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一枝狗尾巴草 Page 34



    幾個人就都吃上了。

    “這麼快啊。”暮雲滄此刻像個好奇寶寶。

    “對啊,快吃吧,就是要趁熱吃,吹一吹,別燙到嘴。”

    “嗯。”

    這一頓四個人吃的心滿意足,暮雲滄直言要白岑溪回家給她做更好吃的,白岑溪自然是笑著答應了。

    四個人嫌下山太麻煩,住在了山上,而且商量著明天早上要起床看日出,今晚大家都早早的睡了。

    第二天剛四點暮雲滄就被白岑溪吻醒了。

    “唔……困。”

    “要去看日出嘍,快起床啦。”白岑溪在暮雲滄耳邊輕輕說著。

    “好困……”暮雲滄抱著白岑溪撒嬌說著。

    “乖,你睡著,我給你穿衣服,早上冷,要多穿一些。”

    然後暮雲滄就閉著眼楮任由白岑溪給她穿衣服。

    “好了滄兒,我們要出去了。”

    “不想動,抱我出去嘛。”

    “好。”

    就這樣暮雲滄被白岑溪公主抱了出去。

    而暮雲秋和古良橘早就已經在外面的看台上了,暮雲秋看著被白岑溪抱過來的妹妹無奈的笑了笑。

    現在天空中還是一片蒼白帶這些藍皙,隨著時間的推移,可以看到一片紅金的光影從山頭處漏出鋒芒,此時的暮雲滄已經清醒了。

    光芒透過早上少有的霧氣,看起來更加的絢麗,伴隨著紅霞的出現,那片金光也越來越強烈,慢慢的顯現出它整個面龐。

    “小溪,好漂亮啊。”

    “是很漂亮。”

    暮雲滄突然轉過頭,用著透亮的雙眸看著白岑溪。

    “和小溪一起看日出,很開心。”

    “我也是。”

    “以後我們每年都來看日出好不好。”白岑溪提議著。

    “當然好,我們每年都一起和日出日落照相,讓她們記住我們的愛情。”

    “好了,看完了,也照完相了,我抱你會去在睡一會,小懶豬。”還順手揉了揉暮雲滄的頭。

    “我才不是小懶豬,明明是你叫的太早了。”暮雲滄不服氣的回應她。

    “好好好,我們在回去睡一會。”

    第40章

    幾個人回到房間後都睡了一會,吃完午飯後前往了下一個城市鹿城,在這個時節正好是油菜花綻放的時候,四個人站在油菜花海前面欣賞著這篇金黃色我的美景。

    白岑溪牽著暮雲滄的手,站在她的旁邊,一那個溫柔目光描繪著她的臉龐,看著如此美麗的油菜花田對暮雲滄說:“滄兒知道嗎?油菜花還有著一個很美妙的傳說。”

    暮雲滄回過頭對白岑溪說:“我想听。”

    隨後,白岑溪溫潤的聲音在暮雲滄耳邊徐徐道來:“許多年之前,有一位叫做阿魯的彝人小伙子出生在羅平,長相英俊而且十分的勇敢,一直以砍柴為生。他每次砍柴的時候經過的那天熟悉的小河旁,會遇到一個美麗的年輕女子在河邊浣紗洗衣,阿魯都會悄悄地看上幾眼。

    有一天阿魯砍柴回家的時候,發現浣紗的女子不小心跌倒了河中,阿魯看到之後毅然決然的跳進了河里救起了這位女子。女子想報恩嫁給阿魯,可是阿魯家窮怕女子跟他受苦,所以拒絕了。女子後來跟阿魯坦白,她其實是天上的仙女偷偷下凡,見到阿魯很勤勞所以愛上了阿魯。阿魯知道她是仙女之後,更加堅定了不能娶她的心,所以仙女就回了天上。

    原來女子回天上不是要離開阿魯,而是去拿了天上的星星來幫助阿魯。她讓阿魯種到田里,來年種下的星星就會開出黃色的小花朵,等阿魯富足了就在去河邊找她。

    次年的時候,阿魯種下的小星星開滿了黃色小花,這就是油菜花。油菜花讓阿魯得到一個大的收獲,過上了幸福的富足日子,也帶著村里的人一起發了財。又過了一年小黃花又開了,阿魯邊去河邊把女子娶了回家,過上了美滿的生活。”

