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一枝狗尾巴草 Page 9



    水下有一絲絲光亮,白岑溪直接跳入河中,摸了半天,這是一個開關,但是她不知道是什麼開關,黑燈瞎火的,啥也看不清,白岑溪沒敢按下去,她上了岸,準備回去了。

    回到酒店的白岑溪還沒來得及收拾就拿出圖紙先把山型畫了出來,標記了今天找到的四個旋轉門和那個按鈕在河中的位置,又打電話叫聯絡人員送來了手電筒和一些工具,然後洗了澡就開始倒頭大睡。

    第二天早上她穿著泳衣進入河里,開始用工具把按鈕外部打開,該死,是個按鈕炸彈,白岑溪又迅速安裝回去退出河中,這條河該不會是被炸出來的吧,那河下面肯定有什麼,白岑溪縱深一躍進入河中摸索,像一條游魚。

    不過還真讓她發現了,河下面挨著岸邊的還有一個入口,不過被泥土堵上了,她又上岸拿鏟子鏟開,但是她沒敢把門打開,一旦開開,河里面的水豈不是都要流進去了。

    上岸晾了一會,吃了壓縮餅干頂餓,歇了一會換上了那身黑色的緊身衣,槍藏在腰間,在手臂,小腹,大腿,小腿,和鞋下都按上了匕首和刺刀,拿了兩盒子彈也藏進身上,拿起手電筒,向著昨日發現的旋轉門中走著。

    白岑溪進去後打開手電筒,發現這個密室真的是很大,難怪走不完,向前走是直行的道路,但是右面是向下走的樓梯,白岑溪現直向前走,發現走了很久之後也是向右轉的樓梯,這是用來迷惑人的?

    白岑溪早知道就直接走樓梯了,下去之後空間變得更大了起來,白岑溪四周照著,發現了幾具人的骨骼,可惜沒留下別的東西,這一定是ioc的據點無疑了,一直以來都干這種惡心的事,拐賣兒童婦女,倒賣人體器官,販賣國家情報。

    白岑溪一路搜尋下來,沒有發現太多的東西,除了一些風干的骨骼之外也就是一些工具,這里面很大,不得不說ioc的據點弄得很好,這里足夠大,足夠復雜,因為白岑溪走了很久還沒有走完,如果現在突然才出現一群人來埋伏她,對于第一次進來這里的白岑溪來說肯定是要吃不了兜著走,白岑溪走了很久和久發現了出口。

    她一打開是另一個旋轉門,原來這幾個門應該是打通的,于是白岑溪不知疲憊的在里面走了不下十次,再次出來深吸了一口外面的新鮮空氣,她把里面的地形完全記住了,這里的據點應該是被ioc拋棄了,但是這里面的構造不錯,不知道能不能拿來被利用干些別的,于是白岑溪又火速換下衣服回到酒店把地圖畫了出來。

    播出了那個沒有備注的號碼,“今天查完紅岩山了,撤離那個據點了,但是不知道還會不會回來,我建議找人盯著點,還有里面的信息我一會郵件發過去。”

    “可以,明天先休息一天然後再去下一個據點吧,裝備都帶好,我們也不知道她們究竟在哪個據點,保護好自己。”

    白岑溪略有疲憊的說“好”。

    白岑溪發完郵件後就睡了過去,她真的很累。

    作者有話要說︰

    林深究竟要不要寫死呢。

    第11章

    暮雲滄並不是無所事事,在白岑溪走後第二天她就把東西送去了福利院,暮雲秋讓她調查的是ioc在清城的據點,沉寂了五年的ioc又在國內活動了起來嗎,暮雲滄收起往日溫柔的面容,取而代之的是冰冷沒有感情的面貌,她也是時候開始調查了。

    白岑溪在酒店一直睡到大中午,拿出手機就收到了暮雲滄已經去了福利院的消息。

    “怎麼去這麼早?”白岑溪記得她們約好的是周末。

    “家里有些事情需要我回去,所以就提前去了,小溪不會怪我沒有等你吧。”

