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27 頁



    她一眼。

    她怎麼能這麼狠心,她怎麼能這麼狠心……

    傅時錦目眥欲裂,眼睜睜的看著她消失在視線深處,心一點一點沉入漆黑的湖底,而後驀地抽痛起來。

    心髒的位置疼的麻木了,根本喘不上氣來,空氣逐漸稀薄,眼前的一切都開始漸漸變得模 ,她像是失重一樣往下飛速下沉,周邊越來越冷、越來越冷……

    ——她的心髒病犯了。

    最後的目光里是那個人的背影,她很盡力的伸手去夠,可是怎麼也夠不到。

    明明近在咫尺,卻仿佛遠在天邊。

    是她永遠不能觸及的人,無邊的絕望籠罩了她。

    其實只要她回頭看自己一眼就能發現自己的異常,可自始至終,她都沒有回頭。

    ——

    沒有人知道那個前一刻還高高在上鋒利的像一把刀的女人在進電梯的那一刻就頹然下來,整個人脫力一般的靠在電梯里,像經歷過了一場精疲力盡殊死搏斗。

    陸靜 玩味的打量著她,片刻後訝異開口︰“你哭了?”

    有隱秘的水痕從她眼角緩緩滑落,而後沒入鬢角,打濕了精致的妝容,陸靜 不明所以的皺眉,靠近過去美眸流轉︰“接下來打算去哪兒?”

    誰知時清薏卻突然倒退半步,跟她拉開距離︰“剛剛多謝陸小姐幫忙,我現在還有事,就不打擾了。”

    說著徑直沖出電梯,在陸靜 愕然的目光里跑了回去。

    她跑的那樣急,像是生怕晚了一步就會錯失珍寶。

    ——

    傅時錦好像做了一個夢,夢見時清薏回來抱著她下樓,在她耳邊不停的求著她讓她再撐一會兒,再撐一會兒,有溫熱的淚水滴落在她鬢角,又很快滑進了她的脖頸。

    她企圖抬起手觸摸那個人,看看是否只是自己的幻覺,可就是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她都做不到……

    再然後就是無盡的灰暗包裹了她。

    ——

    傅家的私人醫院幽靜而沒有人聲,傅斯廷從公司趕過來時距離傅時錦入院已經過去了兩個小時。

    走廊空曠而漫長,有稀疏的光影散漫的落進來,陽光在那個女人頭發上輕輕跳躍,又慢慢傾灑在潔白的瓷磚上 。

    她站在那里,像一棵露出疲態的樹,只有肩膀在風里輕輕顫z,壓抑到了極致,連一絲聲音也沒有,光裸的小腿在秋風里還有擦傷,鮮血在價值不菲的裙擺上干涸。

    有一只蝴蝶停在她肩上,又慢慢從窗邊飛離。

    單薄脆弱的像一張紙,只是一瞬不瞬的望著他,眼淚已經流干了,隔著一道走廊,不敢近前。

    “她,還好嗎?”

