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一枝狗尾巴草 Page 12



    己掛在樹上卻沒有力氣動的時候,感覺到無比的惆悵,太離譜了,她一個成年女性,竟然被掛在了樹上,沒等她哀嘆多久就昏了過去。

    清城大學地下基地。

    蒼白的牆面亮著的紅色的“手術中”格外刺眼。

    林蔚在門口繞來繞去,時而深嘆兩口氣,渾濁的眼上的眉毛一直皺著,可以看出林蔚的擔心。

    林深坐在手術室的門口也沒了往日的嬉皮笑臉,白晝和白夜也都守在這里。

    一聲聲急促的高跟鞋漸漸迫近,來者一身白色的西裝,內配紅色襯衫,一張清冷的臉上在人前終于有了些表情,眉頭緊蹙。

    這是暮雲秋第一次在她們面前露面,平時都是通過電話聯系。

    林深見到暮雲秋眼里發出了震驚的神情,嘴邊微張, 地站了起來。

    暮雲秋瞟到林深的面部表情就知道她誤會了,但是她並沒有理林深,徑直走到林蔚身邊,紅唇輕啟︰“蔚叔。”

    “小秋來了啊。”林蔚抬頭看了看暮雲秋,可是他現在是在是沒有時間和暮雲秋敘舊。

    “你那邊捕獲多少人?”林蔚無力的問著。

    “五十八人,詳細問了她們一共一百人,還有四十七人逃跑,沒有抓到上級人物,拐賣的兒童婦女有二十人,除去賣走的還剩十二人,全部解救下來了,具體情況還得等白岑溪醒過來問。”

    又過了幾個小時,手術室的門被打了開,林深第一個沖了上去︰“醫生,怎麼樣了。”

    醫生緩緩摘下口罩︰“全身多處粉碎性骨折,幾十處擦傷,手臂被子彈穿透,腹部和腿部均有不同程度的樹枝穿透受的傷,不過萬幸的是病人很聰明知道用樹枝來減少阻力,大概今天就能醒過來,但是需要靜養一段時間,不能做劇烈運動,後續還看恢復情況。”

    林蔚沉著聲音說︰“知道了,多謝醫生。”

    白岑溪醒來是在晚上八點左右,睜開雙眼的她發現在一個陌生的環境中,四周都是白牆,滿滿的消毒水味,肯定是醫院了,她嘗試動了動,劇烈的疼痛感與撕裂感傳來,四肢幾乎都打上了石膏,她只能用手指輕輕撥動放在手邊的鈴鐺。

    醫生匆匆忙忙的走來︰“病人醒了,可以跟我進去一個人。”

    暮雲秋為了第一時間獲取情報沒有走連忙上前︰“我進去,需要詢問情報。”

    醫生畢竟也是組織編外人員,自然懂得事情的重要性︰“可以,但是如果病人意識不夠清醒還是少問為好。”

    “好,我知道。”

    暮雲秋跟在醫生後面進去,白岑溪見到暮雲秋的神情和林深一樣,下意識彈坐起來,又痛的摔下去。

    醫生看她這樣子斥責道︰“病人就要有病人該有的樣子,你剛剛是要做什麼,你那一下子能撕裂多少傷口,一會還要給你檢查一遍。”

    然後又回頭對暮雲秋說︰“您要問什麼就先問吧,問完好在給她做一次檢查。”

    白岑溪顫z著聲音︰“你……”

    暮雲秋冰冷地說︰“別說了,省點力氣吧,我是滄滄親姐姐,也是你秋姐,明白了吧。”

    白岑溪覺得這個世界玄幻了,結婚報告被攔下都是有原因的,回想自己之前在暮雲秋面前說的話,如果可以她不想醒來面對這可怕的一幕。

    “你和滄滄不管什麼關系我不管,一切看你自己,你現在把那里的情況和我敘述一遍。”

    白岑溪雖說還沉浸在自己的震驚中,但是並不會在正事上出錯,便把自己所看到的全部復述出來,暮雲秋也不會在這耽誤時間,轉身就要離去了。

    “等等。”白岑溪盡自己最大的力氣喊住了她,聲音的大小卻只有平時的一般大,但是足夠暮雲秋听見聲音了,暮雲秋停下腳步轉身回去。

    “我看見滄兒的前女友了。”

