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10 頁



    眼前晃了晃︰“時姐,好點了嗎?”

    時清薏睜開眼慢慢點了下頭,摸索著拿起自己的手機,掃了一眼上面的時間,眼皮不由自主地跳了一下,眼前一片漆黑。

    這個日子掐的可真是太好了,陽歷四月二十六。

    不偏不倚,剛好是傅時錦出車禍的日子。

    時清薏騰地一下子站了起來,眼前發黑的就要往下倒。

    小張嚇壞了連忙扶了他一把,這才勉強站穩了︰“時姐,你沒事吧?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時清薏搖搖頭,扶住自己的椅子,覺得腿有點軟。

    “小張麻煩你,馬上給我訂一張回A城的機票,越快越好!”

    她說這話的時候扶住椅子的手一直在抖,小張看的膽戰心驚,為難的啊了一聲︰“可是時姐這邊的拍攝進度怎麼辦?明天——”

    剛說這話她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她看了一眼手機顯示又看了一眼時清薏這才接了起來,也沒避諱時清薏就跟對面的人開始交談。

    對面的是時清薏的經紀人楊悅宜,最近在帶另一個藝人的一檔節目,沒辦法全程跟她,打電話過來語氣不太好。

    “《娛樂速遞》上次的采訪出了點問題,時間不夠,需要再增加幾個問題,正好可以宣傳一下你的新劇,我已經跟劇組幫你請好假了,今天晚上就坐飛機回來吧,這邊明天就要播了。”

    一連串說完才稍微緩和了一下語氣︰“她在你身邊嗎?手機為什麼關機,不知道手機二十四小時對我開著?”

    小張開了免提,听完這話偷偷往旁邊看了一眼,看見時清薏微微低著頭,一副姣好的面容蒼白的不像話 ,眼楮半睜不睜,甚至有點站不住的意思。

    她連忙過去扶了一把。

    “楊姐,時姐剛拍夜戲回來了,才卸完妝,熬了好幾個通宵了,這兩天有下水的戲手機都不在身上的。”

    對面楊悅宜安靜了好一會兒,揉了揉眉心︰“你提醒她多休息一會兒,接下來兩個月的行程都是滿的。”

    不管怎麼說時清薏現在正當紅,還是她們公司一等一的搖錢樹,搖錢樹雖然沒本事脾氣不好沒腦子可她夠勤奮,可太勤奮把身體累垮了終究不是事。

    “嗯嗯,我知道了,楊姐晚安,我去給時姐買票去。”

    掛了電話連忙過去扶住搖搖欲墜的人,外面在下雨,她把旁邊的外套給時清薏披在了身上,躊躇了一下才問︰“要不然,時姐,我扶著你吧。”

    時清薏額頭都是冷汗,嗯了一聲,小張這才扶著她往外走。

    現在凌晨一點,買的凌晨三點的機票,從影視城過去得兩個半小時,時間還有點緊。

    外面搭著外景,剛剛收工,還有人在收拾場地,看見小張扶著時清薏出來不由得多看了幾眼,但也沒人敢上來問一句。

    劇組是小成本,布景和場地都不算太復雜,今天要拍的戲是女主角落水,時清薏是著名的演技辣眼,五官亂飛,拍個落水心如死灰就是忍不住撲騰,折騰到大半夜這一條還是沒過。

    本來劇組其他人心里不太舒服,這會兒看見時清薏一路站不穩的上車又覺得有點心軟。

    她臉色實在白的可怕,眼底一片淤青,整個人都佝僂著,在雨里瑟縮著 背有點發抖。

    一二十來歲的小姑娘,雖然演技確實不行,但人家也是真勤奮。

    工作人員忍不住多看了幾眼,憔悴是憔悴,好看也是真好看。

    卸完妝素顏也能打。

    山里氣溫低,上了保姆車小張馬上把空調打開,給她把濕外套取了下來。

    “姐,老這麼熬也不是辦法,你先在後面睡一會兒,我到了再叫你起來 。”

    時清薏點了一下頭,透過車窗往外面看,雨幕里一條橫幅掉了一半,不知道是開機的時候還是什麼時候拍照用的布景,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體寫著《絕世千金悄醫妃2》。

    時清薏放在車窗上的手扣了扣,哽住了。

    系統連忙安慰她︰“宿主,你要堅強啊!”

