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一枝狗尾巴草 Page 13



    了,可是經過這次自己的身份已經暴露給她,她還是沒有想起來,說不失望那是假的。

    白岑溪也沒想把那些回憶說給暮雲滄听,暮雲滄早就不記得了,就算听了也是個局外人,那份回憶自己守護著就好了。

    白岑溪只好說出:“可能人太多了,你沒有注意到我。”

    “或許是吧,不過對于現在才認識小溪有些可惜呢,小溪小的時候肯定是一個很漂亮的洋娃娃。”

    洋娃娃嗎?不對,她小時候可是一個小髒孩,所有人都欺負她,她怎麼會是洋娃娃呢,就讓暮雲滄這樣以為吧,至少在她那里她小時候應該挺美好的。

    白岑溪只能干巴巴的說:“是有些遺憾。”

    “小溪要好好養身體,這樣以後我們才能有合作的機會,很期待和小溪一起合作。”暮雲滄眼里滿是溫柔,白岑溪想著,她本來就是墜入了這溫柔的陷阱里。

    “那我可要好好養身體了,我也想喝雲滄一起出任務。”

    “那你好好休息哦,我先走了,明天還會再來的。”

    白岑溪應了一聲。

    暮雲滄走後花禺又進到屋子里:“衣服是做好了,你現在這樣,嘖,太慘了,嘖嘖嘖。”

    白岑溪撇了撇嘴:“難道要我把今天你在勾搭暮雲滄的事情告訴瀾姐嗎?哼。”

    花禺臉一瞬間就紅了:“白岑溪我告訴你,我可沒有勾搭暮雲滄,是你自己吃醋,別在阿瀾那里亂說話。”

    白岑溪一見花禺臉紅了就知道了,于是壞笑著發出了嘲諷:“躺0。”

    花禺一听更加氣急敗壞:“誰躺0了,誰躺0,我可是在上面的那個。”

    “吱呀”花禺光說完話就響起了開門的聲音,看到進來的人花禺的臉都僵住了,她剛才那麼大聲的吹,被听見了吧,完了。

    戴著眼鏡的溫以瀾還穿著上班時的衣服,頭發隨意挽起,手腕上戴著一塊銀色的手表,修長的身高給人一種壓迫的感覺,她一進來就直接用手環上花禺的腰,好似已經做了千百遍,低頭親吻了一下花禺的額頭,低聲問:“剛才在說什麼呢。”

    花禺一听她這麼問就知道她全都听見了,于是用手拽著她的衣擺討好道:“回家說嘛。”

    溫以瀾摸摸了她的頭寵溺的說:“好。”

    白岑溪一看花禺那個樣就知道她萬受無疆了,還和她嘴硬。

    “小溪,好好養傷,阿禺我就先帶回去了。”

    “好,謝謝瀾姐。”

    她們走後沒一會白岑溪就睡著了,受傷的人連多說會話都很費精力。

    之後的一段時間白岑溪都靜養在醫院里,暮雲滄幾乎每天都會過來,這讓白岑溪有喜有悲,喜的是每天都可以見到暮雲滄,悲的是暮雲滄這樣做還是把她當成朋友。

    大概過了一個半月左右,白岑溪身上的傷恢復的差不多了,但是還是不能走路,被擊穿的左手也還沒有痊愈,但是白岑溪還是選擇出院了,畢竟在家里方便一些。

    出院的時候是林深送的白岑溪,但是白岑溪回到家後發現暮雲滄在她的家里。

    她回頭看向林深,眼神示意他怎麼回事。

    林深笑嘻嘻的說:“這邊我們都是粗人,唐久還在上學,小夜肯定照顧不好你啊,要是請保姆你肯定不自在,然後滄姐就自己說要照顧你,我想你們倆離得也很近,就答應了。”

    林深又頭頭趴在她耳邊說:“這個是大好的機會,你可要好好把握住。”

    又象征性的拍了拍白岑溪的肩膀。

    暮雲滄從白岑溪進門開始就注意到她了,看到林深趴在白岑溪耳邊的時候皺了皺眉,沒說什麼,起身過去迎接白岑溪。

    “恭喜出院小溪。”

