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56 頁



    曠。

    房間里重新陷入一片寂靜,許久,大約是過了一會兒又也許是過了很久才听見一聲嘶啞的詢問。

    “那,佟小姐我能問一個問題嗎?”

    佟霜聘合上眼,聲音冷冷清清,幾乎困的快要睡著了,啞聲說︰“你問。”

    時清薏脫離生命危險,她這顆心從空中落地,終于是要安心下來,連日的疲倦就突然襲來。

    “我……”時清薏在離她不遠的位置,興許是因為感冒還是什麼,聲音嘶啞低微,像是很艱難的問出那個問題來。

    “佟小姐,我是她的替身嗎?”

    佟霜聘︰“……”

    剛剛的睡意一掃而空,像是有一盆冷水劃拉一下倒下來,她心跳幾乎慢了,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

    時清薏已經閉上了眼楮,似乎覺得難以啟齒,仍是艱難的想尋一個答案。

    嘶啞著聲音問她︰“您……”

    “您喜歡的那個人,我,我是她的替代品嗎?”

    她的聲音已經在發抖了,整個人卻還是平靜的,又在這種平靜里有一種說不清的沉重和傷痛,難過的讓人無法 吸的程度。

    ——我是她的替代品嗎?

    第148章 強取豪奪民國

    佟霜聘愣了好一會兒, 腦子里那些光怪陸離都在漸漸遠去,逐漸只能听見漫長的雨聲,她鬼使神差了答了話 ︰“如果我說是呢?”

    她竟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時清薏的反應。

    時清薏愣在哪里好一會兒沒有說話 , 像是被什麼東西魘住似的 , 反應不過來 ,隔了好一會兒突然捂住心口劇烈你咳嗽起來,咳得撕心裂肺 ,像是要把五髒六腑都咳出來。

    她側著身子背對著佟霜聘,只露出滲出血的蝴蝶骨,瘦的快要脫相,這樣瘦巴巴的人是怎麼蠱惑的村里妙齡的少女對她眉眼傳情的呢?

    佟霜聘撐起身來硬是把人扯了回來 , 時清薏雖然不肯不肯卻也爭不過她。

    一直到偏過頭佟霜聘才發現她竟是在哭。

    淚眼滂沱 , 卻又不欲叫她看見,哭到傷心處竟也是無聲的, 壓抑啜泣。

    佟霜聘沉默了一下,伸手擦去了她的淚水,觸?感是溫熱的, 甚至帶著滾燙的溫度 ,直抵人心。

    ——時清薏竟然會為了她哭。

    這是一個多麼荒謬的事實 , 她甚至覺得有些虛妄,拿槍抵著她的時少爺 , 如何會有如此脆弱的時候?

    當天夜里時清薏剛退下不久的高燒不知怎的又燒了起來 ,燒到滿頭冷汗在被窩里掙動 ,嘴唇發裂,也許是囈語,也許是燒 涂了,她低低的喊︰“救我……救我……”

    叫佟霜聘莫名想起她在渡船上的日日夜夜 。

    發著高燒被像個貨物一樣發賣也逃脫不得, 放眼望去盡是江水 。

    她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嗓子被燒壞,混亂中只記得喊那個人的名字。

    “清薏……清薏……救我……疼……好疼……”

    雖然明知就是她賣了自己 ,卻還卑微的乞求她能來搭救自己 ,當真是卑微又可憐。

    ——最可悲的不過明知她根本不會來,卻還心存妄念。

    佟霜聘沉沉合上眼,手背探著她額頭 ,半晌起身打開門去 ︰“把醫生請回來吧。”

    她做不到時清薏那樣心狠,這是她這一生的敗筆。

    等待醫生的時間里她抱臂立在陽台邊 ,因怕病人吹了風,陽台早已關上 。

    她靠著窗簾垂眸,夜色陰影落在她半張臉上忽明忽暗 ,透露出一股沉郁的氣息。

    “霜聘……”那邊又傳來模 的喚聲。

    佟霜聘走過去握住那只發燙的手,對人在高燒中的人嘆了口氣︰“ 我在。”

