任何風吹草動,都想弄清楚!

    “咕嚕……”

    那滁塵聖子卻是臉色凝重的咽了口口水,然後這才緩緩說道。“老祖,這就是我先前說的那個人!凌溟在他手中,甚至就連一招都撐不住,而且他明明就被困在了那封印之地當中,怎麼,怎麼會如此若無其事的跑出來了?”

    “還有……難不成凌溟被他給殺了嗎?!”

    此言一出,

    無論是那沸魂老人,還是那獄墨老人,都是臉色變了,

    一張臉瞬間陰郁、鐵青起來。變得十分的難看。

    很顯然,

    難不成,凌溟被他給殺了?這句話給了他們很大的刺激。

    下一刻時間,那獄墨老人直接是向著那沸魂老人望了過去,不過那後者卻還是搖了搖頭,眸光閃爍道。“凌溟他……應該還沒死!我在他們三人身上都中了咒印,一旦有人出事,我絕對會知道。但到目前為止,就只有……”

    說著說著,

    那沸魂老人忍不住向著那顏真老人望了一眼。

    不過隨後便就見其眸光一閃,臉色變了,

    因為他發現自己這同伴……

    狀態不太對勁兒!

    “顏真……”然而,都還沒等到他看看,那後者卻直接是突然邁步而出,向著那血海禁地外的陳飛走

    陳飛走了過去。

    “轟隆隆!”

    那一瞬間,一道極其恐怖的威壓,也是自那顏真老人的體內,爆發了出來!無盡光輝擴散至天和地,恐怖意念,在那顏真老人背後虛空化作了汪洋大海,令人頭皮發麻,生出濃濃的絕望感!

    而這,便就是那仙祖四重天強者所擁有的至強力量!

    一出手便直接鎮住了所有人,

    天上地下,

    所有人,

    此時都格外的安靜。格外的死寂。

    而在見到這一幕,察覺到對方的目的,那從空間古道中踏出的身影,此時也變得有些目光閃爍,眼眸微垂起來。

    微微停頓了幾秒,他這才緩緩抬起頭,露出了那黑發齊肩的俊朗、堅毅容貌,

    冷漠說道,

    “有事?”

    “轟隆隆!”

    更加恐怖的威勢降臨,那顏真老人立足虛空,俯瞰陳飛,眼神極其冰冷,眼中殺意濃烈至極,甚至幾乎都快要到那種濃烈到化不開的地步了。

    這種威勢簡直強的沒有道理,每一次動蕩,都好似踐踏著諸人的心髒。使得遠處無數人心頭顫動著,仿佛連靈魂都顫栗……

    “我問你!”

    那冰冷的聲音,終于是響起了。

    那顏真老人的目光,極其冰冷的鎖定在了陳飛身上,緩緩的說道:“我那玄孫顏啟功,應該是你殺的吧?”

    “顏啟功?”

    陳飛抬起頭,看著那顏真老人,對方那平靜的目光中,透著濃烈的俯瞰,高高在上,以及冰冷的殺意,仿佛完全把他看做是一只螻蟻……而這種感覺,讓他很不舒服!

    所以,

    陳飛開口了,

    “是我殺的。”

    淡淡的回應了一聲,面無表情。

    那顏真老人的臉色卻猛地楞了一下,然後猛地在眼中爆發出一抹精芒,此時的他,也徹底激動起來。甚至都還有些渾身發抖!

    “沒想到居然真是你……”

    “原本我還只想隨便殺個人,泄泄憤,卻沒想到你居然真的送上門來了,真是天意如此啊!”

    那顏真老人滿眼森然凝望著陳飛,

    臉上卻是浮現出了些許冷笑,

    正如他所說,

    其實一開始他根本沒指望陳飛就是凶手,只不過是因為怒極,而想要隨便找個‘有價值的天才’,殺了泄泄憤而已。然而現實卻就是這麼巧合……

    沒想到陳飛居然真的是凶手,

    還真是運氣很好啊!

    “顏真……”不過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傳來,那虛空當中突然出現了一道扭曲的身影,再然後,卻是那蒼拙聖主現身了。

    “你還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吧?別在這亂來……”

    凝望著那顏真老人,蒼拙聖主冷冷說道。

    “約定?什麼約定?”

    後者卻居然是冷笑一聲,不屑說道。“蒼拙,就憑你也想為他出頭?你真以為你有這個資格嗎?你只要不是聾子就能听到,我的玄孫,被他殺了,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可是……”

    “沒有可是!”

