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63 頁



    的相好,大劇場的歌姬。

    半年前從淪陷的城池里傳出來一個震驚的消息,某個政府的要員被一個歌女割喉在家,血液放盡而亡。

    出動了半個城的兵力沿城一路搜查,最後那個女子引火自焚,被燒成了一具枯骨。

    她所殺的那個大員是個賣國的狗奸賊,殺的大快人心,也引得許多人惋惜不解。

    這個堅毅的女子打開隨時攜帶的舊箱子拿出排列整齊的金針,坐在院子內將手搭在佟霜聘的脈搏,裸露出來的皮膚還有燒焦的可怖瘢痕。

    “多年前我還是一個醫學世家的女兒,我爹爹是遠近聞名的大夫,傳說祖上更是曾經在皇城里當過太醫,有一年大雪,幾個人帶著一個病的奄奄一息的男人撬開了我的家門,拿著槍指著我和我娘逼我爹救人。”

    她把長發別在耳後,動作仍然溫婉從容。

    “他們讓我爹救的是一個喪權辱國的大惡人,我爹在醫者仁心和家國之中猶豫不決,拖了半個月之後那個惡人的情況開始好轉。”

    她嘆了口氣︰“而後我爹听見他跟屬下商議如何劃分我國國土,割多少予外國洋人,我爹是個沒什麼本事的迂腐大夫,卻也深知自己自己這一舉動害了多少人,夜不能寐,後來,他在為那人施針時故意錯了穴道,致使那人暴斃。”

    “他的屬下殺了我一大家子人,全部槍斃,我被打中胸脯僥幸活下來,全家上下只剩下我一個在這世上摸爬滾打。”

    “——直到後來我遇見了時少爺。”

    佟霜聘神色驀地一痛,指尖不由得蜷縮起來。

    白蕊兒卻只是苦笑了一下,又幽幽嘆息︰“佟小姐,其實我很羨慕你。”

    “時少爺找到我,庇護于我,答應我幫忙殺了我的四個滅門仇人,幫我改頭換面,其實都只是為了一個人。”

    佟霜聘心里隱隱有個預感 之欲出,卻又死死忍住。

    “時少爺是個好人,或許好人都是不長命的,他幫我殺了三個仇人,去年年底我听見了他在前線陣亡的消息,佟小姐,節哀。”

    她神色間有一些落寞。

    “我蟄伏這樣久,終于在去年殺了我最後一個仇人,而今特意過來履行我的諾言,我自幼被爹爹養在膝下耳濡目染,對醫術也有幾分精通,自忖對您的情況也有幾分把握。”

    她號著脈,眉眼輕攏,良久猝然皺眉,沉默許久才問︰“佟小姐,您是真的不能唱戲了嗎?”

    佟霜聘驀地手臂微顫,整個人像一尊完好的瓷器,一點一點碎成了碎片。

    這個醫術冠絕當世的女子問她,您真的不能唱戲了嗎?

    這有什麼可問的呢?雖然她是出于意外才被賣進梨園,可這些年她是真的愛戲,把這當成一生喜愛的東西來做,又如何會裝模作樣?

    她確實在那場風波里起了一場高燒,從此不能唱戲,聲音也遠不如曾經清脆悅耳。

    白蕊兒皺眉,盯著她的眼楮緩緩搖頭︰“不,佟小姐,您的嗓子已經好了,已經好了很久了。”

    後來她們又請了國外的醫生過來診斷看病,得出的結論令人震驚 。

    她的聲帶完好無損,並無問題。

    白蕊兒的行蹤詭秘,不能在川南久留,險些被敵寇發現時是佟霜聘將她送走。

    佟霜聘在淪陷區內,因著非凡的影響力和周旋能力,操縱著川南陽光下的陰影,送走被抓的愛國志士,暗中籌措錢財物資,支持著後方的工作。

    白蕊兒是坐一艘小船離開的,臨走的時候用手指點了點佟霜聘的心口。

    “佟小姐,這個世上有些病是吃藥治不好的,除了你自己放過自己,沒有人能幫得了你。”