    她果然安靜下來。

    原來報復的筷感也並沒有那樣好 ,原來看著時清薏受這樣的苦 ,她心中也並無多少快意。

    她想起幾年前的夏天,佟谷隴給她吃了閉門羹,她也這樣病過一次,時清薏受了傷回去抱著哄她 ,那是她這一生走過最安逸的一個夏天。

    若是時清薏永遠跟那時一樣就好了,若是時清薏永遠愛她如初就好了。

    她慘然一笑。

    人果然總是在奢求自己得不到的東西。

    ——

    醫生這次過來就沒走,在樓下住了下來,時清薏病情雖然反復但也沒有大問題,過了幾天已經能下地了。

    佟霜聘在樓下同醫生說話︰“她這個情況何時能夠出門?”

    “只要不發燒了應該都是可以的,佟老板是要帶她去……新來的器械已經到了,就是可能對人有些傷害。”

    佟霜聘搖搖頭,將茶杯上的浮沫撇開了︰“她還要幾日才能好,我打算帶她去坐船往上走走。”

    醫生愕然的看著她,吶吶的道︰“上游不是正在打仗麼?您這……”

    “這幾日還算安穩,我收了消息,最近這些日子還不會開火,”佟霜聘低下頭,蹙著眉,“但也就是這幾日了,時間恐怕不夠,不知您有什麼時間一起去?”

    佟老板是有名的富商,出手又極為闊綽,雖然此行有些風險,但足夠的報酬之下醫生還是苦笑著答應下來。

    亂世之中,總還要為自己多籌謀劃策的,多拿些錢,自己心中也安穩一些。

    “辛苦趙醫生了。”佟霜聘禮貌的點點頭,起身上樓。

    醫生都忍不住感嘆,佟老板對上頭那位是真的上心。

    上去的時候時清薏正在看報,身旁放著一碗蓮子羹,她頭發長長了一些已經逐漸沒過耳際。

    養病的日子沒有出去冒著毒日頭暴曬,人雖清減一些卻也白皙了些,看著很像一個端端正正的有錢人家的兒女。

    听見獨特的腳步聲時清薏回過頭來,分下報紙把粥端過去︰“今天的蓮子羹比往常好吃,我給你留了一些。”

    喜歡到東西總要留一份給她,佟霜聘手指動了動,貌似無意的看了一眼今日的報紙。

    “怎麼學起看這東西了?”

    時清薏的臉色僵硬了一下,濃密的睫毛垂下來,等了一會兒才問︰“您的心上人,肯定是學識淵博吧……”

    學識淵博——

    佟霜聘面有異色。

    她發現自己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時清薏,囂張肆意,玩世不恭,深情俊秀。

    看著好像根本不靠譜,但每一樁每一件事都做的很好,好的讓人覺得可怕。

    但怎麼著似乎也跟學識淵博四個字扯不上什麼關系。

    她決定轉移話題︰“你有沒有什麼需要收拾的,我們過兩日需要出門幾日,往上游走,可能會有些冷。”

    時清薏搖搖頭。

    她一身無牽無掛,並沒有什麼需要帶的,無非就是幾件不值錢的衣裳。

    說到衣裳佟霜聘怕她在船上冷又多添置了不少,等真正上船的那天是佟霜聘拉著她的手站在江風里的。

    碼頭上還有各種吆喝聲,賣吃食的做苦力的,魚蝦螃蟹都堆積在碼頭上 。

    他們一行人著裝昂貴,身後還有幾個佣人拎著數個箱子,一時引得不少人側目。

    一直到他們上了船都還有人在悄聲議論︰“這又是哪個不怕死的喲,上頭正打仗了,上趕著送死去……”

    “誰說不是呢?我今兒早上還看見江水里飄下來死人尸體,大半夜听見放槍聲了。”

