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45 頁



    眼, 五大三粗的男人絡腮胡子長了滿臉, 後面一堆兵跟著, 看著凶神惡煞。

    她第一想法是原來不是所有當兵的都跟時清薏一樣,風流倜儻,俊秀如竹。

    正這樣想著,老板推開門進來, 那張渾濁的臉苦巴巴的皺著,搓了搓手,為難的開口︰“霜聘,你看這,也走不了呀。”

    門被堵著,能怎麼辦呢?只能上台繼續唱。

    世道亂了以後听戲的人也少了,這還是一年到頭頭一回人這樣多,老板卻恨不得一個人沒有。

    台下瓜果熱茶都續的好好的,稍不滿意就大肆謾罵,那聲音幾乎把唱戲的聲音都遮住了,他們不叫停也沒人敢停下,佟霜聘唱完了一曲就接著唱,唱到嗓子都啞了,突然前頭一個兵喝的醉醺醺兩步跳上台直沖佟霜聘而來。

    沒有人見過這樣的變故,一旁的人還想阻攔,人還沒靠近來就被一桿槍指向了腦袋。

    “給老子過來試試?”

    在場所有人噤若寒蟬無人敢動,只有幾個年紀小的小孩子還要往上沖,那人直接放槍,砰砰幾聲把那幾個孩子面前的台子都打出了幾個窟窿。

    終于只剩下隱隱的啜泣,沒有人再敢上來。

    佟霜聘幾乎要被那濃烈的酒氣燻暈過去,一雙蒲扇般的手直接朝她招 過來,提 起她的戲服領子︰“讓我來看看這個小娘們長的俊不俊……”

    台下都是起哄,叫嚷著讓他快點把小娘們扒了看看的,被捉住的一瞬間佟霜聘整個人都惡心的想去嘔吐,手還在拼命掙扎,可戲服的袖子和那人大力的鉗制讓她動彈不得。

    酒氣襲壓過來,那只手開始當眾撕扯她的戲服,露出一截白皙奪目的鎖骨。

    那一刻她覺得自己不如死了算了,就是死了也比在這亂世里隨便被什麼人染指要好的多。

    她的自尊都快被一點一點踐踏干淨。

    她被推搡著靠在戲台的柱子上就要把衣裳扒下來的時候身側突然傳過來急促的腳步聲,而後是飛起一腳,凌厲的軍靴一腳將那個大漢踹了出去,披風順勢就裹在了她身上,將她整個人包的嚴嚴實實。

    而後是一只手覆蓋在她眼上,耳畔的聲音極冷,是佟霜聘從來沒有听見過的狠戾 ,又帶著一點詭異的溫柔。

    她說︰“閉眼。”

    佟霜聘下意識的閉上眼,眼睫輕顫掃著皮手套,眼淚不自覺的滾滾流出,下一刻耳畔便是砰地一聲巨響。

    那是一聲槍響,巨大的槍響,她從來沒有在這麼近的地方听見放槍,搶聲駭人又恐怖,叫她瑟瑟發抖,耳朵一直在耳鳴,可那聲槍響一直是她後來听見過最安心的聲音。

    那只戴著皮手套的手覆蓋在她眼簾上,遮住了世界所有的喧囂骯髒。

    她是被時清薏抱回去的,妝也沒有卸,臉也沒有洗,一臉的淚痕與狼狽,那天晚上的夜風很冷,那個人的懷抱卻是暖的,暖的讓她鼻尖發酸。

    夜風里的薔薇開到頹敗,她的手攥的死緊幾乎要掐進肉里,時清薏先是握住她的手,然後一點一點將她的手指掰開,與她十指相扣。

    另一只手拍著她的背同她說︰“別怕。”

    要是不哄她,她是絕不會哭的,佟霜聘見過世事又性子堅韌,可被人一哄那委屈便像崩塌的河堤,放任淚水橫流。

    到後來是時清薏把她抱上樓的,進公館時有些笑話她的,酸  的說小七找了個嬌貴人。

    佟霜聘不自覺的臉發燙,啞著嗓子推她衣裳︰“放我下來,我自己能走。”

    “放你下來讓他們都看見你的小花臉?”

