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53 頁



    兩年都是管事的和表少爺去的,今年不知怎麼的佟老板要親自去,所以才帶的人多些,正好把你帶過去,年輕力壯的好做事 。”

    時清薏這才松了口氣,萬一佟霜聘不去她去了,佟霜聘哪天從後門回來沒看見她——

    她按住自己磨破的肩膀,鑽心的疼。

    ——

    佟府出門的排場不算小,在城里都坐的汽車,回鄉下倒是用的馬車,後面板車跟了兩三輛,東西不多,預備是回來的時候帶東西的。

    佟霜聘坐的前面馬車,掀開車簾子往後瞧了一眼。

    天藍雲白,周遭景色都是雨過天晴的清新秀麗,時清薏坐在板車上垂下來兩條長腿,正微微笑著跟旁邊的人攀談著什麼。

    看著心情很好,就是背後都薄衣裳能看見肩膀滲出來一點血跡。

    她神色微冷,旁邊已經多了馬蹄聲,佟谷隴騎著高頭大馬在她馬車旁停下︰“表妹,你在看什麼呢?”

    他們這些前朝遺老騎馬是必學課程,只是如今城里到處都是洋車還有火車,再也不是當初他們能在城中策馬引人側目的時候了。

    能有些彰顯身份的東西總是讓佟谷隴能心里好受些。

    “沒什麼。”佟霜聘垂下眼,有些厭煩。

    佟谷隴剛好遮住了身後時清薏的身影。

    到鄉下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鄉下河堤上早早就有人蹲在草叢里等著,看見這一連串的人連忙就回頭叫人過來,一時老老實實過來了幾十人。

    佟家在鄉下也還有一個老宅子,就在山神廟下,依山傍水,佟霜聘親自過來讓這些老人格外高興,年輕人去稻田里捉了魚逮了蝦,又把臘肉和山貨都擺出來,熱熱鬧鬧的一個晚宴就差不多了。

    佟霜聘先跟幾個老人在稻田邊走了兩遭,回來時天已黑了。

    剛進門就看見一只大公雞騰地沖著一個扎著辮子的姑娘就撲,正要撲過去的時候斜側里扔過來一把刀,一擊斃命。

    幾滴鮮血濺在年輕人蒼白的側臉上,她卻沒來得及管刀,先蹲下`身去問那姑娘有沒有被嚇到,又扶著人慢慢站起來。

    “沒事吧?”

    聲音極溫柔,佟霜聘臉上卻好似有狂風暴雨將來。

    這樣的聲音讓她想起來幾年前的那場事故,這個人也是這樣捂住她的眼,聲線溫柔的挑不出錯處,同她說,別看。

    她率先跨過去了,當根本沒看見一般,神色極冷,周圍都像是蒙了一層霜雪。

    老人家以為佟霜聘覺得他們沒有禮數,斥責了一句怎麼在這兒打鬧,讓他們滾回後院去。

    扎著辮子的年輕姑娘小聲跟她說謝謝,拎著雞跑回去了。

    時清薏︰“……”

    曾嫂子看見她愣在這里,連忙拿著菜過來拍她肩膀︰“還愣著干什麼呀?還不快追上去?”

    “我給你相看的女娃,長的多標致啊。”

    時清薏︰“……”

    她突然有些哽住了,卻只是望著里頭,不敢進去。

    她當然想追過去的,可想追的卻絕不是曾嫂子說的人。

    佟霜聘走的格外快,已經只能看見背影,因為腿的問題一瘸一拐的,艱難但迅速的離開。

    ——

    鄉下的晚上格外寧靜,只能听見蟲鳴陣陣,因為沒有屋子,他們這種順帶過來的幾個人擠在一個通鋪上睡覺。

    幾個男人在一處,時清薏不願意睡,大晚上的出來坐著,這里倒還是跟佟府一樣,後院都是下人們住的。

    曾嫂子還在院子里挑挑揀揀的挑豆子,看見她出來招 她幫忙自己挑,又忍不住絮絮叨叨的說她。

    “你也老大不小的了,還羞什麼啊,你老實跟你嫂子說,看上了秀兒沒有?”

