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26 頁



    所以你到底在干什麼啊!系統很想過去把她搖醒,我讓你來拯救反派不是讓你催化她黑化的!

    “你听說過破鏡重圓嗎?”時清薏把手撐在陽台上,無聲嘆了口氣,“但事實上根本就沒有什麼破鏡重圓,破了的鏡子修復的再好,始終都是有裂痕的,所以就算我伏低做小,傅時錦心中的怨恨都不會消散,只是暫時壓制而已。”

    裂痕始終在原地,提醒著兩個人回不到過去。

    系統似有所悟︰“所以?”

    時清薏眼眸微深,在夜色里熠熠生輝︰“如果,從一開始鏡子根本就沒有破呢?”

    這里是整個城市的最高處,可以俯瞰整個城市,她的目光在車水馬龍中穿過,一直到某個方位方才停頓下來 ,垂下眼簾。

    系統莫名覺得那一瞬她的眼楮格外溫柔。

    ——

    另一邊傅斯廷終于傅時錦從狼藉里拉出來,暫時叫熟悉的阿姨過來給她收拾狼藉,又叫過來私人醫生看著她。

    等一切都安排的差不多了已經是凌晨四點半,他心里憋了一口氣緩不過來,獨自一個人出去抽煙,手機震動了一下。

    他煩悶的打開,里面是一條短信,在凌晨四點的夜里穿過來,只有一句。

    ——她還好嗎?

    傅斯廷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心情復雜的想,原來這一夜,不止是時錦一個人徹夜難眠。

    ——

    當紅流量時清薏突然推掉了最近半個月的所有行程,消失在大眾眼前。

    工作室不再出行程,也沒有其他任何消息傳出來,有業內開始傳有人要封殺時清薏,說是她得罪了了不得的人。

    粉絲當然是著急的,女明星事業粉多,遇事不決沖工作室,問工作室為什麼不給姐姐安排行程 ,女明星事業上升期,又恰好有劇小爆為什麼不營業。

    一時之間工作室焦頭爛額,最後不得不讓大粉過去解釋,放出來各種言論安撫粉絲 。

    一說他身體在拍《危樓》時出了問題,需要靜養,二說她最近接了主旋律的資源,需要閉關,好歹先把粉絲壓住了。

    但粉絲好 弄,傅時錦卻沒那麼好 弄。

    整個A城遍尋不到,傅時錦直接去了樂滎的總部。

    女人只是坐在那里壓迫感就極強,這段時間不知道遭了什麼罪,看起來削瘦的只剩下一把骨頭,可能因為太瘦了,人也沒了以前的文雅隨和,看起來多了幾分冷厲。

    楊悅宜站在門口只是往里面望了一眼,心里就是一突。

    氣勢壓人,她苦笑了一下,最後在傅影後滲人的目光下嘆氣。

    “如果是傅影後都查不到她去哪兒了 ,我們怎麼可能知道,雖然我是她的經紀人,可私人生活方面……”

    傅時錦就看著她,也不言語,一股令人膽寒的戾氣陡然生出沉沉壓在人心頭。

    楊悅宜最後還是松了口,苦笑一聲︰“半個月前我最後一次看見她是陸影後親自過來接的,再之後就是她說想休息一段時間了……”