    那聲音帶著幾分笑意,玩世不恭里又有幾分體貼。

    ——她的臉確實沒有卸妝。

    上樓以後時清薏讓人打了水來給她卸妝,手絹仔細的擦拭她的眉眼時吹了吹她的眼楮︰“你在台上唱戲很好看。”

    佟霜聘不知道時清薏為什麼突然這麼夸她,手卻不自覺的收緊。

    自小養在深閨的姑娘只遠遠听見過打槍,實在沒看見過,時清薏抱她走的時候她其實偷偷看了一眼,滿地都是血還有死不瞑目的眼楮——

    她夜半駭然嚇醒,嘴里喘著粗氣,夢里都是那個撕她衣裳的大兵,一會兒強行要在戲台子上侮辱她,一會兒又是時清薏修長的身影擋在她面前,手臂抬起就是一槍,轟的一聲,人就沒了……

    她嚇的冷汗涔涔,手無意識的往身邊摸,卻什麼都沒摸到,時清薏不在她身邊。

    這是她來時公館這麼久,時清薏第一次沒睡在她身旁。

    不過也是,她有好些個姨太太,環肥燕瘦,不一定要陪著自己這個不知情識趣的人。

    她踉蹌著下了床,想倒一杯水給自己潤潤嗓子,瓷壺里卻沒水,嗓子實在干渴,她打開門想下樓尋點水喝,卻見外頭燈亮如白晝,樓下跪著一個人。

    ——時清薏。

    她跪在大廳中央, 背挺直,似乎听見腳步聲抬頭,望見佟霜聘有幾分訝異,又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唇上,無聲搖了搖頭。

    佟霜聘還沒反應過來,一樓書房就傳來怒聲,是時大帥在發脾氣︰“你們不用為他求情,她這樣沒輕沒重的,明知道江槿瞬糯賜侗頰鞘章>鬧 剩 垢以謖饈焙蟶比耍 皇洞筇澹 br />
    然後是一個年輕的聲音︰“爹,小七這也算是為民除害,被槍子打死的那個徐洲在平城這兩天四處滋事,老百姓也早有怨言……”

    “她那是為民除害嗎?她為著什麼你們不清楚?還給她狡辯,不就是為了個戲子?”

    里面傳來砸東西的聲音,時大帥大概被氣狠了,大罵養了個沒用東西,佟霜聘攥著二樓西式的護欄,心里莫名堵的慌,有點喘不過氣來。

    正在這時候旁邊悄無聲息的上來一個人,正是時公館的女管家,端了一個小托盤,上面放著一壺茶水。

    “少爺讓讓送上來的,少爺說讓您早點休息。”

    佟霜聘像是一只被驚動的鳥,肩膀抖了抖接了托盤就走,轉身就把門甩上了。

    家里的女管家嘆了口氣,覺得這姑娘是真的心狠,少爺為她闖下大禍被大帥責罰,她卻是連看一眼都懶得。

    那天晚上時清薏一直跪到凌晨四五點才被人攙扶上來,大太太心疼小兒子,在時大帥勉強睡著以後就連忙讓人饞她回房。

    佟霜聘側著身子裝睡,隱約听見身後的人動作遲緩的上床脫衣,而後背後貼過來一具冰冷的身軀,時清薏從後面虛虛攬著她。

    “我知道你沒睡著。”

    佟霜聘不答話,時清薏的 吸輕輕淺淺的落在頸側讓人覺得莫名的癢,她想轉過身不知道踫到哪里,身後的人嘶了一聲,啞聲按住她︰“別動 。”

    她就知道自己大概踫到了她的膝蓋,跪了一夜肯定是疼的。

    佟霜聘當時應該趁她病要她命,動的更厲害才是,可她沒有,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動也不敢動。

    時清薏抱著她,也許是為了轉移疼痛,把腦袋埋在她肩上問她︰“那天我見你的時候,你唱的是什麼?”