    “當然不會,本來就是我失約的啊,而且我也不一定能趕回去。”

    白岑溪怎麼會怪她你,本來先失約的就是她,就算她沒有失約也不會怪她。

    此時的暮雲秋正在一個廢棄倉庫里盤查據點,要是讓暮雲秋知道她一聊天一邊搜查肯定敲著她的頭罵,暮雲秋在暗處突然听見談話的聲音,是兩個男人︰“這批貨又被劫了,該不會我們暴露了吧。”

    “這不是我們該想的,做好我們分內的事就夠了,要不然小心小命不保。”

    “哈哈哈,至于嗎,你說的怪滲人的。”

    “信不信隨你。”

    暮雲滄怕暴露沒打算動手,從兜里掏出聯絡耳機塞到耳朵里面,一直在後面偷偷跟著,她沒想到這個據點戒備如此疏松,輕輕松松就跟了進去,想必不是最主要的那個據點,摸進去之後暮雲滄發現這個廢棄倉庫可用的空間並不多。

    這里面也沒有ioc的骨干人員,應該只是負責運輸的下面的人,大概只有十幾個,可以直接端了,但她還是請示了上級得到批準,她已經不是當年那個自負的小姑娘了,暮雲滄隱藏在暗處,只要出現落單的人就直接套上,就在她套到第九個的時候有一個人突然醒來,她暴露了,剩下大概六七個人圍住了她。

    暮雲滄沒有半點驚慌,好像這在她眼里不過是很平凡的一件事,既然都出來了,還省的她一點點蹲,暮雲滄沒有一點猶豫直接向前躍去,與此同時從腿根處拿出匕首,因為組織要拿活口,所以暮雲滄的匕首刺向敵人的身軀上並不是致命的。

    暮雲滄身體很輕盈,無論對方如何攻擊,總能輕而易舉的閃避,她們大概糾纏了十多分鐘,但是總抵不過人多,在暮雲滄沒有留意之際她的後腰處挨了一記,暮雲滄為了卸力在底下翻滾了一圈,又環視這對面的人。

    他們身上都有負傷,如果繼續這麼消磨下去,暮雲滄的體力也未必不敵對面,但是她想速戰速決,暮雲滄收回匕首,拿出放在小腿處的伸縮棍,暮雲滄再次騰起,直奔其中一人的項後枕骨下兩筋中間的風府穴,那人當時就暈倒了。

    其余幾個人警惕的退後幾步,面面相覷,暮雲滄悠悠揚起嘴角,再次飛速向前沖去,右手拿著伸縮棍混淆敵人視听,左手背在後面握緊拳頭,在敵人注意伸縮棍只是,左手用盡全力擊中敵人胃部,右腳狠厲的砸中另一個人的太陽穴,兩個人直接昏倒,剩下的幾個人直接看傻了,回過頭就想逃跑,被暮雲滄竄上前去攔住,用著清冷的嗓音說著︰“跑哪去?”

    這個女人明明是在她們後面的怎麼會突然竄到前面去,怎麼會有人這麼快。

    其中有一個人很識時務的跪在暮雲滄面前,顫z著說︰“我們投降,饒了我們吧。”

    暮雲滄笑了一下︰“投降嗎?你們幾個呢?”

    答案顯而易見。

    暮雲滄把她們幾個全綁住等著組織來取人。等待片刻暮雲滄拿出了手機發現白岑溪給她發了一堆消息。

    “雲滄你怎麼不在了?”

    “雲滄,你可千萬別因為我這次失約就下次不和我約了,我不是那種人的,這次真的是意外。”

    “這話說著還挺像渣女語錄的,不過我真的不是渣女哦。”

    “滄滄理理我啊QAQ”

    暮雲滄看著她因為自己一時沒有回復她幻想出這麼多戲份,還很是可愛啊。

    “滄滄。” 一聲焦急的聲音傳過來。

    暮雲滄回頭一望竟然是她姐姐暮雲滄,姐姐怎麼跟來了,收獲俘虜的事也輪不到她啊,肯定又把她當小孩了。

    “姐,你怎麼來了。”暮雲滄憋回去不滿的表情問著。

    暮雲秋走上前來,對著她的腦袋拍了一下:“我之前怎麼說來著,執行任務之前告訴我一下,自己偷偷摸摸就跑來搜查據點了?膽子挺大啊?萬一這個是老巢沒人救你,等和我替你收尸呢?”

