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99 頁



    力的狂亂當中,自覺傷重不敵的皆可自行退場,魔族不加阻攔,但有更多亡命之徒還在拼死一搏。

    從深夜一直廝殺到黎明,地上的白雪下了一層又一層 ,血跡被覆蓋以後再次灑落,再次覆蓋,退走的人走了無數,到最後留下來的只不過數十人。

    時清薏還在其中。

    一身不染縴塵的白衣已經為鮮血所染紅,劍是鈍的,身上數道豁口鮮血汩汩的流,衣衫被精怪撕咬的破破爛爛,甚至能看見里面翻卷的皮肉和骨骼。

    ——力戰至最後一人。

    搖落的神色一開始是戲謔的,時清薏只是一株草,一株除了醫術外自保能力都堪憂的草,多年前都要她日夜守護不敢離開片刻的草,她怎麼都沒想到原來時清薏竟也有如此強的時候。

    她的修為就是比不上自己,也差不了鳳凰多少。

    遙香草本身就不適宜修煉,她竟能克服天生弊端走到如此地步。

    搖落眼底掠過一絲幽暗,卻是磨牙恨恨的想,果然以前柔弱不能自理都是在騙自己罷了!

    時清薏臉上都是血,血液干涸也不敢擦拭,生死之間,不敢掉以輕心,那血被風吹干在她臉上,她的腿沉重的提不起來,拿劍的手冷的幾乎要感知不到劍的存在。

    越來越虛弱了,哪怕調動所有數年修煉的靈力和所有收藏的天材地寶,還是不可控的走向衰亡。

    不過還好,至少,她沒有輸——

    皸裂的手指顫動著握緊長劍,她想勉強站起身來,眼前血色蒼茫,系統突然驚叫一聲︰“宿主小心!身後!”

    在無人知曉的暗處,一只已經受傷躺在雪地里的雪狼妖掏出一只狼牙,淬著劇毒飛快襲來。

    時清薏立刻想握劍回身去擋,然而手卻跟不上想法,實在太累傷的太重,輕盈的秋水長劍也重似千斤,等她回過身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狼牙卻到底沒打進她的身體,漆黑濃郁的魔氣卷住狼牙,不過片刻就碎成了齏粉,狼妖駭然的睜大雙眼,眼底卻已經徹底灰敗失去生機。

    長劍緩慢的回身刺來時魔尊眼底驟然一冷,只是稍微用力那劍便化成碎片成醫仙手中掉落,沒了劍的支撐時清薏再也支撐不住。

    ——最後倒進了魔尊懷里。

    搖落臉色差極,她幾乎從沒有看見過時清薏這樣淒慘的模樣,那樣連一點血氣也不願意聞的人,此刻一身濃郁血腥,背後的傷口幾可見骨。

    一股無言的憤怒侵襲了魔尊全身,只是一揮手間整個天地最後朝醫仙出手妖魔盡皆被轟成血沫。

    “別……”

    “別什麼?”魔尊怒極反笑,“怎麼?時至今日還要不自量力的管本尊的事?”

    那人卻仿佛只剩下最後一口氣了,在她耳邊氣若游絲,生怕她忘了︰“別……忘了答應,答應我的……”

    搖落腦子里仿佛有一根弦應聲而斷,看見她如此淒慘的模樣 ,那一股無名火卻不知是在氣誰︰“本尊答應什麼了?”

    時清薏明顯已經撐不住了,渾身都在發抖,只能發出字節︰“你……”

    眼淚無聲無息的流,浸透了魔尊身前的玄衣。

    像是控訴她一般,你怎麼能出爾反爾。

    搖落實在太了解她,她只是張開口就知道她要說什麼,一邊把人抱在懷里飛快往閻魔宮深處而去,一邊咬牙切齒的答︰“不都是跟你學的嗎?”

    跟你學的別有用心,出爾反爾,折磨人還要殺人誅心。

    她把人掩蓋在懷里,一直到玉醴泉邊才掀開衣袍,時清薏已經陷入了昏迷,一身的傷淒慘不已,臉上還有點點淚痕。

    那一刻她心里恨的不行,恨沒有方向,于是全都涌向了這個心狠手辣的女人。

    恨她這麼拼命,是不是想死了一了百了,明知道就算她敗了,這個位置也只可能是她的。

    她時清薏,就是拿捏住了她!

