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22 頁



    頭青筋直跳。

    拍一部電影這時候當紅流量小花折他手里出事了,他到時候該怎麼交代?

    ”雨這麼大等雨停了出去不行嗎?有什麼事非現在出去不可?!”

    現在的小年輕人都這樣,總以為做個明星就了不得,在這種情況下跑什麼跑,這麼想著齊導的語氣就不自覺加重,幾乎是在呵斥了。

    時清薏這麼一個小姑娘,本來想著力氣沒那麼大,他跟茶園老板合著伙應該就能把她拉回去。

    誰也不知道那麼一個姑娘突然爆發出巨大的力氣,瘋狂掙扎著竟然一下子掙脫了他們的束縛,齊導一臉驚愕還沒反應過來,就看見人已經沖進了雨里。

    只能看見她眼眶通紅,不知是眼淚還是雨水順著下頜滑落,一路跑向了車庫。

    “攔住她!你們攔住她呀!”齊導到底年紀大了力不從心,一下子急的不行,就那麼眼睜睜的看著那個女孩沖進了暴雨里。

    背影瘦弱,很快被瓢潑大雨淹沒其中。

    暴雨織就成了一片密集不斷的雨網,出去不過幾分鐘,大雨險些將她整個人掀翻,巨大的雨點兜頭潑在身上,狂風攜卷著雨勢讓人根本看不清前路。

    靠著系統加持才勉強進了車里,她出去的時候是九點半,去車庫短短幾分鐘的路程走了二十分鐘,上車以後摸索著開車,在荒無人煙的街道上穿行。

    平時還算熱鬧的影視街空無一人,只有暴雨沉悶的砸在車上,雨水匯聚成雨簾,順著車窗玻璃瘋流而下。

    平時不到半個小時的路程一路磕磕絆絆走了一個多小時,在小樓不遠處的山坳里被徹底堵住。

    傅時錦暫住的小樓前面是一片茶園,有一條瀑布剛好從山後流經,就是前面瀑布流經的河流爆發了泥石流,徹底切斷了這里的通訊和路。

    “宿主,過不去了,現在怎麼辦?”

    系統的聲音也耳朵里也顯得格外失真,時清薏一拳砸在方向盤上,打開車門就往外沖,剛沖出去差點就狂風拍進來,傘已經毫無用處,她把胳膊擱在眼楮前面,聲音嘶啞。

    “你告訴我,往那里走,我翻山過去……”

    聲音在暴雨里顯得模 不清,整個空間都仿佛蒙上了一個結界,天地寂靜的只能听見雨也只能看見雨,整個世界都是水。

    ——

    樹影婆娑,在狂風驟雨的黑暗里像是張牙舞爪的怪物,豆大的雨點從半空中傾落, 嘯的風聲打得窗戶啪啪直響。

    驚雷陣陣,把天幕映照的格外森然可怖。

    傅時錦坐在陽台上,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覺得心事重重,心里仿佛壓著什麼事,喘不過氣來。

    通訊已經斷了,她知道前面不遠處發生了泥石流,當時親眼看見天地之威時她確實嚇的不輕,但她運氣不錯,這棟小樓建在竹林前面,又是高處,好歹沒有被沖,只是斷了水電和通訊。

    院子里還有菜園,山後面還有阿姨堆積的柴火,短時間內是沒問題的,而且暴雨只回持續一段時間  ,很快她大哥就會帶著救援隊趕過來。

    可是不知為何,她心里總是不踏實。

    “外邊雨這麼大,咱們還是進去吧,”阿姨怕她受涼,搭了一件薄毯子披在她身上 ,安慰著,“小姐不要擔心,等過兩天就會好了,家里有水有米,沒事的。”

    阿姨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看到黑壓壓的天幕和坍塌的路況,“至少得等雨停了才能挪開石頭,咱們還是早點睡吧。”

    說著就要推著她進門,傅時錦悄然把手挪開,搖了搖頭︰“我在外面再呆一會兒。”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應該再等等。

