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84 頁



    跳了跳。

    女帝去勾她下巴, 強迫讓她瞧著自己︰“那丞相可還有什麼未能實現的願望?”

    離的這樣近, 能夠清晰看見女帝矜傲的神色艷麗的眉眼,唇角的笑若有似無又驚心動魄,丞相想她這一輩子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呢,滔天富貴見識過,貧窮苦寒也經歷過,權傾天下這些年, 唯一不順心的大概只有——

    反正左右都是這樣了,丞相啞著嗓子開口,眼一瞬不瞬的盯著眼前的人看︰“我,想要殿下……”

    女帝本來指望著她說些什麼出來的,例如善待蕭家, 例如給她留個全尸,實在沒想到她竟然這麼鬼迷心竅。

    給她都氣笑了。

    女帝氣極反笑,忍不住磨了磨牙︰“蕭錦瑟, 你可當真是色膽包天。”

    丞相報著必死之心,反而從容起來,絲毫不再掩蓋自己眼底的愛念和佔有,輕輕笑了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更何況是死在自己心上人手里。”

    “臣,甘之如飴。”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她那樣半點不失望掙扎的模樣又是經歷過怎樣徹骨的絕望才徹底放棄的呢?大概是死過一次,被自己親手毒死以後——

    女帝眼眸深了深 ,看著她良久嘆了口氣。

    終于還是如了她的願。

    丞相身體不好,就是當上面那個也累的不行,自己都爬不起來了還要去找水給女帝擦擦身體,帶著鎖鏈晃的女帝頭疼,按著不讓她去,端了藥喂給她喝。

    雖然明知可能是毒藥,丞相也喝的乖巧,女帝喂一口就喝一口,一碗藥喝完的時候就抱著女帝說話,斷斷續續的不知道說些什麼。

    “殿下,我們曾經見過的,少時的時候你說我是你的鹿,你把我從惡犬的手下救出來,還給我吃杏花糖……”

    “可你後來不記得我了……”

    我回來找你你叫我滾,還要去和親嫁給其他人。

    我又失望又恨你,為什麼只有我清清楚楚的記得一切,你轉頭就忘了我呢?

    “我知道殿下想殺我,可是我還是沒有反,殿下想要的東西我都能給,哪怕是要我的命也是一樣,你想要我都給你……”

    “殿下,”丞相握她的手指,湊到她耳邊,眼底一片陰霾,“其實,我什麼都知道的。”

    我只是心甘情願死在你手里罷了。

    她要說出來誅殿下的心,要叫她一生刻骨銘心的記得自己。

    她覺得睜開眼楮都費力的很,努力想去看看殿下什麼反應,女帝被她折騰的眼楮都不怎麼能睜開,聞言長卷的眼睫抖了抖,應了一聲︰“嗯。”

    丞相心里一下子揪緊起來,覺得殿下為什麼一點不感動,一點都不恍然大悟,一點都不想追問,明明她就要說一半,把剩下那一半帶進黃泉,讓殿下永遠得不到答案。

    “殿下,其實我重活了一次——”

    她快要不行了,感受到殿下吻了吻她眼簾,一點都不帶傷心和疑惑的的。

    蕭錦瑟瞬間更加心痛了。

    也沒難受多久就陷入了沉眠,她沒想到自己竟然還能再醒過來,入目是一片明媚的陽光,周遭都是一片殷紅,就連橫梁上都纏繞上了紅綢。

    有嬤嬤和宮女過來攙扶她︰“您可終于醒了!”

    辛夷在門外著急的喊︰“丞、小姐您沒事吧?”

    似乎是蔣長車想推門進來被辛夷踹了一腳︰“你進去干嘛,滾滾滾 。”

    “我進去看看丞——”

    他話沒說完被人捂住了嘴,只能嗚嗚的喊。

    窗外樹影婆娑,蕭錦瑟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只覺恍如夢中,身體和靈魂分開一般,靈魂好像脫離了這個軀殼,站在風中靜靜看著自己。

    她閉上眼,听著窗外風聲,想停一會兒再停一會兒看看是不是她又重生過一次。

    沒成功,嬤嬤著急忙慌的推著她︰“哎呦,我的二小姐,可不能繼續再睡了,得起來試婚服了!”

