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一枝狗尾巴草 Page 14



    溪沖洗身體,暮雲滄沖洗的很輕,雖然皮外傷已經痊愈了,但是里面骨頭的傷還是要好好照顧。

    溫暖的手觸踫到白岑溪滑膩的皮膚,讓白岑溪升起一份不自然,畢竟這身子除了自己還沒有別人踫過。

    暮雲滄的手在白岑溪的身上游走,滑滑的,手感很不錯,讓人愛不釋手。

    白岑溪整個人都生的很完美,臉蛋,眼楮,皮膚,暮雲滄找不出一絲缺點,如果硬要說缺點的話,那就是白岑溪好像喜歡的人是林深。

    暮雲滄一直在觸摸白岑溪的身體,畢竟是自己心愛的人,被心愛的人觸踫怎麼會沒有生理反應。

    但白岑溪只能死憋,又抬頭睜著濕漉漉的大眼楮看著白岑溪,周圍伴隨著水霧,暮雲滄一低頭竟然看呆了。

    她深深地陷入了這雙眼楮中,像星辰,像大海,像丁達爾效應出現時透過的那一束光,不自覺的低下頭吻上了這一雙眼楮。

    暮雲滄的嘴唇觸踫到了白岑溪皮膚上的溫度時才清醒過來,暮雲滄沒有慌張︰“好美的眼楮。”

    白岑溪被她的話弄懵了,她這是什麼意思,親她一下難道是被美色所誤,既然暮雲滄有意揭開,而且她也不好意思問,就只能這麼過去。

    接下來的二人發生了今天第二次沉默一直到白岑溪洗完澡。

    暮雲滄竟然橫抱著她出去了,把她放在了沙發上︰“等我一下,給你吹頭發。”

    白岑溪沒吭聲,不知道是羞的還是因為什麼。

    暮雲滄在取吹風機的路上反思了一下自己為什麼要吻上去,難道真是因為太漂亮了嗎?

    暮雲滄有些找不到頭腦了,回去給白岑溪吹了頭發,剛洗完的頭發還散發著山茶味洗發水的香氣。

    暮雲滄感覺白岑溪的審美和她的很貼近,連洗發水都深得她意。

    吹完頭發暮雲滄不顧白岑溪的意見把她抱進了臥室︰“先睡一會,我出去一趟,晚上就回來。”

    白岑溪知道暮雲滄這是在躲她,兩個人確實需要分開一下考慮考慮。

    暮雲滄出門後也不知道自己該去哪里,干脆去了季韻那里,又是熟悉的山頭,她沒告訴季韻自己就來了,也不知道她在不在。

    按了門鈴,這次見到的季韻仿佛更邋遢了,頭發也沒梳,剛起的樣子。

    季韻一副大爺的樣子,橫在門框中間︰“你來干什麼?”

    暮雲滄見她這樣子也不惱︰“沒事我就不能來了”

    季韻白了她一眼︰“咱倆誰不了解誰,你沒事會來上門找我,一般不都在手機上說。”

    季韻說的確實是事實,兩個人一般都是在微信上或者電話聯系,暮雲秋直接找上門的次數簡直是屈指可數。

    暮雲滄臉色不自然的咳了一下︰“是有點事,進去說吧。”

    季韻迅速跑進屋子把她最愛的小沙發坐上,暮雲滄看清她的動作忍不住嘲諷︰“你就這點本事?”

    季韻不端正的倒在沙發上︰“怎麼了,你做不到我的愛椅,你是在嫉妒我。”

    暮雲滄不屑于搭理她,坐到了她對面,說出了令季韻異常驚訝的話︰“上次和你說的那個,我親了她。”

    季韻挖了挖耳朵︰“你說什麼?再說一次,我好像听錯了。”

    “我說,我,親了,那個女孩,听見了嗎?”

    季韻沖上前去拍了拍暮雲滄的臉,又掐了掐自己的臉,有點疼,是真的,是真的!!!!

