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47 頁



    有人都望向她,佟霜聘一時怔愣,良久才干澀著答︰“我是。”

    醫生朝她這里走過來︰“剛剛取出子彈時少爺一直在說佟小姐也受傷了,要我一定過來看看佟小姐傷的怎麼樣了。”

    只那麼一句話,就叫佟霜聘忽而淚如雨下。

    在她放棄時清薏以後,那個人還是這樣,哪怕是生死攸關的時候都還在惦記著她。

    她以為自己不愛她的,其實不是。

    終此一生,她最愛她。

    第138章 強取豪奪民國

    佟霜聘的傷倒是沒有什麼大礙, 只是膝蓋破了一點皮,擦過藥又包扎了一下就好。

    醫生是個外國佬,說話磕磕絆絆的, 給她扎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又對她笑︰“我還以為您是受了槍傷, 嚇到了,還準備了手術刀。”

    所以時少爺才那麼心心念念,做手術都不忘了說這件事。

    佟霜聘坐在那里, 無言以對,嘴唇幾度張合想問卻問不出口。

    “您是想問時少爺嗎?”醫生卻很善解人意,仿佛透過她的眼楮知道她想問些什麼, 對著她露出一個和煦的笑容來, “槍傷沒有傷到要害, 不要擔心。”

    醫生站起來同她握手︰“您可以進去看看她的。”

    可時家十幾口子聚在一起, 又哪里輪得到她一個外人去看時少爺。

    她站在外頭,夏夜里暴雨初歇,窗外還有露水沉沉的綴在名貴的草木上, 天已蒙蒙亮了。

    大太太的貼身丫頭端著一盆子的血水走出來,在外頭四處張望著,找著她了就連忙過來拉她離開。

    “少爺說天都亮了, 讓佟小姐回去休息, 換身衣裳, 不要穿濕衣裳過夜,容易感冒。”

    人家盡職盡責,生怕她照顧不好自己, 給她放了熱水拿了睡衣,末了端了一碗銀耳湯上樓,柔聲說是少爺讓做的, 想著佟小姐從昨天晚上到現在一口都沒吃。

    佟霜聘穿著真絲睡衣窩在床上,身上的雨水全部都清洗干淨,一點一點把自己埋進松軟的被窩里去,這一天發生的一切都太過混亂,她的心幾度吊起來又放下去。

    等到丫頭把東西放下關門出去了,她才起來坐在床邊舀了一勺子銀耳湯入口,綿軟香甜,溫熱的食物滑進食道里,叫她徹骨冰冷的一顆心都慢慢溫熱起來。

    她一邊吃一邊有什麼溫熱的液體滴進湯里,後來她放下碗窩回床上,那個一直陪著她的人不在,她卻怎麼也睡不著,總覺得,身邊像是缺了些什麼。

    時大帥心疼小兒子對這件事徹查到底,查到最後發現是其他派系的人對平洲城滲透,又因為時清薏槍斃了徐洲惹了過來投奔人的記恨,兩邊一拍即合,遂有了這場槍戰。

    時大帥是個急性子,聞言當即就要過來斃了佟霜聘這個紅顏禍水,公館里沒有人敢擋時大帥,佟霜聘站在樓梯上被嚇的動也不敢動。

    後來樓下踉踉蹌蹌的跑上來一個人擋在她身前,時清薏一只胳膊還吊在脖子上,整個人臉色都是慘白的。

    “爹,這件事跟她無關……”

    她這不來還好,來了時大帥險些沒氣個七竅生煙,又不敢真的推這個剛剛重傷的兒子,拿著把勃朗寧戳著時清薏的腦袋氣的一把就要把她掀開。

    “你就是鬼迷心竅,讓開,不讓信不信老子這就斃了你,好過讓你被個女人迷成這樣!”

