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02 頁



    挖了時清薏心的那一天夜里,那人落在她鬢角的吻,輕聲同她說,一切都快結束了。

    那時醫仙的語氣那樣溫柔,動作也輕柔,可詭異的,她只注意到她那一截在月光下的脖頸,白且修長,瑩潤的刺目。

    讓人,想一口咬下去。

    她終于遵循自己內心的想法,對著那截長頸咬了下去,血液腥甜壓下了她心中瘋狂不堪的暴戾,想要更多,甚至——

    甚至想要吸干她全身血液。

    指尖縈繞著魔氣,按壓在那人肩膀的位置,往上一點就是脖頸,不知想到什麼,魔族手上那點魔氣又緩緩消散了。

    她按耐著瘋狂可怖的想法,在心底告誡自己,來日方長。

    藥不是一天咬死的,總得慢慢折磨才是。

    至少,至少,得折磨夠三年,讓她償還夠自己所受之苦才是。

    龍窟內寂靜無聲,只有微弱的星光從蒼穹之上灑向人間,醫仙面色蒼白如紙,目光環視一周,無奈了笑了一下,額頭抵在飽餐的魔族發頂,聲音疲倦而低啞。

    “阿落,這就是你的龍窟嗎?”

    清醒的感受著鮮血從吸食的痛苦叫她有些忍受不住,她蹭了蹭龍族堅硬的龍角︰“這里好冷,我們以後回浮析山吧。”

    黑龍不知听見了沒有,半晌,卻拿尾巴把冷的發抖的人攬的更近了一些。

    ——萬里之外昆侖山上。

    昆侖鏡在靈力催動下一遍又一遍的回映著那駭人的一幕,最終停在魔尊伸出手的一瞬。

    魔尊臉色煞白,身軀微微向前佝僂,手掌輕易穿透了青鸞神鳥的胸膛。

    鳳凰的手貼在昆侖鏡上,身側的男子一身月白仙袍,眉心一滴鮫人淚。

    “從昆侖鏡來看,魔尊搖落確實受了重傷。”

    鳳凰緩緩睜開眼,殺意磅礡︰“機不可失,失不再來,青鸞的仇,我不可不報!”

    第96章 剝皮抽筋胭脂龍女

    搖落的龍窟建在魔族深山, 一處天然洞窟里,睜開眼的時候已是深夜,頭頂蒼穹落下星光點點, 她怔了好一會兒才極慢的低下頭。

    躺在她身邊的是昏睡的醫仙,衣領微微掀開一點領口, 露出被咬的青紫的脖頸, 搖落依然能想起牙齒刺進去的感覺。

    鮮活的血液補充著她虛弱的修為, 比殺了青鸞鳥更為快速。

    魔族眼眸微深,醫仙還在沉睡, 她的手指一點一點摩挲過去, 沿著那個人清冷疲倦的眉眼開始下滑, 最後落在脖頸的傷口上,按了按。

    “嗯……”疼痛令時清薏不得不睜開眼來,冰涼的指尖按壓著她的傷口和命脈,似乎只是稍一用力就會叫她命喪黃泉。

    “疼嗎?”魔尊的聲音不辨喜怒,皎白且寒冷的手指一點一點繞著脖頸按壓,鮮血從剛剛結好的血痂里慢慢滲出來。

    醫仙靠在魔尊的手臂上誠實的點頭︰“疼……”

    很疼,很疼,不光是疼, 疲倦也佔了絕大部分。

    魔尊掀起嘴角,笑意帶著些許詭譎,湊到她頸邊笑著把滲出來的鮮血舔舐干淨︰“那就好好忍著,以後疼的時候多了。”

    像是一條伺機而動的毒蛇,蛇牙侵入了脖頸, 時清薏不敢動彈,只是稍稍閉眼,將脖子仰起。

    “早就听說遙香草是上古仙草, 有生死人肉白骨之效,如今看來確實不虛。”

    魔尊繾綣的將滲出的鮮血慢慢舔淨了,這才退開一些,看見醫仙仰起脖頸的模樣又驀地怒了,眼底突兀竄起一抹暗紅。

    “怎麼一副引頸受戮的模樣?時清薏你別忘了!這都是你欠我的!”

