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90 頁



    頭加快腳步朝洞穴深處走去, 聲音落盡風里, “而且, 你以為她就真的沒隱藏什麼?”

    她如果沒隱藏實力就不可能真的做到絕地反殺,一爪掏心了。

    前方即將走到路的盡頭,頭頂的沼澤還在塌陷, 淤泥之中一點微芒緩緩浮現,形成一片朦朧的紅色微光,靈氣若隱若現。

    醫仙霜色的裙據剛剛踏足此地,黑暗中就是一陣震顫,一只赤紅的眼在黑暗中緩緩睜開,而後是第二只、第三只,一直到第十八只……

    ——

    狂風攜卷著暴雨敲打在這片撕裂的沼澤之上,雨幕之中是一只九頭九尾的凶獸,巨大的虎爪攜卷著遮天蔽日之勢揮來,風雨之中的女子身形詭異的避開一掌。

    虎爪帶著妖氣一掌拍在沼澤之上,淤泥四處飛濺,女子的腿幾度發抖才慢慢站了起來,嘴角緩緩溢出一縷鮮血,沿著下頜消瘦的弧度滴落,再是耳朵鼻腔眼眶,鮮血絲絲縷縷。

    魔龍搖落之名響徹三界,少有敵手,從來都只有她目空一切旁人的時候,從來沒有一次這樣狼狽。

    以她的實力對上佷本來根本不是什麼問題,可惜拜時清薏那個心狠手辣的女人所賜,抽龍筋扒龍骨挖她血肉,現在實力十不存一 ,連跟這畜生打個平手都懸。

    佷守護的必然是天地靈物,時清薏去找了給豹子治傷,反而叫她在這里擋著送命。

    真是,好啊!

    她說為什麼剛好就把她放出來又給她好好治傷,搖落削瘦的臉頰上已經是一片扭曲的瘋狂,她在心里咬牙切齒的喊時清薏的名,恨不得就這樣把她剝皮抽筋千刀萬剮。

    然而再恨也無濟于事,她體內是天生的龍族血脈,帶有一絲神血,本來就是天下妖魔覬覦的寶物,也怪不得佷就纏上了她,連闖進他洞穴的時清薏都不在意。

    風雨驟急,頭頂的陰雲聚集,嬰兒淒厲的哭叫聲里帶著某種勢在必得的陰桀,她已經到了退無可退的時刻。

    搖落眼底閃過一瞬掙扎,這個時候到底值不值得她動用最後的——

    無論如何,死了就全沒了 ,就算此刻暴露被時清薏拉回去繼續試藥也總好過爛在這淤泥之中,女子眼中有瘋狂翻涌,魔氣一絲一縷從眼角泄露。

    數丈龐大的銀蟒劃破了暗紫的蒼穹,伴隨著淒厲的嬰兒啼哭之聲,巨爪轟然落下,在巨獸千丈軀體面前那個小小的黑衣女子簡直不值一提,仿佛隨時都可能被碾碎成血霧。

    風雨晦暗,細密的龍鱗一寸一寸悄然覆蓋上女子手臂、脖頸,而後再往上至耳後再到眼角,無聲無息的魔氣從她眼角溢出。

    與其束手就擒,不如拼死一搏。

    至少,還有一線生機。

    就在那巨掌即將跟黑衣女子渺小的身影悍然相撞的前一刻,遠處天邊驟然傳來一聲劇烈的啼哭之聲。

    仿佛察覺到什麼,搖落豁然轉頭,卻只見一身血污在風雨當中飛快掠來,在她身後赫然是另外一只體型更為巨大的佷,在黑暗中睜著十八只赤紅的眼,叫聲淒厲的讓人耳膜刺痛。

    她尚未反應過來,一只冰冷的手已經抓住了她的臂膀,靈力飛快流入她的手臂,聲音清冷而不容置疑︰“走!”