    第120章 落井下石流量小花

    昏迷的時間是漫長的, 生死一線的感覺讓傅時錦開始做夢,光怪陸離,各式各樣。

    最後夢到上輩子最後的時候, 那個女人改掉了時清薏的名字, 跟其他男人成雙成對的出入, 她眼睜睜的看著其他人佔據時清薏的身體卻無能為力。

    再後來, 她借著大哥的勢力慢慢爬起來,把那個女人收攏在掌心。

    身體是一樣的, 人卻再也不是那個人了。

    那是很漫長的一段時光,長的讓她覺得絕望, 電擊、道士、和尚, 所有能試的方法她全部都試過, 可惜的是沒有一個能讓那個人回來。

    她把那個佔據時清薏身體的人關在別墅里, 折磨著她的同時也折磨著自己,折磨了整整二十年。

    一年又一年,花開花又謝,整整二十載春秋。

    時清薏出意外的那一年剛剛二十一歲,跟了她一年, 在娛樂圈這個花花世界里看迷了眼,她失勢出車禍的時候時清薏背叛了她, 等她卷土重來的時候, 人已經不是那個人了。

    她們在一起的時光只有一年, 剩下的整整二十都是傅時錦一個人獨自度過。

    這個世上可怕的事情有許多,最可怕的是她把一生愛恨都寄于一人身上,那個人卻走的無聲無息。

    所有背叛,傷痛,甚至連一個解釋都沒有。

    于是有太多的余恨堆積在心里, 有太多的不甘百轉千回,讓她執念了一生,直到後來心髒病去世都無法釋然。

    或許是上蒼都憐憫她,讓她重來一次。

    她本應該不再重蹈覆轍,她只是想報復她的小金絲雀,二十年無望的等待有多心焦,時清薏不會知道,她也不能告訴她,可當初實打實的背叛,時清薏應當給她一個交代。

    只是直到現在她才明白,原來那二十年不是恨的無法自拔,不能忘懷,原來只是她一直愛著那個負心的人渣。

    人不能掉進同一個坑里兩次,一次是猝不及防,兩次是愚不可及,傅時錦一直是個聰明人,她兩輩子唯一兩次掉進兩個坑里,那個人叫時清薏。

    多可笑。

    她的 吸慢慢急促,夢境開始崩碎,光的盡頭是一個癲狂的女人,她站在一扇門里冷冷的看著她 ,頭發因為幾十年沒有打理而蔓延至腳踝,目光里盡是報復的快意。

    “傅時錦……”

    太多年的暗無天日,讓她連說話都磕磕絆絆。

    “你看,最後還是我……”

    病床上的人 吸驀地加重,有人緊緊握住她的手,一生急過一聲的喊︰“時錦、時錦!”

    眼簾重的像是壓著石塊,她的意識沉沉的往下墜落,而後被一只手拉起來,往天光透亮的地方拉。

    耳邊涌入嘈雜的聲音,光亮在眼前一點點清晰,那只手放開了她,睜開眼的時候房間里滿是醫護人員,傅斯廷在外圍,看見她醒過來趕快過來拉住了她的手 。

    那是大哥的手,沉穩有力,卻不是潛意識里那只縴細溫柔的手。

    也許是錯覺,卻真實的讓人忍不住想要相信。

    她的嘴唇幾張幾合,醫生已經推著床位將她送進了手術室,傅斯廷握住她的手,一聲一聲的保證︰“時錦,我們出來再說、出來再說……”

    搶救了數個小時才勉強穩住病情,醫生出來的時候背心已經全部汗濕,傅斯廷站在門外等待著,一直到天色透亮。

    醫生是國內這方面首屈一指的專家,聲音不免帶著幾分惋惜︰“傅先生,病人的情況恐怕不容樂觀……”

    傅斯廷向來穩重的面皮也免不了出現崩裂,他的嘴角繃的極緊,像是在某一刻就會徹底崩碎開來。

    “要盡量穩住病人的情緒,不要刺激她,萬一再出事,我們恐怕也……”

    傅斯廷點點頭,聲音嘶啞,連續幾天幾夜不眠不休,讓他整個人都顯得格外憔悴,又在某一刻顯露出某種決絕陰狠。

    只要能救時錦,又有什麼事是不能做的?

    那是他唯一的親妹妹。

    傅家一門的壞人,唯獨對自己家里人護犢子到令人發指的地步。

    今年的冬天來的格外早一些,傅時錦在醫院里醒過來的時候秋天就已經過去,有紛紛揚揚的小雪在窗外飄灑。

    她精神不太好,傅斯廷在她病床前陪著她,傍晚的時候接到電話,在陽台上接時里面傳過來刺耳的汽車嘶鳴聲,而後是一句喝罵。

    “老實點……”

    對面的人似乎想說些什麼,接下來就是 地一聲,手機摔地的聲音。

    他心里一寒,驀地回過頭的時候傅時錦拿著照片在看。

    那是一張她和時清薏的合照,里面的人剛參加選秀,還是個剛上大學的女孩,靠在她身邊看夕陽,羞澀又干淨。あ本あ作あ品あ由あ思あ兔あ在あ線あ閱あ讀あ網あ友あ整あ理あ上あ傳あ

