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61 頁



    佟霜聘神色冰冷不帶溫度︰“我早在兩年前接手川南時就已經說過,只要我還在世一日,川南就不接受外國商行的介入。”

    “你們在淪陷區可以采用軍票的形式進行經濟掠奪,又印制數以百萬計的假幣流入我國市場,通過假幣搶購物資以致擾亂我國市場秩序,”佟霜聘冷冷抬頭,擲地有聲,“但在川南,不成。”

    酒杯被砰地一聲按在桌上,酒香四溢,灑了滿桌。

    近一年以來想要滲透川南的勢力愈發多了起來,加上戰事的不景氣讓這些外國人愈發囂張——

    若不是川南封閉民風難移,至今還對老王爺轄制的地方有些管制,佟霜聘又手段高超,恐怕這片地域也好不了哪兒去。

    “佟小姐,如今的戰局你還看不明白嗎?”橋本為她的不知好歹而皺眉,生硬開口︰“況且,你別忘了,你還有一個表哥在我這里。”

    “戰場瞬息萬變,自大從來不是一件好事。”佟霜聘伶牙俐齒,橋本就算只是一知半解也知道這絕非什麼好話。

    “不要以為轄制了佟谷隴便能威脅到我什麼,便是我佟家上下再無一人,你的商行也絕不可能進入川南。”

    佟霜聘站起來,哪怕瘸了一條腿依然氣勢驚人。

    r國的經濟掠奪瘋狂而沒有底線,一旦放他們進入無疑是狼入羊群,整個川南普通商家乃至全部百姓都將再無寧日。

    “佟老板——”

    橋本在身後也隨著她站起來,聲音不自覺的染上幾分陰郁︰“你們國家,有一句話叫,敬酒不吃吃罰酒。”

    “我們也說,與君子同行,不與小人為伍。”

    佟霜聘略一低頭,哪怕鋒芒畢露禮數也挑不出任何錯處,行走雖有礙但整個人不帶一絲怯懦。

    她還沒走出閣樓,屏風背後已經佟谷隴已迫不及待的跳了出來,大叫︰“橋本先生,我早就說過她就是塊茅坑里的石頭又臭又硬,不能合作,殺了她,我代替她成為佟家的掌事人,我願意跟您合作!”

    橋本臉上露出遺憾的神色,抬起手抵上扳機︰“既然佟老板如此冥頑不靈,那麼我們只能——”

    話音未落,那把搶突然射出子彈,攜卷著雷霆萬鈞之勢直朝佟霜聘背心而來,佟霜聘豁然回頭,還未看清,一個人就已經傾身過來將她撲倒。

    “霜聘,小心——”

    與此同時大戰一觸即發,幾乎是橋本開搶的一剎那,湖面上突然一躍而起數十個水性極好的漢子,直接跳上甲板,遠處岸邊槍聲砰砰。

    最靠前的橋本直接被打的腦漿迸裂,死前仍然死死盯著自己的槍,仿佛不可置信。

    佟谷隴眼看著橋本的腦子直接被打碎,腦漿飛濺,整個人嚇摔在船板上,雙腿劇烈的抖動,胯下的地方全濕了。

    竟然是被當場嚇得失禁了。

    繼而怪叫一聲,連滾帶爬的要往湖里爬下去。

    他是前朝遺老貴族,熟識水性,若是讓他無疑是放虎歸山,幾個漢子正準備下去追捕,就听見砰砰砰數聲槍響,水面被槍子炸出數個水坑。

    只過了一瞬,大片大片的鮮血驟然噴濺開來,水里彌散開一股可怖的血腥氣,幾個水性好膽子大的漢子都被駭到了,慌忙忍著嘔吐的欲望游走。

    砰砰砰——

    槍聲接連不斷,仍在繼續,那具尸體已經被直接打成了個篩子,浮起來的半個身子直接被打碎,一直打到手槍里沒有子彈。

    已經有好幾個人胃里泛起惡心。

    槍口在寒夜里微微冒著白煙,佟霜聘拿槍的手極端穩當,只能看出少許的顫z,打完所有子彈她像是轟然反應過來一般驀地丟開手槍,一寸一寸低下頭來。

    雙手慌忙的去捂住那一直汩汩流血的傷口,鮮血的熱度讓這個看起來冷漠的人格外溫暖起來,鮮血浸濕了這個人整個人的背部,也打濕了她的雙手。

    她想捂住,卻根本捂不住,好燙,好燙,怎麼越捂越多呢?