    好歹是一線流量,為了快速恰錢的自己到底都拍了些什麼啊!

    然而沒有時間供她後悔,一切已成定局,而且在不久的將來,她連這種小成本網劇都撈不到手里。

    因為就在今天以後傅時錦傅大影後馬上就要王者歸來,虐殺她了。

    時清薏在後面閉目養神,山里的路崎嶇不平非常難走,大半夜還下著雨小張開車非常小心,到的時候剛好趕上飛機,小張坐她旁邊給她遞了杯水過去。

    “姐 ,吃點吧,再不吃就一天沒吃東西了。”

    時清薏對自己要求其實非常嚴格,為了保持身材一天只吃一頓,每次都是這個時候狼吞虎咽,今天卻不一樣,只是搖了搖頭疲倦的說了句謝謝。

    小張有點受寵若驚,兩個人坐一起隔的比較近,她發現時清薏握著杯子的手一直在發抖,眼神也看著窗外,有點心神不寧。

    但時清薏脾氣其實不怎麼好,她也沒敢多嘴。

    只有時清薏知道現在正發生著什麼。

    凌晨十二點,傅時錦去A城敲響了自己家金絲雀的家門,沒有人回應,打電話早就已經被拉黑了。

    她眾叛親離,無處可去,一個人在時清薏門口坐了三個小時,等著一個不可能的可能。

    抱著一瓶子酒,在雨里喝酒,凌晨三點半的時候離開時清薏的家門,出門走了不到一百米就出了車禍。

    時清薏低頭看了一眼手表,是傅時錦送的,一個小眾牌子定制的兩只情侶表,時針剛剛走過了四點。

    ——這個時候她應該被到醫院,進入搶救室。

    飛機是凌晨五點落地的,她的行程臨時決定,定的匆忙因此罕見的沒有人接機,她帶著鴨舌帽和口罩出了機場,把行李給了小張以後就匆匆忙忙的自己跑了。

    “姐,你真的要自己回家不用我送嗎?”

    小張忍不住在再次確定。

    得到肯定的答復以後小張這才一步三回頭的往外走,回頭的時候看見剛剛還奄奄一息的人沒打傘就跑進了雨幕了。

    拎著箱子走了一半才突然反應過來。

    不是,為什麼姐自己回家,箱子卻讓我拿回去?

    她腦子里懵了一下,咬了咬嘴角,卻不敢去跟楊姐說。

    萬一姐不高興自己多嘴把自己辭退了呢?

    大晚上的不好打車,好不容易打到了一輛時清連忙就沖上去,沒坐穩就開口︰“師傅,去四醫院,您能快一點嗎?我真的很著急。”

    開車的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听見她急的不行忙安慰︰“凌晨車不多,過去很快的,半個小時就到了。”

    等車發動了才試探著問︰“急成這樣是家里有什麼人病了嗎?”

    副駕駛坐的姑娘把頭埋下去,兩只手抱著頭,有點難受的喘不過氣的樣子,好半晌才緩過來一點,低著聲音嗯了一聲。

    “我愛人在出車禍了。”

    幾乎快要哭出來。

    司機師傅听見車禍眼皮跳了跳,連忙安慰了兩句,把速度提的更快了一點。

    其他病是什麼情況家屬心里都有數,唯獨車禍這事不一定,小也就是一點擦傷,大了命就沒了。

    一路風馳電掣,到的時候時清薏連找錢都沒要,直接就跑進了醫院,沖進去就在前台問︰“今天凌晨那個出車禍的病人在哪里?情況怎麼樣了?”