    時大帥力氣大,一把掀過去,時清薏沒辦法只能用受傷的右臂去擋,這一下剛剛包扎好的傷口立刻裂開,鮮血絲絲縷縷的滲透出來。

    不知是哪個姨太太一聲尖叫,高喊著小七,一群人慌慌忙忙的圍過去看時清薏傷勢,就連時大帥氣的紫青的臉都忍不住動容。

    ——誰都沒想到她真的見那傷處擋著了。

    一片混亂里唯有時清薏把佟霜聘推進了里頭臥室,再牢牢鎖上了門。

    佟霜聘瑟瑟發抖全程都是懵的,一直到被時清薏關了進來才感受到一絲真實,她靠在冰涼的臥室門上, 背不停顫z。

    她知道,時清薏就在門外。

    隔著一道門守著她,她突然無法自抑的蹲下`身去,捂住心髒,盡力的靠著門扉,企圖離她近一點、更近一點……

    但最終時清薏還是被帶了下去,重新包扎傷勢,時大帥也仰天長嘆,放棄了一槍斃了佟霜聘這個紅顏禍水的想法。

    但從那以後佟霜聘便再沒見過時清薏。

    她和時清薏的房間在二樓,過去幾個月時清薏從來都是歇在樓上的,槍傷以後卻在後面小閣樓安了家,養傷期間從來不見她,也不回來睡。

    佟霜聘只敢遠遠看著,並不敢靠近,只是心里越來越難受。

    時公館並不限制她的自由,她哪里都能去得,時清薏養傷的這段時間里隱隱也听見過其他人議論她的話。

    “佟小姐當真是鐵石心腸,小少爺都為她傷成這樣了,竟連去看少爺一眼也不肯。”

    諸如此類,她不是不想去看,而是——

    她轉動著自己手上那一汪碧綠的鐲子,眼看著一個風姿綽約的女人穿著大朵芍藥花的旗袍進了閣樓,日頭正好,陽光倒顯得刺目了。

    那個女人一直沒有出來,她轉那支鐲子轉的越來越快,快到有些心煩意亂,一直到那個女人帶著笑出來。

    ——小閣樓里總有女人進進出出。

    佟霜聘不自覺的咬了咬唇角,從她的房間看過去能剛好能窺見閣樓的小花園,只是唯獨從未見過那個人身影。

    ——就像是刻意在躲著她。

    初秋的傍晚時清薏在陽台看報,察覺到身後有腳步聲抬起頭,抬眸就見那人披著那件自己常用的斗篷一步一步走過來。

    大概是剛洗了頭發,長發還是崛蟺模 慈咀乓恍┤ 擅傻奈砥 放襝巒肥且喚匭蕹を尊 男⊥取br />
    時清薏目光閃爍了一下,把臉別過去刻意不看她,哼了一聲,醋意十足︰“不是說要去找你表哥嗎?還過來看我做什麼?”

    下一刻溫軟的唇舌就貼了上來,向來膽子不大恪守禮節的人竟大膽主動吻了她,時清薏愣住,還沒來不及說什麼那件斗篷就順著佟霜聘的動作滑落了下去。

    斗篷下的人一身白如凝脂的肌膚,骨骼清晰修長,線條起伏,竟是什麼都沒穿,就這麼過來找她了。

    時清薏︰“……”

    她下意識的攬住佟霜聘的腰,又替她把衣裳斗篷拉了起來。

    只是觸踫上去就能感受到這個人在細細的發著抖,佟霜聘的聲音一下子顫了起來,似是想笑,卻到底沒笑出來,一滴眼淚啪一下掉在了時清薏身上,沙啞著聲音問她︰“你是,不願意要我了嗎?”

    時清薏閉上眼,轉手直接扔了報紙。

    她從來不是什麼聖人。

    都沒來得及去臥室,就在書房的小榻里,秋夜里下了小雨打在芭蕉葉上,掩蓋了一切曖昧纏綿的聲音,只有窗外偶爾傳來幾聲細弱的貓叫,低啞急促。

    時清薏傷在肋骨的地方靠近右臂,傷還沒養好不能大動,佟霜聘痴纏著她,到了情濃的時候圈住時清薏的脖頸,一邊輕輕喘熄,一邊輕聲問她︰“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恨我那時候丟下你,嫌棄我跟了你還想著回去找表哥。