    “雲滄,謝謝你。”

    暮雲滄掐了掐白岑溪這個月被養的白白胖胖的臉蛋:“謝什麼,你早點好起來就行,中午想吃什麼,我給你做,好好慶祝一下你出院。”

    白岑溪在醫院的時間幾乎都在吃暮雲滄做的飯,她的手藝進步簡直神速。

    “好啊,我想吃雲滄第一次說要給我做的西紅柿炒雞蛋,你還一直都沒做過。”

    暮雲滄溫柔一笑:“好,還有呢。”

    白岑溪擰了一下眉毛:“嗯……想不到了,雲滄做什麼就吃什麼。”

    “那我去做飯了,你和林深在聊一會。”

    “好。”

    林深撓了撓頭:“為什麼她都不理我啊。”

    白岑溪白了她一眼:“理你做什麼。”

    “哼,你就這樣吧,白岑溪,見色忘義。”

    白岑溪用右手拍了拍他:“我們之間有什麼義,我怎麼不知道,快去給我拿杯牛奶喝。”

    林深不情願的站了起來:“我真是上輩子欠你的。”認命的去給白岑溪拿個牛奶。

    暮雲滄在廚房里听著客廳打鬧的聲音有些心不在焉,一不小心割破了手指,暮雲滄並沒有在意,用水沖了一下繼續做菜了。

    暮雲滄沒做什麼特別的,因為白岑溪的家很久沒住人了,一般的菜都沒有,所以就做了兩碗西紅柿雞蛋面和一盤西紅柿炒雞蛋。

    “小溪,吃飯了。”

    暮雲滄很細心,把白岑溪碗里的面都剪成小段,還給她用了一個特別可愛的狗狗小勺子,一看就是給小孩子用的,不過白岑溪也用的很開心。

    林深看見餐桌上的詳情,兩碗面,一盤西紅柿炒雞蛋,沒有他的。

    沒有他的,為什麼沒有他的。

    “滄姐,我的呢”林深還裝出一臉委屈的樣子。

    暮雲滄依舊保持著往日的溫柔,不過白岑溪感覺有些奇怪,隨後暮雲滄說:“小溪家太久沒住人了,所以食材有些不夠了。”

    白岑溪自然是附和著暮雲滄:“食材不夠了,你出去吃吧,這也用不上你了,趕緊去老頭那告訴我平安到達了。”

    林深想,他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啊,辛辛苦苦為白岑溪奔波,結果連口飯都沒有。

    林深氣憤的就走了。

    “你跟林深關系很好啊。”暮雲滄下意識的問著。

    “是啊,我倆從小一起長大的,別看他吊兒郎當的,其實正經起來也很靠譜的。”

    暮雲滄不知道今天怎麼了,對白岑溪和林深的親密異常反感,反感到不想從白岑溪嘴里在听見林深的名字。

    “這樣啊,先吃飯吧,吃完飯好休息一下。”

    “嗯。”

    “對了小溪,你房間里那只狗尾巴草為什麼要做成標本啊。”

    作者有話要說︰

    要出門了,只能用手機繼續寫了

    第16章

    糟糕,暮雲滄來她家里照顧她肯定會進到她的臥室。

    那個做成標本被她固定在透明方形磚里的狗尾巴草就放在床頭櫃上,肯定會被看到。

    還好她一直沒有時間去打印暮雲滄的照片,要不然現在說不定都不能這樣安然坐著了。

    白岑溪打哈哈似的說︰“那個啊,我小時候喜歡的人送我的。”

    喜歡的人送的,還是小時候,這麼多年還能保存那麼好足以見得白岑溪的用心,沒想到那人從小就抓住了白岑溪的心,究竟是誰。

    “這樣啊,大概幾歲呢?”