    暮雲秋听見後當場臉色冷了下來,這人竟然還敢回到國內,既然如此那就讓她有來無回。

    白岑溪用探知的眼神看著暮雲秋,暮雲秋也一眼就讀懂了她的意思。

    “想知道怎麼回事就等以後滄滄告訴你,我沒有親身經歷發生了什麼,也沒有權利泄露滄滄的隱私。”暮雲秋冷冰冰的說完這些就走了。

    白岑溪還要面對再次的檢查。

    “傷口六處撕裂,下次注意點。”

    白岑溪低個小腦瓜,像極了犯錯誤的小朋友,旁邊就是林蔚,林蔚看著她真是氣不打一處來。

    “你是多動癥嗎?在床上也不老實,躺著還能把傷口撕裂,干脆給你綁床上得了。”林蔚氣的轉過了頭。

    白岑溪確實不佔理只能老老實實听著,時不時給林深使兩下眼色,讓他把林蔚支出去,林深收到了,但是她也沒辦法,誰讓白岑溪這次受了這麼重的傷,說實話,這麼多年都沒見過白岑溪受什麼傷,這次可真是把林蔚心疼壞了。

    “別給林深使眼色,你自己就不會保護好自己?”

    “不是……我沒暴露,是耳機,信號竟然被偵查了,就暴露了嘛,要不是我機智可就死了。”

    “你還有臉辯解,趕緊滾一邊去,氣死我得了。”林蔚氣哼哼的就要走。

    白岑溪連忙叫住他︰“別走啊,暮雲秋怎麼回事啊,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又不是不知道,還瞞著我。”

    “這是機密,小秋現在既然願意暴露,自然也不用瞞著了,再說你不是都知道了。”

    白岑溪無話可說,默默地讓林深推回到了病房。

    白岑溪躺在床上,有些睡不著覺,不僅是因為身上被固定了很多石膏,還因為暮雲滄的事情,既然暮雲秋是組織內部的人,那暮雲滄肯定也是吧,所以小時候的遇見也不是偶然,她當時肯定就在基地,這是什麼完美錯過,從小到大就在基地的她就一次沒遇過。

    第二天白岑溪認識的人大多數都來看她了,看白岑溪這可憐巴巴的樣子都忍不住調侃,比如白夜這個看起來孤高清冷的女人。

    “呦,昨天看您老可還沒醒呢,今天就這麼有活力了,看起來傷的也不太嚴重。”

    這詭異的現象,操著娃娃音的清冷女人在這里嘲諷白岑溪,反看白岑溪,一臉無奈,心里還想著,這口是心非的女人,在她受傷的第一時間就來了,還在嘲諷她,不過她看破不說破罷了,她放一個屁她連拉什麼屎都知道,還看不破她的小心思,越擔心越是嘴硬。

    “是傷的不太重,畢竟沒癱瘓,要是癱瘓了就得你們一把屎一把尿的伺候我嘍。”白岑溪故意說道。

    “你別不要臉了白岑溪,我告訴你,到時候我就把你扔在床上,誰也不管你。”

    白夜好笑的看著她倆︰“別斗嘴了,妹妹你這輩子算是都斗不過小溪了。”他這個妹妹啊,看著不好欺負,實際上是最單純的那個,白岑溪早就看透她了才這麼逗她玩,她這個傻妹妹啊,被人賣了還得幫著人家數錢呢。

    “砰砰砰”是敲門聲。

    “進”

    走進來一個穿著紅色旗袍旁邊帶著一個白色短至膝蓋,肩頭兩側橢圓式漏出,頭發盤起,兩側分別垂下一縷頭發,溫婉可人。

    白岑溪一看見來人,花禺怎麼和暮雲滄湊在一起了,這還得了。

    花禺和暮雲滄就在白岑溪怨恨的眼神下走了進來。

    “誒呀,這麼多人呢,小深深今天沒去那些風流之地啊,阿晝多和小深深學學,每天呆在辦公室有什麼好的,夜妹妹快過來讓姐姐看看,好像又可愛了。”

