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一枝狗尾巴草 Page 33



    情況。

    “姐姐挑的怎麼都是我愛吃的。”

    “你愛吃我就愛吃啊。”

    “不行,姐姐要是不選你自己愛吃的,我就不理你了。”

    不得不說,暮雲秋很吃這一套。

    “好,別不理我。”難得暮雲秋如此溫柔,都用在了自家小丫頭的身上。

    古良橘側過頭在暮雲秋的臉上輕輕踫了一下。

    “獎勵。”

    暮雲秋順勢趴在古良橘耳邊說︰“還不夠哦,等晚上我親自取獎勵。”

    盡管過了幾年,古良橘還是如此害羞,被稍稍調?戲一番,臉馬上就紅了。

    看著紅著臉的古良橘,暮雲秋真不知道她那晚勾引她的勇氣是哪里來的,跟個小妖精一樣,讓人欲罷不能。

    “差不多了,該回去了。”

    路過飲品區的時候,暮雲秋又拿了一提牛奶。

    “拿牛奶做什麼?”

    “當然是給你喝了,家里的快沒了,拿一箱放在車上,每天都要喝。”這個時候暮雲秋終于想起了她還有個妹妹,然後又拿了一箱。

    “這個給滄滄喝,她也要喝。”

    最後四個人在收款處匯合,白岑溪又望了望放在收銀台旁邊的倍力樂,忍不住拿了八盒,畢竟要去旅游估計要很久,這些也不知道夠不夠,然後她就在大家不可思議的目光中,把她們都放入了購物車中。

    這時暮雲秋好像也意識到了什麼,竟然也上前拿了八盒,結果兩個人的目光一交匯,確認過眼神,都是當1的人。

    此時暮雲滄還算冷靜,只是紅了耳尖,而古良橘整個臉都紅了,好像剛做完運動的樣子。

    回到家後,暮雲滄真是忍不住了,惱羞成怒。

    “你買那麼多干什麼?”

    白岑溪扯了扯暮雲滄的衣袖︰“滄兒,我們出去這麼久,肯定不能隨時買啊,所以多多益善,多多益善嘛。”

    暮雲滄沒有搭理白岑溪,白岑溪憨笑的摸了摸鼻尖。

    古良橘還紅著臉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正在氣頭上的暮雲滄拉著古良橘去把她和姐姐的行李搬到車上,屋子里只剩下暮雲秋和白岑溪。

    “秋姐,怎麼辦啊。”

    “問我做什麼,小橘子可是很乖的。”一臉驕傲的語氣。

    古良橘向來不會聲暮雲秋的氣,現在只不過是害羞,而暮雲滄,白岑溪正在想辦法該如何哄她。

    暮雲秋和白岑溪在廚房各做各的,做好了就往餐桌上一擺,不出兩個小時,飯就做好了。

    看著在沙發上坐著看電視,一眼不發的暮雲滄,白岑溪討好的上前抱住她︰“滄兒,不要生氣了嘛,我錯了,下次我一定偷偷地買,好不好?”

    本來暮雲滄沒有那麼害羞,但是白岑溪一說她便害羞得很,輕輕推了一把白岑溪︰“你起開。”

    “不要,除非你不生我的氣了。”說著還往暮雲滄的懷里拱了拱。

    本來暮雲滄也並沒有生氣,只是羞的不想搭理白岑溪而已。

    “好了,去吃飯。”

    “那你不許生氣了哦。”

    “嗯,不生氣。”

    白岑溪欣喜的拉著暮雲滄的手回到飯桌上。

    看著一大桌子的菜,暮雲滄不禁感嘆,是不是有些太多了啊。

    “姐姐,小溪,你們倆是不是做太多菜了。”

    “還好吧。”白岑溪回答著說。

    暮雲秋也跟著說︰“我也覺得還好。”