    那顏真老人暴戾的打斷了他,冰冷說道。

    “蒼拙,這件事和你沒關系,別逼我!我玄孫死了,多少年來的心血,一朝化為烏有,我必須殺了他!你若是想和我作對,盡管試試……”

    此言一出,那蒼拙聖主沉默了半響,最終還是嘆了口氣,向著陳飛望去,輕聲說道。“趕快逃吧,以你的手段,若是一心想逃的話,或許會有一線生機!”

    “逃?”

    陳飛低語了一聲,為什麼要逃?他應該逃嗎?

    仙祖四重天,若是突破之前,那確實是能隨意摁死他,但現在……呵呵。

    他倒真想試試看看,以他現在的實力,到底能否殺了仙祖四重天呢?

    “為什麼要逃?”

    陳飛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那蒼拙聖主,然後又向著那顏真老人望去,淡漠說道。“就憑這只自以為高高在上,厚顏無恥的廢物老狗,這種垃圾,也配讓我陳飛逃?他好像也沒這資格啊……”

    此言一出,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哪怕是那有心想拉陳飛一手的蒼拙聖主也是如此……

    至于那顏真老人更是怒極反笑起來。

    陳飛走了過去。

    “轟隆隆!”

    那一瞬間,一道極其恐怖的威壓,也是自那顏真老人的體內,爆發了出來!無盡光輝擴散至天和地,恐怖意念,在那顏真老人背後虛空化作了汪洋大海,令人頭皮發麻,生出濃濃的絕望感!

    而這,便就是那仙祖四重天強者所擁有的至強力量!

    一出手便直接鎮住了所有人,

    天上地下,

    所有人,

    此時都格外的安靜。格外的死寂。

    而在見到這一幕,察覺到對方的目的,那從空間古道中踏出的身影,此時也變得有些目光閃爍,眼眸微垂起來。

    微微停頓了幾秒,他這才緩緩抬起頭,露出了那黑發齊肩的俊朗、堅毅容貌,

    冷漠說道,

    “有事?”

    “轟隆隆!”

    更加恐怖的威勢降臨,那顏真老人立足虛空,俯瞰陳飛,眼神極其冰冷,眼中殺意濃烈至極,甚至幾乎都快要到那種濃烈到化不開的地步了。

    這種威勢簡直強的沒有道理,每一次動蕩,都好似踐踏著諸人的心髒。使得遠處無數人心頭顫動著,仿佛連靈魂都顫栗……

    “我問你!”

    那冰冷的聲音,終于是響起了。

    那顏真老人的目光,極其冰冷的鎖定在了陳飛身上,緩緩的說道:“我那玄孫顏啟功,應該是你殺的吧?”

    “顏啟功?”

    陳飛抬起頭,看著那顏真老人,對方那平靜的目光中,透著濃烈的俯瞰,高高在上,以及冰冷的殺意,仿佛完全把他看做是一只螻蟻……而這種感覺,讓他很不舒服!

    所以,

    陳飛開口了,

    “是我殺的。”

    淡淡的回應了一聲,面無表情。

    那顏真老人的臉色卻猛地楞了一下,然後猛地在眼中爆發出一抹精芒,此時的他,也徹底激動起來。甚至都還有些渾身發抖!

    “沒想到居然真是你……”

    “原本我還只想隨便殺個人,泄泄憤,卻沒想到你居然真的送上門來了,真是天意如此啊!”

    那顏真老人滿眼森然凝望著陳飛,

    臉上卻是浮現出了些許冷笑,

    正如他所說,

    其實一開始他根本沒指望陳飛就是凶手,只不過是因為怒極,而想要隨便找個‘有價值的天才’,殺了泄泄憤而已。然而現實卻就是這麼巧合……

    沒想到陳飛居然真的是凶手,

    還真是運氣很好啊!

    “顏真……”不過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傳來,那虛空當中突然出現了一道扭曲的身影,再然後,卻是那蒼拙聖主現身了。

    “你還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吧?別在這亂來……”

    凝望著那顏真老人,蒼拙聖主冷冷說道。

    “約定?什麼約定?”

    後者卻居然是冷笑一聲,不屑說道。“蒼拙,就憑你也想為他出頭?你真以為你有這個資格嗎?你只要不是聾子就能听到,我的玄孫,被他殺了,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可是……”

    “沒有可是!”