    佟霜聘並不回答,死死咬緊了牙,留下時清薏一個人自言自語。

    “我知道那天你看見我了,被我嚇到了吧?”她似乎笑了一下,“不過你比你那表哥成器,嚇到了好歹也把戲唱完了,你那個窩囊廢表哥可是差點嚇尿褲子。”

    時清薏閉著眼像在回憶她那時唱的什麼,而後在她耳邊慢慢的,一字一句的輕聲復述出來。

    “情雙好,縱百歲猶嫌少……”

    情雙好,縱百歲,猶嫌少。

    ——

    那件事時大帥反正是壓下去了,听說時清薏為此擔了個什麼罪名降了職,這些事佟霜聘就不大曉得了,但從那以後時清薏無事的時候變經常去戲園子接她回來。

    穿一身軍裝,筆挺修長,看的戲園子里的姑娘偷偷紅了臉。思兔文檔共享與線上閱讀

    偶爾進去听戲也時常就在外面等著她,夕陽薄暮時分佟霜聘出門正好瞧見時清薏,她坐在車里,車門半開露出一條被軍褲包裹的格外修長的腿來,膝蓋上搭著一份報紙,手里擺弄著一個西洋表。

    那些西洋玩意兒讓人好奇,佟霜聘怔了一下走過去,又看了一眼時清薏,那目光滿是懷疑,簡直像是會說話,像是在質問時清薏,擺弄這個,你會麼?

    時清薏被她的目光逗笑了,副官沒忍住咳嗽了一聲,跟少夫人解釋了一下︰“少爺以前是出國留過洋的。”

    所以,少夫人不必每次看少爺都覺得他只是個強取豪奪混吃等死的大少爺。

    佟霜聘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時清薏強行箍住了手腕,她想掙完全掙不開,時清薏只是呵斥了一聲︰“別動。”

    她就跟只小兔子一樣不敢動了,一直到那只漂亮的女式手表妥帖的環住她的手腕,時清薏才松開她的手。

    剛松開佟霜聘就要往下取,不想要時清薏送的東西。

    夕陽碎金,玩世不恭的小少爺又低下頭來,一雙眼瀲灩的看著她,帶著一點挪移的笑意︰“佟小姐會認表嗎?要不要我手把手教你?”

    佟霜聘氣的把手收回去,剛背在背後就听那人愉悅的笑意︰“那我就當你收下了。”

    她這才 地發現自己著了這人的道。

    “明天五點,我帶你去海邊劇院看電影,佟小姐記得看著時間。”

    她說的彬彬有禮,佟霜聘卻知道自己大約沒有拒絕的權力。

    第二天表哥過來看她,穿一身長袍站在風里,身形削瘦,見了她眼眶通紅的過來拉住了她的手︰“表妹,我對不起你,我這幾日出門做生意,回來才知道你遇見這樣的事……”

    佟谷隴家離戲園子近,那天出事老板立刻叫了人去喊他,門卻一直沒有開。

    在這亂世之中沒有人能對得起誰,在槍桿子出強權的年代誰都只能妥協低頭,佟谷隴是,佟霜聘也是,只能說一切都是造化弄人。

    佟霜聘搖搖頭,扯出了一個苦澀的笑來︰“我知道,不怪表哥。”

    手卻從佟谷隴手里扯了出來。

    佟谷隴臉色變了幾變,到底還是陰沉著臉不甘心的放了手。

    那天晚上她出去的時候卻沒有車過來接她,說好帶她去看電影的人杳無音信,她沒辦法自己叫了輛黃包車回了時公館。

    明明應該慶幸的,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心里空落落的。

    晚上她回去時時清薏早已回來了,裝模作樣的在書桌前看報,見她進來冷冷瞥了她一眼︰“你見那個窩囊廢了?”

    佟霜聘忍了忍還是回頭正色告訴她︰“表哥不是窩囊廢。”

    ——只是在這亂世里,誰都活的不容易罷了。

    時清薏嗤笑一聲,把報紙扔在一旁,過去就把人抵在書架上咬了一口,佟霜聘想推開她,跟往常無數次一樣只是徒勞無功。

    時清薏咬在她的脖頸,咬了很有一會兒,餃住修長的脖頸那里的肉下嘴,繾綣廝磨,疼的佟霜聘整個人都在發抖︰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