    “為什麼,你可不像沖動的人。”

    暮雲滄揉了揉眉心道︰“我當時在給她洗澡,我覺得她的眼楮太美了就親了下去。”

    “你們倆都到洗澡的地步了?”

    “不是她受傷了,骨折。”

    “那你覺得你是什麼想法?”

    “我不知道,有點亂,所以才來找你的。”

    季韻一看這個樣子就知道暮雲滄可能喜歡上白岑溪了,而且是見色起意。

    “如果她有一天處到了對象,你會怎麼想呢。”

    如果有一天白岑溪有了對象,再如果是和林深在一起,她想她會很煩躁,但是這種煩躁感從何而來?

    暮雲滄緊握了一下拳頭︰“我會感覺到很煩躁。”

    “你知道你為什麼煩躁嗎?”

    “不知道,我一點也不知道,我現在看見她和別的人走得近也會很煩躁。”

    “你在想一下,如果她當著你的面和別人接吻,你會有什麼反應?”

    暮雲滄脫口厲聲而出︰“分開他們。”

    暮雲滄被自己說出口的話嚇到了,她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答案。

    “你最近有什麼反常的嗎”

    “應該沒有。”

    季韻拍了拍暮雲滄的肩頭︰“我說啊,你是喜歡上她了。”

    暮雲滄瞪大眼楮看著季韻,滿眼的難以置信︰“你覺得可能嗎?”

    季韻聳了聳肩︰“有什麼不可能的,真正喜歡一個人的表現就是這樣的,心動,佔有欲都會體現出來,你自己想一想和她待在一起的時候有沒有想特意的關照她,她和別人親密的時候有沒有很郁悶或者生氣。”

    確實有過,不過朋友之間不也有這樣的情況。

    季韻看出她的想法又說︰“你會不會想和她發生更加親密的關系?”

    作者有話要說︰

    看了一天羅下黑,很好看

    第17章

    暮雲滄沉默不語了,她想,她確實想觸踫白岑溪。

    “我在觀望一下,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夠去真正喜歡她。”暮雲滄自己也有些擔憂的說。

    “別想太多,順其自然就好。”

    “我走了。”

    季韻疑惑的瞪大眼楮︰“這就走了?都不請我吃飯?”

    暮雲滄回頭看了一眼︰“家里有人沒吃呢。”

    季韻氣的跳腳︰“見色忘義!見色忘義!”

    不過季韻還是很開心的,九年了,暮雲滄終于能打開自己的心扉了。

    暮雲滄回到白岑溪的家里後家里的燈都沒亮著,白岑溪肯定還沒有醒。

    她悄聲打開臥室的門,被子里拱起小小一坨,暮雲滄看見了眼里充滿了溫情,又默默的退了出去。

    暮雲滄悄悄打開了客廳和廚房的燈,在廚房里伴著落日的余暉做著人間煙火。

    其實在季韻家里出來的時候她就知道自己喜歡上了白岑溪,很確定。

    她想趕回家陪著這個小病人,想給她做飯,想觸踫她,回家看到她就感覺到莫名的欣喜,她的心再次跳動了。

    做完飯的暮雲滄再次進入白岑溪的臥室,坐在白岑溪的床前,看著她姣好的面容,用手指輕輕懸在她的臉上臨摹,微微一笑,掐住了她的鼻子。

    “唔~”

    白岑溪懵懵的從睡夢中醒來,剛睡醒的她還有些不太清醒,惺忪的眼楮,嘴里還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念些什麼。

    暮雲滄又笑笑捏了她一下她的鼻子︰“起來吃飯了。”

    白岑溪還在床上哼哼唧唧的,還把雙手打開,撒嬌道︰“抱。”

    暮雲滄知道她還沒有睡醒,要是醒了肯定不會這樣,真是拿她沒有辦法。

    打開被子把她抱了出來一直抱到客廳,放下白岑溪的時候發現她的耳尖紅了,這回是清醒了,還故意問道︰“這回還要不要抱了?”