    佟霜聘微微一哂,站在岸邊,她穿著一身墨色的黑,沉默陰郁的隱入進了山河里,無聲無息。

    這場仗曠日持久,打的精疲力盡,在鮮血幾乎把整個國土染紅之時敵寇終于宣布投降,一寸山河一寸血,好在終于是把這片土地拿了回來。

    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

    這麼些年過去了,當年出征的將士又有幾人歸家?大多埋骨他鄉,生死不知。

    這場戰爭帶給所有人的都是無盡傷痛,戰爭結束時佟霜聘已經三十出頭,當年在平洲城的窈窕少女如今也風霜撲面。

    不過三十,鬢已斑白。

    為了這場戰爭的勝利佟家已散盡家財,抗戰勝利的那一年她關上了佟府的大門,走上了北上的道路。

    她總還要再見那個人一面的,墓也好,碑也罷 ,就是什麼都沒有,也要過去看看。

    萬人合葬,墓上荒草萋萋,那年她到的時候已是十月,衰草連天,她跪在地上一寸一寸摸索那片土地,被鋒利的草割傷了手心,她卻無知無覺。

    她喜歡的姑娘,就埋在這片黃土之下。

    永眠在這里。

    而她獨自一人撐過這生不如死的多年,北上上千里路程,只是為了在她墓前說一句。

    “我們勝利了。”

    她驀地哽咽難言,從知曉那個人死訊的那一刻壘起的堅固心防在此刻分崩離析,宛若從未存在。

    後來她拿著手上的積蓄在這片墳地周圍蓋了一個土屋,那年新年的時候她穿上十年前的老舊戲袍咿咿呀呀的唱長生殿。

    “情雙好,情雙好,縱百歲猶嫌少。怎說到,怎說到,平白地分開了。總朕錯,總朕錯,請莫惱,請莫惱……”

    一甩袖一垂眸依稀還是舊年模樣,可又分明什麼都不一樣了 。

    她的頑疾不藥而愈,白蕊兒說的對,她確實是心病難醫。

    原來一晃距離當初初見就已經過了這麼些年。

    紅顏自古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

    她也老了,而她喜歡的姑娘不一樣,她永遠都是二十出頭年華正好的模樣,她的生命永永遠遠的停在了那里,不會老去。

    其實她有一個秘密一直未曾告訴時清薏。

    當年梨園初見,她從台子上看見她拿槍抵著自己表哥的眉心,玩世不恭肆意妄為,然而眉眼卻是多情的,又從中顯露出一股不該有的清冷疏離來。

    她是台上的戲子,被那一眼盯駭然後退。

    所有人都以為她是被那囂張跋扈的槍子嚇到,其實不是。

    她從第一面就喜歡她,喜歡的不得了 。

    她知道自己喜歡女子,知道自己不喜歡表哥,知道自己不能違抗父命,卻在她那一雙含笑的眼睇過來時驀地被撬動心防。

    哪怕那時她甚至並不知道時清薏是女扮男裝。

    她是真的喜歡她,無關性別,只是因為那個人是她而已,是她時清薏,僅此而已 。

    時少爺強取豪奪,她不容許自己陷落進那張溫柔的陷阱里,哪怕陷阱旁堆滿了鮮花。

    可最終,她還是沒有逃過。

    ——

    川南的佟霜聘曾經是貴族遺老的嫡系,也曾經在暗處攪弄過風雲,但後來的一切都隨時光淡去,留下的唯有一個籍籍無名的守墓人。

    她為時清薏守了三十年的墓,死在一個風雪交加的寒夜里,死後葬在萬人冢旁,大雪紛飛轉瞬覆蓋山野,也勉強算得白頭偕老。

    ——

    系統曾經很好奇,為什麼白蕊兒和那張船票都能完美對上。

    “宿主,你不會早就預見了自己還要回來收尾所以特意留下了線索吧?”