    拿她們兩個沒辦法,不過不得不說她們倆的手藝真是一如既往的好。

    飯後,兩個人又承包了洗碗的工作,一點都不讓自己女人受累。

    睡前,暮雲秋又給大家熱了牛奶,回到房間後,暮雲秋該去取她的獎勵了。

    第39章

    第二天大家好像約好了一樣沒有早起,明明說好的這一天出發的,不過也並無大礙,都是自家人。

    等到四個人出發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暮雲滄暮雲秋和古良橘坐在後面,白岑溪負責開車,她們要去的第一站是望城,據說這里有一座姻緣廟,據說靈驗的很,暮雲滄想和白岑溪去那里看看。

    清城離望城的距離並不遠她們下午就到達了望城,第一時間趕去了那個姻緣廟,佛光寺。

    盡管已經是下午了,佛光寺的游客還是有增無減,有求子的,求婚姻的,香火不斷。

    她們一行四人在山腳下要走3333台階梯徒步上山以示心誠。

    四個人都是有良好底子的人,這點路程下來絲毫不見一點疲憊。

    終于到了山頂,不知是不是錯覺,她們感覺佛光寺確實是被佛光籠罩著。

    “歡迎四位施主。”一個身披袈裟,左手持佛珠,右手放在胸`前與四人行佛禮。

    她們四人也回敬這個佛僧。

    “不知四位來此處是要求些什麼嗎?”

    暮雲滄回答:“來拜姻緣。”

    “那就先祝施主心想事成了。”這位佛僧滿臉慈祥帶著笑意的祝福著暮雲滄。

    “多謝聖僧。”

    佛僧擺了擺手:“不敢當不敢當。”

    待佛僧走後,她們每人拿了一炷香,對著金光大佛拜了起來,然後拿著紅色的符紙寫上要求的或者想實現的一些心願,掛到外面的銀杏樹上。

    白岑溪亦步亦趨的跟在暮雲滄的後面,看著她把自己的符紙掛了上去,她把她的符紙跟著掛在了旁邊。

    還在一旁問她:“滄兒寫了什麼?”

    “說出來就不靈了,才不告訴你。”

    盡管暮雲滄不說,白岑溪也還是滿臉笑意,她寫的肯定是和自己有關的,因為她也是,她希望她的滄兒永遠健康長壽,平安喜樂,如果再附加一個條件,那就是永遠和自己在一起。

    而另一旁的暮雲秋和古良橘的符紙也掛在了一起,兩個人對視一下相互無言,想必符紙上都是求著對方好。

    “今晚就住在這吧,一會可以在寺廟的外面那條商業街逛一逛。”暮雲秋提議。

    暮雲秋這些年有些後悔,自己都沒怎麼帶著古良橘出來玩,唯一的一次還是在M國的時候,看來以後要多抽出些時間多陪陪自家的小丫頭,光是這樣想著,她遍已經露出了笑容。

    “在笑什麼呀。”古良橘在她身邊問著。

    “想以後多陪陪你。”

    古良橘牽著暮雲秋的手緊了一下,即使她沒有說話,暮雲秋也能感覺到她很開心。

    看著暮雲秋說要把時間多留給古良橘之後的白岑溪也對暮雲滄說著:“滄兒,這次我們回去轉文職然後培養新人吧,這樣我們也有更多時間待在一起了,我想把我以後的時間轉移到家庭多一些,你覺得呢?”

    暮雲滄抬起頭看著白岑溪的眼楮:“當然可以了,我本來也是這樣打算的,你的身體也經不起你那麼折騰了,不是嗎?”

    “我身體可好著呢,哼。”

    白岑溪一听就知道暮雲滄在抱怨她上次不把自己的命放在眼里的事。

    白岑溪暮雲滄轉了過來,面對著自己:“我答應你,已經絕對好好愛護身體,一起白頭偕老。”

    伴著夕陽的光輝,白岑溪的我吻也像落日的余光一樣,灑在了暮雲滄的唇上。

    暮雲滄也接受了她的承諾:“好。”

    她不是一個輕易相信承諾的人,但因為許下承諾的人是白岑溪,所以她願意相信。↓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線↓上↓閱↓讀↓

    “秋姐,快給我們兩個照相啊。”

