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一枝狗尾巴草 Page 4



    “嗯,交代你的事別忘了,自己一個人住小心點。”

    “知道啦,姐,我又不是小孩,你也是,別一天到晚跟工作那麼親。”明明她們兩個一樣大,暮雲秋非要把她當閨女一樣來照顧,真是讓暮雲滄費解。

    白夜一路把暮雲滄和白岑溪送到車庫,然後開心的回去和小伙伴們分享喜悅。

    作者有話要說︰

    嘿嘿嘿,今天科一九十九分過了,有點開心,還沒高考的寶寶們高考完就要考駕駛證哦,一定不要拖延,不然就會像我這樣暑假考不完,寒假還要考。

    第5章

    白夜回去後很是開心的用著糯糯的小嗓音說著︰“我可是幫小溪大忙了,直接把她送她未來女朋友身邊去了,希望她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旁邊一臉可愛的唐久卻是發出了清冷富有磁性的聲音︰“白夜姐姐,萬一出了什麼岔子,岑溪姐姐肯定會追著你打的,我記得她就算宿醉也不會失憶的。”

    “你個破小孩,不要壞我興致。”白夜用那張高冷的臉做出氣憤的表情,甚是好笑。

    暮雲滄把白岑溪帶到車旁,剛想松開一只手拿鑰匙就被白岑溪狠狠環抱住腰,還被白岑溪用腦袋湊在脖頸處邊蹭邊聞,像極了受委屈的小狗狗。

    還嘟囔著︰“別再走了,不要再走了……好香。”之類的話。

    暮雲滄想,可能是情路不順,來酒吧買醉吧,盡管她也想不讓白岑溪那麼委屈,但還是要把她放在車里,只好用力把她推開拿出車鑰匙,快速把白岑溪塞進車里。

    白岑溪上了車也不老實,手一直在扒拉著她︰“別走……這次我……別……喜歡。”

    暮雲滄感覺被當做另一個人挺不好受的,一向溫柔的她冷聲道︰“白岑溪,清醒一點,看看你面前的是誰,我可不是你喜歡的那個人。”

    白岑溪似乎是被她冰冷的話語鎮住了消停了一下︰“嗚嗚嗚XX……你果然是不喜歡我,而是喜歡你旁邊的女人吧。”白岑溪感覺自己委屈極了,便帶著哭腔慢慢說道。

    這又引來暮雲滄一陣無語,只能好言的哄著︰“沒有的,小溪,怎麼會不喜歡你呢,乖乖坐好不要亂動,等會到家姐姐給你獎勵哦。”

    白岑溪似乎是被她這句話哄到了,果然乖了不少,連進到暮雲滄家里都還是一副乖寶寶的姿態,坐到沙發上就開始朝暮雲滄瞪著楚楚可憐的大眼楮︰“獎勵呢,我有乖哦,我的獎勵。”

    暮雲滄也想不到這人喝了酒竟和平時反差極大,連發出的聲音都是糯糯的,而且那雙布靈布靈的大眼楮這樣看著她,她想,似乎沒有人會拒絕這樣的白岑溪。

    “給你吃糖好不好啊。”暮雲滄拿出了慣用的哄小孩的作風。

    可是白岑溪似乎不太滿意,癟了癟嘴,又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

    暮雲滄見到︰“那小溪想要什麼獎勵呢。”順手揉了揉白岑溪的頭頂,白岑溪真像一個紅毛小狗狗啊,暮雲滄想。

    “想要抱抱。”白岑溪委屈的吐出。

    “抱抱?”

