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19 頁



    產,害自己被撞成這樣,她還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

    她把輪椅捏的死緊,心髒細密的漲痛起來,何連忙把藥遞過來︰“怎麼樣?要不要請醫生過來……”

    她無聲搖了搖頭,臉色卻已經逐漸慘白。

    說的自己沒事,當天下午就進了醫院,傅斯廷親自過來接的,接的時候很有些氣急敗壞的樣子 。

    整個下午劇組很沉默,齊導在片場抽了一堆煙,又正趕上有領導來茶園視察,于是給大家放了一天的假。

    ——萬一這部戲最大的投資商在片場人沒了,這戲也就黃了。

    好在反派福大命大,搶救了幾個小時以後又好好的活下來了。

    何等在病房外,傅斯廷臉色陰沉的可怕,在病房外不停踱步,最後什麼話都沒說出來。

    傅時錦的東西還放在酒店里,何回去給她拿點衣服。

    出去的時候外頭在下大雨,楊悅宜最近帶其他藝人上綜藝,沒辦法跟她的劇組,剛出門就被雨勢嚇到了,她戴了口罩和面具,被助理一路護著跑到車里去才停下來。

    她眼楮尖,剛上車就看見站在醫院外綠化樹下的人,一身卡其色的風衣,帶著口罩撐著傘,只露出一雙眼楮,雨勢極大,瀑布似的水簾打在人身上,打著傘也是無用功,半身衣裳都濕透了。

    那是——

    醫院里傅時錦還沒有清醒,她並不著急,雨勢實在太大她也淋濕了,回去洗完澡吃了飯,再等雨勢小一點就已經晚上七八點了。

    何推開門的時候看見走廊里站著人,頭發還是濕的,衣服倒是換了一件,听見開門聲轉過身來。

    身形削瘦卻是非常適合上鏡的那一種,酒店樓層里的白光在她脖頸和耳垂打了一層白釉的光,襯的人格外的白,或許是因為實在太白的緣故,精致奪目的五官都給人一種一踫就碎的脆弱感。

    光鮮亮麗濃顏美人如時清薏,竟然也有這樣可憐脆弱的時候。

    今天傅時錦不在,所以她應該是來找自己。

    意識到這件事的何整個人都僵硬起來,她發現她竟然有些恐慌,類似于她從這個人手里搶走了傅時錦,導致她如此難過的愧疚。

    可她明知,根本沒有,從未有過。

    “時前輩……”其實兩個人一同出道,這句前輩應該不用叫的,“找我,有什麼事?”

    說完覺得自己問的實在是傻,干巴巴的自問自答︰“傅總已經脫離危險了,現在情況還好,我過去給傅總送點東西。”

    她緊了緊手里的包,好像證明一下自己是真的過去送東西的。

    “嗯。”對面的人垂下眼簾,低聲應了一聲,又沉默了一會兒才露出一個蒼白的笑意︰“要一起下去嗎?”

    時清薏既然邀請了,她自然不可能說不用,只可惜今天的電梯不知道怎麼的壞了,貼上了維修的標識,何身體僵硬了一下,不得不跟著時清薏走樓梯。

    兩個人在樓道里,只有腳步聲空曠的可怕,何不知道抽什麼風突然來了一句︰“幸好今天傅總不在,不然不知道該怎麼下去了。”

    說完就後悔了,她不在是因為住院啊 。

    “確實。”

    時清薏竟然回復了她,聲音挺溫柔的,帶著一點笑意,何莫名安心了一點。

    “她身體不好,都是以前組局喝酒的時候弄出來的,已經有幾年了,平時沒有好好養著,夜里也容易疼。”

    女人的聲音和緩,沒有任何示威的意思,並不讓人反感。

    “也不太喜歡吃涼拌的東西,不喜歡水果沙拉,熬湯的時候喜歡放幾顆花椒,你千萬注意不能讓她喝酒和抽煙,她性格挺好的,勸了就會听,不會發脾氣趕人,偶爾自己生一會兒悶氣,不用怕 。”

