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100 頁



    。

    而後听見醉的昏迷的人在說什麼醉話,她沒忍住附耳過去听,听見她似乎很是不滿的發出抗議,結結巴巴的。

    “我……配你……阿落……”

    我配不上那樣的好酒,我就配你,我只配你。

    “時清薏!”

    搖落心頭又梗,氣的眼前發黑,一腔憤怒無法發泄,險些一頭撞到了柱子上去。

    最後到底看不得她一醉了之,搖落用魔氣硬生生將酒氣從她身體里逼出,惡狠狠的罵︰“你以為就這麼容易嗎?”

    時清薏反正半醒不醒的,聞言眼簾微啟又撐不住的垂了下去︰“阿落,你想怎樣?我听你的。”

    終于到了這一步,魔尊冷笑,咬住醫仙白皙耳垂的一角,一字一句,溫熱的 吸噴在她耳蝸,喂了一顆藥進她嘴里。

    “取悅我——”

    醫仙半醉半清醒的掀開眼簾,有一點朦朧的水汽氤氳在她眼里,漆黑的眼珠動了動,半晌,突兀露出一個笑。

    整個人支撐起來,飛快的在魔尊眼角落了一個吻,半醉半醒的撲了上去 ,把嘴里的藥一下子渡進了魔尊口中。

    聲音竟還是冷清克制的︰“好。”

    猝不及防的搖落︰“……”

    ……

    一夜不知是折磨還是歡愉,閻魔宮自然沒有敢听魔尊牆角的魔,只有風雪听見里面的聲音,間或有一點壓抑的低聲。

    魔尊恨的不行,她也不知道自己具體在恨什麼,仿佛哪里都能找茬,就連向來孤冷的人不肯出聲也要恨恨的找茬。

    “怎麼?就這麼不願意同我好,連聲音也不願意發出?”

    良久,才有虛弱的聲音不解的傳出︰“你、你說讓我別說話的……”

    魔尊愣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那是在水牢的時候,她同時清薏說,別說,反正我也不會听,不會信。

    此刻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她氣的不行︰“本尊要听,給我說!”

    只等了一會兒,便听見平素極清冷的聲音貼近她的耳朵吐出一句極為過分的話,魔尊一下子僵直了身體,醉鬼含著她的耳垂,絮絮叨叨的說著情話。

    情話灼心,不過片刻魔尊就敗下陣來,惱怒至極的封了醫仙的嘴。

    “不許再說!”

    “……”

    明明是叫取悅自己的,到最後氣的不行的也是自己,魔尊心里憋著,卻到底是因為疲憊睡著了。

    天光破曉時一切方休,魔尊躺在里側額角輕微冒汗,時清薏在外側拿袖子替她擦了擦額頭汗珠,某一刻驀地皺眉,忍了又忍,踉踉蹌蹌的往外去。

    一直到倉皇逃出殿門外,掩好門,她才敢 烈的咳嗽起來,手指用盡攥緊門扉,幾乎要把門扣出一個洞來,片刻後才敢把衣袖移開,已經濺了星星點點的血跡。

    身體的虛弱越來越明顯——

    時清薏靠在門外許久才有了一些力氣,開始朝外走去。

    殿內的魔尊冷冷睜開眼,雙眼無神的看著橫梁,到底沒忍住撕爛了手里的紅衣。

    她睡著的時候忍不住抓緊時清薏的手,後來被那個人換成了一件破衣裳。

    不急,不急,她急什麼呢?反正有奴契在,時清薏根本就跑不脫,她只能在這里陪著自己墮入妖魔道,受盡人間百苦!

    話雖如此說,卻還是受不住,手指一點一點蜷縮,心口有什麼翻涌的厲害,她死死往外看去,看著那人消失在視線的盡頭 ,終于一口血噴了出來。

    蒼涼又憤恨的咀嚼著她的名字︰“時清薏——”

    簽定奴契以後自由的限制反而沒有一開始那麼嚴,時清薏尋著系統給的路線走了不遠就听見一聲嘶吼,豹子被關在偏僻處的結界里 ,耷拉著耳朵听見腳步聲一下子支稜了起來,看見她眼眶又紅了。

    這還是她死而復生以後頭一次與嗽月相見。

    “你騙我!”豹子四肢轟然站起,對著結界外的人怒吼︰“你騙我,你騙我你會殺了她的,結果呢?!”