    花禺一進屋就和一個花蝴蝶一樣開始四處留戀,白岑溪覺得她有必要把這段錄下來發給瀾姐,可惜她的手還不能拿東西。

    “唉,小溪啊,真可憐,定是遭了報應,比如說你最近干了什麼壞事呢。”花禺咬著牙說出這句話。

    白岑溪一臉單純︰“什麼壞事應該在你身上感受到了吧,對不對花姐。”

    “還有不要擋住我看雲滄。”

    夜帶著那一行人還用力的拉著花禺一起走了出去︰“小溪我們先出去了,你們好好聊。”

    作者有話要說︰

    be還是he呢,值得思考的問題。

    ◇思◇兔◇在◇線◇閱◇讀◇

    第15章

    一行人出去後病房里就剩下暮雲滄和白岑溪,白岑溪望向暮雲滄一時竟有些呆了,她從來沒想過暮雲滄會來看她,大概率是暮雲秋說的。

    暮雲滄看著白岑溪還在發呆,一只手拿著保溫飯盒另一只手微微探前,輕輕敲了一下白岑溪的額頭:“小溪,又失約了哦。”

    白岑溪听見暮雲滄這話心里頓時升起一陣愧疚,整個人都沉默了起來。

    暮雲滄看出她的愧疚:“知道你又失約了,所以我做了飯給你帶來啊,而且這也是不可抗的意外,小溪不用自責的,我可是努力學習了很久哦,小溪可要多吃點。”

    白岑溪听見是暮雲滄親手做的,就算是毒藥她也會全吃下去。

    由于白岑溪的手還沒有痊愈,自然是不能捧著碗吃了,所以暮雲滄用碗把雞湯盛了出來一口一口送到嘴邊去喂白岑溪。

    白岑溪只是呆呆的望著她一口一口把雞湯喝進去,其實雞湯的味道平平無奇,但是白岑溪卻感覺這是她喝到過最好喝的雞湯,也不管自己喝沒喝飽,就像無底洞一樣一口一口全都喝了下去。

    “嗝”白岑溪沒忍住打了一個嗝。

    暮雲滄沒忍住笑了一下:“小溪,吃飽了就和我說嘛,我為你多少你就喝多少,是不是傻。”

    白岑溪低了低頭臉泛上微微紅暈:“好喝。”

    暮雲滄听見她的夸獎也很開心,畢竟這可是昨天晚上磨了姐姐好久一遍又一遍的才做出來味道正常的雞湯。

    “可是還有別的東西啊,你現在吃飽了怎麼辦。”

    白岑溪揚起小腦瓜:“我還能吃,畢竟雲滄做的肯定都很好吃。”

    白岑溪又像是想起來什麼:“對了,雲滄怎麼和花姐一起來了?”

    “我們都來看你啊,在半道遇上的。”

    “啊,雲滄,你以後一定要離花姐遠一點。”白岑溪想想花禺時不時勾搭暮雲滄就覺得氣憤。

    “嗯?”暮雲滄有些疑惑,畢竟花禺這個人相處起來感覺很棒。

    白岑溪咬牙氣憤的說出:“她有女朋友,還總是勾搭你。”

    這讓暮雲滄哭笑不得,花禺哪里勾搭她了,畢竟白岑溪是病號自然就順著她說了:“好,听你的行吧。”

    白岑溪滿意的笑了笑。

    “為什麼這麼長時間我沒見過你?”暮雲滄疑惑的問。

    昨天姐姐給她打電話說了白岑溪的事,她沒想到白岑溪也是組織中的人,組織中的人一般都是從小培養到大的,而且進入組織中的如果沒有過硬的實力是接觸不到核心任務的。

    而白岑溪能接觸到這次的任務足以證明組織足夠信任她,對于自己從小就在組織中生活訓練,怎麼會沒見過白岑溪。

    白岑溪也被這個問題問的發懵,她早就知道暮雲滄不記得她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一枝狗尾巴草”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