    那顏真老人暴戾的打斷了他,冰冷說道。

    “蒼拙,這件事和你沒關系,別逼我!我玄孫死了,多少年來的心血,一朝化為烏有,我必須殺了他!你若是想和我作對,盡管試試……”

    此言一出,那蒼拙聖主沉默了半響,最終還是嘆了口氣,向著陳飛望去,輕聲說道。“趕快逃吧,以你的手段,若是一心想逃的話,或許會有一線生機!”

    “逃?”

    陳飛低語了一聲,為什麼要逃?他應該逃嗎?

    仙祖四重天,若是突破之前,那確實是能隨意摁死他,但現在……呵呵。

    他倒真想試試看看,以他現在的實力,到底能否殺了仙祖四重天呢?

    “為什麼要逃?”

    陳飛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那蒼拙聖主,然後又向著那顏真老人望去,淡漠說道。“就憑這只自以為高高在上,厚顏無恥的廢物老狗,這種垃圾,也配讓我陳飛逃?他好像也沒這資格啊……”

    此言一出,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哪怕是那有心想拉陳飛一手的蒼拙聖主也是如此……

    至于那顏真老人更是怒極反笑起來。

    陳飛走了過去。

    “轟隆隆!”

    那一瞬間,一道極其恐怖的威壓,也是自那顏真老人的體內,爆發了出來!無盡光輝擴散至天和地,恐怖意念,在那顏真老人背後虛空化作了汪洋大海,令人頭皮發麻,生出濃濃的絕望感!

    而這,便就是那仙祖四重天強者所擁有的至強力量!

    一出手便直接鎮住了所有人,

    天上地下,

    所有人,

    此時都格外的安靜。格外的死寂。

    而在見到這一幕,察覺到對方的目的,那從空間古道中踏出的身影,此時也變得有些目光閃爍,眼眸微垂起來。

    微微停頓了幾秒,他這才緩緩抬起頭,露出了那黑發齊肩的俊朗、堅毅容貌,

    冷漠說道,

    “有事?”

    “轟隆隆!”

    更加恐怖的威勢降臨,那顏真老人立足虛空,俯瞰陳飛,眼神極其冰冷,眼中殺意濃烈至極,甚至幾乎都快要到那種濃烈到化不開的地步了。

    這種威勢簡直強的沒有道理,每一次動蕩,都好似踐踏著諸人的心髒。使得遠處無數人心頭顫動著,仿佛連靈魂都顫栗……

    “我問你!”

    那冰冷的聲音,終于是響起了。

    那顏真老人的目光,極其冰冷的鎖定在了陳飛身上,緩緩的說道:“我那玄孫顏啟功,應該是你殺的吧?”

    “顏啟功?”

    陳飛抬起頭,看著那顏真老人,對方那平靜的目光中,透著濃烈的俯瞰,高高在上,以及冰冷的殺意,仿佛完全把他看做是一只螻蟻……而這種感覺,讓他很不舒服!

    所以,

    陳飛開口了,

    “是我殺的。”

    淡淡的回應了一聲,面無表情。

    那顏真老人的臉色卻猛地楞了一下,然後猛地在眼中爆發出一抹精芒,此時的他,也徹底激動起來。甚至都還有些渾身發抖!

    “沒想到居然真是你……”

    “原本我還只想隨便殺個人,泄泄憤,卻沒想到你居然真的送上門來了,真是天意如此啊!”

    那顏真老人滿眼森然凝望著陳飛,

    臉上卻是浮現出了些許冷笑,

    正如他所說,

    其實一開始他根本沒指望陳飛就是凶手,只不過是因為怒極,而想要隨便找個‘有價值的天才’,殺了泄泄憤而已。然而現實卻就是這麼巧合……

    沒想到陳飛居然真的是凶手,

    還真是運氣很好啊!

    “顏真……”不過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傳來,那虛空當中突然出現了一道扭曲的身影,再然後,卻是那蒼拙聖主現身了。

    “你還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吧?別在這亂來……”

    凝望著那顏真老人,蒼拙聖主冷冷說道。

    “約定?什麼約定?”

    後者卻居然是冷笑一聲,不屑說道。“蒼拙,就憑你也想為他出頭?你真以為你有這個資格嗎?你只要不是聾子就能听到,我的玄孫,被他殺了,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可是……”

    “沒有可是!”

    那顏真老人暴戾的打斷了他,冰冷說道。

    “蒼拙,這件事和你沒關系,別逼我!我玄孫死了,多少年來的心血,一朝化為烏有,我必須殺了他!你若是想和我作對,盡管試試……”

    此言一出,那蒼拙聖主沉默了半響,最終還是嘆了口氣,向著陳飛望去,輕聲說道。“趕快逃吧,以你的手段,若是一心想逃的話,或許會有一線生機!”