    現在就連不反抗認命都是錯的了,時清薏無奈的睜開眼,眉眼間盡是縱容,湊過去細密的親吻魔尊的眼角眉梢︰“嗯,是我欠你的。”

    “所以,我不是在挨個還了嗎?”

    她的聲音恍若嘆息,帶著一些無奈,看著當真是深情如許。

    “阿落,你總要給我一些時間,讓我慢慢還。”

    落下的吻輕柔的覆蓋在她眉眼,蜻蜓點水一般動人心魄,擾人心神。

    搖落眼睫微顫,在這樣的甜言蜜語下就算是不動如山的神佛都要為之心動,她卻在這個時候莫名想起以前在浮析山,她也是這樣——

    于是滿心歡喜驀地凝固,魔尊睜開眼,剛剛還被牽動的心神此刻已無任何波動,只剩下一片森冷。

    冰冷的手一點一點順著脖頸抵達背後顫動的蝴蝶骨,手覆在那一片地方,而後猝不及防生出堅硬鱗甲破開血肉。

    “呃——”

    時清薏還想再說些什麼,伸出的手已經猝然攥住了魔尊的肩膀,再是冷淡的面容也出現絲絲裂痕。

    魔尊的動作很慢,像是很欣賞她此刻的痛苦,覆蓋著鋒利鱗片的龍爪一點一點剖開她的血肉骨骼,鮮血滴滴答答,在那件不染縴塵的白裙上繪出一朵可怖的血花。

    “阿……落……”

    魔尊听見她喊自己低低應了一聲,繼續眨了眨眼,仿佛很是天真的笑了笑︰“你說你要慢慢還的是不是?”

    “你還敢自己跑出來,你怎麼能跑出來呢?肯定是因為我沒有給你穿琵琶骨對不對?”

    “畢竟你當初,可是穿了我的琵琶骨,讓我在大淵之底,呆了三年了 。”

    她含吮著醫仙白皙的耳垂低語,仿佛情人親密到極致,又仿佛是憎恨到極致,生怕她听不清一般。

    時清薏牙齒劇顫,在她話音落地的一瞬間,一根拇指粗的鎖鏈穿過了她的身體,攪碎無數血肉留下一個巨大的窟窿。

    “啊——”

    淒厲的慘叫傳遍了整個龍窟,周遭沒有任何妖魔知曉,唯有風過吹起湖面一絲漣漪。

    一刻鐘過後一身玄衣的魔尊抱著什麼人從龍窟中走出,攔路的精怪無聲無息的死去,在龍族恐怖的實力下一切阻攔都不能入目。

    龍族如履平地,唯有走過的地方灑落無數鮮血,星星點點。

    時清薏數次疼到昏迷之後再驚醒,她抓著搖落的肩幾乎能把她肩膀生生扣下一塊肉來,那樣活生生的在身體里面穿過鎖鏈,每動一寸就能感受到鎖鏈摩c過血肉的痛苦難以言喻。

    等系統給她開了痛覺屏蔽以後她才終于從漫長的昏迷中清醒。

    從胸腔穿透而過的鎖鏈被栓在魔尊的床頭,鎖是一只八荒犬妖的頭骨,被魔尊生生擰下來制成妖鎖。

    所能行動的範圍只有一個宮殿的大小,她咬牙撐著站起來行走,發現最多只能抵達窗戶的位置,所謂自由離她近在咫尺又遠在天邊。

    ——她一瞬間覺得累的無法言喻。

    搖落推開門的時候沒在榻上看見人,眼底轉瞬陰霾,一步一步踏入殿內,這里內外都設有結界,時清薏肯定是跑不出去的。

    想到這里,魔尊終于好過了些許,殿內四周都被黑布籠罩,夜明珠的光芒昏暗,她在殿內的角落找到蜷縮在一處的人。

    她的頭發很長了,已經沒及膝蓋,走路的時候難免不太方便,可搖落喜歡,她愛及了在外高高在上居高臨下的醫仙被她困在這里的模樣。

    綢緞一般的長發傾瀉在榻邊,沾染點點月華,像是一個完美的只屬于她的東西。

    這里沒有時清薏的衣裳,她從昏沉中醒來以後只披了一件魔尊的衣裳,幾乎沒有什麼遮蔽作用,那一頭如瀑的長發是她全身少有的遮蔽。

    她把頭放在膝蓋上,瞧著窗欞里泄露進來的一縷月色,半張臉隱沒在黑暗里,半張臉出現在月色當中。

    搖落靜靜欣賞了一會兒她的頹然,方才湊過去從後抱住她,親昵的蹭她的長發,慢慢的笑︰“別看了。”

    ”時清薏,你以為你還配得上這自由嗎?”