    白岑溪似乎很喜歡回憶過去︰“五歲的時候,我第一次見到她,她拉起了我,送了我一支狗尾巴草,讓我別哭。”

    五歲,那不就是白岑溪剛進入組織的時候,那個時候離白岑溪最近的就是林深了吧,她該不會喜歡的是林深吧,可是林深的花心程度人盡皆知。

    暮雲滄此時似乎是忘了白岑溪以前和她說過那個人已經不記得她了,滿心都是在懷疑白岑溪喜歡林深。

    林深哪里好了,一點都配不上小溪,又花心又不多金,人還吊兒郎當的,暮雲滄不開心了。

    暮雲滄又問︰“你就這麼喜歡上她了?”

    白岑溪想了想,自己是怎麼喜歡上暮雲滄的呢,其實她也說不好。.思.兔.網.

    “或許是吧,她後來總來找我玩,鼓勵我。”

    暮雲滄听後沉默不語,默默吃著面條,似乎是在思考些什麼。

    白岑溪不懂她的沉默不語,難道是想起來什麼了嗎?

    餐坐上了兩個人就這樣各懷心思的沉默的吃完了這頓飯。

    飯後暮雲滄洗了碗,畢竟白岑溪這個樣子也干不了什麼。

    暮雲滄洗完碗後一本正經的問︰“小溪,要洗澡的吧。”

    白岑溪想著洗澡肯定是要洗的,天知道她在醫院忍受多久了,大聲以及肯定的回答︰“要。”

    暮雲滄被她逗笑了︰“好,現在不是晚上我就先不洗了,你把衣服脫掉吧。”

    暮雲滄說什麼?脫衣服?洗澡?她給我洗?

    白岑溪愣在了那里,臉頰微微泛紅。

    暮雲滄看到白岑溪泛紅的臉頰故意說道︰“怎麼了,還在害羞,之前喝醉後你全身上下我可都看過的,好啦,趕緊脫,不洗澡不難受嘛。”

    白岑溪听見後別別扭扭的脫衣服,只不過臉更紅了,都紅到了耳朵。

    不得不說就算是早就看過白岑溪的身材了,再看也還是會覺得賞心悅目,白岑溪被暮雲滄看的更加害羞。

    暮雲滄看著她紅紅耳朵的樣子,真可愛,慢慢走到她面前︰“抱著去?”

    白岑溪一下僵住,立刻說道︰“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慢慢走的,鍛煉的差不多了。”

    暮雲滄看著她連忙拒絕的樣子發出一陣溫潤愉悅的笑聲︰“好,我扶著你可以吧。”

    暮雲滄把白岑溪扶到了浴室,里面還放了一個小凳子,暮雲滄讓白岑溪坐到小凳子上,白岑溪因為害羞也不說話,老老實實的坐听從暮雲滄指揮。

    “先洗頭發?可以嗎?”

    白岑溪小聲的說︰“可以。”

    暮雲滄在她頭上輕笑,用噴頭小水流的把白岑溪的頭發打濕。

    又泵出洗發水抹上白岑溪的頭發,慢慢揉搓,白岑溪感覺到暮雲滄的手指在她的頭上靈活走動,很輕柔,很舒服。

    暮雲滄照顧到了每個地方,大概揉了三四分鐘,拿起噴頭把泡沫沖下去,然後開始上護發素。

    暮雲滄邊搓弄邊問︰“小溪你頭發顏色掉的差不多了,要補上嗎?”

    白岑溪似乎是從害羞中回復過來,一只手托著下巴︰“嗯……是要補色,也可以換色,雲滄喜歡什麼顏色呢”

    “我喜歡的顏色,你去換上嗎?”

    白岑溪搗了搗腦袋說︰“好啊,你喜歡哪個顏色?”

    “如果我說我喜歡綠色呢?你還要去染嗎?”

    白岑溪像個傻子一樣,愣是沒听懂其中的含義︰“好啊好啊,我還沒嘗試過。”

    暮雲滄重重的按了一下白岑溪的腦袋︰“傻子,染回黑色可以嗎,我想看你黑色頭發的樣子。”

    黑色頭發的白岑溪看起來肯定更加可靠,而不是現在這樣的不羈。

    “好,等我好了就去染。”

    “嗯。”

    洗完頭發後暮雲滄開始給白岑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一枝狗尾巴草”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