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一枝狗尾巴草 Page 1



    第1章

    的樹葉隨著不大不小的秋風緩緩掉落,盡管已經入了秋,天氣還是異常的悶熱。今天是清城大學報道的日子,來來往往的學生和家長繁多,這讓原本因天氣煩躁的白岑溪更加郁悶,她不喜歡太過擁擠,煩躁的心情讓她忍不住早退了。

    白岑溪從教師職工的車庫推出她的黑色登山車,誰也想不到堂堂清城大學金融系副教授每天竟騎著自行車上下班。

    白岑溪憑借175的身高,抬腿一跨便坐了上去,不需向前俯身, 地把自行車騎走,酒紅色長發慢慢飄動,感受到風的涼爽才開始慢慢減速下來,悠哉的騎著車邊看風景邊向前騎行。

    突然一個奇特的店名沖進她的視線,“滄滄”,“是和她有關的呢”白岑溪心底這樣想著,身體也這樣行動著騎著車到了這家店的門口,停了車,輕輕推門進了去。

    “吱呀”“鈴鈴鈴”伴隨著開門聲和風鈴聲白岑溪進入店內,她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門旁邊的風鈴,竟然是用狗尾巴草做成的,繩子下面拴著小花盆樣式的底座,里面放了一簇狗尾巴草,還是綠色的,可以想到她的主人定是每天都有勤勞更換,小花盆下面吊著一只小巧的鐘型鈴鐺,一時間白岑溪竟望著風鈴發愣起來。

    “這位小姐,難道是我牆上的風鈴比我還要迷人嗎,從你進店里來就開始盯著風鈴看了。”一聲溫軟又富有磁性的聲音傳入白岑溪的耳中,同時一陣淡淡的清香也傳入鼻尖。

    白岑溪轉過頭,面前的人更是忍不住讓她恍惚了一下,面容白皙,眉中帶痣,紅潤的兩唇輕揚,墨色的頭發被她盤起,更能彰顯出她的溫柔,皎潔的白色長裙穿在她的身上出奇的合適。

    暮雲滄發現她看見她的時候愣了一下,盡管只有短短的一瞬間,但是在她記憶中她並沒有見過這個女人,酒紅色的波浪長發,卡其色的風衣,正紅色的紅唇在她的臉上並不突兀,出色的身材,看起來一副不羈的樣子,但是暮雲滄感覺她身上其他地方再優秀都抵不過她眉下的一雙含情眼,這雙眼眸很清澈,很美,給她一種很熟悉的感覺,暮雲滄一時找不出用什麼詞來形容,這女人真是美得過分。

    “這位小姐要買花嗎?”暮雲滄溫聲問道。

    “嗯,對。”白岑溪抑制住想要顫z的聲音回答道。

    “那想買什麼呢?”暮雲滄問道

    “有狗尾巴草嗎?”

    “有的,現在很少人喜歡這種普通的東西了,你知道它的花語嗎?”暮雲滄有點疑惑,因為真的很少人買,自己賣也不過是因為自己喜歡。

    “知道,是暗戀,我很喜歡,給我包一束吧。”白岑溪低下頭苦笑了一下。

    “你還有暗戀的人?”暮雲滄被她的回答詫異了一下,這麼漂亮的女人居然還會暗戀別人。

    “啊?很奇怪嗎?我喜歡她很久很久了……”白岑溪沉思了一下,不知道她這麼問是什麼意思。

    “覺得你這麼漂亮的女人應該有很多追求者才對……抱歉,是我唐突了。”暮雲滄感覺自己很不對勁,怎麼就把心里想說的話問了出來。

    “沒關系,你覺得我很漂亮嗎?”白岑溪有點開心,她第一次這麼愛自己這張臉。

    “嗯,很漂亮,你這麼漂亮,喜歡的人肯定很優秀吧。”暮雲滄盯著她的臉再次肯定道。

    白岑溪想了想揚起了嘴角,用那雙含情的眼楮盯著暮雲滄︰“她啊,真的是超級棒的人呢,我決定主動出擊了,不會再讓她受傷了。”