    何仔細听著,听到這兒不由得低了一下頭,無奈的笑了一下,嘟囔了一句。

    “恐怕傅總只肯听你的話……”

    其他人說了當然不會發脾氣,因為根本不在意,所以也勸不了。

    時清薏沒听見她的嘆氣,問了一句你說什麼,何勉強笑了一下搖搖頭。

    走到一樓的時候時清薏才伸出手把手里的東西遞過去︰“我給她熬了鯽魚湯,麻煩你帶過去了。”

    頓了頓,似乎是怕傅時錦知道了不會喝,喉嚨滾動了一下,又添了一句︰“不用說是我送的。”

    何心里涌起一股難言的復雜情緒,對著時清薏的背影莫名覺得難堪,追過去兩步。

    “時前輩,我和傅總的關系不是你想的那樣……”

    對面的人眼楮猝然亮了幾分,不知為什麼像是想起什麼又緩緩熄滅了去。

    很勉強的笑了一下︰“都跟我無關了。”

    她說的這樣釋然,落在何眼里卻都是痛苦。

    這一路對何來說都顯得尷尬,到醫院的時候剛好晚上十點,傅時錦已經醒了,她拎著保溫盒放在外面,等傅斯廷跟傅時錦說完話才進去。

    傅時錦把眼楮閉著,像是很疲倦的樣子︰“放著吧,我不想吃 。”

    傅斯廷在病房窗戶邊听的眉頭直跳,又不敢打電話給爸媽,又不敢罵病中的人,活生生把自己氣的不行。

    “還是吃一點吧 。”何硬著頭皮打開保溫盒,舀出一碗湯出來,鯽魚湯的香氣在病房里彌漫開來,又有傅斯廷盯著,到底還是喂進了她嘴里。

    喝第一口的時候傅時錦就睜開了眼,有些沒反應過來的嗆了一下,咳嗽的很厲害,把湯咳嗽在病房上, 吸都很困難。

    傅斯廷嚇得不輕,過來剛想叫護士就看見他那個不爭氣的妹妹用力扶著何的手,急的嘴唇都成了暗色。

    “這湯,是誰給你的?”

    只是一口就斷定了不可能是何做的。

    時清薏做飯沒什麼天賦,但從小在農村長大自己做飯還是會做的,因為把她帶大的是外婆擅長熬湯,所以她也就熬湯還拿得出手。

    以前討好傅時錦的時候也悄悄往她桌上放過不少。

    何突然就覺得一陣無力。

    沒什麼胃口的傅影後當場打臉,把湯一口不剩喝完了。

    傅斯廷在旁邊氣的冷嘲熱諷︰“傅時錦!你看看你,別人給你顆甜棗就能被哄跑,真是白養你這麼些年了。”

    前面那些年高貴冷艷都是假的。

    喂完最後一口,傅斯廷越想越氣的牙癢癢︰“你這不吃不喝的,她送的東西就肯開口,要不然我把她弄過來給你做飯?”

    病床上的人緊閉的眼珠子動了動,半晌,竟好似是真的認真思考了一下。

    “可以。”

    傅斯廷驀地噎住了。

    何已經回去了,整個病房里面只剩下他們兄妹兩人,傅斯廷把她打著吊水的手放進薄被里,有些無可奈何。

    “時錦,別鬧了,是大哥對不起你。”

    如果他一開始沒有那麼堅決,封殺了她的一切人脈,時錦不會被人渣騙了以後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直到被車撞了他才知道。

    他嗓子有點沙啞︰“時錦,你的病需要好好靜養。”

    傅時錦沒有說話,只有心髒一點一點抽痛起來。

    她的運氣好像一直都不太好,活了幾十年第一次遇見喜歡的人被騙,一無所有遭遇車禍,在醫院檢查出來後天心髒病。

    可她心髒有問題這件事一直都是秘密,除了大哥和自己沒有人知道,就連爸媽也沒敢告訴。

    心髒病不能沾任何煙酒,時清薏過來攔住自己,是因為知道自己不能沾煙。

    不能沾煙也有很多其他解釋。

    可時清薏當時那樣急促,狀態焦急,讓她莫名覺得不對。

    ——如果,她是真的因為自己心髒病的原因。

    那她又是從哪里知道的?