    魔尊一邊喊她的名,一邊熟練的將龍牙嵌入了醫仙白皙的脖頸。

    不過數日那截光潔的脖頸上已經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口,無一不是魔尊的杰作。  思  兔  網  

    搖落的傷確實越來越嚴重,而遙香草果然是良藥,近來她吸食時清薏的血液簡直跟成癮一樣,需求越來越強烈,甚至出現了控制不住的情況——

    魔尊猝然閉目。

    “就是死,你以後也得跟我葬在魔族的地域不見天日,這輩子都休想再回你的仙界了。

    時清薏听著她說完,良久只是閉了閉眼,被吸食鮮血疼的格外厲害的時候就抖著往後縮,去握搖落的手。

    後來,搖落把她抱回榻上去,興許是月色太過淒寒的緣故,搖落突然皺了皺眉,瞳孔驟縮。

    “你……”

    那一頭如瀑的漆黑里竟然出現了一根白發。

    時清薏反手摟住她的脖頸,長發如瀑傾落,瞬間把那一點白色掩蓋的干干淨淨,不見分毫,仿佛只是她的錯覺。

    她輕聲說︰“阿落,我在慢慢還……”

    我在慢慢還,所以你要給我時間,再給我一點時間。

    大約人間中秋的時候鳳凰終于聯合鮫人一族做了攻打魔族的前鋒,從魔族命脈無盡河而來,來的猝不及防,魔族始料不及接連丟掉數座城池,仙魔之戰一觸即分,烽火燎原。

    鳳凰一族覺醒了數千年來第一位上古血脈,有成神的潛質,而鮫人一族和仙界所生的男子有鮫人的美麗和仙者的智慧,身負仙界重責。

    戰火燒到閻魔宮前,魔族搖落還把心思放在她那位從仙界搶過來的奴隸身上,算得上一句專寵,只是外人不曾見過,只是知道囚禁在魔宮深處。

    兵臨城下的那一刻搖落還在自己的榻上,她咬著時清薏的脖頸,模 中覺得空虛的內俯一點一點溫暖起來。

    起身離開的時候時清薏捉了一下她的衣袖。

    她回過頭,看見那人的眼楮,在夜明珠的照耀下涌現著一抹不自然的溫柔。

    “一切小心。”

    走過去的時候魔尊卻在想,她竟然沒有祝自己早死,不知道是不是口是心非,不過醫仙的額角確實有了一點白發。

    然而怎麼可能呢?仙者不死不滅,又如何會老去,如同凡人一般生出白發,體驗生老病死,她驀地覺得自己可笑。

    而遠處天地凜然,鳳凰一身明光鎧甲,手中是鳳凰麟羽。

    “搖落,青鸞的命我今日就要你以血來償還!”

    鳳凰睜開眼,眼含金芒,漫天威壓盡數浮現,幾乎壓的魔喘不過氣來。

    向來萬古黑暗的魔界,在如此熾熱的明光下,也罕見的出現一抹天光。

    魔尊搖落站在地上,仿佛是笑了笑,眼底掠過一絲戲謔和好奇,整個人都籠罩著一絲邪異。

    “本尊听說青鸞乃鳳凰分支,純正的上古血脈的鳳凰對于龍族修煉更有奇效。”

    她微微斂著一抹笑,漆黑詭異的龍鱗一點一點沿著下頜開始覆蓋,而後蔓延到眼角眉梢,魔氣沖天而起。

    而在魔氣盡頭的人一步一步踩著天地靈力往上,每一步都踏碎無數結界和仙家靈氣。

    “今日,本尊倒想試試看,傳言是否屬實——”

    話音落,天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