    暮雲滄自知理虧,只能默默的挨訓。又拽了拽暮雲秋的衣袖溫溫柔柔的說:“姐~你別生氣,我就是突然間來了興致就跑出來了,忘記告訴你了,姐,你別生氣。”

    暮雲滄一直對暮雲秋很尊重,她們兩個是雙胞胎,但是父母遇刺後暮雲秋就擔起了責任,早早地成熟了,但依舊把她像小女孩一樣寵著。

    暮雲秋又用手指捅了捅暮雲滄的腦袋:“你啊,就仗著我寵著你吧。,跟我回去我看看你哪受傷沒,剩下的交給她們就夠了。”

    “我怎麼會受傷呢,姐姐看不起我。”此時的暮雲滄沒有一點剛才戰斗時冰冷的樣子。

    暮雲秋寵溺的回著她:“哪有,擔心你。”●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暮雲滄挽著暮雲秋的胳膊上了直升機。

    上了飛機後,暮雲秋假裝的想提起白岑溪。

    “認識白岑溪嗎?”

    “姐姐怎麼知道她?”暮雲滄在暮雲秋身邊沒有一點警惕性,什麼都不思考,問什麼答什麼。

    暮雲秋為了套話白白岑溪的一個馬甲交代了出去::“她是白氏的副總,有交集的。”

    白氏,白岑溪,可是白岑溪說過她沒有家人,暮雲滄不想思考白岑溪是否騙了她便直接問了暮雲秋:“她是白家的人?”

    暮雲秋一听就知道她妹妹是什麼意思,肯定是白岑溪那臭丫頭把自己的底揭開一半惹她妹妹,心聲同情:“不是,她只是姓白,和白家沒有太大關系,如果硬要說的話,白家那對兄妹倒是和她交情不淺,不過白氏副總她能坐上去說明她的個人能力很強。”

    听見姐姐夸白岑溪,那她肯定是很優秀了。

    “你記不記得你小時候認識一個小姑娘?”暮雲秋試探著問著。

    “什麼小姑娘,我小時候不是一直和姐姐在一起,你忘記啦,咱倆可是形影不離。”

    暮雲秋心頭一緊,果然滄滄不記得,那部分記憶果然是失去了。

    “不過家里倒是被我撿來了一個小姑娘。”暮雲秋想著家里那個小小的身影,無意的笑了一下,看的暮雲滄有些害怕,姐姐這柔情的笑容她是沒見過,太奇怪了,所以家里到底多了一個怎樣的小姑娘。

    “姐,你的身份怎麼能隨便撿人回來,那人的底細你摸清楚了嗎,萬一……萬一。”暮雲滄有些焦急的說。

    暮雲秋摸了摸暮雲滄的頭:“好了,別著急,早就調查過了,不然我還能讓她在家里呆著嗎,不過她好像有點怕我,你到了多和她說說話。”

    暮雲滄扶額說道:“姐,咱倆……長得一樣啊。”

    “但是你比我更有親和力,你難道沒發現公司里的人更喜歡和你說話嗎,因為她們怕我,不怕你,你太溫柔了,小傻子。”說著還掐掐暮雲滄的臉。

    暮雲滄拍開暮雲秋的手:“姐,我不是小孩了,少對我做這種對小孩做的動作。”

    暮雲秋笑著收回手:“好。”

    一向冷酷無情的暮雲秋一到妹妹這里就會變得溫情起來,這可是她唯一的家人了,她要好好守護。

    暮雲秋把暮雲滄帶回她的住處:“小橘子,開門了。”

    “她叫小橘子?”暮雲滄感覺這個名字有點怪。

    “古良橘,小名小橘子,好听吧。”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一枝狗尾巴草”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