    再也沒有看見過她。

     嚓一聲,桌上的杯子落地  ,碎成一片。

    時清薏雖然神隱,但有些活動還是不能不參加的,比如早就簽好的活動,不去將面臨巨額違約金,錢再多也經不住這麼造。

    通過楊悅宜傅時錦拿到了最新的行程。

    十天以後,在星躍大樓,有一個美妝雜志必須得去。

    傅時錦後來一直想到那一晚,像一個經久不衰的噩夢,揮之不去。

    時清薏靠在走廊的牆壁上,牆壁慵懶的燈光打在女人艷麗的眉眼上,離開了她的人不再是楚楚可憐的小白花,美的艷麗又張揚。

    她這一個月找她找的憔悴瘋魔,而她在這里含笑壓著陸靜 的肩膀,兩個人似乎在談笑,靠的那樣近,親昵的跟她耳語什麼,片刻後又笑了起來,靠的更近,直到——

    直到,她吻了陸靜 ——

    第119章 落井下石流量小花

    燈光打得曖昧, 深秋驟然落下一道驚雷,陸靜 率先看見了傅時錦,好看的眼角頓時彎了起來, 像一把薄而利的刀。

    “清薏, 看看誰來了。”她點一下時清薏白皙的肩膀, 笑容都帶著幾分玩味, 洋溢著勝利者的幸災樂禍。

    時清薏這才發覺什麼似的轉過身來,她今天穿的是一件及膝的短裙, 艷麗且特色鮮明,是國外一個非常有名的牌子。

    價格昂貴是一方面, 出借更是難上加難, 如果沒有陸靜 從中牽線搭橋, 她根本無法踫到這個牌子。

    看見傅時錦的那一瞬, 她眼底似乎起了一抹意料之中的復雜,而後很自然的扯了扯嘴角,毫不心虛的笑了起來︰“原來是傅影後,真是好巧。”

    傅時錦的眼死死盯在對面橋笑嫣然的人身上,一字一頓, 聲音嘶啞︰“不巧。”

    一點都不巧,哪怕她看起來在是氣勢驚人, 也難以掩蓋本身的憔悴, 雙頰已經深深凹陷下去, 能看見側臉明顯的線條,在短時間內暴瘦下去。

    藝人要保持體重,瘦是為了美感和上進,但瘦成她那樣明顯已經顯得病態,或許是她半個身子隱藏在黑暗中的原因, 更襯托的人有幾分陰冷讓人不可直視。

    傅時錦把輪椅往前推了幾步,在一片長久的靜默以後開口,嘶啞的聲音已經帶了顫z和疲憊︰”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嗎?”

    她的目光死死鎖定了對面的人,企圖從她臉上看出任何心疼或者不忍的神色。

    可是沒有。

    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吃不下,睡不著,甚至幾度入院,為了找到她動用了無數的資源,在無數個黑夜里一遍又一遍的復習著被心愛之人所拋棄的痛苦,無聲的劇痛來回撕扯著她的心髒。

    時清薏稍微愣了愣,濃密縴長的眼睫扇動而下,斂去自己心中所有的心緒,只是一瞬又重新抬了起來。

    莞爾一笑︰“我當然不知道,難道我的意思還不夠明顯嗎?”

    “你是什麼意思?”傅時錦一步一步逼近眼眸,她的眼楮很亮,在黑暗里如同鷹隼般駭人。

    對面妝容精致的女人往牆壁上靠過去,曲線玲瓏,在燈光下勾勒出姣好的線條,慵懶淡然,口中吐出的話卻字字誅心。

    “東西都已經收走了,傅影後這麼聰明的人難道還看不出來嗎?當然是分手的意思。”

    她居高臨下的看著傅時錦,眼底攏著幾分似笑非笑的淡漠笑意,對不久前還耳鬢廝磨的枕邊人的痛苦視而不見。

    傅時錦的臉色慘白如紙,不帶一絲血色,時清薏別開眼去,也避開了她灼人的目光,偏向旁邊看戲的人︰靜 ,我們走吧。”

    高跟鞋的聲音響在空曠的走廊里,傅時錦操縱著輪椅突然轉向,在地上留下一道白痕,硬生生的擋在了必經之路上,眼眸染著一層薄紅︰“你就沒有什麼,想跟我解釋的嗎?!”

    不辭而別,三心二意,出爾反爾,還有,還有把我當傻子一樣的戲耍——

    陸靜 停下腳步,宛如看好戲一樣站在一旁,這場戲她得看下去。

    時清薏被她擋住了去路,雙拳在背後緊攥,而聲音卻愈發薄涼嘲諷︰“傾吞財產的案子已經了結,當初傅影後是怎麼逼我回去的?您心里不清楚嗎?”

