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一枝狗尾巴草 Page 19



    我多練習幾次就好了。”

    暮雲滄把嘴唇覆了上去,這次她掌握了主動權,唇舌交融,輕輕翻轉,又分開︰“像這樣,要換氣的,知道了嗎?”

    此時的白岑溪是一個非常好學的好孩子,十分聰穎的學會了,再次反客為主,掌握了主動權,把暮雲滄欺壓在床上,雙手叉在頭頂,不停地吸弄著暮雲滄的唇瓣,分開時還說這︰“暮老師,這樣做對嗎?”

    暮雲滄听見她說暮老師瞬間紅透了臉,連忙把手拿下來捂住臉︰“不許這樣叫我。”

    白岑溪和一只賴皮虎一樣不斷追問︰“為什麼不行啊,暮老師,暮老師?暮老師。”

    暮雲滄直起身子掐住了白岑溪的嘴唇︰“再說就不要親我了。”

    白岑溪又把她抓進懷中,啄了一口她的臉伏在他耳邊說︰“好,滄兒,喜歡我這樣叫嗎。”

    暮雲滄在她懷里抖動了一下,還沒有人這樣叫過她,她很喜歡,但是她不說,就看著白岑溪。

    白岑溪拿她沒辦法,笑著說︰“那就是默認。”又對著她的唇輕點了一下。

    暮雲滄一點也不排斥白岑溪與她的親密接觸,甚至于說是很喜歡,看著眼中滿含深情的白岑溪,她想,這次她該是選對了吧。

    “餓了。”

    “那滄兒想吃什麼?”

    暮雲滄坐在白岑溪懷里想了想,沒想出什麼。

    “唔,都可以。”

    “唔,都可以。”白岑溪也跟著學。

    “不許學我。”

    “嗯?為什麼不許學?”

    “不許就是不許。”暮雲滄還做出要打她的模樣。

    “難道我剛交到的女朋友現在就要家暴我了?”

    暮雲滄氣急敗壞卻又說不過白岑溪,只能干巴巴的吐出兩個字︰“胡說。”

    “好了去給你做飯,你在這弄弄照片等我。”

    沒等白岑溪走出兩步就傳來了暮雲滄的聲音,

    “芝士玉米。”

    白岑溪寵溺的回答道︰“好。”

    暮雲滄拿出了手機的記事本︰“十一月三日,有了一個滿心是我的可愛女朋友。”

    反復翻看著就得有點不滿意,往里面添加了一張照片,嗯,很不錯。

    等到吃飯時暮雲滄果然看到了芝士玉米,小溪果然好棒啊,暮雲滄拿起勺子挖了一下,芝士很濃郁還拉出了絲。

    白岑溪看著暮雲滄把芝士玉米送進嘴中。

    “好吃嗎?”

    “好吃,小溪果然什麼都會,小溪是怎麼學會的。”

    “想做給你吃。”

    雖然簡短,但是暮雲滄听明白了,我想有朝一日你能吃上我親手做的飯,不管有多大的概率,我都要先做計劃。

    暮雲滄一時不知道怎麼回復,只能笨拙的學著白岑溪為她做的︰“那我也想做給你吃,你教我做更多的菜。”

    “我會做菜就夠了啊。”

    暮雲滄有些不服氣︰“難道我不能做給你吃嗎?”

    白岑溪有些察覺到暮雲滄的情緒,安撫道︰“可以的,以後我們一起做好不好。”

    “哼。”暮雲滄發出了平時根本不會發出的聲音,暮雲滄出聲後自己也愣了一下,然後迅速跑進了臥室把自己埋在了被子里。

    白岑溪看她這樣子也跟著過去了,進了臥室就發現被子里有一個鼓起來的山包,笑了笑,連忙趴在被子那問︰“怎麼了滄兒,快出來,被子里很悶的。”

    被子里的人拱了一下,沒有回聲。

    白岑溪拍了一下被子︰“再不出來,我就要動手了哦。”

    暮雲滄听到後磨磨蹭蹭的露出了小腦袋,有些可愛,白岑溪忍不住去親了一下暮雲滄︰“為什麼藏起來?”