    白岑溪沒吭聲。

    拿起飯桌上的大米飯就開始一頓往嘴里塞。

    “慢慢吃,別噎到。”

    白岑溪小小的嗯了一聲。~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線~上~閱~讀~

    暮雲滄好奇怪,明明出去躲著她的也是她,回來之後這麼親密的也是她,白岑溪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來面對她了,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對喜歡的人的靠近無動于衷吧。

    白岑溪一邊吃著飯一邊隨意的說︰“如果你喜歡的人親了你怎麼辦啊?”

    到暮雲滄這里就听成白岑溪喜歡的人親了白岑溪,語氣不太好的說︰“她不是不知道你喜歡她,為什麼要親你?”

    白岑溪連忙搖頭︰“不是不是,我是說如果如果。”

    暮雲滄的臉更黑了,她不想听見這些有的沒的的假設︰“沒發生的事假設也沒有用。”

    白岑溪感覺暮雲滄的狀態不太對,連忙追問︰“雲滄,你臉色怎麼不太好,是不是沒休息好啊?”

    “沒事,吃飯吧。”

    暮雲滄覺得自己活這麼大沒這麼郁悶過,喜歡的人在自己面前假設她喜歡的人親她,她自己只能默默生氣。

    白岑溪不知道怎麼了就是感覺今天的暮雲滄很不對勁,但肯定和自己沒關系她睡了一下午是不會惹到暮雲滄的。

    而且暮雲滄那麼溫柔肯定不會隨意生氣,害,女人心海底針,一點都不好琢磨。

    暮雲滄感覺到自己情緒的轉變,但是她又控制不住,一時不知道該用怎樣的心態去面對白岑溪,白岑溪這樣的人,把一個人放在心里那麼多年,豈是她能擠掉就擠掉的。

    “雲滄,等我康復了在家里辦一個聚會好不好?”

    暮雲滄抬眸溫柔一笑回答︰“好啊,不過要等你好了之後,明天我在家里陪著你訓練。”

    反正白岑溪只要一直單身她也是有希望的吧。

    “好啊。”

    第二天林深把訓練器材都搬到白岑溪的家里,還帶著一對食材拎到暮雲滄的面前︰“嘿嘿,雲滄姐,這次我可帶夠食材了,讓我嘗嘗你的手藝吧。”

    暮雲滄面無表情的看著林深,既然帶了食材過來也不好趕他走,盡管心里不願意︰“你不嫌棄就在這吃。”

    林深笑眯眯的說︰“怎麼會嫌棄呢,小溪那麼愛吃,肯定是很好吃的。”

    還朝著白岑溪擠了擠眼楮,白岑溪讀懂了他的意思,無非是在炫耀他也能吃到暮雲滄的飯。

    白岑溪扭過頭不屑搭理他,但是這個情景在暮雲滄眼里像極了調情,突然間又想把林深踢出去了。

    林深也想不到,自己明明只是任勞任怨的來運送器材,順帶蹭飯,竟然還被暮雲滄懷疑他和白岑溪的社會主義兄弟情。

    暮雲滄眼眸沉了沉,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在默默地整理器材。

    “小溪,要來試一下這個雙杠嗎?”

    “試試。”

    “走不動了就不要硬撐著,我們慢慢來。”

    “嗯。”

    暮雲滄走到她旁邊扶著她的腰,讓她的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暮雲滄無比慶幸自己比白岑溪矮了一些,這樣白岑溪搭著她的時候會舒服很多。

    暮雲滄扶著她走到了雙杠旁邊讓她自己扶著走路練習,暮雲滄並沒有走遠就在旁邊一直跟著她。

    白岑溪只有一只手能用上力,從不算長的雙杠上扶著從頭走到尾已經滿頭大汗了。

    但是在最後一步的時候實在是用不上力了,雙腿發軟,眼看著就要與大地親吻了,一把被暮雲滄環著腰帶進了懷里。

    “不是說了撐不住就下來。”

    白岑溪有些委屈道︰“我馬上就走過去了。”

    暮雲滄嘆了口氣,拿她沒有辦法︰“但是你要是二次受傷怎麼辦,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一枝狗尾巴草”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