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69 頁



    世的歷練磨礪了她的劍和心, 讓她由一塊頑石變成了一塊真正的美玉。

    她的劍依然利的驚人, 至清至淨,如雪無痕, 一如當年。

    招式並不華麗, 但每一招都精準的讓人嘆息。

    一身白衣勝雪,凜冽的劍光襯著清冷干淨的一雙眼, 恰似當年,山頂初見。

    十七拔出劍, 她覺得眼眶有點發熱,于是氣勢驚人的的沖上前去,在逍遙派弟子期待的目光里一劍挑飛了正圍攻蕭子余的一名弟子。

    周圍頓時鴉雀無聲。

    十七抹了一把臉, 把剛才上山時無意濺到臉上的血跡擦干淨了才鄭重地轉過身來,眼尾些微發紅︰“手下敗將十七,再來討教!”

    逍遙派弟子明悟, 敢情這是要單挑?

    單挑好啊,單挑正好坐收漁利。

    于是十分體貼的將眾弟子召回來,並善解人意的為二人留出一塊空地。

    卻不料十七直接將厚重的劍尖對準了他們。

    “等解決了這群宵小, 再堂堂正正向蕭少俠討教。”

    蕭子余冷了許久的臉上終于裂開一絲縫隙, 冷清的眉眼微動,卻是兩分令人動容的笑意。

    開口是清潤的一聲︰“多謝。”

    十七眼眶更紅, 就像曾經想過的那樣, 像個真正的俠客,拿出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氣勢,啞著聲音回答的鄭重︰“何必客氣。”

    逍遙派弟子仍在震驚中沒回過神來, 不遠處便又傳來了逍遙派掌門驚怒的怒吼︰“混賬!給本座把命留下!”

    回答的是師父無恥的聲音︰“做夢!”

    遠處雲霧繚繞 ,兩個衣衫襤褸的劍客互相扶持著闖出包圍,師父一手持劍,嘴上還不肯繞人,罵罵咧咧的聲音隔了半個山頭都還能听見。

    還有空閑罵人那應該就是沒什麼問題。

    十七一口氣還沒松完身邊便已經襲來數道勁風,長劍短刃的光影多的讓她有一瞬眼花。

    這個偷襲的時機抓的精準,關鍵還人數眾多。

    十七倒吸一口涼氣,手中光影浮動也不過堪堪擋下一半,就當她覺得自己大概會被人從背後刺個對穿時,余光卻覷見了一角白衣。

    蕭子余持劍的手依然穩當,劍光凜冽如雪傾落,依稀還是舊年模樣。

    十七跟在蕭子余身後走了八年,踏著蕭子余的腳步,那般執著的想要取她性命,卻從未想到過他們會有朝一日並肩而戰。

    交付性命。

    十七覺得自己鼻子微酸,像這麼多年以來一直空落落懸在空中的一顆心終于落了地。

    她覺得自己終于開始像一個真正的劍客,一個真正的俠客。

    她在瞬間明悟,也許自己的道不是跟在蕭子余身後蹣跚追趕,而是有勇氣並肩同行。

    十七與蕭子余且戰且退,這一戰的慘烈是毋庸置疑的,血水順著她們退卻的方向蜿蜒一路,喊殺聲與慘叫聲從不曾間斷。

    十七不知道自己究竟揮了多少次劍,身後的人又為她擋下過多少次致命的刀,直到身後的人突然停下。

    她滿以為是終于退到了安全的地方,一口氣還沒喘勻便听見對面的逍遙派弟子大笑出聲。

    “再退一步就是萬丈懸崖了,我看你們再怎麼跑!”