    白芒一閃而過,有什麼爆裂在風中,一黑一白兩個身影消失在沼澤深處,而兩只同樣可怖的巨爪以不可違逆之勢悍然相接。

    整個鳧麗山都發出劇烈震顫 ,山石淤泥掉落,修為低的小妖四處逃竄。

    暴雨如注,哪怕時清薏在生死之間直接動用移行珠,那股可怖的勁道還是將兩人直接震的吐血陷入昏迷。

    搖落感覺自己仿佛漂浮在海上,似乎有人一直死死牽著她的手臂。

    她做了一個冗長的夢。

    夢里還是時清薏誆騙她的時候。

    那時候她們還在浮析山上,隔壁山頭的妖王心懷不軌隔三差五過來尋醫仙,第三次的時候她終于忍無可忍。

    等出了藥廬轉頭就把妖扔下浮析山摔的粉身碎骨,等時清薏尋過來時馬上反手拍自己一掌,一邊吐血一邊倔強的逼視妖王。

    妖王一身烏青氣的嘴唇發抖控訴她表里不一不是好人,然而醫仙理都沒理妖王,只是過來輕蹙著眉問她傷口疼不疼。

    只是一句話就她一下子就失了理智。

    那時候薄暮的夕陽鋪滿了天空,嫣紅的晚霞一直蔓延到山的盡頭。

    平素孤冷而難以接近的醫仙擁著她的 背,被她壓在成片成片的忘憂叢中。

    巨大的歡喜充斥著她茫然無措的心,她懷抱珍寶一樣的抱著她的心上人,焦急又生怕嚇到了她。

    龍族第一次選擇伴侶必須要顯露真身,龍族天生俊美非凡,但真身畢竟還是獸類,為了避免再出現葉公好龍的慘劇才流傳下來的規矩 。

    動情則變龍。

    幽冷的月色佛過黑龍冷硬的黑鱗,猶如流水一般靜靜流淌而過,她始終注意著時清薏的動靜,生怕原形的凶相畢露的自己嚇著了她。

    醫仙眼底倒映著星河萬千,復雜晦暗一閃而過,半晌卻只是略微皺了皺眉。

    她的心頓時揪緊起來,龍尾巴無言的纏緊身下人的腰——她害怕了嗎?後悔了嗎?是不是嫌棄龍了?

    那些暴戾的情緒還未升起,醫仙已經抬起了手,縴長而細瘦的指節在她身上陳舊的疤痕上游移,一寸一寸撫摸過那些陳年舊傷。

    “怎麼弄的?”她黛眉微蹙,向來無情的眉眼間都是無聲的憐惜。

    “都是些舊傷罷了……”

    酥|麻的電流在醫仙指尖凝聚,熾燙過她的鱗甲,讓她忍不住咬緊嘴唇。

    魔族強者為尊,好戰到了一定地步,更有甚者就靠著吞噬比自己血脈更為純粹的同族提升修為,她從化蛟開始就一路為人覬覦,這些年想殺了吞她的魔數不勝數,一著不慎落在她手里反被吞噬的也不在少數。

    這些追溯起來無窮無盡,她卻不想讓時清薏知道她那些灰色的過去。

    醫仙眼中閃過疼惜之色,反將她壓在身下,微涼的手指點過她身上無數的疤痕,而後是親密輕柔的親吻,吻過她身上所有陳舊的結痂的傷痕。

    她的聲音帶著蠱惑︰“我會醫好你……”

    無數溫和的白色靈力在她掌心凝聚,溫養著龍族曾經的舊傷,流經過四肢百骸一直匯聚到人心。

    醫仙在她耳邊聲音溫柔的喚她的名字,她于是心甘情願在她的氣息中沉溺,那些早就痊愈的傷痕在醫者的指尖發出陣陣戰栗。

    白衣的仙者擁抱著她,頭頂即是無垠夜空,長風萬里只余今朝。

    她的心被什麼填充到鼓漲的地步,她以為自己會如當年一般顫z的摟緊醫仙縴長的脖頸,親吻她薄冷的眉眼。

    可她撲過去,一口咬在了醫仙白皙修長的脖頸上。

    剎那間血流如注,鮮血從仙者的脖頸中涌出,腥甜的滋味充斥了整個口腔,溫熱的,血腥的,跟她以前殺過的所有妖魔都不同,讓她忍不住咬的更深,更重,想——

    搖落猝然從噩夢中驚醒,氣息起伏不定,手不自覺的想抓住什麼,然而只抓住了一片沙礫。

    移形珠會隨機把人帶去某個地方,所以她們現在應該是逃了出來,她記起時清薏背後那只突兀出現的佷,眼里有戾氣一閃而過,而後猝然回頭。

    身側的沙灘上,白衣女子緊貼著她的手臂,蜷縮在她身邊,面色與月色一樣蒼白 ,她慣常披的那件外袍都已經失了蹤跡,唯有攥著她的手一直未曾分開片刻,用力到搖落甚至能感受到明顯的痛楚。

