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一枝狗尾巴草 Page 28



    非常不要臉的在對面喊話︰“情報局的,趕緊出來吧,難道你們要在哪里看著這些無辜的百姓一個個被我們射殺嗎?”

    白岑溪沒有料到她們在總部也會有人質。

    “快點出來哦,我數三個數,不出來的話就會射殺第一個,記得把槍都丟出來哦。”

    沒等李芮數完大家就都站了出來,在出來之前已經向總部傳遞了信息,估計會安排狙擊手過來,而她們要做的就是拖延時間。

    而李芮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暮雲滄的時候眼楮露出了戲謔的神情。

    她指了指暮雲滄要她過來。

    暮雲滄愣了愣,雖不願,但是目前的情況也迫不得已。

    而白岑溪剛想拉住她卻被躲了過去,她知道暮雲滄不想牽連她,但是她也不像看著暮雲滄過去。

    李芮看著暮雲滄過來後一把拽掉了暮雲滄的口罩,她覺得這麼多年不見暮雲滄,她比之前更加漂亮了呢。

    李芮手輕輕撫上暮雲滄的臉,真是美啊。

    見暮雲滄被李芮摸了臉,白岑溪心底怒火一下子就上來了,但是她不能沖動,只能壓抑著自己。

    而暮雲滄只是冷漠的看著李芮,不帶有一絲一毫的感情。

    “滄滄怎麼不看我了呢,我記得很久以前滄滄可是很喜歡我的。”

    “你也說了是好久以前。”暮雲滄冷著聲音說著。

    “如果滄滄考慮繼續跟著我的話,我也不是不能為你的那些好戰友們求情。”

    暮雲滄根本沒考慮李芮說的什麼鬼話,只是心里有些忐忑,她和白岑溪說過有前女友,卻沒說過是這種情況,不知道白岑溪會不會不開心。

    想著李芮這個煩人精,暮雲滄皺了皺眉毛。

    只听一聲槍響,暮雲滄知道她們的援兵到了,從頂樓打通到這層的。

    第33章

    暮雲滄轉身一腳招 到李芮的命門,可惜李芮反應也是極快的,身形向後一側躲了過去,其他人看見援兵來了,紛紛向前奔著敵人招 了過去。

    但是大家似乎忘記了狙擊手的存在,只在一會功夫下,就已經被狙擊了好幾人,之見玻璃外穿過一顆子彈射向了看不見的暗處,此後沒有人在狙擊手下傷亡。

    在外面舉著□□的少女勾了勾嘴角,又輕輕摸了摸槍,她的任務結束了,接下來的就交給在樓內的人就足夠了。

    ioc最後剩下的人根本敵不過情報局的人員,李芮不願被捕捉,她做出了一個狠辣的決定,從包里摸出了一個遙控器按鈕,慢慢把自己轉移到窗戶邊,她已經意識到自己大勢已去。

    但眼里還是有些不甘的神情,卻又無可奈何,用手把窗戶打開,仿佛感受不到手上流血的傷痛,向後倒去,隨即按下了手上的遙控器,打開手,任由遙控器和自己的身體落下去。

    看著整座大樓從頂層開始爆炸,面無表情,她想,自己這一生來也一個人,去也一個人,潦草的一生不過如此。

    而白岑溪第一時間意識到了整座樓的爆炸,顧不上其他人,拽起暮雲滄就往外跑,暮雲滄還沒有弄明白是怎麼回事。

    慌忙的問:“怎麼了,小溪。”

    “大樓爆炸了,我們必須立刻撤出去。”

    暮雲滄瞳孔一縮,想到剛才李芮從窗口落下去,想必一定是她干的,自己不想活了還要拖著一堆人下水。

    暮雲滄想著上面還有人就立刻往會跑,但是被白岑溪拉住了。

    白岑溪第一次用厲聲和暮雲滄說話:“暮雲滄,你干什麼?”