    婚服……?

    辛夷還在外面急的大喊︰“能不能先給丞、小姐吃點東西啊?”

    “吃不得了我的祖宗們,明天就是大婚啊!”

    將長車暴脾氣一個,在外面框框的推門︰“怎麼著,再急也得吃東西!”

    直到後來里面傳出來一個略有些沙啞的聲音,丞相扶著額讓他那兒涼快哪兒呆著去,敲的她頭疼。

    婚服繁復華麗,繡工精湛,適當的勾勒出她細瘦的腰身和身體的弧度,又不過分厚重,即使臉色帶著一絲倦容也能看得出來美人如玉。

    給她侍弄的嬤嬤以前帶過長公主,臉上笑成一朵花,感慨還是陛下眼光好。

    “听說早半年就在甦州物色繡娘趕制了,圖案也是陛下親自找人畫的,回來這兩天說您又瘦了些,又花了好些時日改過了,果然合身。”

    而後又按著她試簪子,絮絮叨叨的說都是陛下親自賞賜,這個是哪里進貢的,那個是當世稀有的,末了感慨一句,陛下當真是重視您啊。

    蕭錦瑟靠在椅子上任人擺弄,看著鏡子里的人,想的卻是,原來半年前殿下就已經在物色繡娘和婚服了嗎?

    她雙眼微闔,覺得那顆本應死去的心又緩緩跳動起來。

    大婚儀式繁鎖,前一天夜里按規矩要過來驗明正身——

    可她早跟殿下有肌膚之親……

    她尚還在猶豫的空擋里外頭已經有內侍如風一樣的跑進來,著急忙慌的喊︰“陛下到了!”

    嬤嬤哎呦一聲,扔下東西就往外走,這怎麼得了,新人成婚前是不能相見的,哪怕貴為君王這個規矩也破不得。

    最後在中間放了一個屏風擋的嚴嚴實實,女帝坐在外頭 ,她坐在里面,女帝居高臨下聲音也帶著霜寒,驗明正身孤會親自來,用不著你們。

    內侍咬牙答這是規矩。

    女帝便露出一絲蔑笑,聲音極輕︰“規矩不就是用來打破的?”

    “孤,才是這天下的規矩。”

    她如今才是這萬人之上的君王,她說的話才是這世上的規矩。

    不知為何那一刻蕭錦瑟的心跳的極快,好似數年的克制一瞬失控,鬼迷心竅的喊了一聲殿下,女帝就僵住了步伐。

    嬤嬤慌的不行︰“我的祖宗們啊,就當是討個吉利成不成,可不能見啊。”

    過了許久,屏風另一邊伸出一只手過來,嬤嬤盯的緊,蕭錦瑟的手微微發著抖,女帝握了一下她的指尖︰“怎麼這麼冰?”

    一陣,女帝把身上大氅遞了過去,頓了頓,又遞過去一顆糖,捏了一下她的指尖。

    蕭錦瑟的心被什麼填的鼓脹,抱著暖和的大氅幾乎有險些落淚的沖動。

    女帝走了沒一會兒辛夷就悄悄 進來,抱著一碟子糕點︰“小姐,陛下怕你餓,特意讓我今天晚上過來給你送點吃的,明天可沒得吃了。”

    宮女給她試著著裝,辛夷在旁邊喂著糕點,她咬了一口糕點,一直甜進了心尖里。

    這樁婚事極為盛大,說是陛下大婚其實算是一場聯姻,丞相的一母同胞親妹和新帝的結合,怎麼看都是一場政治聯姻,那些紛紛揚揚說陛下曾經是丞相臠寵的謠言也就不攻自破。

    陛下說要娶皇後,這本來就是歷代該有的,可朝臣們總覺得似乎有什麼不對勁,而後恍然大悟。

    陛下是女子,為什麼要娶皇後?