    思及此,魔尊忽而憤恨,拳頭狠狠砸在玉醴泉邊,上古仙石寸寸崩裂,人卻護在她懷里,未曾傷到半分。

    搖落極慢的吸氣,心口那點刺痛越來越明顯,疼的她這樣堅韌的人,臉色都是一片煞白。

    魔尊修煉出岔子,想求尋解決之法,其實,也並非空穴來風。

    這段時間,她的實力確實一直隱隱有不穩的趨勢。

    時清薏醒過來時是在搖落懷里,不懂詩書禮易的魔尊假模假樣的瞧著一本人間的書,上面寫的什麼明媒正娶她都不怎麼懂,看的眉頭直皺。

    時清薏能感受到源源不斷的靈力從她腰後注入,魔尊一只手不耐煩的翻看著那些東西,一只手卻緊緊抱著她的腰。

    “那是合巹酒。”一只縴細蒼白的手指輕輕點了點。

    似是沒料到她竟然這麼快醒來,魔尊手中魔氣一震,那書就化作了煙塵。

    “你以為你配得起這些嗎?”魔尊惡劣的在她耳邊冷笑。

    又有一些被當場發現戳穿的惱怒。

    當年她確實不想委屈了心上人,想什麼都給她最好的,合巹酒用千年雪參跟老猴妖換的猴兒酒,人間的風俗和仙界的風俗一個一個的挨個考量,可現在不同了。

    “這才是給你的。”

    她聲音幽冷,掌心處緩緩浮現一紙婚約。

    時清薏心里一縮,放在桌上的手指也不自覺的發抖,聲音仿佛是從嗓子里逼出來的。

    “……奴契。”

    第93章 剝皮抽筋胭脂龍女

    奴契。

    就算在三界之中, 能接受這種明顯不對等契約的也只是少數。

    奴契就算是雙修也只有益于主的一方,對于奴的一方沒有任何益處的,在三界之中只用于報復鉗制有特殊之處的人。

    時清薏的手指落在那紙契約上, 手指很冷,她突然有些喘不過來氣。

    像有些委屈且無措的喊︰“阿落……”

    醫仙這一生都算是高高在上, 向來只有其他人求她的時候,她從來不曾向任何人低頭。

    這是第一次, 也是唯一一次。

    搖落不看她,縴細的手指點一點婚契,聲音沁冷似笑非笑︰“你不願意?”

    “既然不願意, 那就燒了吧 。”指尖火焰繚繞,燒焦了一點邊角。

    燒了這件事就過去了, 拿出來的那一下充斥了報復的快意, 後悔卻又來的猝不及防。

    “別——”時清薏按住她的手, 她的聲音是干澀的,咽喉動了動, 手指一點一點把婚契攥緊了,“我答應就是。”