    白岑溪看著如此好的風景,應該把兩個人的美好時光定格一下,這麼多年,兩個人連像樣的合照都沒有。

    “好啊,那一會給我和小橘子也照兩張。”

    白岑溪興致沖沖的說:“當然可以。”

    夕陽半個腦袋都躲進了山體中,剩下的一半仿佛是為了她們而刻意留下的,它看著夕陽下互相擁吻的兩個人,看著如此真摯純潔的愛情,不禁讓著天邊渲染了更多的紅色。

    白岑溪拿到照片之後好好欣賞了一番,越看越覺得順眼,決定沒到一個地方都要照兩張,回家可以把臥室的牆壁上都掛滿照片。

    白岑溪照完之後就給暮雲秋和古良橘照,沒想到剛照完就讓暮雲秋發到了朋友圈,震驚眾人。

    萬年不發朋友圈的暮雲秋這次不但發了和古良橘的合照,還配上了一個小愛心。

    別說她公司里的人了,連暮雲滄看到都感覺不可思議。

    難道這就是談了戀愛的女人嗎?

    白岑溪不甘示弱,把自己和暮雲滄的親親照也發了上去,收獲了一致好評。

    花禺還在下面評論:“情侶出游為什麼不叫我?”

    白岑溪回復:“難道瀾姐有時間嗎?”

    這倒是戳到了花禺的痛處,最近溫以瀾忙著公司和家里的事,每天回來都很晚了,花禺也體貼的不和她抱怨,畢竟溫以瀾已經很累了。

    當天晚上溫以瀾回來之後,花禺已經睡著了,等她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無名指處有了一枚戒指,花禺連忙跑出臥室,看見了正在廚房做飯的溫以瀾,連忙小跑著過去抱住她,邊抱邊撒嬌的說:“阿瀾~阿瀾~阿瀾……”

    “怎麼了呢?”

    “戒指。”

    “願意嗎?”

    “願意。”

    花禺還對溫以瀾眨了眨眼楮討要親親,溫以瀾自然是給了她一個很長的親親。

    溫以瀾把花禺帶進了懷里抱著:“等我們結完婚,帶著你去旅行,我這邊馬上就要處理完了,對不起,這段時間都沒好好陪你。”

    花禺心滿意足的趴在溫以瀾的懷里。

    而另一邊逛著商業街的四個人像是好奇寶寶一樣,好像什麼都沒有見過,幾乎在每一個攤位都要停留一會,比如現在暮雲滄正拿著一個貓咪發箍往白岑溪的腦袋上帶。

    暮雲滄看著帶著發箍的白岑溪,眼楮都亮了,順勢買了下來,白岑溪帶著好可愛哦。

    而看著白岑溪帶著貓咪發箍的暮雲秋起了邪念,也拿起了一個小兔子發箍給古良橘帶上,心滿意足的笑了笑也付了錢買了回去。

    良橘看著暮雲秋的笑容,總覺得不是什麼好事。

    走完這個攤位就向著下一個攤位,等四個人全都逛完已經是黑天了,四個好奇寶寶一個人手里拎了一個購物袋,這時暮雲滄突然間想起來大家還沒有吃飯,她們又開始找起了飯館,逛了半天的四個人也是餓了,幾乎都沒有調什麼,直接去了最近一家的飯館,竟然是麻辣燙店。

    “滄兒吃過麻辣燙嗎?”

    “我沒吃過,不知道是什麼味道。”

    “可好吃了,不知道這家正不正宗,你要是喜歡等回家給你做更好吃的。”

    暮雲滄沒吃過,暮雲秋更是沒吃過,畢竟她幾乎每天的飯食都有專人送的,而暮雲滄以前吃的都是保姆做的,至于古良橘,以前更是沒什麼機會吃到。

    她們吃的是自助的,可以自己夾菜然後看斤數算錢,四個人吃的加起來也沒超過八十塊錢,而且麻辣燙上的非常快,幾乎等待時間沒超過十分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一枝狗尾巴草”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