    明明明知不會有人來。

    “還是進去吧……”阿姨還要再勸,突然傅時錦整個人緊繃起來,一瞬間攥緊了她的手 ,聲音都在微微發著抖,“你看那里,是不是有人——”

    “哪兒有什麼人過來呀,肯定是看錯——”話還說完,一道閃電 了下來,整個天地亮如白晝。

    滂沱大雨里竟然當真有一個狼狽的身影一步一步朝這里跋涉而來。

    時清薏不知道自己到底走多久,渾身上下早就濕了個透徹,冰寒已經入骨,以前沒多遠的一個小山坳就讓她爬了一個多小時,鞋子被泥漿子帶掉了一只,整個人都破破爛爛,終于看見了一點微弱的光亮。

    “時清薏!”

    听見聲音才頂著大雨艱難的抬起頭,雨水模 了視線,讓她整個人看起來都呆呆傻傻。

    而後猝然被拉進了一個懷抱里。

    那是這麼長的時候傅時錦第一次看見時清薏這樣狼狽的時候,整個人都被大雨淋的不成樣子,衣裳被樹枝荊棘刮破,腿上還有刮破的傷口在流血,一個人不知道走了多久的路趕過來。

    被她抱住的那一刻還在摸索著檢查她身體各處,從臉頰開始往下一點一點摸索而過,眼楮被大雨打的睜不開,手上還有傷口。

    “時錦,你有沒有事?你有沒有受傷?阿錦……”

    天地間盡是驟雨落地的風暴,一片混雜,天空被巨大的閃電撕開沉重的黑夜,如同被撕裂開的人心。

    傅時錦那顆荒蕪已久的心,好像慢慢的被什麼填上了一些,那些猜疑和不信任在她滿身傷害下也變得少許淡化。

    那是天地茫茫里唯一的依靠。

    阿姨心疼壞了,連忙去燒了水給她們洗澡洗頭發,時清薏衣裳都被勾壞了,這一次傅時錦對她很是防備,並不讓她的東西留在家里,洗到一半時浴室到門被敲了敲。

    熱水的霧氣隨著門被推開散了出來,燻的傅時錦臉色一瞬不自然的紅。

    姣好的軀體站在那里,濕漉漉的長發貼在瑩白的身前,雙手抱在身前,全身上下卻都是細密的傷口。

    她自己翻山過來的,山上荊棘竹林又是夏天穿的薄衣服,不被弄傷才是怪事。

    傅時錦捏著衣服的手緊了緊,喉嚨不自然的滾動了一下︰“你先穿我的衣服,洗完了出來上藥。”

    里面的人好似也察覺如此袒露有問題,有些怯生生的伸出一只手接了衣服過來,像一只失去爪牙的幼獸,露出了沒有傷害的柔軟肚皮 。

    一直到浴室的門被關上,傅時錦那口心氣才終于平靜下來。

    時清薏的衣服堆在髒衣簍里,從里面扒拉出來的藥盒用塑料袋裝著,神奇的沒進什麼水,只是袋子上濕漉漉的。

    傅時錦有些疑心的拿過來看了一眼。

    心腦康膠囊,地奧心血康膠囊和心痛定片。

    她眸色驀地一深。

    那是時清薏和傅時錦發生那些背叛以後靠的最近的一次,平時就算同床共枕也終究差了一些什麼。

    窗外電閃雷鳴,現代娛樂通訊設備在失去電力支持後只是一個沉重的磚頭,和外界完全失去聯系,身邊唯有彼此。

    時清薏的身體第一次涼的厲害,淋了幾個小時的雨,哪怕用熱水洗過也還是難以快速回溫。

    冷的牙齒打顫,生怕冷到了傅時錦,上床的時候就自覺佔據床頭一點地方。

    許久,一只手不容拒絕的靠過來,從後抱住她。

    “阿錦,”她嘶啞的喊她的名,“我……”

    我身上冷 ,不要貼著我。

    話沒有說完,身後溫熱的額頭抵在 骨︰“別動,讓我抱抱你。”

    ——

    系統的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恭喜宿主,黑化值再降百分之十!”

    感天動地!