    搖落驀地怔住,她其實, 並沒有覺得時清薏會答應的。

    甚至已經做好了她不答應,強行按著她印契或是——

    然而虛弱的人已經伸出手去夠到了紙筆,一只手壓著契, 一只手抵在唇邊咬破了指尖, 血滴在一旁,狼毫的筆尖沾著血,一筆一劃的奴的一方寫下自己的名。

    ——時清薏。

    她寫的如此鄭重,字跡端正清雋, 就仿佛當真是一生一次的婚書一般。

    搖落的字是時清薏教的,卻跟時清薏的天差地別。

    魔族從小學習的不過是如何征戰廝殺,對于念書識字一竅不通,後來在浮析山養傷的時候時清薏教她寫字。

    她怕惹時清薏不高興總是學的很是認真,可天賦受限總也寫不好,後來想明白偷懶的法子就化成原形纏在她身上,龍族的四根爪爪抱住她的腿,撒嬌一樣的把她往外面拽。

    往事戛然而止,她寫字還是難看的不行,一只手已經悄然覆蓋在她手背。 本 作 品 由 思 兔 在 線 閱 讀 網 友 整 理 上 傳 

    有墨色的長發傾落下來,掃過她的頸側,冰冰涼涼,時清薏握著她的手珍而重之的寫完了那兩個字。

    閻魔宮里豎著從東海之底挖來的冰鏡,搖落有那麼一丁點不自然的偏過頭去。

    她滿以為會在鏡子里看見大仇得報冷漠瘋狂的自己和委曲求全的時清薏,她想自己此刻的神情必然是痛恨且嘲諷的 。

    可是沒有,鏡子里的兩個人恍若一對璧人,時清薏身上沒有什麼力氣,靜靜依偎在她懷里,她則任由時清薏握著她的手寫字,十指若有似無的相扣,親密無間。

    她的臉色為何這樣蒼白?倒像受了什麼委屈一般。

    搖落 吸微滯,又在片刻間憤恨起來,在心底痛斥自己怎麼能如此心軟!活該被她騙到!

    “這都是你應得的,在菩提城時,你不也把我當成奴隸麼?!”

    咬牙切齒的告誡自己,再心軟必然是個蠢貨。

    自己在菩提城可是被她牽著鎖鏈出門,而後被妖怪誤以為是——

    哪怕是奴契也是有婚禮的,只是相當簡陋,魔界民風粗獷,無論什麼婚事都要大喝三天三夜才算罷休,眾魔不敢對搖落造次,準備逮著魔尊不上心的奴隸灌酒。

    時清薏作為一株仙草並不會喝酒,喝酒就地就倒,被眾魔圍著臉色愈發寒冷,周遭幾乎結著三尺之冰,搖落就在魔尊的位置上冷眼瞧著她。

    時清薏被鬧的煩的時候就回頭望一眼高台上的人,見搖落並沒有阻止的模樣眼神微黯,扭頭直接拿起一壇子烈酒仰頭就倒。

    精致修長的脖頸吞咽著,一壇子烈酒很快就見了底,醫仙喝完將酒壇子就地一扔,在碎裂的聲響里冷冷問︰“夠了嗎?”

    眾魔一時愣住。

    便見喝完酒的女子硬撐著一步一步往魔尊的方向而去,她走的固執,一時竟也忘了攔她。

    主奴之契,奴隸是不能與主人同階的,她一步一步往上走,身後還有魔族在起哄。

    “這樣的大日子喝一壇子怎麼夠?”“好酒量!””這不多喝點!”

    吵吵嚷嚷里只有搖落冷冷覷著她上前,主奴不能同階只走到靠近搖落尊坐位置半步的時候她怎麼也走不上去了,雙足仿佛戴著鐐銬,怎麼都無法上前。

    每一分都是撕扯,猶如天塹,再往前必要她骨肉分離。

    魔尊彎下腰去逼視她︰“你以為,你可以跟我並肩而立?”

    她盡力掙扎了,可還是不行,簽定的契約甚至讓她膝蓋微屈,隱隱有想下跪的趨勢,搖落便好整以暇的看著她窘迫的姿態 ,已經準備好了嘲諷的語氣。

    那樣高高在上的人,也要在她面前低頭。

    “嗯……”誰知那人嗯了一聲 ,竟然自己趴下來整個人蜷縮在了她的膝上,頭枕在她膝上只昏昏沉沉的喊︰“阿落……”

    搖落︰“……”

    那一刻她氣悶的不行,有一口氣憋在心里上不來下不去,最後沖還在起哄的一群魔厲聲道。

    “灌什麼灌?她配得起這樣的好酒?!”

    一群張牙舞爪的魔瞬間老實了,不敢惹炸毛一樣的魔尊,跑去其他地方聚著喝酒過夜。

    時清薏醉的厲害,憋屈的不行的搖落還要把她抱回去,一路穿過冗長的魔宮和如刀劍的一般的大雪。

    魔族的雪夾雜著狂風,吹在人身上猶如刀割,搖落下意識把時清薏整個人遮住,後來又驚覺自己為什麼做這種事,立刻把人從衣袍里摘出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