    暮雲滄別過頭不願意說。

    白岑溪又掰過來讓她直視著自己,鼻尖踫著鼻尖。

    “乖,告訴我,不許自己憋著。”

    暮雲滄拿被子遮住了半個腦袋,只露出了眼楮,扭扭捏捏的說︰“太奇怪了,我不是這樣的。”

    “不是那樣的?”

    “就是在你面前一點都沒有年上的樣子。”

    白岑溪輕笑了一聲︰“那又怎麼樣,滄兒,在我面前你只需要展示真實的自己,也不用偽裝,你所有的樣子我都會喜歡,不必在意那些,知道了嗎?”

    暮雲滄瞪著眼楮看著她沒有出聲。

    白岑溪硬氣著再問︰“知不知道?”

    暮雲滄小小聲著說︰“知道啦。”

    “還有,以後有什麼問題都要和我說,要是我哪里做的不好也要和我說,不可以一個人憋著。”

    從昨天晚上暮雲滄喝醉開始她就發現暮雲滄心里就愛憋著事,這壞毛病可得改一改。

    暮雲滄小幅度的點了點頭,看著很是乖巧。

    “飯還沒吃完呢,回去把飯吃完。”

    飯吃到一半暮雲秋給暮雲滄打了個電話,暮雲滄退下飯桌去接了電話,回來就和白岑溪說姐姐讓她去國外公司幫一下忙,而且會很忙估計都沒時間聊天。

    白岑溪也沒有懷疑,還特意去了暮雲滄家收拾了行李,因為暮雲滄要出差,好一段時間見不到,所以白岑溪在暮雲滄家留宿了,盡管兩個人沒有同居,但是今天的暮雲滄主動的詭異,主動的鑽進了白岑溪的被窩,主動的給了白岑溪晚安吻。

    第二天一早就送暮雲滄去了機場,臨走前的暮雲滄主動吻了白岑溪。

    白岑溪有種說不出的怪異,直到她在學校見到了暮雲秋,暮雲秋畢竟是情報局總監,來學校也並不奇怪,白岑溪自然也會和她打招 ,畢竟大家那麼熟悉了,雖然暮雲秋和暮雲滄長著一樣的臉,但是白岑溪從來不會弄混,滄兒沒有那麼冰冷。

    “秋姐。”

    “怎麼樣?在一起了吧?”

    白岑溪笑笑︰“多虧了秋姐。”

    “對了秋姐,你把滄兒派到哪個國家去了?”

    暮雲秋也一頭霧水︰“什麼哪個國家?”

    “就是……”

    暮雲秋一下子就想明白了,笑著說︰“她去出任務了。”

    白岑溪覺得一切都清晰了,怪不得暮雲滄那麼主動,怪不得。

    白岑溪冷著聲音問︰“哪里。”

    “梅城,不過這次的沒有那麼危險,你等她回來就行了,而且你才請了那麼久的假,再請假豈不惹人非議。”

    白岑溪倒是被暮雲秋這話勸阻住了,決定等暮雲滄回來。而暮雲秋並沒有好心的告訴她妹妹已經暴露了。

    暮雲滄走的這段時間也沒日和她早安晚安的聯系著,讓她知道這人並沒有出意外,大概過了一周,暮雲滄回來了,白岑溪也親自去接了。

    白岑溪就在機場出口望著暮雲滄出來,白岑溪就站在那打量著暮雲滄的背影,看著不像受傷的樣子。

    暮雲滄出來後給了白岑溪一個大大的擁抱,但是白岑溪沒有回抱她,讓她很不適應,只是推著她的行李箱走了,也沒有等暮雲滄,暮雲滄自己有些委屈,白岑溪沒有抱抱她也沒有親親她,眼眶有些微紅了,她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矯情了。^o^本^o^作^o^品^o^由^o^思^o^兔^o^在^o^線^o^閱^o^讀^o^網^o^友^o^整^o^理^o^上^o^傳^o^

    白岑溪看暮雲滄一直沒有跟上來回頭看了一眼就發現暮雲滄眼紅的樣子,看到這樣白岑溪也忍不住繼續裝下去了,連忙把暮雲滄抱入懷中,輕聲問︰“怎麼了,嗯和小兔子一樣了。”

    暮雲滄被安慰就更委屈了,掙開了白岑溪的懷抱自己氣哄哄的往前走,哪知道白岑溪又趕了上來抱住她,這次沒讓暮雲滄掙開︰“唉,你啊。”

    “乖,不要哭了,為什麼哭?”