    暮雲滄低頭思考了一會:“我感覺那個女孩子有些傻,怎麼能為了報恩就嫁給阿魯呢?這樣有些不太可取,萬一那個男人只是貪圖她的美色呢。”

    白岑溪感覺滄兒思考的好認真,忍不住笑了一聲抱住了暮雲滄:“那滄兒覺得我呢,我為什麼會喜歡上救了我的你?”

    沒等暮雲滄回答她就說:“因為你很優秀,很有魅力,很吸引我,而且最主要的是我知道你從來都不是壞人,你想想啊,阿魯是個凡人,而那個女子可是神仙,神仙怎麼會看不懂凡人的想法呢,正是因為她能過看透阿魯的本質,所以才會嫁給他,而我呢,因為也知道你是個溫柔的人,所以才會喜歡上你。”

    暮雲滄懂得了,回白岑溪以溫柔一笑。

    後來她們去了十幾個城市,從北方走向南方,再從南方走回北方,走過了花海,草原,也爬上了雪山,看過了大海,最後她們在九月六號這一天回到了清城,暮雲秋和古良橘說有重要的事情處理就不和她們一起了,分別之後,暮雲滄拉著白岑溪去了游樂園。

    暮雲滄拉著白岑溪走到了旋轉木馬的前面,伸出食指指了指旋轉木馬。

    白岑溪隨後就拉著她去旋轉木馬那里排隊,在隊伍里幾乎都是小孩子,很少有大人,她們兩個十指緊扣在那里排隊,一點都不覺得自己突兀。

    大概等了十分鐘她們兩個終于進去了,選了一個雙人馬,正好可以兩個人一起騎上去,暮雲滄在上面坐的看起來很開心,還拿出手機和白岑溪拍了照片。

    坐了一遍的暮雲滄好像還不太過癮,拉著白岑溪又排了一次隊,白岑溪也很少見暮雲滄這麼孩子氣的時候,索性由著她玩,她要做什麼就陪著她一起,暮雲滄做了三遍才做夠的樣子,下來之後拉著白岑溪去了下一個項目。

    “滄兒很喜歡旋轉木馬呢。”

    暮雲滄沖向她展開了笑容:“嗯,小時候沒有做過。”

    據說一個人小時候缺少什麼,長大之後就會瘋狂式的渴求,不知道暮雲滄是不是也這樣。

    “那以後我都帶你來,想玩什麼我都會陪著你。”

    不知道為什麼白岑溪總感覺今天的暮雲滄好像特別的開心。

    “那說定了哦,我可是很喜歡游樂園呢。”

    “當然了,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白岑溪這句話說的沒錯,她從來都不會騙暮雲滄,因為她舍不得。

    “我們去鬼屋吧,我想去看看。”暮雲滄拉著白岑溪的手晃了晃,白岑溪也很喜歡暮雲滄依賴自己的舉動。

    “好,我們進去吧。”

    兩個人都是膽大之人,幾乎沒有懸念的面無表情式的從頭走到尾,出來之後暮雲滄還吐槽了一下里面的鬼裝的一點都不像。

    “等以後我們一起去專門的鬼屋看一看,游樂園里的水準太低了些。”

    “好。”

    “接下來要去哪里呢。”

    “去那個大擺錘吧,好像很刺激。”

    “嗯,要是害怕就抓緊我哦。”□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線□上□閱□讀□

    “知道啦小溪。”

    兩個人在游樂場幾乎把所有項目都體驗了,踫見暮雲滄喜歡的兩個人都會玩上好幾遍,今天的暮雲滄好像變回了小朋友,手里還抓了一個氫氣球,直到夜幕降臨,摩天輪的燈亮起,暮雲滄迫不及待的拉著白岑溪去坐了摩天輪。