    她仿佛看帶什麼一個可笑的人一樣俯視著那個人︰“怎麼利用權勢讓人折腰的戲碼?你就這麼喜歡嗎?你就沒有想過強迫的人終究會有走的一天嗎?”△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線△上△閱△讀△

    一字一句如刀似劍戳在傅時錦的心口,是她咎由自取,明明知道這是一個怎樣沒有心的女人,還要不顧一切的把她留下來,卻從來沒有想過她,一旦有了其她高脂,這只鳥還是會毫不留情的一腳踢開她。

    傅時錦慘笑一聲,眼里光亮一點一點灰敗下去,甚至顯得淒愴︰“原來,你一直都是這麼想我的,可你忘了,當初是你先招惹的我……”

    時清薏愣了一下,仿佛被勾起了什麼痛苦的回憶,面具都有皸裂的趨勢,但很快又低低的笑出聲來。

    “大滿貫影後傅時錦傅小姐,難道真的看不出什麼是做戲嗎?我只是做個戲而已,你竟然認真了?”

    “那你和陸靜 ……”傅時錦的手握在輪椅上,青筋暴起,從喉嚨里一點一點發出嘶啞的聲音,她想要吼出來,可整個人都陷入了一片可怖的眩暈里,連說話都尤為艱難。

    “你不也跟何有關系嗎?你們這樣的人,把人當玩物而已,怎麼,被我耍了很難受?”

    她冷漠的讓人心驚,話語跟連珠炮一樣的往外蹦,又快又急,像是一場狂風暴雨,看的在一旁的陸靜 臉色都變了。

    最後她俯下`身把手按在傅時錦的輪椅上,一點一點的挪開,她們的臉靠的那樣近,一個充斥著絕望的痛苦,一個滿是譏誚。

    “對啊,我就是人渣,就是騙你,錢騙到了,離開有什麼不對?”

    “清薏……”傅時錦說不出話來 ,嘴唇都在發抖,冰冷的手覆蓋在時清薏的手背上,企圖讓她不要再說了,可時清薏根本不為她的痛苦所停留。

    “傅影後不會自作多情的以為我是真的喜歡你吧?”

    刺啦一聲,輪椅被徹底挪開,時清薏放開輪椅轉身就走,突然被人拉住了手腕。

    那只手發著高熱,燙的讓人心驚,又用力的讓人懼怕。

    傅時錦死死拉住了她,眼眶已經是一片猩紅,整個人都在控制不住的顫z,胸腔劇烈的起伏,嘴唇哆嗦著一點一點烏紫。

    她看起來狀況實在糟糕的可怕,可拉住時清薏的手卻愈發用力到發狠。

    “清薏,跟我回去……”

    每一個字的顯得格外艱難,斷斷續續的簡直像是在哽咽,她喊她的名字,到最後的時候又從陰狠到祈求,近乎卑微 。

    時清薏背對著她,手臂的線條緩緩繃緊,最後伸手手,把那只發著高熱的手一寸一寸把她身邊掰下來,傅時錦通宵不眠又是個半殘未愈,根本沒有什麼力氣,哪怕手跟鷹爪一樣攥住也還是敵不過被慢慢掰開。

    剛分開立馬又攥上去,時清薏胸腔起伏的越來越快,終于在某一刻狠狠揮手︰“夠了!”

    那一下力氣太大,傅時錦直接整個人被晃出輪椅外,連人帶輪椅整個摔在了大理石地面上,發出 地一聲巨響。

    秋天的衣裳尚且單薄,傅時錦只穿了一件襯衫,整個人摔在地上,胳膊磕在大理石上,膝蓋撞在翻倒的輪椅上,四肢百骸都涌起劇痛。

    這樣巨大的聲響里她耳邊一片轟鳴,卻依然能听見那個人離開的聲音。

    “時清薏——”

    傅時錦從喉嚨里發出一聲絕望的哽咽。

    那個人 背挺直,以前會抱她上床,給她擦臉冒著生命危險在瓢潑暴雨里趕來見她的人卻再也沒有回頭,徑直朝電梯的方向走過去。

    背影決絕的可怕,似乎就算是她就這樣死在這里,她都不會再回頭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