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82 頁



    的皇帝回來了。

    正哭的熱淚盈眶的時候,丞相笑容和煦地揮揮手說, 國不可一日無君,既然陛下這麼久沒消息,咱們還是另推新君吧。

    眾人︰“……”

    丞相抿著茶水, 高深莫測,又說,萬一陛下哪日回朝,還是可以還政于他的。

    完了。

    眾人如覺晴天霹靂,狗賊既然敢打這個包票,陛下大概已經不在人世了。

    一干人等傷心欲絕了半個時辰開始積極為天下大局計挑選新君,可惜這幾代皇室子嗣不豐,挑來挑去挑不中一個,丞相開口,本官這里倒有幾個人選。

    眾人瞬間汗毛倒立,直覺有詐。

    丞相皮笑肉不笑的給了兩個人選,一個剛滿月的嬰孩,一個長公主。

    眾人︰“……”

    他們很想沖上去掐死丞相,拼命忍住了 。

    丞相想把控朝局的野心昭然若揭,嬰兒知道什麼事,不還是由丞相說了算,到時候他們還有什麼活路可言。

    理智的朝臣當然選擇長公主,哪怕大端開國百年,從未有女子登基為帝的先例。

    不是沒有人不服,在朝堂上公然不肯下跪,蕭錦瑟是第一個跪下去的,雙膝跪地,聲音悠長,一拜,再拜。

    “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她是第一個跪在新君面前之人。

    蕭錦瑟之才當得起一句驚才絕艷,當時之勢,幾乎所有人都以為她會自立為王,可她雙手奉上玉璽,默默退居身後,將這萬里山河拱手相讓。

    她這一跪,代表著文臣武將半數朝臣,十萬兵馬,邊疆江南千里一線,四海歸朝。

    那是司天監佔卜了大半個月才算好的吉日,晴空萬里,剛剛去先皇皇陵前拜過,接下來便是接受文武百官的朝拜,這偌大的朝堂肅穆安靜,每一步都靜可聞針。

    時清薏站在最高之處,山河萬里都匍匐在她腳下。

    良久蕭錦瑟听見腳步聲,在這肅靜的朝堂里那人朝她伸出一只手來。

    明黃的龍袍里伸出一截皓腕,當著文武百官的面毫不避諱的走至她身前。

    是莫逆于心的君臣 ,也是不可明言的曖昧。

    陽光明媚的刺目,透過招展的明黃旗帆落在漢白玉之上,蕭錦瑟借著時清薏的手站起,一觸即分 ,松開後藏進袖袍里無聲攏了攏指尖。

    登基事宜繁瑣,祭祖祭天完時已是傍晚,累了一天夕陽西下,剛剛登基的帝王遣退了侍衛宮女,掃去了御案上的一切東西,而後以商討國事的名義把丞相留了下來。

    如今已是新帝的人執著蕭錦瑟的手 ,或許是當心著她的身體,走的並不快,只是一步一步沿著九重高台往上。

    那已然超過了重臣的位置,再往上就是——

    蕭錦瑟停下腳步,她走的稍慢一些,在新君身後抬起頭來 ,很無奈的喚她︰“陛下,臣——”

    按祖宗禮法,臣不能再上去了。

    再上就是大逆不道。

    時清薏不停,只是緊了緊她的手,她于是鬼使神差的跟著她一起走了上去,那些繁瑣規矩跟她家殿下相比當然不值一提。

    蕭相今日一身深紫官袍,領口扣的嚴絲合縫,端的是人品貴重,端肅古板恪守禮節。

    然後被新帝一件一件扒了個干淨。

    蕭錦瑟的指節無意識的攥緊袖子,啞聲喚道︰“殿下……”

    美人眼角微紅,楚楚可憐,欲迎還拒。

    嘴上說別這樣,有失體統,手里卻非常實誠的扒著人脖頸不肯松開,她眼底清澈仿佛攏著一汪極清的泉,看的時清薏忍不住想笑。

    帝位總是很高的,大殿的門向天下敞開,能看見皇城外巍峨的高山和流動的浮雲,朱紅的仿佛永不褪色的萬仞宮牆。

    瑩白的肌骨在陽光的照耀下白的令人心生憐惜,明黃的龍袍沾染上女子的馨香,蕭錦瑟眼角都是崛蟺暮歟  〉嘏首 鼻遛駁募紓 袷欠纈曛幸恢Υ噯醯幕 br />
    “嗯,殿下,萬一有人來了……怎麼辦?”