    “唉,我剛跟秀兒爹媽說了一聲,人家說你看著太單薄了,秀兒沒說話,但問起你的時候臉紅了,小時啊,你是怎麼想的?你說說?”

    時清薏沉默著幫她剝豆子,沉默了一會兒才開口。

    “嫂子 ,您別操心我了,我心里有人了。”

    “有什麼人啊,你說了嫂子我給你去說說,這佟府就沒我不認識的人。”

    曾嫂子拍著胸脯打包票,時清薏無奈的笑了一下。

    她喜歡誰,說了曾嫂子也不敢真的去給她說媒,恐怕當場讓她醒醒別動歪腦筋。

    曾嫂子還要再催著她說話,後門卻砰地一聲開了,時清薏趕緊站起來 ,狼狽的想跑。

    “嫂子,我去看看是不是有人回來了。”

    曾嫂子想拉她沒拉住忍不住搖搖頭︰“自己終身大事不樂意說,天天守著後門,不知道的以為喜歡的什麼人在後門天天偷著相會了。”

    鄉下的後門出去是一條小巷子,幽深蜿蜒,時清薏剛推開門 ,就有人一下子壓了上來,撲過來就啃,一身的酒氣根本不是佟霜聘那樣誘惑的酒香,還是一股子臭氣燻天。

    “鵲兒……表妹……”

    第145章 強取豪奪民國

    ——是佟谷隴。

    時清薏偏過頭, 惡臭撲面而來,長時間在軍營當中訓練得來的條件反射讓她瞬間想暴起傷人,又不知察覺到什麼突兀停了下來 , 只是拿手擋住, 聲音沙啞的讓他放開。

    酒鬼哪里分得清楚人,毛手毛腳的去撕人的衣裳,嘴里罵罵咧咧︰“賤胚子……老實點……”

    她阻擋不了的,從喉嚨里發出一聲近乎絕望的哭聲,布帛被撕裂開的一瞬撲在她身上的人轟然向後倒去。

    沁冷的月色如同流水一般傾瀉而下,佟霜聘就站在佟谷隴身後,眼里盡是陰狠。

    時清薏劫後余生一般沿著後門緩緩往下滑落下去, 喉嚨里泄露出一絲嗚咽, 兩只手緊緊抱住自己,把頭埋入膝蓋里, 遮住了眼里盈盈淚光。

    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她就靠在門上, 背微微顫z, 哭的可憐讓人心疼。

    佟霜聘卻突然生出莫名荒謬的感覺。

    時清薏是這樣的嗎?

    不,記憶里的人不是這樣的, 她囂張肆意,跋扈狡黠, 拿著槍頤指氣使,是在戲園子里看見她直接就上手搶的不守王法的人物。

    以時清薏的身手,根本不可能被佟谷隴這樣的草包如此欺凌。

    佟霜聘扔下手里隨處撿的木棒槌,提起時清薏的領子,強迫她抬起頭看著自己。

    那雙眼楮太熟悉了又太過陌生,明明每一寸肌理都是自己熟悉的模樣, 可神情卻又跟那個辜負自己的人大相徑庭。

    一個不應該不可能的理由在心里緩緩浮現,佟霜聘的聲音凌厲的像刀鋒,逼視著時清薏,卻不知為何自己的聲音反倒先行顫z起來。

    “時清薏,你知道我是誰嗎?”

    那個人抬頭看她,眼底干干淨淨又委屈的不行,依然小心翼翼的回答︰“佟、佟老板……”

