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12 頁



    醫院?

    楊悅宜眉頭稍微皺了皺,她們這些人對新聞的敏[g n]性向來都是一等一的,她隱約覺得自己好像有印象,掛了電話以後馬上找公司里的部門問了一下。

    對面不多時就發過來一個文檔。

    四季雲頂發生車禍,四季雲頂這個地方她熟悉的很,是——

    是傅影後金屋藏嬌的地方,這個圈子里面亂的很,時清薏這張臉想潔來潔去是不可能的,她運氣也還不錯,遇見傅影後這樣一個心疼她的,又肯花大力氣捧她的。

    在她門口出了車禍,是不是看見什麼嚇著了?畢竟還是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了,她又隨手往後翻了翻,手指一下子頓住了。

    出車禍的人竟然是傅時錦?!

    ——

    時清薏窩在被窩里刷微博,十分鐘前發了一條報平安的微博,現在評論已經過萬,熱評全是粉絲親親抱抱舉高高,讓別太累注意身體。

    下面營銷號發的倒是有不少嘲她的,說她作,誰還沒個感冒發燒的事,就她被拍到了,然後上熱搜炒作。

    手機里倒有不少人過來關心她,她打算放明天再挨個回。

    確定小張走了以後她隨便穿了件衣裳回了四季雲頂。

    其實是在市區里面的一處獨棟小別墅,院子外面帶一個小花園,種著一顆橘子樹。

    時清薏老家山上種的多,傅時錦寵著小金絲雀,連花木都按照她喜歡的來,可惜這里氣候不適宜,種了一年也沒見著結果。

    ——就跟一顆真心喂狗一樣,怎麼都不能開花結果。

    時清薏掏出鑰匙打開門,門邊東倒西歪的放著幾個酒瓶子。

    傅時錦一直都是端莊清冷大美人的形象,其實還年輕的很,但氣質沉澱下去了,整個人看著慵懶又銳利,對她帶著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縱容。

    很少會有這樣失態的時候。

    就算沒看見,大概也能想象到她的絕望,為了心上人跟家里人出櫃,淨身出戶就算了,出來以後發現自己財產被金絲雀侵佔獨吞,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了。

    她彎下腰把酒瓶子全都好好收了起來,也沒打開門,就靠著門慢慢滑坐下來,在春末的夜里背抵著門,把頭埋進了膝蓋里。

    仿佛是在隱忍而壓抑的哭。

    “時錦……”

    ——

    另一邊病房里。

    病房里的燈開的透亮,將女子蒼白的面上打上了一層薄薄的釉色,麻藥過去了,整個人疼的額角冒汗,嘴唇慘白的沒有絲毫血色。

    手指卻還在擺弄著手機。

    不知道算不算幸運,她被撞的剛好踫在旁邊的台階上, 柱出了問題,全身上下四肢卻沒什麼大毛病。

    傅斯廷放下手里的隻果,伸手把手機抽走,語氣無奈︰“以前怎麼不知道你還有這麼大的網癮?”

    而且剛剛經歷人生重大波折,她不應該心如死灰嗎?

    低頭看了一眼,臉色又冷了下來︰“怎麼還在看那個女人?她是什麼貨色你還不知道嗎?還要因為她跟我們鬧?你看看你現在都成什麼樣了?”

    傅斯廷簡直有點恨鐵不成鋼︰“傅時錦,你能不能出息點?”

    被罵的人動彈不了,微微閉上眼,聲音透著點寒氣,看著像是隱約在笑。

    也許是錯覺,竟然有點開懷的意思。

    “哥,她都這麼耍我了,我不能就這麼放過她吧?”