    十七握劍的手微微一抖,萬分艱難地扭了一下頭,三步之外一片漆黑,崤山終年不散的霧氣掩映著這片斷崖,在這連陽光也不能顧及的地方像一個苦心靜待狩獵的巨獸張開猙獰巨口。

    十七不自覺的摩挲了一下劍柄。

    ——她突然很想把蕭子余一劍掀下去。

    她持劍在前,蕭子余護佑在後,因為念著在是崤山的地界一直都是由蕭子余帶路,但是……

    十七後知後覺的記起蕭子余曾經在一處林子里迷路了三天三夜,最後還是被進山的獵戶帶下山的事情。

    十七只覺眼前一黑,差點一個踉蹌,先一步一頭栽下崖去。

    所幸蕭子余及時伸手拉了她一把,才沒有讓十七就這麼含恨而終。

    對面的崤山弟子對這樣猶如天助的局面大是欣喜,卻也不忙繼續追打,準備先趁幾句口舌之快再說。

    “蕭子余,你已經無路可走了,我勸你還是識相些,趕快將東西交出來,跪著給老子磕頭求饒,或許老子心情好了還能饒你一命。”

    蕭子余面如霜雪,持劍立于崖邊,山風吹起她雪衣烏發,原本是個極有風骨的畫面,偏生在對方話音落下時她便將手探進衣襟里,片刻後摸出了一柄碧綠的玉如意。

    色澤青碧,剔透明亮,其上銘刻著的劍招心法在幾縷稀薄的陽光下若隱若現。

    十七愣了,逍遙派弟子也愣了。

    大概沒想到蕭子余如此好說話,所以,這不會是個陰謀吧?逍遙派弟子齊齊遲疑。

    蕭子余晃了晃手中的玉如意,開口問︰“想要嗎?”

    神情高冷嚴肅,只有站在她身邊的十七隱約听出了一絲莫名其妙的笑意。

    逍遙派弟子誠懇道︰“想。”

    頓一頓興奮叫道︰“只要你將寶貝交出來,我便稟告掌門饒你一命。”

    然後眾人便看見素有江湖高山冰雪之名的蕭子余微微一笑,這笑很叫人驚艷,但她手里的動作卻很叫人絕望。

    她松手,玉如意落入廣闊山風里,很快消失在望不見底的深淵。

    “——”

    事後據住在山腳下的沒有卷入這場紛爭的百姓說,隔了半個山頭都听見了逍遙派弟子慘絕人寰的慘叫。

    逍遙派弟子自然當即就紅了眼,一群人撲上來就是一陣不要命的瘋砍。

    蕭子余和十七各自受了一些傷,瘋狂過後的逍遙弟子也很快就焉了,畢竟東西已經摔下了山崖。

    蕭子余吐了一地血,以劍拄地卻絲毫不懂得退一步海闊天空的道理,再次誠懇開口道︰“如果諸位真的想要,大可以自己跳下去找。”

    頓一頓,又吐出一口血沫,毫不吝嗇的緩緩露出一個微笑︰“大不了崤山不收錢就是。”

    十七︰“……”

    我以前怎麼沒發現這人竟然這麼——

    就因為這一時嘴賤,兩人身上再添無數新傷。

    ——但好歹留了一條命在。

    十七和蕭子余被崤山抬回去時,師父已經已經和蕭掌門分完了一只燒雞。

    ——據說逍遙派掌門被他們倆追著打到滿崤山跑,一路上求爺爺告奶奶的哭聲傳遍了整個崤山劍派,日後在江湖上名聲大噪,閉關至死都再沒臉面出來見人。

    想想也是很心酸了。

    十七在崤山養了三個月的傷。

    師父有事先走一步,走之前賴了蕭掌門一千兩銀子給逍遙派送了過去,就當是出了飯錢。

    頭一月十七都是躺在床上度過的,她身邊還躺著蕭子余,兩個重傷員頭頂開了一扇窗,剛好能看見天邊雲卷雲舒,月明千里,除了偶爾下雨來不及關窗會被淋一身雨。

    兩個人像相識多年的老友聊天,從出劍時左手起勢更好看還是右手起勢更好看,聊到江南的女兒紅好喝還是杏花酒好喝,偶爾爭執起來都很想抄劍打架,結果剛一抬手便疼的一陣慘叫。

    江湖神醫蹲在窗外煎藥,耳朵里塞了兩團棉花也不能完全幸免,只能感嘆︰“不愧是頂尖高手,即便傷的這麼重,精神也能這麼好,”頓了頓還是咬牙切齒的嘆氣,“好吵。”