    傅時錦的聲音有些嘶啞,靠在床頭,臉白的毫無血色,在傍晚半明半暗的燈光下溫柔的有些詭異。

    “她看起來那麼笨 ,又那麼天真干淨,跟圈子里被銅臭味浸染的所有人都不同,愛錢也是坦坦蕩蕩的,小守財奴愛錢每次投資都虧錢,虧了就委屈巴巴的蹭到我身邊懺悔……”

    似乎是想起來什麼,她勾了勾嘴角︰“我想著,她那樣笨,肯定是要我一輩子寵著她,護著她的,原來我也會看走眼……”

    她嘆了口氣,有一種莫名的遺憾和溫雅有禮。

    “我在她心里只原來只值五千萬,她收了錢,不改付出代價嗎?”

    女人在夕陽里把照片放在醫院的病床上,彎著眉眼微笑,看起來溫柔無比 ,卻莫名讓人覺得從骨子里生出一股寒氣。

    ——

    時清薏在車里待了三個小時被輾轉轉移出去,眼楮上蒙著白布,嘴里塞著東西,手被捆在身後,到處都是一片黑暗,她被人推著下車,而後關進了一處房子里。

    很冷,沒有空調,什麼都沒有,周遭安靜的不可思議,她背靠牆 只能汲取到身後冰冷的溫度。

    “這里是哪里?”

    系統化成一堆數據蹲在她肩上︰“是郊外的一棟別墅,這里有監控,宿主你還是不要隨便亂動了。”

    會被人發現的。

    “最後一通電話打出去了嗎?”

    “當然,”系統揪住她的衣裳,“宿主要相信我的能力,反派要過來,我先 了。”

    系統聲音落下的一瞬間門就被打開了,輪椅的聲音在地上劃過,而後是一只冰冷的手 ,先是在她臉上游走,一一撫摸過眼角眉梢,才扯下了遮住她眼楮的布料。

    是一個空曠的房間,除了一張床外什麼都沒有,空的只有風聲 嘯而過。

    傅時錦的臉色從容而蒼白,有種病態的美麗 ,混合著病弱和偏執,看著她的目光溫溫柔柔。

    “清薏,我說過,你就算演也要演到我滿意為止,厭倦為止,這就算只是一場游戲,也要我,先說停才可以。”

    也許是因為生病,她的聲音低弱,讓人不怎麼能听清,蒼白削瘦的手輕輕抓住她的下頜,有手指扼住她的咽喉。

    “你不能說停的,明白嗎?”

    她輕聲細語的跟這個人講著游戲規則︰“你覺得你依靠陸靜 就可以離開我嗎?可是你看,她這麼沒用,根本護不住你,到頭來還是落在我手里不是嗎?”

    時清薏眼底劇顫,用力把頭偏過去,脫離她的桎梏,眼眶不知何時已經紅了,像鼓足了巨大的勇氣,極慢的搖頭啞聲開口。

    “時錦,你根本,不懂什麼叫喜歡。”

    像是听見什麼過分可笑的事情,傅時錦拿起手拍了拍自己的腿,狠狠拍著自己的腿,在輪椅滑動的聲音里笑的眼淚都要掉出來了。

    “時清薏,你說我不懂什麼叫喜歡?”尾音里的哽咽和顫z足以讓任何人心酸。

    為了你家庭事業乃至于跟大哥決裂被趕出家門,被你連人帶財的騙了兩次 ,整整兩輩子,連命都搭進去了,還不夠嗎?

    “你根本什麼都不懂 ,”時清薏靠在冰冷的牆壁上,捆在身後的手緊握成拳,她低著頭,聲音很低,仿佛竭盡全力壓抑著什麼。

    “你以為誰會喜歡你這種偏執狂、瘋子,動不動就拿權壓人嗎?求愛不得就綁架,就威脅,你覺得有人會忍得了嗎?”

    傅時錦心口劇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