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83 頁



    泯滅于塵土沒有人會在意她的死活。

    繩索套住脖頸,窒息瀕死的那一刻,她想,若有來世,她一定要不顧一切做一個人上之人,把這些膽敢欺辱她的人全部大卸八塊,五馬分尸,尸體扔在雪地里被野獸分食殆盡——

    但她最終沒有死。

    一枝利箭射進了小馬駒的馬蹄,馬駒嘶鳴一聲,她被連帶著摔進雪堆里,眼前都是白茫茫一片,身上是骨頭裂開的劇痛,在那樣寂靜的風雪里她睜開眼,看見不遠處彎弓搭箭的小公主。

    十一二歲的小公主拿著弓箭騎著馬,一身利落干脆的紅衣,身披玄甲,腰挎彎刀,英姿颯爽,艷麗的眉眼綴著冰,那一刻仿佛有什麼沉沉刺入她心竅。

    馬駒摔下去的時候連帶著也摔傷了平陽王世子,世子抱著胳膊哭哭啼啼的去找陛下告狀時,她坐在小公主身前,顫z著手摟住她的縴細的腰身。

    溫熱的,帶著一點凌冽干冷的香氣。

    陛下質問時小公主將手伸過去引她下馬,小公主雖然身為女子,騎射之術卻並不輸任何男兒,聞言也只是皺了皺秀氣的眉頭。

    “兒臣出去打獵,看見一群狗追逐一只小鹿,兒臣獵狗射歪了。”

    聲音稚氣又囂張,氣的虎背熊腰的平陽王世子眼楮都紅了,小胖爪子連忙去抓自家母親裙角。

    “娘親,她罵我是狗!”

    太子殿下聞言不動聲色的將小公主牢牢護在身後,很是理直氣壯的皺了皺眉︰“世子何出此言?薏兒這兩年一直念書把眼楮都念壞了,父皇,依兒臣看該給她減免些功課了。”

    太子殿下說的一本正經,連陛下也听的無奈扶額,小公主就在後面沖著平陽王世子做鬼臉,把人氣的直跳腳。

    然而無可奈何,陛下老來得女,一生就這麼一子一女,太子殿下年長小公主許多,哪個不是把她寵的如珠似寶,生怕委屈了她一點。

    這一家子的寵愛把她性子都寵壞了,話也不肯好好說,臉皮薄心性還不好,先皇到最後都很擔憂她,他們這一走就只剩下清薏一個人了,往後還有誰能寵著她,待她好,縱容她的任性刁蠻?

    長公主父皇走的時候撫摸著她的發頂嘆息︰“是我們把你寵壞了,以後哪里再找一個好夫婿能這樣寵著你。”

    又有誰能一輩子待她如珠似寶?

    可她一生運氣都很好,年少時有父皇母後和兄長,後來遇見了蕭錦瑟。

    除了自由當真寵了她一輩子,哪怕要她的命都沒有二話。

    蕭錦瑟樂意慣著她,年少的時候願意給她抄書,長大了願意給她打天下。

    那年冬日蕭錦瑟被帶進了小公主的帳篷,小公主握著她的手給她哈氣取暖,把自己的小床讓給她,往她懷里塞小暖爐,後來脫了她的衣裳。

    她的衣裳都被雪浸濕了,不換下來不行,可她的手都凍僵了,人又跟驚弓之鳥一樣不許旁人靠近,只得長公主親自動手。

    窩在小公主被窩的時候她的眼淚無聲的流,那是她這一生中第一次有人對她好 ,對她這樣好。

    後來她們在一起很久之後,記性差極的長公主終于迷迷  的想起來這件事,蕭錦瑟就在她耳邊悄悄說話。

    “在我出生的地方,看了姑娘的身子就要搭上一輩子的。”