    “逃?”

    陳飛低語了一聲,為什麼要逃?他應該逃嗎?

    仙祖四重天,若是突破之前,那確實是能隨意摁死他,但現在……呵呵。

    他倒真想試試看看,以他現在的實力,到底能否殺了仙祖四重天呢?

    “為什麼要逃?”

    陳飛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那蒼拙聖主,然後又向著那顏真老人望去,淡漠說道。“就憑這只自以為高高在上,厚顏無恥的廢物老狗,這種垃圾,也配讓我陳飛逃?他好像也沒這資格啊……”

    此言一出,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哪怕是那有心想拉陳飛一手的蒼拙聖主也是如此……

    至于那顏真老人更是怒極反笑起來。

    陳飛走了過去。

    “轟隆隆!”

    那一瞬間,一道極其恐怖的威壓,也是自那顏真老人的體內,爆發了出來!無盡光輝擴散至天和地,恐怖意念,在那顏真老人背後虛空化作了汪洋大海,令人頭皮發麻,生出濃濃的絕望感!

    而這,便就是那仙祖四重天強者所擁有的至強力量!

    一出手便直接鎮住了所有人,

    天上地下,

    所有人,

    此時都格外的安靜。格外的死寂。

    而在見到這一幕,察覺到對方的目的,那從空間古道中踏出的身影,此時也變得有些目光閃爍,眼眸微垂起來。

    微微停頓了幾秒,他這才緩緩抬起頭,露出了那黑發齊肩的俊朗、堅毅容貌,

    冷漠說道,

    “有事?”

    “轟隆隆!”

    更加恐怖的威勢降臨,那顏真老人立足虛空,俯瞰陳飛,眼神極其冰冷,眼中殺意濃烈至極,甚至幾乎都快要到那種濃烈到化不開的地步了。

    這種威勢簡直強的沒有道理,每一次動蕩,都好似踐踏著諸人的心髒。使得遠處無數人心頭顫動著,仿佛連靈魂都顫栗……

    “我問你!”

    那冰冷的聲音,終于是響起了。

    那顏真老人的目光,極其冰冷的鎖定在了陳飛身上,緩緩的說道:“我那玄孫顏啟功,應該是你殺的吧?”

    “顏啟功?”

    陳飛抬起頭,看著那顏真老人,對方那平靜的目光中,透著濃烈的俯瞰,高高在上,以及冰冷的殺意,仿佛完全把他看做是一只螻蟻……而這種感覺,讓他很不舒服!

    所以,

    陳飛開口了,

    “是我殺的。”

    淡淡的回應了一聲,面無表情。

    那顏真老人的臉色卻猛地楞了一下,然後猛地在眼中爆發出一抹精芒,此時的他,也徹底激動起來。甚至都還有些渾身發抖!

    “沒想到居然真是你……”

    “原本我還只想隨便殺個人,泄泄憤,卻沒想到你居然真的送上門來了,真是天意如此啊!”

    那顏真老人滿眼森然凝望著陳飛,

    臉上卻是浮現出了些許冷笑,

    正如他所說,

    其實一開始他根本沒指望陳飛就是凶手,只不過是因為怒極,而想要隨便找個‘有價值的天才’,殺了泄泄憤而已。然而現實卻就是這麼巧合……

    沒想到陳飛居然真的是凶手,

    還真是運氣很好啊!

    “顏真……”不過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傳來,那虛空當中突然出現了一道扭曲的身影,再然後,卻是那蒼拙聖主現身了。

    “你還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吧?別在這亂來……”

    凝望著那顏真老人,蒼拙聖主冷冷說道。

    “約定?什麼約定?”

    後者卻居然是冷笑一聲,不屑說道。“蒼拙,就憑你也想為他出頭?你真以為你有這個資格嗎?你只要不是聾子就能听到,我的玄孫,被他殺了,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可是……”

    “沒有可是!”

    那顏真老人暴戾的打斷了他,冰冷說道。

    “蒼拙,這件事和你沒關系,別逼我!我玄孫死了,多少年來的心血,一朝化為烏有,我必須殺了他!你若是想和我作對,盡管試試……”

    此言一出,那蒼拙聖主沉默了半響,最終還是嘆了口氣,向著陳飛望去,輕聲說道。“趕快逃吧,以你的手段,若是一心想逃的話,或許會有一線生機!”

    “逃?”

    陳飛低語了一聲,為什麼要逃?他應該逃嗎?