    她這麼說話倒是傅斯廷沒想到的,他本來以為他妹妹肯定要歇斯底里的難過一場的,他妹妹什麼性子他心里清楚,突然這麼釋然倒叫他心里不太放心。

    但——

    他不自覺想到醫院那個楚楚可憐想靠近又克制的退後的女人,莫名覺得不對勁,把手機往後拿了拿︰“這事交給我就行,你好好養傷,別關心這些有的沒的。”

    他們家要是下定決心整一個小明星還是容易的,他動手就行,但換時錦上去還是算了,萬一一個沒看住再被騙了……

    傅斯廷隱隱有些頭疼。

    沒頭疼一會兒又接到了電話,傅家二老早早就退休享受人生去了,他妹妹又心系娛樂圈,不願意回家繼承家產,他整天忙的腳不沾地。

    嗯 ,不過這一次應該是願意回來了。

    他又囑咐了兩句護工,這才匆匆忙忙的出去 。

    傅斯廷人剛消失在門口,傅時錦就拿起了手機,打開了家里的監控。

    作為金主,四季雲頂的監控一直綁定在她手機里。

    家里空無一人,她心里倒是沒什麼意外。

    總不能指望那種沒有心的女人知道回去吧?從她這里失勢,不是很快就又重新找了人嗎?

    她嘴角露出一絲嗤笑,閉了閉眼。

    而後又有點艱難的挪動手指,這世界就是這麼真實,之前自己淨身出戶,大哥一氣之下封殺自己,找誰都沒人,打誰電話都關機,今天自己回了傅家,所有噓寒問暖的人都回來了。

    不過她也習慣了。

    有了這些人脈資源,她很輕易就聯系到了以前認識的人,不到半個小時就有人把她的位置發了過來。

    竟然是,四季雲頂?

    不對,家里監控明明什麼都沒有——

    傅時錦反應過來什麼,切開畫面,轉到門外,果然在門口發現了蹲在那里的人。

    她就一個人蹲在門口,蝴蝶骨微微突出,半張臉埋在膝蓋里,夜風微微吹動發絲,露出一雙極疲倦但清亮的眼楮。

    傅時錦禁不住顫z的伸出手去,隔著屏幕一點一點描摹那張刻骨銘心的臉。

    從半垂的眼簾開始,到高挺的鼻梁,一寸一寸撫摸過那張日思夜想的臉,縴長的手指微微發著抖,恨不得把人從手機屏幕里給扣出來。

    目光帶著某種久違的懷念,執念且病態的的注視著那張臉,簡直有些貪婪。

    “時清薏……”

    她念著這個名字,聲音帶著某種松了口氣微微的笑意︰“我可終于,找到你了……”

    第106章 落井下石流量小花

    時清薏在家門口蹲了一個晚上, 傅時錦就透過監控看了她一個晚上。

    仿佛透過一個監控,無聲對峙著什麼。

    只是時清薏或許一無所知罷了。

    A城五六月陰雨連綿,雨絲飄飄揚揚了一夜, 時清薏發尾上凝聚著一滴一滴的雨水, 門口的燈光更襯的她面色格外蒼白, 像某種無家可歸的小動物, 哀戚彷徨。

    傅時錦細長的手指很用力的按著屏幕, 流連過她的眉眼, 很久很久,才舒了一口氣,夜半麻藥失效開始疼起來的時候就握著手機,咬著牙硬捱過去。

    手術的傷口在深夜里發出的刺骨疼痛並不讓她覺得難受,甚至有些莫名的安心。

    ——這種疼痛讓她明白, 她還活著。

    夜半疼到昏厥以後傅斯廷過去想拿下她的手機,听見她似乎在夢里呢喃著什麼, 他湊過去听了听, 听見他唯一的妹妹在睡夢中咬牙切齒的喊。

    “時清薏……”

    是恨不得殺了她的語氣。

    頓一頓, 又低了聲音小聲喊︰“清薏……清薏……”

    傅斯廷︰“……”