    在摩天輪上的暮雲滄又跟個孩子一樣,趴著窗看著摩天輪從底部上升到最高處,在最高處的時候快速的吻了白岑溪一下,繼續觀察著摩天輪從高處降落到低處的景色。

    而白岑溪在為自己只獲得了一秒鐘的吻感覺到不過癮,拉著暮雲滄又做了一次,這次在最高點的時候白岑溪沒有由著暮雲滄觀看外面的景色,而是一把把白岑溪拉進了懷中,深深一吻,從最高處一直吻到了摩天輪停下來。

    下來之後的暮雲滄還紅著臉沒有緩過來,還小聲的問著:“怎麼這麼久呀。”

    白岑溪也委屈的說:“第一次你就親了我一下,就去看外面了。”

    暮雲滄也沒有繼續反駁了,畢竟她真的被外面的景色吸引到了,所以才親了白岑溪一下。

    “和我去一趟花店。”

    “去花店做什麼?”

    “有東西在花店。”暮雲滄還調皮的對白岑溪眨了眨眼楮。

    兩個人回到花店之後,暮雲滄刻意讓白岑溪走在前面,由白岑溪開門,白岑溪進去直接整個屋從黑暗中出現了一個光亮的屏幕,上面放映著她們一直以來照過的照片,最後還展現出來了她們這次旅行的路線,如果沒有這個東西,白岑溪也不知道她們在地圖上走出了一個心形。

    放完之後,整個屋子的燈都亮了起來,是事先被安排好的有些昏暗的小串黃燈,繞在了棚頂的四周,整個屋子都被玫瑰花和狗尾巴草點綴了。

    黃燈也渲染出了一種別樣的氛圍,不知是誰還安排了背景音樂,在這樣的襯托下,暮雲滄站在了白岑溪的身前一只手拿著一支玫瑰花旁邊還帶著一根突兀的狗尾巴草,另一只手拿著戒指單膝下跪。

    “這位小姐,暗戀已經成功了吧,她已經愛上你了,不知道願不願意和她結婚呢?”

    白岑溪似乎是從來都沒想到暮雲滄會和自己求婚,為此自己暗地里也已經開始準備,而此時她早已激動的淚流滿面,連話都說不出口。

    看著一直沒有開口的白岑溪,暮雲滄忍不住的逗弄。

    “怎麼了?小溪不願意嫁給我嗎?”

    听到這話之後白岑溪一下子搶過戒指戴在手上,慌張的說:“願意的,我願意。”

    隨著白岑溪這句話而來的是一陣陣花炮和歡 噴灑在兩個人的頭上,出現在兩個人身邊的一直都是白岑溪熟悉的人,林深和許念輕,花語和溫以瀾,白夜和唐久,白晝和陌玉,花禺和溫以瀾,暮雲秋和古良橘。

    白岑溪很開心,無法用言語來表達的那種開心,急忙忙的撲在了暮雲滄的懷里,邊吻邊在她的耳邊一直說著:“好開心,好開心……好喜歡滄兒”

    暮雲滄寵溺的一直讓她在懷里蹭著。

    晚上,過于激動的白岑溪拉著暮雲滄運動了一整夜,以至于暮雲滄第二天都沒下過床。

    兩個人安排了第二年的九月六號領了證,而在空余的一年時間里找了花禺設計了婚紗,然後舉辦了婚禮,邀請的都是兩個人相熟知的。

    當白岑溪听到暮雲滄那句“我願意”是時候,她想她這一輩子已經圓滿了,余下的半生都會陪伴在暮雲滄左右,不離不棄。

    在兩個人又度過了三年的幸福婚姻之後打算生一個寶寶,白岑溪本來不忍心讓暮雲滄遭遇生孩子的苦差事,想要包攬在自己身上,可是早些年落下的病患使她不易生子,最終還是由暮雲滄來生。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十月懷胎孩子落地那天正好也是九月六號,這次暮雲滄難得強硬的要給孩子取名字,不許白岑溪瞎摻和,她們的孩子是個女娃娃,眉眼像極了白岑溪,鼻子和嘴巴都像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一枝狗尾巴草”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