    所以她記了時清薏一輩子,也困了她一輩子。

    她跟小公主其實好過很長一段時間,小公主性子跳脫,常常偷偷逃課出去玩,太子殿下就在國子監外等著接她,有一次紅裙絆在了樹上,她上不去下不來急的額頭直冒汗。

    蕭錦瑟在窗戶里面偷看她,發現她卡住了就偷跑出來,也不喊夫子,只是伸手替她解開纏繞在樹枝上的衣裙。

    于是小公主從宮外回來的時候就會塞給她一點杏花糖,塞進她掌心里,蕭錦瑟喜歡那糖,更喜歡小公主輕輕握住她的手。

    綿軟又溫熱,帶著少女的馨香。

    小公主愛賴床,冬天里起不來遲到被夫子罰抄書,夫子嚴厲 ,哪怕貴為公主也沒有例外,她寫的手酸也寫不完,終于挨著桌沿沉沉睡去。

    等她睡著了蕭錦瑟就過來給她披上一條毯子,接過筆替她抄書,她字寫的快,仿照小公主的字跡也分毫不差,寫到半夜寫完也難免頭暈眼花。

    臨走的時候覺得很不滿,抄書這麼累憑什麼沒有利息!

    于是偷偷蹭過去親了一下小公主的額頭,又慌不擇路的逃跑,心跳的快要飛出來。

    第二天小公主發現自己的書莫名其妙抄完了 ,以為是自家皇兄替自己抄的,蒙混過關以後過去給自家皇兄一個熊抱。

    蕭•田螺姑娘•錦瑟︰“……”

    委委屈屈。

    殿下不抱我。

    蕭相記性好,人也記仇,這麼大芝麻點的事記了兩輩子,後來非等長公主記起來以後以身肉償。

    小公主︰“……”

    總覺得她只是找個由頭佔便宜罷了。

    次年秋天拉鋸快要兩年之時蕭家終于死心交了兵權,皇帝總算放了心,她這個可有可無的質子終于可以回去,放她回去的時候皇帝有一些不大放心。

    她跪在台階之下,上首的君王沉默良久,那一紙放她的公文總也沒有批下去。

    小公主提著裙擺靠在她父皇的桌案上 打了個小小的哈欠,很是困倦的喊父皇什麼時候去母後宮里用膳,讓小鹿走吧。

    畏首畏尾的小鹿,蕭家即使送來了大概也是不上心的。

    皇帝笑了笑摸了摸小公主的頭,再後來,放她離開的詔書就下了。

    走的時候她不知道心里是何滋味,小公主沒有來送她,她看著視線里越來越小的城門,想著遲早有一天她會回來。

    所以,殿下,你要等我。

    蕭家哪怕子嗣不豐也實在輪不上一個女子為官,她之所以能替了兄長的身份為官背地里所做的齷齪事不在少數,她的兩個哥哥一個殘疾一個聾啞,確實都是她動的手腳。

    她曾經受盡了欺辱,後來報復也不留余地,她想要回到皇城,必須站到最高的地方。

    可等她費盡心機回等皇城的時候殿下忘了她。

    忘的干干淨淨,不留一絲痕跡,看著她的目光冷淡又疏離。

    幸好她大權在握。她強迫殿下的那天夜里她一直喚殿下的名,可殿下抗拒她,推開她,甚至叫她去死。

    真可怕啊,她心心念念半輩子的人,既然連記都不記得她。

    她是真的恨,恨的恨不得把這個人徹徹底底的毀掉,恨不得把她燒成灰,生啖其肉。

    怎麼一切就成了這樣。

    長公主總是高傲驕矜的,她卻總是想遲早有一天她要剝光那身紅衣,折了她的羽翼,讓她向往天下的眼里只能有自己,然後一點一點剝光她的衣裙 ,吻遍她每一寸肌膚,讓她全身上下烙印著自己的痕跡。