    恨鐵不成鋼。

    剛剛拿開手機, 淺眠的人猝然睜開雙眼, 那雙眼又冷又厲, 像是黑暗中的鷹隼, 寒氣逼人。

    傅斯廷額頭青筋跳了跳,嘆了口氣做舉手投降狀。

    天已泛白,黑暗無聲將天地還給朝陽, 金色的陽光灑滿窗台,小張在門口比劃了好長一段時間,終于說服門衛放她進去。

    進去就看見窩在門口全身濕透的人, 飛快把外套給她搭在身上。

    “姐,你怎麼蹲外面不進去,外面在下雨啊,你在這兒蹲了一夜嗎?楊姐叫我起來帶你打針,結果起來人都沒看見了,幸好楊姐讓我過來看看……-思-兔-文-檔-共-享-與-線-上-閱-讀-

    小張急急忙忙的說了一堆,手里也沒忘扶著人起來,時清薏蹲久了腿都是麻的,沒有一點力氣,起身時晃了一下整個人靠在她身上。

    時清薏一米六幾的身高還沒一百斤重,靠在身上沒什麼重量,扶住她的那一瞬間,小張莫名覺得寒意刺骨。

    像是有什麼人盯住了她,讓她從 背里滲出一點寒意。

    她回頭看了看,外面大雨剛歇,枝頭樹葉被雨水壓的低垂,微風輕柔,毫無異動。

    而身邊時清薏已經在小聲咳嗽起來了,她覺得也許是自己搞錯了,只是今天的風格外冷而已。

    等把時清薏扶進去嚴嚴實實的關好門才終于松了口氣。

    錯覺,都是錯覺。

    時清薏狀況不太好,醫生過來打完針量了體溫,高燒一直到傍晚六點才慢慢降下去,外賣的粥剛來天色就已經黑了。

    時清薏沒什麼胃口,勉強自己吃了兩口就放下了勺子,跟小張說了句抱歉。

    說話的時候眼睫不住的顫,像是雨天里的蝶翅震開風雨︰“她……不喜歡別人留宿。”

    豈止是不喜歡,是家里有其他人的味道都要不高興的程度,傅時錦縱容她,平時性格也不錯,就是佔有欲極強。

    小張有點尷尬,一連串的答應好的好的。

    “那姐我明天早上六點過來接你,你記得吃藥別淋雨啊。”

    走前沒忍住看了一眼時清薏,濃密的長睫低垂著,看著無精打采,任誰看了都得心疼。

    看起來像是被拋棄的小可憐。

    可明明是姐先提的分手啊。

    當然這些東西她肯定是不敢問的,出門跟楊姐報備了一下,拎著包走了。

    時清薏蒼白著臉起來喝了藥然後把燈關了,整個臥室瞬間安靜下來。

    傅時錦選的地段一直都很不錯,為了方便某些東西,窗簾一直都是遮光的,拉上房間里一片漆黑,她整個人窩進被窩里。

    然後在無人知曉的角落,一點一點慢慢的蹭到了旁邊的位置。

    動作幅度很小,似乎生怕被人發現。

    傅時錦的手指曲起,輕輕點在屏幕上頓了一頓,眼眸微深。

    她和時清薏平時睡覺的時候一左一右,時清薏歪到了她的枕頭上。

    片刻後仿佛是怕人發現的,又慢慢沉下去,沉進被子里面,伸出兩只手悄悄把枕頭抱住了,像只烏龜一樣不敢探頭。

    傅時錦略微掀了掀嘴角,嗤笑了一聲,只是笑不及眼底。

    她倒要看看時清薏耍什麼把戲。

    那一笑似乎牽動了哪里的傷勢,疼的她眉頭驟縮。

    傅斯廷端了熬的香濃的雞湯喂到她嘴邊,隱隱頭痛︰“行了別看了,就是想報復也得自己傷好了才成。”

    打針果然好的快,第二天小張過去接人的時候精神已經好了許多,只是臉色依然蒼白,戴著口罩也難掩瘦弱。

    關門的時候她猶豫了一下,忘了關似的留了一個縫隙,等走到門口咬了咬唇角又過去把門帶上了。

    作為一個人渣,為了防止傅時錦回來,她換過門鎖。

    ……

    一路到江城還算順利 ,《絕世千金悄醫妃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