    陛下批閱奏折,聞言冷漠挑眉︰“諸位愛卿有何異議可去問丞相 。”

    眾人臉都綠了。

    問丞相那個奸臣能有什麼答案,于是都悟了,這是丞相想聯姻,陛下含淚答應啊,由此得出結論,陛下當真能忍。

    嗯,好像又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丞相為什麼不塞個男的進陛下後宮,等陛下生個皇子再殺了陛下,挾天子以令諸侯豈不更好?

    但問是不可能問的,只能在心里唾棄一下丞相囂張跋扈。

    可惜丞相身體不好,大婚的時候還在養病。

    大婚的時候正是冬末春初,火紅的燈籠高掛了一路,陛下說是普天同慶,大婚繁瑣祭拜祖宗又去了宗祠,折騰到一半丞相就有些力不從心,又強自支撐。

    ——後面還有洞房花燭。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線上閱讀

    洞房花燭夜要喝合巹酒,寓意同甘共苦,丞相自作主張把苦的那半喝了,在女帝還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喝完了去吻女帝。

    “我不願殿下受苦 ,這世上的苦,我願一力為殿下擔下。”

    女帝怔愣許久,仿若嘆息的親吻她。

    “傻子。”

    心疼是一回事,該罰的還是得罰,女帝聲音冷冷︰“嗯?覺得我要殺你?”

    “說話還非得留半句?”

    “還敢不敢了?”

    丞相叼著銀鏈,眼淚流一臉又掙扎著去抱她︰“不、不敢了……”

    丞相何等聰慧之人,現在有什麼不明白的呢?殿下可能也活了兩輩子。

    前世今生,她囚禁了殿下整整七年,後來殿下報復了她七天。

    春宵帳暖的時候女帝吻她顫z的眼簾︰“錦瑟,今生今世我都會好好待你。”

    丞相伸手摟緊她的脖頸,聲音有著縱欲過後的嘶啞︰“殿下,我要生生世世。”

    認認真真的。

    女帝失笑,哄著她︰“允你。”

    丞相蹭蹭她︰“君無戲言,殿下要記得你的承諾。”

    等她累的睡著了女帝才伸手梳理她汗濕的長發 ,嘆息著︰“我一直,都記得的。”

    陛下新娶的皇後也是個病秧子,一年三個季節都不出現的那種病,皇城私下里說陛下是不是軟禁了皇後,但好像又不像,至少明面上還是寵著的。

    于是又傳,陛下不滿皇後,但是礙于丞相權勢不得不做表面功夫。

    女帝有時候活的像個昏君,有事丞相干,沒事就欺負丞相,欺負的時候還要一本正經的問丞相朝政大事。

    丞相後來問殿下為何不直接納她入宮,反而要用兩個身份來來回回。

    女帝規劃著今年該去哪里打獵,聞言頓了一會兒才開口︰“以你之才,實在不該埋沒在後宮之中,與其放你在後宮之中磋磨,不如讓你在朝堂之上實現報負。”

    畢竟自古後宮不得干政。

    女帝放下手中的筆︰“我不想奪了你的自由。”

    丞相隔了好一會兒才答謝殿下,眼淚卻無聲無息的流。

    殿下不願奪她自由,為她考慮,可她曾經卻有過那樣險惡的心思奪去殿下自由。

    女帝吻去她眼角咸澀的淚水︰“別哭啊,再哭要把孤畫的鹿打濕了。”

    丞相︰“……”

    白皙的脖頸以下是隨意披著的中衣,衣襟半敞,女帝拿著筆在她身上描繪著鹿的樣子,順便想著哪里的野物肥美,今年好去。

    “錦瑟,雖然孤要了這個天下,可虎符還在你手里,若是哪天你覺得孤對不起你,自可起兵奪了孤的位皇位。”

    丞相搖搖頭,主動把衣裳褪了些許︰“殿下從未對不起我。”

    女帝︰奸計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