    仙祖四重天,若是突破之前,那確實是能隨意摁死他,但現在……呵呵。

    他倒真想試試看看,以他現在的實力,到底能否殺了仙祖四重天呢?

    “為什麼要逃?”

    陳飛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那蒼拙聖主,然後又向著那顏真老人望去,淡漠說道。“就憑這只自以為高高在上,厚顏無恥的廢物老狗,這種垃圾,也配讓我陳飛逃?他好像也沒這資格啊……”

    此言一出,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哪怕是那有心想拉陳飛一手的蒼拙聖主也是如此……

    至于那顏真老人更是怒極反笑起來。

    陳飛走了過去。

    “轟隆隆!”

    那一瞬間,一道極其恐怖的威壓,也是自那顏真老人的體內,爆發了出來!無盡光輝擴散至天和地,恐怖意念,在那顏真老人背後虛空化作了汪洋大海,令人頭皮發麻,生出濃濃的絕望感!

    而這,便就是那仙祖四重天強者所擁有的至強力量!

    一出手便直接鎮住了所有人,

    天上地下,

    所有人,

    此時都格外的安靜。格外的死寂。

    而在見到這一幕,察覺到對方的目的,那從空間古道中踏出的身影,此時也變得有些目光閃爍,眼眸微垂起來。

    微微停頓了幾秒,他這才緩緩抬起頭,露出了那黑發齊肩的俊朗、堅毅容貌,

    冷漠說道,

    “有事?”

    “轟隆隆!”

    更加恐怖的威勢降臨,那顏真老人立足虛空,俯瞰陳飛,眼神極其冰冷,眼中殺意濃烈至極,甚至幾乎都快要到那種濃烈到化不開的地步了。

    這種威勢簡直強的沒有道理,每一次動蕩,都好似踐踏著諸人的心髒。使得遠處無數人心頭顫動著,仿佛連靈魂都顫栗……

    “我問你!”

    那冰冷的聲音,終于是響起了。

    那顏真老人的目光,極其冰冷的鎖定在了陳飛身上,緩緩的說道:“我那玄孫顏啟功,應該是你殺的吧?”

    “顏啟功?”

    陳飛抬起頭,看著那顏真老人,對方那平靜的目光中,透著濃烈的俯瞰,高高在上,以及冰冷的殺意,仿佛完全把他看做是一只螻蟻……而這種感覺,讓他很不舒服!

    所以,

    陳飛開口了,

    “是我殺的。”

    淡淡的回應了一聲,面無表情。

    那顏真老人的臉色卻猛地楞了一下,然後猛地在眼中爆發出一抹精芒,此時的他,也徹底激動起來。甚至都還有些渾身發抖!

    “沒想到居然真是你……”

    “原本我還只想隨便殺個人,泄泄憤,卻沒想到你居然真的送上門來了,真是天意如此啊!”

    那顏真老人滿眼森然凝望著陳飛,

    臉上卻是浮現出了些許冷笑,

    正如他所說,

    其實一開始他根本沒指望陳飛就是凶手,只不過是因為怒極,而想要隨便找個‘有價值的天才’,殺了泄泄憤而已。然而現實卻就是這麼巧合……

    沒想到陳飛居然真的是凶手,

    還真是運氣很好啊!

    “顏真……”不過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傳來,那虛空當中突然出現了一道扭曲的身影,再然後,卻是那蒼拙聖主現身了。

    “你還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吧?別在這亂來……”

    凝望著那顏真老人,蒼拙聖主冷冷說道。

    “約定?什麼約定?”

    後者卻居然是冷笑一聲,不屑說道。“蒼拙,就憑你也想為他出頭?你真以為你有這個資格嗎?你只要不是聾子就能听到,我的玄孫,被他殺了,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可是……”

    “沒有可是!”

    那顏真老人暴戾的打斷了他,冰冷說道。

    “蒼拙,這件事和你沒關系,別逼我!我玄孫死了,多少年來的心血,一朝化為烏有,我必須殺了他!你若是想和我作對,盡管試試……”

    此言一出,那蒼拙聖主沉默了半響,最終還是嘆了口氣,向著陳飛望去,輕聲說道。“趕快逃吧,以你的手段,若是一心想逃的話,或許會有一線生機!”

    “逃?”

    陳飛低語了一聲,為什麼要逃?他應該逃嗎?

    仙祖四重天,若是突破之前,那確實是能隨意摁死他,但現在……呵呵。

    他倒真想試試看看,以他現在的實力,到底能否殺了仙祖四重天呢?