    輪船啟動的聲音轟隆,時清薏嚇了一跳,窘迫的往佟霜聘身後躲去,佟霜聘握著她的手安慰她說別怕。

    江風很大,夏末的時節在江上吹的格外冷,淼淼的江水一直綿延到視線的盡頭,沿路青山城鎮已經遭遇戰火的摧殘。

    及目望去到處都是殘垣斷壁,被戰火肆虐過的土地一片狼藉,目之所極滿目瘡痍。

    這就是如今的蒼茫大地。

    一直安居的佟霜聘還是第一次這樣直觀的感受到戰爭的可怖,雖然她從出生起就籠罩在戰火的陰影之下,可這些年雖然顛沛流離,卻也沒有真正經歷過戰爭。

    握著她的手的那個人越來越緊,好像是在安慰她,又仿佛是因為她自己的心緒也開始逐漸起伏。

    整個船上再無人聲,剛開始上船興奮的歡聲笑語都在此刻安靜下來,只剩下令人窒息的沉默。

    在戰爭的恐怖陰影之下,個人的悲怨都像是不值一提。

    佟霜聘不甘心,她緊緊攥著時清薏的手。

    “這里是平洲城,清薏——”

    當年這塊土地也是繁華的城鎮,在她離開以前,這里也曾經燈紅酒綠,而今這塊土地已經只剩下一片廢墟,滿是瘡痍。

    “你記得戲園子嗎?外面種著一顆桃子樹,三月天的時候花開的正好,還有閣樓,我們在那里住了許久……”

    “公館後面是一大片湖,湖邊種著一簇一簇的玫瑰花,據說是從外頭引進來的新品種,每年都開的很好……”

    “還有你的哥哥嫂嫂還有庶母,雖然熱鬧了些卻還是關心你的,我們搬出去住的時候都很舍不得你,甚至過來找我,拉著我的手說話……”

    她的聲音微微發著抖,船還在向前行進,那些曾經眼熟的建築都已成了焦黑廢墟,就像那些再也回不去的過往。

    “她們告訴我你不吃胡椒,但愛吃花椒,吃桃子蹭到一點邊角毛都會起疹子,所以要仔細看著,臨走還送了我不少東西……是你的大哥親自送我們出來的 ,你記得嗎?”

    她的眼里仿佛是有期望的,但眼眸更深處的卻是藏不住的審視和憂慮。

    她還是不相信時清薏會失憶,就這樣什麼都不記得了。

    “這里——”

    佟霜聘心口仿佛被什麼狠狠揪扯住,竟叫她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她猝然伸手攥住時清薏的手往船艙里走去。

    反悔來的猝不及防。

    她是個跛子,走路踉踉蹌蹌,可這一刻她走的無比迅速,船已經開了過去,時清薏好似有所察覺的回過頭去,她顫z著死似遮住時清薏的眼楮,聲音沙啞無比 。

    “清薏,別看——”

    她後悔了,她不該帶時清薏過來這里。

    放眼望去,不遠處都是廢墟,最中心的那處建築更是一片殘骸,掩蓋了不知多少的骨殖,哪怕時隔已久,戰爭的硝煙仿佛都還縈繞在鼻尖不肯消散。

    倭寇來襲,時大帥死守不降,一路輾轉數千里來來回回,歷時數月,後來時家一家全部遇難殉國,總共十七口人,除了時清薏再無生還,包括還在襁褓之中的嬰兒。

    ——她突然覺得,時清薏失憶也並非什麼壞事。

    此刻,她寧願她的清薏什麼都不記得。

    最好一輩子都不要記得。

    ——這里,是他們的墓地。

    時大帥最後葬身之所,她的父母兄長盡數在此,而時清薏,因為她佟霜聘的一己私心活了下來。

    她突然明白,如果時清薏記得,那麼她根本不會獨活下來。

    第149章 強取豪奪民國

    “別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