    “就是抱抱,要抱抱,像你抱著別人一樣。”白岑溪想著想著就又眼淚汪汪的。

    暮雲滄自然是看不得美人落淚,二話不說上前抱了抱白岑溪,當她要松開時,又被白岑溪用力抱住。

    “小溪,這樣沒辦法給你卸妝洗漱了,還是你想今晚上不睡了。”暮雲滄又好脾氣的問到。

    “你會走掉的,我就找不到,不想找不到。”白岑溪把頭埋在暮雲滄的懷里邊蹭邊說,還夾帶哭腔,真是讓暮雲滄同情心泛濫。

    暮雲滄想,這樣一直抱著也不是辦,然後安撫白岑溪︰“那我們先回我是好不好,我不會走的,今晚抱著你睡好嘛。”

    白岑溪听到抱著睡一下子就開心了起來,狠狠地點了點頭,然後被暮雲滄牽著走進了臥室。

    “乖乖坐在這里,等著我給你卸妝,馬上就回來。”

    但是白岑溪還是不想暮雲滄離開自己的視線,用手指牽了牽她的衣角,還用人畜無害的眼楮看著她︰“一起。”

    暮雲滄也真是拿她沒辦法,只好同意了,又牽著她走進了浴室。

    “會用卸妝膏麼?”

    白岑溪小臉一皺︰“是什麼,可以吃嘛。”

    暮雲滄一听這話,只好任勞任怨的用手拿出卸妝膏搓化,然後涂抹到白岑溪臉上。

    這是她第一次觸踫到白岑溪的臉,真是光滑,給她洗完之後又手癢癢的肉掐了兩下,這引起的白岑溪的不滿,還瞪了她一下,嬌嗔的說︰“干嘛要掐我。”白岑溪不知道她剛才瞪暮雲滄那一下有多撩人,但是問出這麼可愛的話也就只有她了。

    “當然是因為你可愛了。”暮雲滄說著又用力揉了一把,她想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多揉揉。

    白岑溪听到這句話不知道為什麼又委屈了起來︰“不可愛,我長大了,不是小孩了,你不能把我當小孩看,我可以保護你了。”

    白岑溪說這話的時候還象征性的握了握拳頭,別提多可愛了。

    “嗯,好,那我們接下來擦擦身體,小妹妹。”

    白岑溪听到這句話震了一下,但是還沒有完全清醒,任由暮雲滄給她脫衣服擦身體。

    暮雲滄把她衣服脫下來以後又忍不住上手摸了兩把她的腹肌,穿著衣服看不出來,原來脫了衣服這麼有料,全身的肌肉線條飽滿,可真是優美。

    暮雲滄覺得自己現在像個流氓一樣盯著白岑溪看,還時不時摸上兩把,她在抬頭看白岑溪的時候發現白岑溪小臉通紅,看的暮雲滄想笑,她也確實笑出了聲︰“怎麼害羞了。”

    “你……你喜歡嗎。”白岑溪羞著臉問。

    暮雲滄一听這話就知道她還在把她當成她那個喜歡的人︰“很喜歡。”這是替那個白岑溪愛而不得的人回答的,也是自己的回答,她確實很喜歡這樣的身材,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只能練出馬甲線而練不出腹肌,所以她倒是很羨慕白岑溪。

    給白岑溪擦完之後,想給她套上睡衣,她竟然拒絕了︰“不要穿,不舒服,我不喜歡穿衣服睡覺。”

    暮雲滄也拿她沒辦法,只好依著她,白岑溪又牽著她的衣角亦步亦趨的跟著她走進臥室。

    暮雲滄把她安撫到床上,剛想走開就被白岑溪拉住了︰“不是說要抱著睡,是不是不要我了。”

    暮雲滄想,白岑溪上輩子可能是個狐狸精,真是每次撒嬌都能戳到她心上,真是一個可愛的人。

    但是暮雲滄從很小開始就知道自己喜歡女人了,雖然她現在對白岑溪沒有想法,但是也要保持點距離,而且白岑溪什麼也沒穿。

    就在她猶豫的片刻,白岑溪就用被子捂住了頭轉了過去,暮雲滄不知道她在干什麼,不一會看到了被子里的身子一顫一顫的。

    暮雲滄翻開被子,發現她在哭,這人哭起來為什麼沒有聲音,暮雲滄拖住她的臉,手指在臉上輕輕劃過,把眼淚滑下去︰“怎麼哭了呢。”暮雲滄此時有些埋怨自己,和一個小醉鬼分的那麼清干什麼,明明她什麼都不知道,順著她就好了啊,又把人弄哭了。