    “為什麼要逃?”

    陳飛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那蒼拙聖主,然後又向著那顏真老人望去,淡漠說道。“就憑這只自以為高高在上,厚顏無恥的廢物老狗,這種垃圾,也配讓我陳飛逃?他好像也沒這資格啊……”

    此言一出,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哪怕是那有心想拉陳飛一手的蒼拙聖主也是如此……

    至于那顏真老人更是怒極反笑起來。

    陳飛走了過去。

    “轟隆隆!”

    那一瞬間,一道極其恐怖的威壓,也是自那顏真老人的體內,爆發了出來!無盡光輝擴散至天和地,恐怖意念,在那顏真老人背後虛空化作了汪洋大海,令人頭皮發麻,生出濃濃的絕望感!

    而這,便就是那仙祖四重天強者所擁有的至強力量!

    一出手便直接鎮住了所有人,

    天上地下,

    所有人,

    此時都格外的安靜。格外的死寂。

    而在見到這一幕,察覺到對方的目的,那從空間古道中踏出的身影,此時也變得有些目光閃爍,眼眸微垂起來。

    微微停頓了幾秒,他這才緩緩抬起頭,露出了那黑發齊肩的俊朗、堅毅容貌,

    冷漠說道,

    “有事?”

    “轟隆隆!”

    更加恐怖的威勢降臨,那顏真老人立足虛空,俯瞰陳飛,眼神極其冰冷,眼中殺意濃烈至極,甚至幾乎都快要到那種濃烈到化不開的地步了。

    這種威勢簡直強的沒有道理,每一次動蕩,都好似踐踏著諸人的心髒。使得遠處無數人心頭顫動著,仿佛連靈魂都顫栗……

    “我問你!”

    那冰冷的聲音,終于是響起了。

    那顏真老人的目光,極其冰冷的鎖定在了陳飛身上,緩緩的說道:“我那玄孫顏啟功,應該是你殺的吧?”

    “顏啟功?”

    陳飛抬起頭,看著那顏真老人,對方那平靜的目光中,透著濃烈的俯瞰,高高在上,以及冰冷的殺意,仿佛完全把他看做是一只螻蟻……而這種感覺,讓他很不舒服!

    所以,

    陳飛開口了,

    “是我殺的。”

    淡淡的回應了一聲,面無表情。

    那顏真老人的臉色卻猛地楞了一下,然後猛地在眼中爆發出一抹精芒,此時的他,也徹底激動起來。甚至都還有些渾身發抖!

    “沒想到居然真是你……”

    “原本我還只想隨便殺個人,泄泄憤,卻沒想到你居然真的送上門來了,真是天意如此啊!”

    那顏真老人滿眼森然凝望著陳飛,

    臉上卻是浮現出了些許冷笑,

    正如他所說,

    其實一開始他根本沒指望陳飛就是凶手,只不過是因為怒極,而想要隨便找個‘有價值的天才’,殺了泄泄憤而已。然而現實卻就是這麼巧合……

    沒想到陳飛居然真的是凶手,

    還真是運氣很好啊!

    “顏真……”不過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傳來,那虛空當中突然出現了一道扭曲的身影,再然後,卻是那蒼拙聖主現身了。

    “你還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吧?別在這亂來……”

    凝望著那顏真老人,蒼拙聖主冷冷說道。

    “約定?什麼約定?”

    後者卻居然是冷笑一聲,不屑說道。“蒼拙,就憑你也想為他出頭?你真以為你有這個資格嗎?你只要不是聾子就能听到,我的玄孫,被他殺了,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可是……”

    “沒有可是!”

    那顏真老人暴戾的打斷了他,冰冷說道。

    “蒼拙,這件事和你沒關系,別逼我!我玄孫死了,多少年來的心血,一朝化為烏有,我必須殺了他!你若是想和我作對,盡管試試……”

    此言一出,那蒼拙聖主沉默了半響,最終還是嘆了口氣,向著陳飛望去,輕聲說道。“趕快逃吧,以你的手段,若是一心想逃的話,或許會有一線生機!”

    “逃?”

    陳飛低語了一聲,為什麼要逃?他應該逃嗎?

    仙祖四重天,若是突破之前,那確實是能隨意摁死他,但現在……呵呵。

    他倒真想試試看看,以他現在的實力,到底能否殺了仙祖四重天呢?

    “為什麼要逃?”