    時清薏咳嗽了兩聲,聲音無奈的喚了一句嗽月。

    豹子又低下頭去,獸類的眼里流露出人性化的悲傷。

    “你舍不得殺她,那、那至少可以離開,離開她就可以活的久一點……”

    第94章 剝皮抽筋胭脂龍女

    閻魔宮的夜漫長而蕭冷, 豹子趴在地上不安的低吼,獸類的瞳孔看著結界外女子虛弱的模樣不自覺流露出一絲殺意。

    “清薏,現在還能殺了她嗎?”

    時清薏有些不太能撐住, 靠在了結界外的樹旁,聞言輕輕笑了笑, 從懷里掏出一壺酒來,搖了搖頭︰“來不及了。”

    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豹子的目光落在她心口的位置, 那里空空蕩蕩的,缺失了一顆心竅,她能感受到外面這個人是沒有任何溫度的, 冷的讓她心驚。

    “怎麼到了現在還在問我能不能殺了她。”醫仙找了個好位置坐安穩,逼著系統開外掛把結界打開一個豁口, 抬手將手里的酒扔了進去。

    “我要是能下得了手, 何至于走到現在這個地步?”她很無奈的勾了一下嘴角。

    豹子恨鐵不成鋼的瞪她︰“所以那時候讓我殺了她不就好了嗎?”

    “你非要擋, 你不忍心,那條龍可心狠手辣!”

    時清薏揉了揉額角, 流露出一絲莫名的難堪來︰“好了好了,不說這個了,今天是我大婚的日子, 你都不祝福我一句嗎?嗽月。”

    豹子突然靜默了一下,一雙巨大的獸類眼瞳從上到下的滴  地掃過她,爪子撓了幾下地面, 突然認命一樣的趴了下去, 毛茸茸的大耳朵也耷拉了下去。

    聲音悶悶的︰“就算殺不了她,那離她遠一些,也不可以嗎?”

    她試圖勸向來固執的人,哪怕明知只是徒勞無功。

    醫仙仰頭喝了口酒, 縴長的脖頸在風雪里露出一截瑩白,辛辣的酒浸入了咽喉,叫她忍不住掩住口鼻,斷斷續續的咳嗽起來。

    半晌,才緩過氣來 ,極慢的搖了搖頭︰“逃不出自己的心魔,到哪里都只是換了一個牢籠罷了。”

    她沖豹子眨了眨眼,笑意散漫又安靜︰“這是我的宿命。”

    “嗽月,我想最後多陪陪她。”

    醫仙的聲音驀地低軟了下去,不知想起了什麼,嘴角牽起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

    豹子從地上抬起兩只烏  的眼楮靜悄悄的看著她,也不敢說話,只是看著風雪,很久,伸出舌頭舔了舔酒。

    魔族的酒都很辛辣,她往後縮了一下,還是忍不住又挨近了去,等了一會兒抬起頭,發現時清薏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坐在了她身邊,隔著一層透明的結界,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腦袋。

    她的手白的沒有血色,從袖子底看起來像一管白色的蕭,豹子愣了一下,下意識的蹭了蹭她的袖子。

    當然是沒蹭到的。

    “嗽月,我們認識多久了?”頭頂的人輕聲問她。

    豹子歪著腦袋想了想,認真的數了數︰“大概有幾十年了吧。”

    嗽月伴隨遙香草而生,從她出生開始就守護在她身邊,至今已近百年。

    那只手仍然隔著結界有一搭沒一搭的落下去︰“遙香草一族壽命有限,沒有族人能夠活過百歲,其實仔細想想,我們也是差不多分別的時候了。”

    豹子像是被什麼定在了原地,□□的哼哧哼哧了兩聲,最後才緩緩抬起頭。

    結界外的女子做了一個擁抱的姿勢,隔著透明的結界在她的大耳朵旁邊笑了笑︰“嗽月,我會解除我們之間的羈絆 ,以後,你就自由了。”思兔網

    “你騙我!”豹子焦躁的抓地,爆發出一聲怒吼,“你說你會殺了那條龍,用她的心護住浮析山,然後就能突破周天桎梏——你!”