    暮雲滄擦了兩下眼楮,越說越委屈︰“你都沒有抱我,也沒有親我,都沒有牽著我走,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

    白岑溪听到這話連忙親了親她︰“怎麼會呢,你可是我心里的寶貝,又在瞎想些什麼,你自己想想做錯了什麼我才不理你的。”

    “我沒有。”

    “沒有嗎?”

    白岑溪皮笑肉不笑的問︰“那這次是去哪個國家出差了呢?”

    暮雲滄一听,背後一涼,嘴巴一閉,確實是她瞞著白岑溪了。

    第23章

    暮雲滄閉著嘴沒有解釋,只是拽著白岑溪的衣袖安安靜靜的跟在她後面走,白岑溪也任由她拽著,沒有說話。

    兩個人就這樣相互無言的走到了停車場,白岑溪松開暮雲滄拽著她袖子的手,把行李箱放進了後備箱,又走到前面把副駕駛的門打開,示意暮雲滄坐進去。

    暮雲滄不但沒有動作還眼巴巴的看著她,仿佛白岑溪才是那個騙了人的。

    看她這樣子讓白岑溪本來就軟下來的心更加的軟了,走上前去輕輕捏住暮雲滄白嫩的手,輕聲細語的說︰“我們先回家好不好。”

    暮雲滄沒有說話,但是听見白岑溪哄自己還是乖乖的上了車,上了車的暮雲滄也沒有老實,竟然抓住白岑溪的手,兩個人的手相互交握,但是被正在開車的白岑溪松開了。

    暮雲滄看著被松開的手,沉默不語的把頭扭向窗外,白岑溪也注意到了她的小動作,出生說︰“不是不讓你牽,一只手開車很危險的,如果是我自己開車沒什麼,你還在車上,我不能有一絲一毫的閃失。”

    暮雲滄心里泛起了一絲甜意,白岑溪注意到車窗映出的暮雲滄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在遇到紅燈的時候把手放下來牽住了暮雲滄的手,綠燈開車的時候松開也沒有不開心。

    下車的時候白岑溪也立馬牽住了暮雲滄,怕暮雲滄瞎想,兩個人一路都沒有說話,到家白岑溪把行李箱一推開,一把把正在掛衣服的暮雲滄壓倒門上,輕輕地吃著暮雲滄那兩片嬌嫩的果凍,慢慢撕膜,像極了在品嘗世間最美味的東西。

    白岑溪品嘗一段時間又漸漸分開,食之味髓,橫抱起暮雲滄走到沙發上,把暮雲滄圈入懷中,繼續剛才的親吻。

    暮雲滄像個乖寶寶一樣接受著白岑溪給予的親吻,配合著白岑溪的侵入,慢慢的白岑溪的手撫上暮雲滄的後腦勺加深了這個吻,暮雲滄感覺到這個吻里面的佔有,思念以及擔憂。

    白岑溪又漸漸地松開暮雲滄的吻,分開時還拉出了銀白色的絲線。

    一吻完畢,暮雲滄開始喘氣了,白岑溪有意無意地說︰“暮老師怎麼不會換氣呢,要學生教教你嗎?”

    “你討厭。”暮雲滄嬌口真的說出這句話,但是在白岑溪看來像極了她在勾引人。

    “好了,該你解釋了。”

    暮雲滄在白岑溪懷里低了低頭,弱弱的說出︰“我錯了。”

    白岑溪半天沒有出聲,暮雲滄抬頭瞟了兩眼白岑溪的表情,繼續說︰“我不該瞞著你我出任務的事,沒有下次了。”

    暮雲滄見白岑溪還是沒有出聲靠近環住了白岑溪的脖子,蜻蜓點水般的點上了白岑溪的紅唇︰“小溪,不生我的氣了好不好。”帶著一絲無辜的語氣。

    這模樣確實打動白岑溪,白岑溪把暮雲滄扒下啦,好好地環在懷里︰“沒有下次了,滄兒,我無法接受我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一枝狗尾巴草”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