    暮雲滄頓了一下,要不是不認識她,她還以為是對自己說的,隨手抽出一支玫瑰花,和狗尾巴草放在了一起︰“給,祝你早日和喜歡的人在一起。”

    白岑溪的笑容綻放的更大了︰“謝謝,我會追到她的,下次見。”

    “下次見。”不知道為什麼,暮雲滄感覺和她相處感到很放松。

    白岑溪出門後抬頭望著天空,開始傻笑了起來,笑著笑著眼淚就流了下來︰“這次,我不會再遠遠站在你後面了,暮雲滄,你的幸福一定要是我給的。”

    白岑溪把花放到了包包里,再次騎上自行車,這次她感覺心曠神怡,她想,她可能愛上秋天這個季節了吧,只因再次和她相遇。

    作者有話要說︰

    第一次寫文,不喜勿入,本來寫文也只是自己的小心願而已,如果有人喜歡的話就更好了,沒有也沒關系。第一章 比較短,主要是我就想這麼結尾。

    不喜勿入!!!也不要來罵我,我就是小菜姬。

    第2章

    現在也沒查到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沒查到一點線索就全斷了,白岑溪想的頭疼,拿起架子上的紅酒喝了一口,起身穿上浴袍出去了。

    比起回憶過去的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白岑溪回到家後,拿出她在暮雲滄那買的花,把她贈送的玫瑰花單獨放進了一個花瓶,看著花瓶默默發呆,不自覺的慢慢笑了起來,俯身低頭親吻了玫瑰一下。

    又起身拿著狗尾巴草放到了床頭,從床頭櫃里拿出一個標本盒子,里面放著一支早已泛黃的狗尾巴草,白岑溪就盯著它看了很久,把它擺在了旁邊的桌子上,只要一醒來便看得見。

    隨後白岑溪去洗了澡,躺在浴缸中的她回想今天在花店和暮雲滄的重逢,像極了一場夢,讓她不禁回想起十六歲那年最後一次見到她的時候,那時候的暮雲滄仿佛失去了靈魂。

    七年前

    雲瀾別墅區的門口,一個喝的走路左右亂晃,嘴里不知道嘟囔著什麼的女子,手里提著兩提酒,走到一個別墅門口坐下,女子頭發凌亂,臉蛋泛著紅暈,拿起一罐酒就開始 灌︰“咳咳……咳咳咳”暮雲滄喝的太快被嗆到了,用力把啤酒罐子甩了出去,靠在門上眼淚直流,“為什麼啊,為什麼,為什麼……”說著說著便睡了過去。

    從別墅旁的角落里出現一個女人,雙眼微紅,輕啟微唇但卻未發出任何聲音。

    只是扶著女人起來用指紋打開了門,默默把她送到臥室,退出臥室在門口停留了幾分鐘便出去了。

    走到門口,蹲在那里開了一罐酒,順手點了一支煙,稜角分明的手提起煙放到在嘴邊狠狠吸了一口,又輕輕吐出,左手狠狠捏癟了酒罐,扔到一邊起身離去。

    在浴缸中的白岑溪結束回憶,那是她最後一次見到暮雲滄,她到如果不是暮雲滄突然失蹤,她早該做了。

    白岑溪走到書房,打開電腦,白皙縴細的手指在電腦上跳動,不知在操作著什麼,只見她紅唇微微勾起,抬起食指緩緩按下了enter,隨後便關了電腦。

    就在關上電腦的一剎那,一通電話打到了她的手機上,屏幕上顯示林深︰“喂,深哥,找我什麼事?”白岑溪憋住笑意問道。

    “你還有臉問我什麼事,你自己剛才干什麼了你自己不清楚,從小到大就知道給我找麻煩,悶聲干大事,還不告訴我,就等著我給你擦屁股。”林深怒氣沖沖的聲音從話筒里傳出。

    白岑溪只能討好道︰“深哥你也不是不知道嘛,咱倆誰跟誰啊,你可得幫我把這事辦成了,反正從小你就知道這事,深哥~,好深哥~”