    她慌的全身上下都在抖,顫聲嘶吼︰“開船!!靠岸!”

    又急促的低下頭去,兩只手奮力捂住那單薄的背部︰“清薏,你不要流血了好不好?你、你……”

    她湊在時清薏耳邊 ,生怕她听不見自己說話的聲音,帶著一點哭腔的瘋狂。

    “你再流血就會離開我了,我不想讓你離開我,你怎麼能離開我呢?”

    “我、我就只剩下你了,你看,你看……”她急急忙忙的想展示自己,可根本舍不得放手,整個人想站起來不安的走動,又怕自己站起來這個人就會立刻死去,“我什麼都沒有了……”

    “你看見表哥的結局了嗎?他背叛我,我就殺了他,你看見了嗎?”佟霜聘開始語無倫次的喃喃,“你要是也離開我,會比他更慘、更慘的……”

    我會瘋的……

    鮮血中的人勾起她的手指,背後的那個窟窿還在汩汩流血,也許是這個深秋太冷了,也許是其他什麼,時清薏只覺冷的牙齒戰栗。

    “你……听我說,”她艱難的喘了一口氣,在生死之時爆發出巨大的力氣,壓住佟霜聘的腦袋 ,迫使她低下頭貼近自己,“我怕,再不說,以後……以後就沒有機會說了……”

    佟霜聘說不出話來,她想搖頭否認這個提議,她不想听,她要永遠都不知道這個秘密,她要時清薏愧疚她一輩子,她要時清薏永遠不能離開她!

    時清薏卻不再慣著她的任性,抵著她的額頭,似乎在借取她的溫度,斷斷續續的開口。

    “敵寇來襲,時家都已存了殉國之心,沒有人走得了的,可你、可你不同……”

    “你還有,大好的年華和未來,實在不必為我,為我這樣一個人消磨,我自己能留在平洲城,可還是舍、舍不得你……”

    她閉上眼,滾燙的淚水因為挨的太近的緣故濡濕了兩個人的臉頰。

    “我以為,仲景兄會是一個好、好歸宿的,他說他愛慕你多年,我想,我這樣將死之人留不下你,只想讓他送你出去,又想叫你死心,所以、所以才……”

    “所以才編造了那樣的謊言,騙你恨我,你的性子這樣烈,我死了必然不願意獨活的,也許也不會,你,你就當是我自作多情罷……”

    她的聲音驟然染上痛苦︰“我、我未曾想到仲景兄,竟然、竟然會出爾反爾……”

    也許是戳到什麼痛處,她驀地噴出一口血來,手也漸漸從佟霜聘臉頰上頹然滑落。

    “我應當跟爹和兄長共死,可我還想再見你一面……”

    所以撐住了戰場上千難萬險,也要回來,再見你一面。

    第154章 強取豪奪民國

    時清薏中槍已是家常便飯, 這一次子彈瓖進了肋骨當中,取出來昏迷了一天一夜才幽幽轉醒。

    佟霜聘一度差點以為她再也醒不過來,熬的眼楮通紅, 看的副官都有幾分不忍。

    佟谷隴的尸體被帶走驗尸, 據說拖出河道的時候讓圍觀的不少人都吐了個干淨,橋本這邊解釋就一直拖著最後直接說是佟谷隴跟橋本火拼了。

    反正橋本的勢力暫時插手進來的不多, 倒也沒有太過麻煩,那邊最後倒是放了狠話,說是等著r軍佔領川南他們一個也別想好過。

    佟霜聘听見也只是輕哂一下,禽獸撲向羔羊, 無論羔羊是否听話都難逃一死。

    若是川南當真被攻破, 溫馴等死和激烈反抗結局都是一樣, 那何不壯烈一些?