    經過一月相處,十七覺得蕭子余在她心中高不可攀的白衣少俠形象已經崩塌殆盡。

    話少又毒舌,得理不繞人 ,跟她一塵不染如疾風落雪的劍招絲毫不像——判若兩人。

    無數次深夜悵然望天,十七都無比後悔自己到底為何要在逍遙派弟子中的圍攻中救下這人。

    她就應該趁機上去補上一劍,將這禍害早些送下黃泉,自己也能得到一筆不菲的錢財。▲思▲兔▲網▲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十七再次向蕭子余下了戰帖,傷好後在崤山山頂再比一回。

    三個月後正是仲春時節,崤山人來如織大門幾乎被擠破,想要觀戰的江湖人士早半個月前便相繼趕來,就指望著能搶個好位置。

    十七是沒膽子走正門的,只能半夜摸黑從後山深林里往山下跑,跑了半夜氣喘吁吁,似乎還很沒面子的迷了路,十七無語望天,結果一抬頭便看見一襲白衣映著月華不勝高潔。

    十七一呆。

    蕭子余神色依然冷清︰“怎麼不繼續跑了?”

    ——我還想繼續看。

    多虧這幾個月來的朝夕相處,十七十分準確的在蕭子余波瀾不驚的目光里捕捉到了嘲笑的意味。

    雖然完全不知道一個會在自家地盤上找不到路 ,最後把自己逼到懸崖邊上的人有什麼資格嘲笑她,但十七還是飛快的明白了一件事︰“你沒迷路?”

    “我自家布下的陣法,我為什麼會迷路?”蕭子余回答的理所當然。

    “那到底該怎麼出去?”十七問。

    “向北直走,看見竹林右拐再右拐。”

    “就這麼簡單?”十七不可思議的愣了一瞬,而後立刻反應過來另一件事,右手瞬間壓上劍柄︰“這麼簡單,你看我白跑了半夜 ,耍猴呢?!”

    劍光凌厲直向上襲去,蕭子余卻早先一步跳開,只是她剛才棲身的那棵樹無疑是倒了大霉,頃刻間便被五馬分尸,滿樹新長出來的嫩葉淒淒慘慘的飄落。

    “三日後的午時比武,你若不來,我便當你認輸。”

    蕭子余的聲音遠遠傳來,人早已跑得沒影兒了。

    十七咬牙切齒︰“做夢。”

    ——

    十七憋著一口氣連夜趕回山門時,十一師兄正在院子里練刀,很好心的提醒道︰“師父正在跪祠堂,你小心些。”

    十七愣了愣。

    祠堂在山里是個很特殊的存在,是這個松散的不像話的山門里唯一像個正經門派的地方。

    祠堂里供著歷代先祖的牌位,只有師父一人能進去上香,但師父每次進祠堂心情都極壞,差不多每次出來都得逮徒弟們考較一頓武功。

    自從十歲時無意從祠堂外路過了兩次,結果被師父抓著揍的爬不起來後,十七就再沒有靠近過這里。

    但此時卻不得不去。

    祠堂外的青磚浸冷,她跪了有一個時辰師父才開了門,卻並不走出來,只是站在門口垂首望她。

    “弟子不孝。”她在青磚上重重磕了個頭,“弟子殺不了蕭子余。”

    “為何?”師父問,“武功不如她?”

    十七搖搖頭,沉默了一下才開口︰“世上之人有可殺有不可殺,弟子是個殺手,可有些人不應當死,弟子不能殺她。”

    這一刻她記起的是多年前那個清晨 ,蕭子余手下留情的一劍,是崤山半腰蕭子余白衣染塵,亦是那個天災過後的村子,蕭子余一生是傷徒手去挖廢墟的模樣。

    她沒有理由去殺一個俠,一個真正的俠。

    不是引動武林恩怨動蕩傳說中橫掃的俠客,而是無論何時何地身份如何,心中仍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