    “得得得,你可別在這惡心我,有這本事用到你白月光那里去,幫你幫你,趕緊滾吧”林深嚇得在電話那頭直打顫,真是找了個祖宗。白岑溪瞬間掛斷了電話,林深氣的背後罵了她兩句,真是晦氣。

    雲瀾別墅區,其中一棟別墅中,一面容清冷,有著姣好身材,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她的面容和暮雲滄極其相似,但是周身環繞著生人勿進的氣息,站在落地窗面前,手持著電話,听著電話那頭的內容時不時皺了兩下眉毛︰“把林深號碼給我,我親自和他探討。”

    “喂,林深,我是“秋”,告訴我那個報告怎麼回事?”暮雲秋低沉著聲音問道。◆思◆兔◆在◆線◆閱◆讀◆

    林深顫顫巍巍拿著手機︰“秋……秋姐啊,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了,什麼……什麼報告啊,秋姐……”

    “你自己說什麼報告,小溪的結婚報告,她為什麼打結婚報告?嗯?”暮雲秋走到桌旁點起一支煙,發出冰冷的聲音問著林深,結婚報告是其次,主要是她要結婚的另一個對象竟然是她妹妹,她怎麼不知道她們兩個認識,這讓暮雲秋越想越氣,又把煙用力懟到了煙灰缸里。

    “秋姐,這報告小溪剛成年的時候就想打了,然後因為一些事就暫時擱置了,反正她這輩子就認定那一個人了,不是她也不會有別人,你說這萬一成了,結婚報告就省的到時候現提交麻煩了不是,雖然現在人家還不認識小溪,但是我相信小溪哈,肯定會得手的。”林深在電話那頭端著微笑內心卻問候了白岑溪八百遍。

    “結婚報告先卡在我這,我要親自審核考察一下再說,這事就先不用告訴小溪了,過了我自會通知你”

    “好 ,那秋姐再見。”林深急忙掛了電話,不想再面對這個女魔頭。

    暮雲秋是怎麼也想不到白岑溪會和她妹妹有關系,竟然已經到了打結婚報告非她不可的地步,這一刻她無比慶幸自己從來沒在她們面前露過面,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臉,就憑她這張和她妹妹一樣的臉,不知道白岑溪該怎麼作妖了。

    另一頭剛掛電話的林深反手一個電話給正在備課的白岑溪打了過去

    “喂,深哥,怎麼樣,是過了嗎?”白岑溪抬起撐在桌上的手轉了轉筆,起身走到冰箱開了罐可樂。

    “小溪啊……是這樣的,剛才秋姐親自給我打了電話,把報告卡住了,說要親自審核你,還讓我不要告訴你,那,那我是能被威脅的人嘛,我可是轉身就來告訴你了,記得請我吃飯,等我選好地點發你哦”林深賤兮兮的和白岑溪說著。

    白岑溪用手捏住了可樂罐︰“好了,我知道了,過兩天聯系我吧,也挺久沒見了。”

    掛了電話後,把手機扔在床上,整個人摔下去,把臉埋在枕頭里用力蹭了蹭,翻過身來,側頭看了看床頭的狗尾巴草,眼神變得更加堅定起來。重新拾起手機播了電話過去。

    “秋姐,我是小溪。”

    “嗯,打來電話什麼事嗎?”暮雲秋明知故問道。

    白岑溪翻了個身笑著說︰“秋姐你還不知道林深那嘴能關的住嗎,我就是來問問我的報告怎麼沒過去。”

    暮雲秋輕笑道︰“那我怎麼不知道你心里藏了個人那麼久啊。”

    白岑溪一時有些害羞,輕聲細語說著︰“秋姐也不經常出現哪能知道啊,林深不是和我一起長大的,我小時候哪能藏得住事。”

    “那你喜歡那人多久了?”

    “嗯……我意識到喜歡她時是十六歲。”

    暮雲秋感到奇怪,她們之間應該沒有任何交集才對,白岑溪又是如何喜歡上滄滄的,資料上顯示她們雖然在同一個大學,同一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一枝狗尾巴草”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