    只有上輩子,自己曾經在她面前犯過病。

    傅時錦合上眼簾,把其中躁動不休和懷疑盡數掩藏。

    —— 思 兔 網

    《危樓》的運氣實在不好,正趕上省級領導過來視察茶園,臨時確定時間要接待一批外國友人開交流會。

    劇組跟茶園方面協商了一段時間,茶園給劇組減免了一部分費用,劇組臨時轉去其他地方先拍其他部分,時清薏跟著劇組換地盤的時候接到了法院傳票。

    傅時錦以侵吞他人財產為名將她一紙訴狀告上了法庭。

    收到傳票不久楊悅宜就連夜搭機過來問她怎麼辦。

    “不能怎麼辦,”時清薏坐在沙發上,摩挲著那一紙傳票,無言半晌才開口︰“說的都是真的,確實是我侵吞她的個人財產。”

    還吞了不少,價值幾個億。

    只是沒想到傅時錦竟然做的這麼絕而已。

    楊悅宜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頭疼的不行︰“現在正是你事業的巔峰期,位子還沒坐穩,清薏,你確定不能跟傅影後協商私了解決?”

    萬一鬧上法庭可以查到,一旦曝光時清薏就徹底毀了。

    “我去找傅影後,私下解決。”

    ——

    醫院里的消毒水氣味濃郁,傅時錦的病房里沒什麼人,何還在劇組,下午有她的戲,傅斯廷更是忙的腳不沾地。

    她推開門的時候里面只有傅時錦一個人,她靠在一片蒼白的病房里,淺栗色的卷發鋪在雪白的被褥上,手里拿著一本書,看見她來饒有興致的微微掀起一抹笑,把書合上了。

    “你來了。”

    毫不意外且勢在必得。

    第112章 落井下石流量小花

    病房里顯得格外安靜, 翻飛的光影在窗外重疊蹁躚的落在傅時錦的發尾,顯得格外溫雅動人。

    她這樣胸有成竹,靠在病床上露出些許的笑意, 明知故問還要裝的一無所知︰“時小姐過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時清薏的眉皺了皺, 像是被逗弄的鳥雀, 在她掌心里翻騰, 每走一步都能感受到刺痛。

    “時錦,你難道不知道嗎?”

    法院傳票都傳到手里了,她怎麼可能不知道。

    傅時錦似乎覺得這樣有趣, 蒼白的臉上透露出近乎冷冽的笑意, 一字一句︰“我不知道 。”

    陽光在病房里轉動,照過了窗簾透過了窗台上的綠植,落在人陰郁的眉眼間,時清薏的手緊了又緊, 抬起頭來的時候目光復雜晦澀。

    “你要怎樣, 才能放過我?”

    “我要怎樣?”病床上的人嘴角笑意一點一點擴大,依然是溫雅的模樣, 卻嘲弄非常,“你說我想怎樣?”

    “還不夠嗎?”時清薏的手越捏越緊, 就連 吸都逐漸急促起來,晦澀淒楚,“讓何踩著我上位,用我,捧你的新情人,對簿公堂,還不夠嗎?”

    “你是,非得讓我身敗名裂才甘心嗎?”

    她說這話的時候語速又快又急, 像是痛苦到了極致終于崩潰,整個人都在細微的發著抖。

    傅時錦理應欣賞她窮途末路的姿態,像一個真正的勝利者那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