    陳飛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那蒼拙聖主,然後又向著那顏真老人望去,淡漠說道。“就憑這只自以為高高在上,厚顏無恥的廢物老狗,這種垃圾,也配讓我陳飛逃?他好像也沒這資格啊……”

    此言一出,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哪怕是那有心想拉陳飛一手的蒼拙聖主也是如此……

    至于那顏真老人更是怒極反笑起來。

    陳飛走了過去。

    “轟隆隆!”

    那一瞬間,一道極其恐怖的威壓,也是自那顏真老人的體內,爆發了出來!無盡光輝擴散至天和地,恐怖意念,在那顏真老人背後虛空化作了汪洋大海,令人頭皮發麻,生出濃濃的絕望感!

    而這,便就是那仙祖四重天強者所擁有的至強力量!

    一出手便直接鎮住了所有人,

    天上地下,

    所有人,

    此時都格外的安靜。格外的死寂。

    而在見到這一幕,察覺到對方的目的,那從空間古道中踏出的身影,此時也變得有些目光閃爍,眼眸微垂起來。

    微微停頓了幾秒,他這才緩緩抬起頭,露出了那黑發齊肩的俊朗、堅毅容貌,

    冷漠說道,

    “有事?”

    “轟隆隆!”

    更加恐怖的威勢降臨,那顏真老人立足虛空,俯瞰陳飛,眼神極其冰冷,眼中殺意濃烈至極,甚至幾乎都快要到那種濃烈到化不開的地步了。

    這種威勢簡直強的沒有道理,每一次動蕩,都好似踐踏著諸人的心髒。使得遠處無數人心頭顫動著,仿佛連靈魂都顫栗……

    “我問你!”

    那冰冷的聲音,終于是響起了。

    那顏真老人的目光,極其冰冷的鎖定在了陳飛身上,緩緩的說道:“我那玄孫顏啟功,應該是你殺的吧?”

    “顏啟功?”

    陳飛抬起頭,看著那顏真老人,對方那平靜的目光中,透著濃烈的俯瞰,高高在上,以及冰冷的殺意,仿佛完全把他看做是一只螻蟻……而這種感覺,讓他很不舒服!

    所以,

    陳飛開口了,

    “是我殺的。”

    淡淡的回應了一聲,面無表情。

    那顏真老人的臉色卻猛地楞了一下,然後猛地在眼中爆發出一抹精芒,此時的他,也徹底激動起來。甚至都還有些渾身發抖!

    “沒想到居然真是你……”

    “原本我還只想隨便殺個人,泄泄憤,卻沒想到你居然真的送上門來了,真是天意如此啊!”

    那顏真老人滿眼森然凝望著陳飛,

    臉上卻是浮現出了些許冷笑,

    正如他所說,

    其實一開始他根本沒指望陳飛就是凶手,只不過是因為怒極,而想要隨便找個‘有價值的天才’,殺了泄泄憤而已。然而現實卻就是這麼巧合……

    沒想到陳飛居然真的是凶手,

    還真是運氣很好啊!

    “顏真……”不過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傳來,那虛空當中突然出現了一道扭曲的身影,再然後,卻是那蒼拙聖主現身了。

    “你還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吧?別在這亂來……”

    凝望著那顏真老人,蒼拙聖主冷冷說道。

    “約定?什麼約定?”

    後者卻居然是冷笑一聲,不屑說道。“蒼拙,就憑你也想為他出頭?你真以為你有這個資格嗎?你只要不是聾子就能听到,我的玄孫,被他殺了,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可是……”

    “沒有可是!”

    那顏真老人暴戾的打斷了他,冰冷說道。

    “蒼拙,這件事和你沒關系,別逼我!我玄孫死了,多少年來的心血,一朝化為烏有,我必須殺了他!你若是想和我作對,盡管試試……”

    此言一出,那蒼拙聖主沉默了半響,最終還是嘆了口氣,向著陳飛望去,輕聲說道。“趕快逃吧,以你的手段,若是一心想逃的話,或許會有一線生機!”

    “逃?”

    陳飛低語了一聲,為什麼要逃?他應該逃嗎?

    仙祖四重天,若是突破之前,那確實是能隨意摁死他,但現在……呵呵。

    他倒真想試試看看,以他現在的實力,到底能否殺了仙祖四重天呢?

    “為什麼要逃?”

    陳飛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那蒼拙聖主,然後又向著那顏真老人望去,淡漠說道。“就憑這只自以為高高在上,厚顏無恥的廢物老狗,這種垃圾,也配讓我陳飛逃?他好像也沒這資格啊……”

    此言一出,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哪怕是那有心想拉陳飛一手的蒼拙聖主也是如此……

    至于那顏真老人更是怒極反笑起來。

    陳飛走了過去。

    “轟隆隆!”