    “上面還有人呢,我要去告訴他們一聲。”

    “那樣你就沒有時間逃出去了。”

    “但是上面還有很多人。”說這就要往上跑。

    白岑溪一把攬住她的腰往回帶,她的眼眶有一絲紅意,緊緊抱住了她。

    “那我去上面叫他們,你先下去等我好不好,算我求你。”

    暮雲滄看著白岑溪紅了眼眶,白岑溪從來沒用如此卑微的話語求過她,她答應了白岑溪。

    白岑溪沒有浪費一絲一毫的時間迅速跑了上去,她不知道時間還夠不夠用,但還是義無反顧,比起暮雲滄的死亡,她更願意自己死。

    到了樓上喊了其他人往下跑,但是樓層已經炸到了十九層。

    白岑溪有預感,她好像出不去了,但是還是拼命地往下跑,只不過她輕輕按壓了一下耳機:“秋姐,幫我錄一下音,我好像出不去了。”

    暮雲秋什麼也沒問,因為她看見了整個大樓從頂樓開始爆炸的全過程:“好。”

    白岑溪笑了笑,仿佛她現在並沒有身處險境,一邊用力跑著一邊說:“滄兒,我這一生心中只有兩道光,一個是這藍天上飄揚的紅旗上耀眼的五星光輝,另一個就是你,但是我先遇到的是你,無論別人何時問我,我想我都無愧于祖國,但是我好像馬上就要有愧于你了,我好像不能再陪著你了,滄兒,記住我愛你,但是忘了我。”

    然後把耳機關了,她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哭,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死,她拼了命的想活下來,如果待在樓里肯定會死,于是她在跑到六樓的時候跳了下去。

    樓的周圍沒有樹,沒有能夠為白岑溪提供緩沖的東西,所以她只是徑直的落了下去,她在賭,上天願不願意取走她的命。

    暮雲滄在白岑溪往回跑後就跑到了樓下,白岑溪沒有說錯,她正好能跑到樓下,整個樓體都炸開了,這時她後知後覺的發現到了,白岑溪還沒有出來,暮雲滄就呆呆的望著身後已經炸開的樓體,身體僵住了,白岑溪她,沒有出來。

    暮雲滄沒有動也沒有流淚,只是直勾勾的盯著那里,是她把小溪葬送在那里的吧,如果她有乖乖听話和小溪一起跑出去,如果她沒有想跑回去,是不是小溪就會出來了,怪不得小溪要求著她出來,她知道自己不可能出來的對不對,都是因為自己。

    這是一個陽光明媚的一天,但是她好像失去了白岑溪。

    暮雲秋早就跑出來找暮雲滄了,救援隊也已經趕到這邊,只要還有一個喘氣的,她們都不會放棄營救。

    現在暮雲滄的狀態很不對勁,她像一個木偶,不哭不鬧,任由暮雲秋拉著,她們找到了白岑溪,似乎還活著的,躺在擔架上,可是身上好多血啊,暮雲滄不敢上前觸踫,她感覺那是假的,暮雲滄就站在這守著白岑溪,連眼楮都不願眨一下,像被抽走了靈魂。

    哪怕白岑溪已經被送進了手術室她還是站在手術室門口望著手術室的們一動不動。

    暮雲秋不願看她這個樣子。

    “滄兒,小溪會沒事的,不要擔心。”

    但是暮雲滄只是看了她一眼,張了張嘴但是發不出音了。

    暮雲滄也是一愣,但是很快恢復了她低落的情緒,並不在乎自己。

    但是暮雲秋在乎,拉著她的手要帶她去看醫生卻被暮雲滄制止住了。

    暮雲滄低著頭,但是暮雲秋也能看透她的想法。

    “等白岑溪安全了,我們去看好嗎?白岑溪不會願意看到你這樣的,對不對?”

    暮雲滄點了點頭,轉身繼續盯著手術室。

    三個小時,暮雲滄一直這樣站著,醫生出來了。

    暮雲滄連忙上前,但是卻發不出聲音。

    還是暮雲秋問著醫生:“情況怎麼樣,有沒有生命危險?”