    光是想想,她冷掉的鮮血都快要沸騰。

    只是沒有想到她心里設想過那麼久的情景,最後卻都報應到了自己身上。

    堅固的玄鐵鎖鏈纏繞在手腳,這玄鐵價值千金,她親自找了天下最好的工匠打造,沒有人比她更清楚沒有掙脫的可能。

    玄鐵鎖鏈的盡頭瓖在石室的盡頭,高床軟枕,周遭只有幾顆碩大的夜明珠照明,脖頸上栓著漆黑的鎖鏈,身上只簡單披了一件薄紗,幾乎赤摞。

    手臂被鎖鏈吊起,烏黑的長發披散在身後,若有人到來大概都能瞧見當朝丞相如此[y n]靡的模樣。

    可是沒有,這里寂靜的仿佛沒有一絲人煙 ,她一個人在這里呆了許久,回憶走到盡頭的時候石室的門被吱呀推開,門的盡頭站著如今萬人之上的女帝。

    到了這種時候蕭錦瑟連掙扎也懶得了,她死死盯住時清薏,這個自己從年少時就傾心愛慕的姑娘,仿佛期望把這個人刻進靈魂里。

    她依然美的驚心動魄,錦衣華服不過都只是陪襯,在她的華光之下簡直不值一提。

    女帝似乎是剛剛上朝回來,一身龍袍威嚴至極,嚴絲合縫的扣到了領口,居高臨下的瞧著她,目光毫不掩飾的在她身上掃過,眼底似笑非笑︰“喜歡嗎?”

    湊到她耳邊時卻帶著一絲幽冷︰“你自己準備好的鎖鏈和密室和衣裳,用到你自己身上,喜歡嗎?”

    這都是蕭錦瑟給她準備的,就連這件根本毫無避體功能的衣裳都是她蕭錦瑟準備好的,當初看見的時候時清薏著實給氣笑了。↓思↓兔↓在↓線↓閱↓讀↓

    不給衣裳就不給,還欲蓋彌彰自欺欺人一下。

    “喜歡……”蕭錦瑟就笑,眼底有淚光閃爍,明明像是在哽咽了,臉上還掛著笑,“殿下給的一切我都喜歡。”

    就是要我的命,我也是歡喜的。

    “你以為只有你想這樣嗎?我何嘗不想呢?蕭錦瑟你把我關著的時候,我可是時時刻刻想著這樣關回去,”女帝似乎是在笑,讓人听不出來是報復還是冷寂︰“我已向外宣稱丞相病逝,你的親信都已盡數流放,沒有人會再來救你。”

    “嗯……”

    她被時清薏欺負著,听完也只是笑,眼角都是淚還要笑︰“都隨殿下高興……”

    都是些身外之物罷了。

    時清薏各種欺負她,蕭錦瑟就任由她欺負,末了在她走的時候忍不住去捉她衣角,哽咽了一下。

    “殿下,你要殺了我嗎?”

    時清薏︰“……”

    蕭錦瑟非常善解人意的看著她,眼神淒楚又釋然,半晌,閉了閉眼。

    “狡兔死,走狗烹,臣明白的,臣都明白的。”

    帝王之術,無怪乎此。

    時霽敗了,殿下再也不用委屈求全了,她都知道的,辛夷勸她反時她沒反,這個結局就已在意料之中,來來回回兩輩子,她到底還是栽在了她手里。

    只是……

    她湊過去拉住女帝縴細的手指,聲音很輕︰“我活不了多久的,可以不用你髒手,讓我多陪陪你就好。”

    女帝嘴角抽搐了一下,戲謔又忍無可忍的︰“當臠寵那種陪?”

    “也無不可,隨殿下高興。”

    甘願引頸受戮。

    女帝無語片刻,突然伸手牽扯住了銀白的鎖鏈,鎖鏈勾連著蕭錦瑟細嫩的脖頸,強迫她一點一點抬頭仰望自己︰“……誰說孤要殺你了?”

    第78章 被心上人毒死的病弱丞相。

    丞相的引頸受戮最後還是沒能成功, 女帝把她關地牢里七日,最後一日時端來一碗漆黑的藥汁, 瓷白的碗盛著濃墨似的藥,女帝屈起修長縴細的手指輕輕敲了一下碗壁,一只手支著下頜。

    “你還有什麼話想對孤說的?”

    還有什麼話要對她說呢?太多了,這些年兩輩子加起來的話沒有一千也有一萬,那些曾經不能宣之于口的東西,想用一輩子說給她听。

    可惜,今生是沒了這個機會。

    丞相搖著頭, 烏發的長發是全身上下唯一的遮蔽, 隨著搖頭的動作露出若隱若現的縈白肌骨,看的女帝眼皮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