    再者,偌大一個川南,就算真的打過來也絕非一朝一夕之事。

    倒是時清薏更讓她擔憂,時清薏是在一個下著秋雨的夜里醒來的, 佟霜聘要去找醫生被她用一根小指勾住, 她靜靜躺在一片黑暗里, 示意佟霜聘靠近。

    佟霜聘以為她想同她交代些什麼湊近過去, 時清薏干枯的嘴唇輕輕貼了一下她的。

    暗夜里的心緒蔓延開來,不知道為什麼, 佟霜聘突然哭了。□思□兔□網□

    沒什麼原因的,可能就是時清薏醒過來太過驚喜,可能是從她的動作里預感到她們相處的時間不會太長。

    佟霜聘是個聰明人, 但太過聰明的後果就是容易傷心。

    ——因為預知結局。

    在這樣的世道里,她其實應該早些明白的,只是她自私, 她不願意明白。

    後來時清薏好一些的時候佟霜聘接她回家,時清薏靠在她的身上看窗外旋轉飄落的枯葉,輕嘆一口氣。

    戰火越來越近了,副官等不住時清薏已經先行上了戰場,只給她留下了兩個衛兵。

    秋日里難得的好天氣,時清薏撫摸著佟霜聘的鬢角,像撫摸一只軟著尾巴的貓,在她閉上眼以後在她耳邊嘆息。

    “其實我也想,如果我一直想不起來就好了,就可以同你長長久久,地久天長,可是不行啊,霜聘,我們能走,可偌大一個大地上還有那麼多百姓他們不能走,我不能只顧念一己之私,我對不住你。”

    她貼著佟霜聘的鬢角,大概以為她睡著了,才敢吐露真言。

    伏在她膝上的人眼簾顫了顫,像是困極了,打了個哈欠,慢悠悠的轉過了頭。

    不願意讓她看見自己眼角溢出的淚水。

    後來,她抱著時清薏終于忍不住淚流滿面,伏在她肩上哭的無聲無息。

    “我是自私的,我這一生做的最大的錯事,就是不該帶你回去,讓你記起來,可我不能永遠自私下去。”

    “自私卻無法自私到底,這恐怕是我這一生抱憾之事。”

    ”我是一個沒有什麼大志向的人,卻也知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國將不國,何以為家。

    她在閨中讀了十余年的書,是阿瑪額娘的掌上明珠 ,是時清薏疼寵的小戲子,她以為自己早已見過人世苦難,直到她親眼看見戰爭——

    有些苦難是無法用言語去傳遞的,只有親眼看見才能感受到震撼,當她看見炮彈落下,一個又一個孩子失去父母,一個又一個父母失去兒女,失去兄弟姐妹——

    當戰場的硝煙在整片大陸上彌漫,當所有人都在劫難逃,她恨時清薏不送她離開 ,卻不跟她一起離開,從而導致她的腿瘸,嗓子朽壞?

    她恨不起來,她失去了這些,是她精彩絕倫的人生,可還有無數人失去了性命,她們是可以逃,可若是每一個人都想著外逃,仗該誰去打?國土又該誰來守?

    她是自私的人,可時清薏不是,所以她不能攔著。

    時清薏感受到她的眼淚滴落在肩膀上,輕輕回抱她。

    “時家之所以要我女扮男裝,其實也是存了報國之心,想著就算我大哥二哥沒了 ,也還有我,我不能辜負他們。”

    她拍著佟霜聘的 背︰“這段日子是我偷來的。”

    是偷來的片刻歡愉安寧,稍縱即逝。

    大概是不想說這些傷心的事,時清薏出了一口氣換了一個話題︰“其實,也不一定要去r國,或許,你願意去我念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