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55 頁



    出白皙瑩潤的鎖骨,在黑暗里白的發亮。

    “佟小姐……我、我是——”

    佟霜聘根本沒有听她說完,直接捂住了她的嘴唇,把所有聲音全部掩埋進模 的哭泣里。

    掙扎、痛苦、揮之不去的陰影,一切都混亂不堪,衣衫破碎聲里滲出隱約的嗚咽。

    借著閃電的微光,佟霜聘看見時清薏的臉,遍布淚痕,想反抗卻根本無法抵抗,像一只無辜的困獸只能啜泣著。

    大門卻在這時猝然打開,鳴笛聲響徹了整個佟公館,時清薏哭的無法自抑,瑟瑟發抖的縮進單薄的被窩里。

    閣樓正對著大門,從車上走下來一個身穿白色洋裙的女子,閣樓的門半開半掩,佟霜聘的心激烈的交戰著,是推開門讓白蕊兒看見她這樣不堪的一面,還是——

    時清薏揪緊她的衣衫,一聲也不敢出。

    “竟然佟老板有事,那我隔日再來拜訪——”

    聲音清亮婉約,透露出一股不凡的氣質來。

    那是白蕊兒的聲音。

    佟霜聘帶著一身酒氣壓了上來,不知道到底是清醒還是不清醒,在時清薏耳邊冷笑︰“出聲啊,出聲叫你的老相好帶你走……”

    “你為什麼不出聲?!”

    被她硬逼的人終于爆發出第一聲聲音,是哪怕只是听見就讓人心中驟痛的痛苦哽咽。

    那輛車漸漸遠去,汽車鳴笛聲逐漸離開,佟霜聘心里仿佛壓了什麼似的,疼都喘不過氣來。

    “你就這麼害怕你的老相好看見你這個模樣嗎?”

    她的手扼住時清薏的脖頸,幾乎要把她掐死過去。

    換是以往的時清薏根本不可能有這種脆弱的時候,像是刺蝟被剝了殼,只剩下一層柔軟的皮肉 ,任她拿捏。

    “時清薏,你說,你當真忘了嗎?”

    只要她說自己記得,佟霜聘就會放過她,可她沒有,自始至終哪怕疼的不成樣子,都從未開口。

    只是沙啞著聲音低聲啜泣︰“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

    這一場折磨一直到黃昏時分才逐漸停止,時清薏已經昏睡過去,瑟縮著躲在離她遠一點的地方,兩手緊緊環抱著自己,大概還是疼的,眉頭都還在皺著,睡都睡不安穩。

    宿醉的疼痛讓佟霜聘腦子一片昏沉。

    ——她從來不知道自己原來也可以這樣心狠。

    第147章 強取豪奪民國

    大雨剛停沒多久 , 就又開始了另一輪大雨,天邊轟鳴的雷聲讓這個戰火中的城市顯得格外安寧起來。

    佟霜聘洗了個熱水澡,整個人放松下來, 跟老家通著電話, 這幾年下來她手里也有了不少得力的人 ,讓她免去了許多後顧之憂。

    “他有動作就讓他動去 ,不必管他。”佟霜聘端了杯茶抿了一口,今年莊子里的新茶統共只收了那麼兩罐 ,全都送到了她這里。

    茶香清苦微澀,剛好能夠平復混亂的心緒。

    佟谷隴就是個撐不住事的廢物 ,早些年她腳跟沒站穩的時候尚且不能有什麼作為 , 何況是現在 , 頂多從中撈些油水,還要落下把柄。

    多做多錯 , 怎麼他那個腦子就是不明白呢?還總覺得自己能把佟府從她手里搶過去,真是可笑。

    ——活該被她抓在掌心里玩弄。

    佟霜聘把掌心張開又合上,雖然還听著電話那頭的聲音 , 心思卻已經飄遠了。

    不知道閣樓里的某人怎麼樣了。

    等這一個電話打完已經是半個小時以後 ,大雨仍沒有停下的意思 , 佟霜聘放下電話朝外看去 ︰“她如何了?”