    ——她還沒醒。

    是了,畢竟真身只是一株草,還是需要人守護的遙香草,怎麼能跟天生軀體強悍的龍族相比較。

    她還沒醒,那麼——

    龍筋已經回來了 ,失去龍骨也不過失去百年修為,還有機會重頭再來,趁現在掙脫她的禁錮——

    不,不對,她還沒醒——

    只是剎那間搖落就已經權衡利弊出了最佳答案,右手快如閃電一般扼住了女子的咽喉,眼里一片陰狠。 思 兔 網

    殺了她一了百了,趁她此刻毫無反抗之力,殺她易如反掌。

    縴細脖頸上的動脈在龍族的掌心下緩緩跳動,溫熱的肌膚下淺青的動脈清晰可見,只要再稍稍用力,擰斷她的脖頸——

    只是,想到當真要親手殺了她,龍族嘴角還是不由自主的抽搐。

    那些生不如死的日子里,剝皮抽筋,放血試藥,新婚之夜刻骨剖心的背叛——

    掌心一寸一寸收緊,再收緊 ,本來已經心如鐵石的人卻驟然在某一刻猝然離開,蒼白的掌心被震的發麻。

    搖落死死盯著被震的出血的虎口,那一刻她臉上仿佛有暴雨將傾,陰沉到可怖的地步,又在近乎癲狂的恨意里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悲涼。

    她怎麼都不會想到最後阻礙她殺了時清薏的竟然是自己的逆鱗。

    龍有逆鱗觸之者怒。

    她這一生唯一一塊逆鱗給了時清薏,是當聘禮送出去的,她征戰百年囤了鮮血淋灕的戰利品和各式各樣的寶物,卻總歸都是帶著血腥,後來,她把逆鱗從自己心上剜出送給了時清薏,同她說無論任何時候,自己的逆鱗都會護著她。

    只是那時候一心一意想著一生一世的人從未想過,最後竟是這樣一個結局。

    她殺不了時清薏,因為她的逆鱗還在守護著那個可笑的誓言。

    真是,何其可悲。

    昏迷中的人仿佛將要醒來,沉重的眼簾微微發著顫,心口處的熒光察覺不到殺意已經漸漸消散于無形。

    殺不了她,搖落沒有絲毫猶豫轉身就走 ,毫不拖泥帶水,只要她逃出去,日後遲早能有機會讓時清薏這個歹毒的女人付出代價!

    拆了她骨,扒了她的皮,但在此之前,她要先掙開捉住她的手。

    時清薏是真的死都要拉她一起,指甲都陷入了血肉里,搖落咬著牙分開她的手,在臂膀上留下數道斑駁血痕。

    黑衣女子的身影踉踉蹌蹌的消失在遠處夜色里,等沉重滯澀的腳步聲徹底隱沒在起伏的潮汐中,沙灘上才傳來幾聲壓抑極低的咳嗽聲。

    時清薏轉動了幾下脖子 ,手指按揉著差一點就被擰斷的脖頸,只是喘氣都疼的格外厲害,不用看也知道肯定留下了大片淤青。

    “咳咳,下手真狠……”

    系統關切的看了一眼,下了評語︰“放心,還是沒有你狠。”

    時清薏懶得理垃圾系統,給自己施了個法術上了靈藥,慢慢揉著咽喉咽喉,系統急的不行︰“宿主,你就這麼讓反派走了?!”

    “她走不了。”

    喉嚨終于好受些許,時清薏遙望著海的盡頭下了定論,聲音極輕卻勢在必得。

    ……

    確實走不了,有些人就是那麼用心險惡,看著好像是把鎖鏈解開了,事實上壓根就沒解。

    搖落臉色極差的看著手臂上若隱若現的冰藍鎖鏈,寒冰所制的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