    護士看慣了沖過來詢問的人,看見這女人的時候也不由得愣了一下。

    全身上下幾乎全副武裝,鴨舌帽口罩無一不全,活像明星出街,露出來的一雙眼卻布滿了紅血絲,看著像在水里泡過哭了很久似的。

    她連忙翻看了一下︰“在三樓搶救中……”

    她話還沒說完那人已經啞著嗓子說了一聲謝謝就往樓上跑,連電梯都沒看,直接就沖上去,她走了以後護士又想了好一會兒,總覺得她那雙楚楚可憐的眼楮好像在哪兒看見過。

    ——就是想不起來。

    時清薏爬了三層樓就有點頭暈,一天一夜沒吃東西沒睡覺,她抵著牆坐著,就那麼安安靜靜的看著急救室的標志,看著看著眼楮就崛罅恕思=兔=文=檔=共=享=與=線=上=閱=讀=

    又竭力捂住臉,眼淚就一點一點的滲透出來。

    那天夜里她在急救室外等了快一個小時,有護士急匆匆的跑出來就沖過去問情況怎麼樣,護士皺著眉頭搖頭。

    “情況算不上太好,還在手術當中,車禍 髓受損,可能會導致受損節段以下肢體功能的嚴重障礙——對了 ,你是家屬嗎?去把費用交一下吧。”

    時清薏點點頭,拿著單子就往樓下繳費處走,系統在她腦子里提醒︰“走樓梯!傅家的人來了!”

    時清薏眼皮跳了跳,硬生生拐了個彎兒,扶著樓梯下去,剛下去就看見電梯關閉,有一點翠綠的光輝消失在電梯里。

    隱約像是一個祖母綠的鐲子。

    繳完費上去的時候果不其然看見等在手術室外的傅家人,A市頂級豪門人丁不興,小輩就傅時錦和她哥兩個人,平時都疼的如珠似寶,這時候全家都等在外面。

    她上去的一瞬間就遭受了嚴厲的審視,從頭到腳。

    時清薏臉色唰地慘白,微微扶住醫院走廊的欄桿,手里拿著繳費單抖了抖。

    ——

    傅家母親在拉著護士問情況,傅爸扶著傅母,傅時錦的哥哥領著她走到走廊盡頭,站在她面前轉了轉手表,客氣而疏冷。”

    “我記得家母已經給了時小姐一筆錢,”時小姐也答應我們離開我妹妹。

    傅斯廷濃眉微皺,不露聲色的看著面前的女人。

    五千萬就把自己妹妹賣了的人,這就是自己妹妹和家里鬧翻的原因,想到這里他又隱約有些煩躁。

    “我們都希望時小姐能遵守承諾,不要一味得寸進尺。”

    他的聲音低沉,隱含警告的意思。

    他對這個女人的名聲早有了解,听說視財如命 ,說不準是不是準備再撈一筆。

    時清薏瘦弱的肩膀微微顫z了一下,很壓抑的低下頭搖搖頭,牙齒把口腔咬緊了,透露出一絲血腥氣,很久才極艱難的開口。

    “您放心,不會的。”

    這個反應不在意料之中,傅斯廷訝異的看了她一眼 ,不自覺的轉了轉手表。

    錄音功能開啟了,本來準備如果她再勒索就把她的丑態錄下來,等小錦醒了給小錦看的。

    “最好如此。”

    傅斯廷留下冷冷一句便抽身離開,走前不知道為什麼又回頭看了一眼。

    那個狼心狗肺辜負他妹妹的人站在風口上,整個人隱隱發著抖,瘦削的下巴上滑過了一滴水痕。

    不知是汗水還是淚水。

    他心里跳了跳,感覺怎麼和資料里面寫的視財如命的小人形象不太符合。

    只看了那麼一眼,不知道女人是否有所察覺,抬起頭來,露出一雙清亮卻通紅的眼楮。

    果然,要開口要錢了。

    傅斯廷了然于心,把錄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