    “要找不到你了,你要走就找不到你了。”白岑溪強忍著眼淚。

    暮雲滄感覺自己听懂了不少,白岑溪是以前被喜歡的人拋下過吧,真是和她如此相似,對白岑溪更加的心疼了︰“抱著你睡的,剛才是要給你拿牛奶,我們不喝牛奶了直接睡覺吧。”暮雲滄柔聲哄到。

    暮雲滄一進被子就被白岑溪埋胸抱住,還被蹭了蹭︰“好香,喜歡。”可真是個小醉鬼。

    暮雲滄就這樣被白岑溪抱著睡了一夜,醒來發現白岑溪還在抱著,她只好輕輕撥開,去給小酒鬼做飯,宿醉的感覺可不好受。

    白岑溪醒過來的時候頭疼的像要炸了一樣,肚皮也漲的發疼,一看就是昨天喝了太多的原因。

    她環視四周,並不是她家,也不是她那幾個牛馬朋友的家,她躺在床上冷靜了一下。

    一幕幕畫面從她腦中閃過,有她撒嬌的,委屈哭的,還有暮雲滄柔聲細語安慰她的,得,真相了,是暮雲滄的家。

    回想起昨夜記憶的白岑溪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大嘴巴子,自己都干了什麼啊,還抱著滄滄睡覺,還撒嬌,還哭,果然一喝醉就不是個人了,她怎麼能喝醉呢,現在的白岑溪極度不願面對暮雲滄,不過滄滄的懷抱真的好暖好溫柔,白夜果然干了件正確的事。 思 兔 網 

    白岑溪套上睡衣,強忍著頭痛出了臥室,一眼看到暮雲滄在那里悉心照料她的小花們,看起來暮雲滄是真的很喜歡這些花花草草。

    白岑溪一出門暮雲滄就看到了︰“醒了,有沒有很難受。”

    白岑溪不知道如何面對暮雲滄只好干巴巴得說︰“沒有,還好。”

    “把飯吃了,不然胃會難受的,在餐桌上了。”白岑溪很是听話的過去吃了飯。

    吃完了還很自覺的把餐具收拾了。

    “怎麼話這麼少,是昨天晚上的記憶還在麼”暮雲滄明知故問,還壞壞的問道。

    這話讓白岑溪漲紅了臉,她真不知道現在該如何面對暮雲滄了。

    “不如和我說說,昨天為什麼要喝那麼多。”暮雲滄其實很好奇讓白岑溪喜歡到宿醉的人究竟是誰。

    “就……心情不好多喝了點,對了昨天雲滄也去了酒吧做什麼?”白岑溪確實很想知道昨天她旁邊的女人到底是不是她女朋友。

    “和我姐姐聚了一下,好久沒見了,然後就看到你這個小醉鬼。”

    白岑溪听到她的話松了口氣,而且在暮雲滄居住的地方也沒發現另一個人的痕跡,她還是有希望的。

    “嗯,我昨天心情不好,不過現在是完全好了的。”

    暮雲滄對她的話持有懷疑,昨天那麼傷心的一個人,怎麼可能迅速恢復,在她面前逞強。

    “小溪……”

    “嗯?”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好忙啊,都沒有存稿,其實我已經寫到她們在一起啦,特別的甜,嘿嘿嘿,又忘記要說什麼了。

    第6章

    “不如……放棄吧,你看起來可沒有說的那麼不在意。”

    暮雲滄透過白岑溪好像在看著過去的自己,如果她能想的通透些。

    白岑溪沉思了一下,她不知道暮雲滄消失的那五年發生了什麼,但是她什麼都沒有查到,只能暗自落寞的說︰“怎麼能放棄啊,她可是我這支離破碎的生命中唯一的一道光啊。”

    暮雲滄頭一次看到白岑溪的眼楮暗了下來︰“她好像一點都不記得我了,記不得我也是應該的,畢竟她那麼耀眼,那麼溫柔,我也不過是她生命中的一個過客罷了,但是她教會了我,不管人再怎麼弱小,都有變強的一天,我現在變得足夠強了,已經可以保護她了,所以我想讓她看見我,我永遠不會把尖刀的一端刺向她。”

    白岑溪一下子變得比昨天還低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一枝狗尾巴草”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