    管家連忙過來回話,搖搖頭, 欲言又止 ︰“把門鎖上了不肯出來 ,到現在也沒出來吃個飯。”

    佟霜聘冷笑了一下 ,無端生出些煩躁,她只不過是報復一二,時清薏竟然還敢拿喬。

    “那就讓她一個人呆著吧 。”佟霜聘垂下眼簾,從旁側桌上拿過一本書 , ”我讓你們聯系的霍醫生聯系的怎麼樣了?”

    “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不日便可抵達 ,還有您要的船也都備好了。”

    佟霜聘稍微點頭,手里的書是從各地搜羅來的戲本子,她看了兩眼,無端有些心浮氣躁起來,片刻後又重重把書合上了。

    天邊像是豁開了一道口子 ,怎麼也止不住這場大雨,一直到第二天晚上依然未曾停歇。

    佟霜聘抱臂立于窗前 ,閣樓下的幾叢月季無人照料,被暴雨打的四處零落,看著格外淒然。

    窗外的街道上還有孩童在騎車賣報,噩耗和不幸一個接著一個,讓人心生煩躁。

    她這兩年起伏跌宕命途多舛,讓人嘆為觀止 ,從戲子淪落為軍閥臠寵,再被變賣跌入泥沼 ,直至後來翻身而起,其定力已非常人所能揣測,于此刻卻仍有些心神不寧。

    ——是連早春的好茶也壓制不住的心煩。

    “她怎麼樣了 ?還是不肯出來?”

    身旁的佣人搖搖頭 ︰“別說出來吃飯了,便是連門也沒有開一下的。”

    雨越下越大 ,佟霜聘無端想起她被自己扯碎的衣裳,還有幾乎不能御寒的薄被。

    “去拿一把傘 ,我去看看。”

    佟霜聘蹙眉,到底沒狠下心去。

    她總是這樣心軟 ,這是她的缺點,日後必定是要改的 ,現在倒不妨去看看時清薏在耍什麼花樣。

    閣樓的門是拴著 ,在佟霜聘推了兩把沒推開就什麼耐心 ,退開讓力氣大的直接把門踹開了。

    老舊的閣樓門只呻[y n]了一聲就倒下了 ,屋子里濕氣極重 ,地上都是積水,一團被褥將一個人團團卷住 ,大雨也遮不住里頭的咳嗽聲。

    佟霜聘把其他人堵在門外,只自己一個人進去了。

    屋子昏暗 ,夾雜著斷斷續續的咳嗽聲,時清薏整個人窩在那一團棉絮里背對著她。

    佟霜聘伸手將她翻轉過來,本以為會遇見抵抗,可她軟的跟棉花一樣全無力氣 ,這一翻就轉了過來。

    臉頰潮紅 ,一身冷汗,頭發都被汗濕了,長而卷的眼睫顫z著,攥著一床薄被子試圖遮住自己,整個人還在細細的發著抖。

    佟霜聘的神色一凝。

    後來趕快叫人拿了披風撐了傘 ,將人小心的抬了出去 ,佟霜聘是個跛子,一條腿使不上什麼力氣 ,縱使想幫忙也沒有辦法 ,只能在一旁撐著傘。

    時清薏這一病就病得極重,高燒不退,佟霜聘在所有人愕然的目光下直接將她抬進了自己的臥室,親手給她換了衣裳。

    時清薏皮膚細嫩,是那種磕踫一下就能留下一道青紫印子的那種,衣裳換下來的時候佟霜聘來不及想其他 ,直到醫生過來她退居一旁時才驚覺背後一身冷汗。

    她靠在椅背上覺得整個人有些脫力,那些傷口觸目驚心 ,讓人 背發寒,背後的槍傷還未痊愈 ,其他疤痕已是縱橫交錯。

    有些大約是在佟府背東西留下的傷痕,大熱天里磨傷的 背早已惡化 ,衣裳潮濕 ,不過一天一夜 ,竟已經和傷口粘連在一起,脫下衣服時宛如撕下一層皮肉 。

    那個人就是在昏迷中也疼得瑟瑟發抖。

    這還只是一天一夜 ,若是自己再心狠一些 ,她會不會直接病死也無人知曉——

    想到這里 ,佟霜聘突然睜開雙眼,眼眶已經些微泛紅 ,她暗罵自己一句沒出息 ,這樣的混賬不值得心疼 ,一邊撐著額頭問︰“病的嚴重嗎?”