    “怎麼會,”時清薏喟嘆一聲,吻過她顫z的 骨,含過因為瘦削突出的 珠,在黑暗中無聲抱住她,“我以為,是你想走,不願意再過來看我。”

    那顆高高懸在半空中的心終于落了下去,佟霜聘嗚咽一聲縮進那個久違的懷抱,惶惶不可終日的悲傷和絕望都在此刻找到了歸屬[email protected]本@作@[email protected]由@思@兔@[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閱@讀@網@友@整@[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傳@

    時清薏就一下一下拍著她的背,哄著同她說別怕。

    她們著實相好過一段時間,好的時候蜜里調油,佟霜聘夜夜跟時清薏宿在後面的小閣樓里,夜里縱情聲色,累到凌晨才相擁著沉沉睡去,白日里佟霜聘先醒過來要去戲園子前也要同時清薏告別。

    佟霜聘接受的是舊式教育,于感情上總是內斂一些,時清薏卻比她大膽的多,早上走前必然要有一個早安吻,有時吻出了火氣就再繼續,總也沒個節制。

    養傷的時候就去戲園子里陪著她,佟霜聘在台上唱戲她就認真听著,听完了接她出去看電影听歌劇買時興的小玩意兒。

    她胳膊沒養好佟霜聘也主動坐在她懷里,從來都順著她。

    時小少爺玩世不恭,同佟霜聘在電影院外接吻,跟她一起去拍婚紗照,在拍婚紗照的間隙里突然回頭偷吻她,拿著照片樂不可支的事兒都干過。

    後來傷養的差不多的時候時清薏提出來要搬出去住,時大帥氣的摔筷子說她胡鬧,時清薏把筷子一擱,癩皮狗一樣杵那兒。

    “霜聘早上要練嗓子,在家里哪兒有地方給她練的?吵了爹你的好事我可不想吃槍子。”

    時大帥氣的罵她快滾快滾,誰知當天晚上他的大閨女就當真拉了那個戲子的手拖了兩箱子行李出門,差點把他氣昏了去。

    那日夜風格外大,佟霜聘躲在時清薏的軍裝披風下頭,听著街邊  的風聲,身後的幾個大箱子在車上顛簸著,突然有了私奔的感覺。

    她忍不住也不想忍的抬頭偷吻了時清薏的下頜,然後听見一聲悶笑,被時清薏逮住又低頭吻了她。

    佟霜聘推開她一些,鼓足勇氣忍不住問︰“你的那些姨太太呢?”

    這次出來時清薏只帶了她一個人。

    “我哪里有什麼姨太太?不就只你一個?”時清薏匪夷所思,而後 地反應過來,一直笑到了新家里,“原來有些人亂吃飛醋,把我爹和我哥的姨太太都劃給了我。”

    佟霜聘羞憤欲死,剛進家門就被人抱上了樓扔在床上,卻什麼都沒有做,只是把頭埋在她肩窩里,抱住了她。

    “霜聘,我只有你一個,以前如此,現在如此,以後也是如此。”

    她說︰“這里以後就是我們的家。”

    那樣深情款款的情話,這樣用情至深的人,換了誰能不心動呢?

    佟霜聘顫栗著抱緊時清薏的頭,那一刻,她恍惚以為自己擁有了一切。

    在這個無數人流離失所的亂世,她一個人苦苦掙扎的亂世,她終于要有一個家了。

    佟霜聘開始格外迷戀時清薏,迷戀時清薏擁抱她時的感覺,每一次心里都是滿脹的,那個人走進她的心里把那一塊的空白填的滿滿的。

    也許是因為世道的無常,她心里總覺得不踏實,偶爾會有些患得患失,好在時清薏一直寵著她。

    時清薏傷好以後要天天到軍營里去,走的時候就比佟霜聘早些,等佟霜聘醒來時身邊已經冷了下去。

    身體滿足以後心中就格外的空虛,佟霜聘貪戀時清薏帶來的溫存,在她走以後穿她的襯衫睡她睡過的地方,某一次被落了東西在家里回來拿的時清薏逮了個正著。

    佟霜聘的臉就一點一點紅了個透徹。

    時清薏心疼她,給了她一個早安吻,再後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