    她淺淺的咬時清薏的長發,復又去咬她的耳朵和脖頸,貼在她的耳邊,連 吸都是斷斷續續的急促,仿佛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殿門雖然大開,可見外間山河萬里,但新帝早早吩咐下去,封鎖周遭不許任何人靠近,自然不會有不長眼的膽敢以身試法。

    “那就公之于眾,讓你入主中宮。”

    隨著新帝的動作發上的冕旒輕輕踫撞起來,蕭錦瑟被那句入主中宮攝住了心竅,幾乎有一瞬說不出話來  ,許久,才顫z的伸出手替君王將冕旒拂開,露出那張明艷且矜傲的臉來。

    “殿下……”哪怕被欺負的再過分也要斷斷續續的問,“此、此話當真?”

    也許是因為身體也許是因為心中仿佛被什麼填滿,多年夙願一朝得償,她幾乎有些不敢相信的自己的耳朵,聲音都似哭似笑的發著抖。

    “殿下,你、你不要騙我,我會當真的……”

    時清薏汗濕的額頭抵上她的,怕她受不得太過激烈的,有意識的溫存著讓她緩著舒服,直到蕭錦瑟忍著恥意自己湊了上去。

    “殿下,當真是騙我的嗎?”名滿天下一向冷靜自持的聲音也發著細微的顫音,然而崛蟺難鄣錐鴉諾牟恢 切叱艿暮旎故且趵淶暮蕁br />
    直到擁著她的人發出悶聲而暢快的笑,蹭蹭她的鼻尖︰“世人都說丞相學富五車,才高八斗,竟然不知道君無戲言的道理?”

    君無戲言,一諾千金。

    所以——

    蕭錦瑟驀地抬眸,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人,時清薏擁著她坐在御案之上,珍惜又心疼的吻了吻她含淚的眼角。

    聲音仿若嘆息︰“傻錦瑟。”

    這場宮變的結局皆大歡喜,就是外頭傳言格外離譜,一說丞相以色侍君,一說陛下出賣色相,眾說紛紜,這些旖旎趣聞里夾雜著顧辭言為先帝殉情的事,倒也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風光無限又如何,死後也只不過旁人口中幾句談資罷了。

    這年十一月底是女帝的生辰,大雪紛飛的時節里女帝很寬宏大量的沒有辦什麼勞什子宮宴,只是帶著一行人去行宮暫住。

    ——丞相身體不好,冬日里受不得寒,郊外行宮多溫泉,對丞相身體有益。

    冬日里都睡得早,守夜的宮女抱著燈籠打著瞌睡,所有人都已陷入熟睡的時候山腳下一輛馬車趁著夜色緩緩駛向遠方。

    這輛馬車從山間小路離開,周遭由御林軍押送,里面只有兩個人。

    茫茫風雪之中一個胡茬凌亂的男子睜著眼遙望群山,在他懷里是陷入昏迷的顧辭言,他抱著顧辭言坐在那一輛囚車里,忽而覺得人生已到了盡頭。

    有血淚沿著他干澀的眼角緩緩滑下。

    “……姑母。”

    那一聲 喚落進長風里,誰也不曾听見。

    女帝一身華服站在風雪之中,袖袍之下是與當朝丞相緊緊相握的手。

    她牽著蕭錦瑟的手慢慢往回走,在雪地里踩出一個腳印給蕭錦瑟開路,像是在漫無目的的低語。

    “菟絲子又叫無根草,我一個人在外漂泊的時候是無枝可依的可憐人,我做你的金絲雀菟絲子也只不過是無根草,這是我祖祖輩輩父皇母後兄長守了一輩子的東西,我不能愧對他們,我想兩個都保全,可你不給我這個機會,錦瑟,你想兩全其美,我也想的。”

    所以我算計了你,利用了你,成全了我的私心,站到了這個至高無上的地方。.思.兔.文.檔.共.享.與.線.上.閱.讀.