    佟霜聘猝然往後退了幾步,險些摔倒在這個小巷子里。

    一個恐怖荒謬的可怕的結論幾乎要在心底成型,她眼前一片昏暗,幾乎要站不穩,後門小巷子里不知道是什麼絆了她一下,黑暗里她差點直接摔倒下去。

    從後方伸過來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把她扶住了。

    佟霜聘撐著牆壁,一寸一寸慢慢回過頭去,接著月光看著那個人。◇思◇兔◇在◇線◇閱◇讀◇

    短打的粗布衣裳已經被撕爛了,露出一截在月色下白的發光的脖頸,刺的佟霜聘眼楮發疼。

    那天晚上時清薏被佟霜聘帶了回去,她哆哆嗦嗦的跟在佟霜聘身後,看著佟霜聘失魂落魄的模樣。

    時清薏踩著佟霜聘的影子前行,而佟霜聘拉著她的手,月亮隱藏入雲層之中,像是走過了一段極度灰暗的時光。

    誰也沒有去管躺在地上的佟谷隴。

    佟霜聘叫人打了熱水又拿了新衣裳給時清薏穿,時清薏受了驚嚇又不願意回去跟一群男人合睡大通鋪,佟霜聘剛準她在自己房里睡一覺,她轉頭就睡了過去。

    佟霜聘靠在外頭的牆柱上拿著一根女士煙,手卻不由自主的發抖。

    她問時清薏是誰的時候靠近她,清晰的甚至能夠看見她長睫顫z,清楚的看見她眼底的茫然。

    是佟老板,撿到她的佟老板,除此之外,還能是誰呢?

    在某些瞬間佟霜聘卻覺得自己比她更加茫然,她的心也一寸一寸沉了下去。

    夏夜的天格外安靜,好像外頭的戰火紛飛燒不到這個與世隔絕的小村莊,之前漫長的恩怨糾葛慘烈廝殺都在此刻停歇下來,窗外蟲鳴陣陣,山林靜謐,她的心里卻空空落落。

    她忍不住抱緊雙臂,覺得這個夏天的夜里似乎格外寒冷。

    夜色靜謐,一直到那根香煙燒到指尖她才驚覺到疼,顫z著把剩下的扔了,床榻間的女人已經熟睡過去,佟霜聘一瘸一拐的走過去,坐在床頭靜靜的看著她。

    許久,伸出一只手來沿著眼角眉梢開始描摹她的眉眼。

    明明跟記憶里一模一樣,卻又分明什麼都不一樣了。

    她慢慢滑下去,以一種別扭的姿勢靠在時清薏的肩上,喃喃著仿佛囈語一般︰“你怎麼就不記得了……”

    她曾經想過多少報復這個人的法子呢?沒有幾百也有幾十種,她恨這個人到極致,恨到就連她不是死在自己手里都意難平,要花大價錢把她從戰場上撈出來,就為了一出這口惡氣。

    而現在,她就這樣瘋了,所有的一切都只剩下自己一個人記得,她有了未來,告別了過去,卻把自己一個人扔在了這噩夢般的深處里。

    曾嫂子說她把腦子燒壞了,自己在後院逼問她,她說自己不知道,記不清了,這些她都以為是時清薏裝的,可時大帥家的小少爺身手不凡,性格乖張,絕不可能被人冒犯而毫無還手之力。

    修長的手指掐住熟睡之人的動脈,也許是因為這個人已經睡著了,她眼里反而有無限柔情。

    “我該信你嗎?還是說,這又是一個精心設計的騙局呢?”

    “清薏……”

    你到底什麼時候是真,什麼時候是假?

    睡夢中的人什麼都不知道,只是微微偏過頭,額頭抵在了她的手臂之上 ,略微有些燙。

    佟霜聘伸手探了探溫度站起身來,出去叫人︰“明早找個大夫過來看看。”

    鄉下沒有洋醫生,就只有行醫多年的老中醫,給時清薏探了許久的脈,出去的時候就忍不住嘖嘖稱奇。

    一身的槍孔還沒好全了,就又有各種傷病纏傷,還被拉去干苦力活,現在還活著真是老天爺給命。

    佟霜聘細細听著,食指在杯壁上細細摩挲著,末了抿了一口茶,聲音微啞︰“那她這病有些東西記不清楚了,這是可能的嗎?”

    “是不是前些日子發了一場高熱?我探脈的時候就覺得她身體格外的虛,還有些炎癥,興許是燒出問題來也不一定,我以前見過一個,村里的小娃兒發了一場燒,前面七八歲的都記不清了,就連自己爹娘也記不得了……”

    大夫仍在絮絮叨叨的說著,佟霜聘的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