    那一瞬間,一道極其恐怖的威壓,也是自那顏真老人的體內,爆發了出來!無盡光輝擴散至天和地,恐怖意念,在那顏真老人背後虛空化作了汪洋大海,令人頭皮發麻,生出濃濃的絕望感!

    而這,便就是那仙祖四重天強者所擁有的至強力量!

    一出手便直接鎮住了所有人,

    天上地下,

    所有人,

    此時都格外的安靜。格外的死寂。

    而在見到這一幕,察覺到對方的目的,那從空間古道中踏出的身影,此時也變得有些目光閃爍,眼眸微垂起來。

    微微停頓了幾秒,他這才緩緩抬起頭,露出了那黑發齊肩的俊朗、堅毅容貌,

    冷漠說道,

    “有事?”

    “轟隆隆!”

    更加恐怖的威勢降臨,那顏真老人立足虛空,俯瞰陳飛,眼神極其冰冷,眼中殺意濃烈至極,甚至幾乎都快要到那種濃烈到化不開的地步了。

    這種威勢簡直強的沒有道理,每一次動蕩,都好似踐踏著諸人的心髒。使得遠處無數人心頭顫動著,仿佛連靈魂都顫栗……

    “我問你!”

    那冰冷的聲音,終于是響起了。

    那顏真老人的目光,極其冰冷的鎖定在了陳飛身上,緩緩的說道:“我那玄孫顏啟功,應該是你殺的吧?”

    “顏啟功?”

    陳飛抬起頭,看著那顏真老人,對方那平靜的目光中,透著濃烈的俯瞰,高高在上,以及冰冷的殺意,仿佛完全把他看做是一只螻蟻……而這種感覺,讓他很不舒服!

    所以,

    陳飛開口了,

    “是我殺的。”

    淡淡的回應了一聲,面無表情。

    那顏真老人的臉色卻猛地楞了一下,然後猛地在眼中爆發出一抹精芒,此時的他,也徹底激動起來。甚至都還有些渾身發抖!

    “沒想到居然真是你……”

    “原本我還只想隨便殺個人,泄泄憤,卻沒想到你居然真的送上門來了,真是天意如此啊!”

    那顏真老人滿眼森然凝望著陳飛,

    臉上卻是浮現出了些許冷笑,

    正如他所說,

    其實一開始他根本沒指望陳飛就是凶手,只不過是因為怒極,而想要隨便找個‘有價值的天才’,殺了泄泄憤而已。然而現實卻就是這麼巧合……

    沒想到陳飛居然真的是凶手,

    還真是運氣很好啊!

    “顏真……”不過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傳來,那虛空當中突然出現了一道扭曲的身影,再然後,卻是那蒼拙聖主現身了。

    “你還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吧?別在這亂來……”

    凝望著那顏真老人,蒼拙聖主冷冷說道。

    “約定?什麼約定?”

    後者卻居然是冷笑一聲,不屑說道。“蒼拙,就憑你也想為他出頭?你真以為你有這個資格嗎?你只要不是聾子就能听到,我的玄孫,被他殺了,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可是……”

    “沒有可是!”

    那顏真老人暴戾的打斷了他,冰冷說道。

    “蒼拙,這件事和你沒關系,別逼我!我玄孫死了,多少年來的心血,一朝化為烏有,我必須殺了他!你若是想和我作對,盡管試試……”

    此言一出,那蒼拙聖主沉默了半響,最終還是嘆了口氣,向著陳飛望去,輕聲說道。“趕快逃吧,以你的手段,若是一心想逃的話,或許會有一線生機!”

    “逃?”

    陳飛低語了一聲,為什麼要逃?他應該逃嗎?

    仙祖四重天,若是突破之前,那確實是能隨意摁死他,但現在……呵呵。

    他倒真想試試看看,以他現在的實力,到底能否殺了仙祖四重天呢?

    “為什麼要逃?”

    陳飛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那蒼拙聖主,然後又向著那顏真老人望去,淡漠說道。“就憑這只自以為高高在上,厚顏無恥的廢物老狗,這種垃圾,也配讓我陳飛逃?他好像也沒這資格啊……”

    此言一出,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哪怕是那有心想拉陳飛一手的蒼拙聖主也是如此……

    至于那顏真老人更是怒極反笑起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都市修真醫聖”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