    “我讓他去給父皇母後皇兄守陵,一生不得再出陵墓半步,讓他,多陪一陪父皇他們也好。”

    從此這個世上再無時霽,他將和顧辭言一起在皇陵之中了此殘生,直到懷揣著這些秘密踏入墳墓。

    蕭錦瑟捏捏她的手,試圖把自己身上的溫度渡給她。

    聲音溫溫柔柔︰“殿下,我知道的。”

    女帝突然無可奈何的笑了笑,帶著一絲惆悵的悠悠嘆息︰“不,你不知道 。”

    那一夜雪色映照著月色,天地蒼茫一片,繞是蕭錦瑟如此聰慧之人也難免有一絲茫然。

    這種茫然消失的很快,十二月底新年女帝攜丞相回宮,女帝哄得人一夜溫存,等蕭錦瑟再醒過來時已經在一間暗無天日的密室。

    身上有沉重的鎖鏈聲悠悠響起。

    第77章 被心上人毒死的病弱反派

    一個人呆在黑暗里過往數年的一切就翻涌而來。

    丞相遇見時清薏那年剛剛十歲, 十歲的小姑娘大多扎著兩個小揪揪,像花骨朵一樣的嬌俏可愛。

    蕭錦瑟跟他們不同, 蕭錦瑟是生母身份卑微,只是一個陪嫁丫鬟,因為某一次蕭家公子醉酒誤事才有了她,從小就養的不甚精細,跟著來京城的也是因為皇帝覺得蕭家在西南勢大想留個質子在京城罷了。

    蕭家跟這一代跟皇室一樣子嗣淒涼,個個都心疼的緊,唯獨她這一個無甚大用, 所以送過來給皇帝留著。

    她來皇城那天正是初夏, 皇城富麗堂皇跟西南民風淳樸大不相同,朱紅的宮牆一直綿延到了視線的盡頭,她被宮女牽著手低眉順眼的在這皇宮行走。

    一切都是肅穆又沉重的,她小心翼翼的數著腳下每一塊青磚,幾乎可以想見自己日後的日子。

    她那年不過十一二歲來皇城以後被陛下特許入國子監跟著念書,一開始基礎薄弱, 連官話也說的磕磕絆絆, 總是有人取笑她。

    後來她天賦漸漸展露,無論什麼功課都做的比常人更好一些, 更得夫子青睞,她那時尚且年少並不懂得藏鋒, 又或者在那樣的境遇里她藏了恐怕就活不下去。

    國子監的日子是漫長而規律的,無論是盛夏三伏天還是寒冬臘月都要早起溫書, 像是一眼就能看見盡頭的河流, 無聲流淌。

    長公主是那無聲灰暗里唯一的亮色,那時候的她還不是長公主,而是宮中千嬌百寵的小公主。

    蕭錦瑟來皇城的第一年冬天蕭家在西南蠢蠢欲動, 陛下意圖削去蕭家兵權,而要一個世家放棄兵權談何容易,當時局勢緊張,武將們在前朝摩拳擦掌,小孩子間也並不平靜。

    平陽王的小世子指著她說,若有一日我父王出征,必然要先殺你祭旗 。

    話是不中听的,然而也沒有什麼錯。

    或許是受多了磨難,她比尋常孩童更為聰慧早熟一些,從旁人的只言片語里也明白自己恐怕處境不妙。

    本來就沒有什麼人關照她,再加上蕭家和朝廷的關系緊繃,她處在了一個極為尷尬的境地里。

    那年冬狩,國子監也難得放了一回假,她被一群世家子弟趕下馬去,在冰天雪地里拿鞭子抽著前行,栓馬的繩子套進她的脖頸,小馬駒跑跑跳跳的前行,她在後面跌跌撞撞地踩著及膝深的大雪,想著自己或許就要死在這里。

    死後也只是一個意外,或許可以拿去挑起蕭家和皇帝的爭斗,或許,只是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