    第115章 落井下石流量小花

    大雨一直在下, 狂風在窗外 嘯,大雨拍擊著窗欞,沒有人知道這場雨會在何時停下, 天地廣闊而寂寥, 失去了冗雜信息的注入, 身畔只剩下彼此。

    外面的人進不來, 里面的人出不去,只能剩下無止盡的親昵,直到精疲力盡手指都不願意抬起來為止。う思う兔う網う文う檔う共う享う與う在う線う閱う讀う

    那是三天格外荒唐而放縱的時光, 小樓帶著院子, 阿姨住在後院的樓里,前面只有她們兩個人。

    傅時錦只披著薄被靠在床上翻看她的筆記,露出白且細瘦的脖頸,瑩潤如玉, 聲音低啞。

    “為什麼選聞念?”

    短暫的停歇里, 她抬眼問時清薏,一直想問, 但始終沒有機會。

    時清薏去桌子上拿了杯水過來抱著喂給她,傅時錦有些蒼白的唇微微啟開, 依靠著時清薏的手抿了一口,溫熱的水潤過咽喉,舒緩著喉嚨的酸痛。

    這個問題叫時清薏驀地一怔,扶著人腰後的手不自覺的抖了抖,仿佛是為了逃避這個問題的,她放下杯子把筆記推開,疊著吻痕再次覆上傅時錦的頸側。

    傅時錦伸出手攬住她的肩膀,那雙眼在晦暗的光線下顯得陰沉又仿佛帶了幾分笑意, 慢慢貼近她耳邊,只隔了一層近乎于無的薄被子。

    柔軟的軀體緊密交疊。

    “清薏,為什麼?”

    聲線壓低,咬著她的耳垂呵氣如蘭,卻仿佛被毒舌的蛇信子舔舐,只有回答稍不如她意,便會被野獸撕咬殆盡。

    讓人不寒而栗。

    時清薏受著這樣的壓迫悄然把頭低下去,任由那人把她的耳垂咬的發疼,直到感覺自己的耳朵快被她咬下一塊肉時才悶聲開口。

    “因為,想和你對戲……”

    聲如蚊吶。

    傅時錦松開牙齒,白皙的耳垂已經被咬出一排牙印,鮮血一點一點滲透出來,她眼神微寒,伸手摸索著將匍匐在她懷里的人拉起來。

    那人起初不願意,後來無可奈何的抬起頭,臉色憋的通紅,也許是因為疼或是羞赧,眼角都掛著一點晶瑩的淚。

    像是真的被她逼到了極致。

    傅時錦處于下位,氣勢卻絲毫不輸于人,陰桀犀利的目光直視面前的女人,企圖從她臉上找到一點破綻。

    然而沒有,只有年輕臉頰滾燙的溫熱燒到了她的指尖。

    時清薏說的不錯,這個理由沒有任何錯漏。

    《危樓》作為《驚蟄》續作,在結尾的時候傅時錦飾演的溫驚蟄確實會作為驚喜彩蛋出現。

    她的角色是離家尋求救國和女子解放之道的聞念姑姑。

    當聞家一門到了最為艱險的時候,聞念父母身死,兄長因為迫害抑郁而亡,姐姐姐夫赴死,小佷子也因病去世,最後剩下的兩個孩子,聞杭選擇為家人報仇參軍,而聞念,這個向來嬌縱不可一世的千金小姐選擇獨自咬牙支撐聞家走下去。

    而溫驚蟄從南京趕回,在一片煙雨蒙蒙之中回到江南茶園,為年紀尚輕的聞念撐起一把傘。

    象征著聞家兩代人精神的交接,也象征著溫驚蟄同自己的和解。

    那是傅時錦答應齊導的彩蛋,整部電影里她只會出現那麼一次,唯一的對手戲就是煙雨之中同聞念的對戲。

    如果想跟她對戲,演聞念是唯一的方法。

    傅時錦眼眸微深,溫柔舔舐著時清薏耳垂上的傷口,被她箍住的人疼的發起抖來,卻只是更緊的抱住她。

    許久,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