    “沒有生命危險,她有很好的自保意識,但是她身體有被爆破余威的沖擊,而且她之前骨頭有折過吧。”

    “對。”

    “所以這次她從樓上摔下這種行為其實是很危險的,這次估計要養很久,不過萬幸的是性命無憂。”

    暮雲滄沒想到白岑溪竟然是從樓上掉下來的,她不可能被別人推下來,唯一的原因就是她自己掉下來的,此時的暮雲滄有心疼又慶幸,還好她跳了下來,但是又心疼她這樣對自己。

    听到白岑溪沒事的消息暮雲滄終于有了些人氣,至少她知道了流淚。

    “現在可以和我去看醫生了吧。”思兔網

    暮雲滄點了點頭。

    對于暮雲滄不能說話的原因醫生給出的解釋是受到了太大的刺激,恢復的時間不能確定,暮雲秋決定只要白岑溪醒了一定會有辦法陪著她恢復的。

    這一夜,暮雲滄一直守著白岑溪,幾乎沒有合眼,她怕她一閉眼就再也見不到了,但是身體上實在是撐不住了,不知不覺的就睡了過去,她做夢了,夢見了白岑溪。

    確實是一個陽光燦爛且明媚的一天,她央求著林蔚帶著她出去玩,走著走著就踫到了一個衣衫襤褸的小髒孩,頭發亂亂的,臉上髒髒的,還在一直哭。

    但是她的眼楮非常的明亮,像什麼呢,像星辰,像大海,像丁達爾效應出現時的那一束光,刻在了她的心里,她被這個小髒孩的眼楮吸引,她不自主的走上前去,在路邊薅了一枝狗尾巴草。

    “小妹妹,不要哭了,給你這個。”

    白岑溪不知道這個看起來並沒有比她大多少的姐姐要來給她送狗尾巴草,但是她還是很听話的沒有哭了。

    “你叫什麼啊?”

    白岑溪只是呆呆的看著她,她沒有出聲。

    但是她的肚子不爭氣的叫了。

    “原來你餓了啊,都沒有力氣說話了嗎?”

    然後暮雲滄就跑著去林蔚面前:“叔叔,那個小妹妹,我想要,還有她餓了,我們去吃飯吧。”

    林蔚也知道暮雲滄是個說出花就要完成的性子,就由著她了,而且小姑娘那麼小,確實有些可憐,也就順著暮雲滄的想法去了。

    小髒孩好像很久都沒有吃過東西了,因為已經吃了五個包子了。

    “你先不要吃啦,一會會撐到的。”暮雲滄眼含擔憂的神情發出糯糯的聲音。

    但是白岑溪不听勸阻,還想要吃。

    沒想到吃完飯後,她還想要帶著這個小髒孩回去。

    暮雲滄沒有嫌棄她,拉著她得手慢慢的把她牽了回去,像照顧洋娃娃一樣照顧著她,幫她洗澡,梳頭。

    小髒孩看起來有些害怕,她拉著她得手輕聲細語的問她:“你叫什麼名字啊?”

    小髒孩顫顫巍巍的說:“我叫……叫小溪。”

    “小溪嘛,好好听哦。”

    “我叫暮雲滄,你可以叫我滄滄,大家都這麼叫,你要不願意叫我姐姐也可以的。”

    “你有家人嗎?”暮雲滄私心的想要白岑溪沒有家人,因為她洗完澡後白白淨淨的,像洋娃娃一樣,姐姐也總是不陪她,她想要她留下來。

    “我……沒有。”

    她確實沒有了,媽媽被爸爸殺了,爸爸喝酒死了,自己應該是被姑姑丟了吧。

    “那以後你就留在這,我保護你。”暮雲滄興奮的說著。

    林蔚也調查過白岑溪的家庭,沒有什麼問題後,白岑溪被順理成章的留了下來。

    不過待在組織里肯定是要訓練的,她和暮雲滄的訓練內容不同,不能每天都待在一起。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一枝狗尾巴草”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