    醫仙只輕輕一踫就松開了手,像是虛晃一槍似的笑了笑。

    “嗯,是我食言了。”

    說罷撐著地慢慢站起來,一步一步的往風雪深處走去,走到一半豹子突然劇烈的晃動結界叫她的名字。

    女子從大雪之中回過頭來,烏黑的發上落滿了大雪,豹子碩大的獸瞳凝聚著淚光,哽咽了一下,最後張了張口,猶豫了良久才吐出一句。

    “百、百年好合……”

    時清薏便再回頭朝她笑一笑,轉身走入蒼茫大雪里,天地一時寂靜,豹子伏在大雪里,看著她離開的背影,一直到被風雪徹底掩埋。

    她的靈智不高,那一刻只覺得心里空落落的,似乎這一別即是永別。

    回去的時候天還沒亮,時清薏在外面走了一圈回來  ,終于找到了幾枝稀稀落落的花。

    魔族的花也開的張狂而奇形怪狀,她挑了兩枝折下來抱進懷里,回去的時候推了推門,沒推開。

    時清薏摸了摸鼻子,知道是搖落醒了見她不在大約是生氣了,于是輕輕扣了扣門︰“阿落?”

    搖落在里面微微睜開雙眼,眼底一片郁色,晦暗至極。

    不久听見外面那人放軟了聲音︰“阿落外面好冷啊……”

    她是仙草成仙,本身就受不得寒,搖落咬了咬牙,想把她扔在門外的想法終于還是泡了湯,恨恨揮手,大門的禁制便毀了去。

    總是這樣!她一說難受一說冷自己就止不住心軟。

    思及此,魔尊臉色愈發沉郁不知是觸到什麼,霎時間被逼的彎下腰去,五指緊握成拳,青筋暴起,一口血沒忍住噴了出來。

    “阿落——”門外的人久等不應,不由眉頭微蹙,听見動靜推開門就闖了進來,風雪灌入門內,時清薏扔了花枝三步並作兩步趕來,伸手就握住了魔尊的手。

    兩只手一樣的冷,時清薏稍微愣了愣連忙把自己另一只手覆上去。

    魔尊斜臥在榻上的樣子帶著幾分邪氣,嘴角沾著幾縷血跡,整個人分明是疲倦虛弱的,神情卻冷冽的像冰,硬生生把自己的手抽了去,臉色森寒。

    龍族嗅覺靈敏,只是稍微靠近就嗅到了某個熟悉的味道。

    “怎麼?沒跟著那只豹子跑了?”

    她想一下子把她拎起來扔進窗外的冰池里,苦于魔氣無法調動起來。

    昨天夜里趁醉裝瘋賣傻,料定自己無論怎麼羞辱折磨她都不會要了她的性命,把自己折騰一宿,自己新婚早上就跑去見豹子——

    或許她該慶幸,這一次至少不是夜半挖了她的心。

    時清薏嘴角抽了抽,只是本來也沒想瞞她。

    “我大婚之日,跟摯友說一聲罷了,她祝我們百年好合。”

    時清薏簡短的解釋了一句,便再次強行伸手去拉她,皺了皺眉︰“別動,讓我看看你是哪里的傷。”

    昨天夜里的時候還是好好的,身上全無損傷,怎麼會自己走了不過一個早上就開始吐血。

    魔尊眼簾莫名顫了顫,靠的太近了,清冷的香氣湊近了鼻息,叫她全身都細微的發起抖來,偏偏醫仙卻仿佛依然一無所知,硬是要湊過來要瞧她的傷,而後突兀被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