    醫生將听診器揣進懷里 ︰“快燒到四十度了,怎麼不嚴重?再多燒一會兒 ,怕不是直接成了個傻子。”

    卻也只是這樣說了一句 ,便連忙跑去開藥,進而寬慰家屬的心,“不過也還好,只要把燒退下去就是了,就是病人身上的傷太多,恐怕要靜養一段時間。”

    看這處的家庭理應是不差的,醫生也想不通為什麼病人會被拉去做苦力,留下這樣多的傷痛,怕是對以後不太好。

    “嗯,以後會多加注意。”佟霜聘點點頭,稍微松了一口氣 ,讓管家備好薄禮將醫生送了出去。

    時清薏這一場大病又過了一日才逐漸轉醒,佟霜聘靠在床邊撐著額頭睡著了,守了一日功夫就是鐵人也難免是要困倦的。

    夢里稀奇古怪,她夢見自己是楊玉環,在台上咿咿呀呀地唱長生殿,時清薏突然跳上來拿著槍挑開她的戲服,嬉皮笑臉地歪歪頭喊她愛妃。

    她惱的不行,正要斥她過分,景色卻忽然變了,時清薏的唐明皇站在馬嵬坡前,她站在一艘船上 ,轉眼波濤洶涌已經將人影全部都淹沒。

    她驀地的睜開眼,覺得有人在費力的拉住她的手︰ “佟小姐,你做噩夢了嗎?”

    那雙眼明明清清亮亮的,卻莫名讓佟霜聘心口發麻。

    她心口鈍鈍的疼,像是被什麼人戳了一刀下去,已經連話也說不出來了,慌忙出去讓人準備了一碗魚粥。

    時清薏已經兩天一夜沒吃飯,沒進水,早就餓的前心貼後背,熱氣騰騰的魚湯端過來便開始狼吞虎咽,便是連手燙傷了都毫無察覺。

    佟霜聘奪了她的碗親自喂她,一口一口,時清薏就是再餓也不敢搶食,只能咬著嘴角被佟霜聘投喂,小口小口吃東西,還有些手足無措。

    “佟小姐 ,不用的,我自己可以……”

    “這魚湯太燙,我來。”

    佟霜聘聲音平靜已經絲毫沒有了剛才的慌亂無措,此刻听在耳中只覺平緩冷靜,時清薏咬咬牙,還是順從著一口一口吃完了。

    魚湯喝完了醫生說可以再吃些其他的東西,飯菜也都備好了,佟霜聘連續熬了幾天大夜,困的額頭青筋直跳,一直在按著額心。

    “佟小姐,你上來休息一會兒吧。”

    時清薏的聲音嘶啞,因為重感冒整個人被捂在被窩里頭,說完又後悔了,她還在病中,叫佟霜聘過來豈不是把病傳給了她?

    時清薏剛想說些其他什麼,佟霜聘已經主動靠了過來。

    她像是累極了,整個人靠在床邊,眼下一片青黑,看著讓人格外心疼。

    “你不恨我嗎?”

    躺了一會兒,佟霜聘突然率先開了話頭,她聲音嘶啞,有種無奈的疲倦感。

    “為什麼要恨你呢?”時清薏把頭低下去,想了想,“我的命是您救的,下人賣給主人,不就是連命一起賣的嗎?”

    所以對我做什麼也不是我能反抗的,她把腦袋低下去,輕輕嘆了口氣。

    佟霜聘笑了一下,倒是很有覺悟,跟時清薏從前倒是一點不像。

    她有些恍惚,這些事一下子堆在一起,她前些日子的篤定和把握反倒猶豫起來,剛剛詢問醫生也說了高燒是可能失憶的,只是少見一些罷了。

    “你就沒有什麼想問我的?”

    佟霜聘按了按額頭,靜靜看著天花板,報復像是打在棉花上,看不見她的痛苦和歇斯底里讓她無端有些空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