    “想多了 。”

    時清薏聲音冷冷。

    她只是,當初略微有些不忍而已,所以留下了一些無關痛癢的小把戲。

    ︱︱思︱︱兔︱︱文︱︱檔︱︱共︱︱享︱︱與︱︱線︱︱上︱︱閱︱︱讀︱︱

    第156章 武俠,天下第一

    十七vs蕭子余

    01

    十七睜開眼時天色已經濃黑, 只有一輪冷月遙遙掛在雲端給身旁青瓦鍍著一層銀霜。

    約摸是三更天了,十七無聲打了個哈欠,身下青瓦大抵是剛換的躺著有些硌人, 她挪了個位置移了塊瓦俯身向下看去。

    果然, 那無聊透頂的晚宴還沒結束。

    幸好自己沒有傻乎乎的一直等下去,十七一邊為自己先睡一覺的決定感到慶幸, 一邊便開始下意識的在人群中尋找蕭子余的身影。

    蕭子余還如她睡前一樣坐在上首位置, 似乎根本沒有挪動半步,一張臉仍是冷淡神色,坐在原地一言不發, 不時有不認識的江湖人士腆著臉過去給她敬酒, 她倒也來者不拒。

    抬袖接酒的手依舊穩當, 仰頭喝酒的動作也毫不拖泥帶水, 看起來干淨利落至極。

    十七在屋頂上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嘀咕︰“死撐。”

    她這個居高臨下的位置著實是好, 一低頭便可看見蕭子余放在桌下緊握成拳的右手, 以及,半掩在墨發間紅的滴血的耳垂。

    十七突然有些好奇,喝這麼多酒她就不會忍不住嗎?

    咳咳,一想到堂堂武林盟主被人灌酒灌到忍不住她就忍不住想笑, 她忍笑忍的辛苦冷不丁手一抖半塊瓦片便順著揭開的瓦洞掉了下去。

    瓦片落地的聲音極脆, 大廳中的喧嘩剎那寂靜,十七突然好奇那些所謂的江湖高手發現被人偷窺的臉色, 于是繼續作死的低頭往瓦洞里張望。

    上百雙眼楮瞬間和她對上, 無一不是滿目驚愕。

    想來也是,這些自詡耳听六路眼觀八方的高手們在如此重要的聚首中被人明目張膽的偷窺,且不說這丟臉的程度了, 光是心理上的打擊就不是片刻就能平復的。

    最先反應過來的還是蕭子余,雪亮的劍鋒在風中劃過濃重一痕,十七听得耳畔長劍分割風聲的尖銳聲響,下一刻,她身下的瓦礫便紛紛崩碎,化作碎瓦從屋頂墜落。

    “下手真狠。”十七嘟囔了一句,腳尖倒鉤房梁,被黑布遮的嚴實的臉上只露出一雙清亮的眼眸,隱含笑意。

    “在下先走一步。”

    話音落下腿上用力,黑衣在風中劃過一個驚險的弧度迅速消失在夜風深處。

    大廳中的眾人臉色非青即黑,直到蕭子余的配劍回鞘一聲清響才將眾人深思拉回,鐵青的臉色迅速化為驚怒的漲紅,怒喝之聲接連而起,紛亂的刀光劍影撲向窗外亙古一團黑夜。

    不過眨眼之間,方才還人聲鼎沸的地方便已人去樓空,群情激奮的人群沖出去後便只有蕭子余還留在原地。

    清瘦修長的右手扶著劍鞘,指尖透著一點嫣紅,面色冷淡不疾不徐地邁出門去。

    門外有實力不夠的江湖人士瞧見蕭子余出來忙不迭的新任的盟主大人指路︰“劉、劉大俠追著那人往西邊去了。”

    蕭子余點點頭,而後繼續不疾不徐步伐穩健的朝自己下榻的客房走去。

    “蕭、蕭盟主?”眼看著一襲白衣徹底消失在回廊的盡頭拐彎之處,身後目瞪口呆的一群人終于徒勞而不可置信的叫了一聲。

    然而,並沒有人理。

    十七覺得自己已經快要笑岔氣了,這里人多她怕自己再鬧出什麼動靜來不好,當下提起輕功,追著蕭子余的身影就往後院跟過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