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81 頁



    可得到。

    她靜靜看著緊閉的城門,好半晌才吐出一句︰“再等等……”

    蕭錦瑟確實大逆不道,小皇帝沒有說錯。

    從她得勢那一天開始就開始豢養私兵,至今已有數年之久, 在天子腳下豢養私兵如此重罪足以滿門抄斬,可惜了,皇帝沒了那個機會。

    她確實是稱得上一句心思縝密,這些年算計滴水不漏, 小皇帝終究還是差了她一籌。

    在相府的那些天里她一直在等 ,等著殿下在她和小皇帝間做出抉擇,等到了卻覺得仿佛只是幻象, 怪殿下騙了她太多次,讓她從心底里不敢信她。

    直到後來,她發現殿下確實不想袒護小皇帝,她的殿下長大了,不再像年少時一樣只想著浪跡天涯四海為家,她想要的是這天下,是這九州沃土。

    人總是得寸進尺的,想要自己是那個唯一,是最為重要的那一個。

    明明一開始,只是想殿下看看她,陪陪她,不要那樣恨她,不要視她如仇敵,最好,能夠抱一抱她。

    蕭錦瑟坐在風口之上,遙遙望著城門,小皇帝的心思多好猜啊,二選其一,那麼殿下會不會選她呢?

    皇位和她之間只能選一個,才是這場爭斗最後的抉擇。

    背影消瘦的人坐在山風之中,青衣被長風掀起袍角,一直到廝殺聲漸漸停止,夕陽慢慢墜落,城門依然緊閉,沒有任何人闖出。

    她在這里等著一個不可能的可能。

    武將不明白周遭氣氛為何這樣壓抑,鮮血點燃了骨子里好戰的熱血,拿刀的手蠢蠢欲動,眼看天色昏沉,忍不住大急。

    “丞相,您還在猶豫什麼!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只要您一聲令下,末將這就帶兵攻進去,到時候您想要什麼樣的美人沒有!”

    ——又何必非在一棵歪脖子樹上吊死。

    他心里默默地想,到時候長公主也算亡國公主,還不是任人欺凌嗎?

    許久,在所有人都以為不會再等到答案的那一刻,前方的人緩緩抬起手,她的手細瘦而縴弱,在淒冷的月色下仿佛一截枯萎的枝,從寬大的袖口里伸出,每一分都仿佛帶著劇顫。

    只要她開口,什麼得不到呢?攻入皇城,山河萬里和心上之人,兩全其美。

    她想說出那個字的,可嘴唇一直發抖,或許是山風太大了,她說不出來那個字,她的手高舉在頭頂。

    “殺——”

    “相爺,快看!”那個微弱的字音幾乎在吐露的剎那就被另一個聲音掩蓋過去,辛夷失聲沖了過來,聲音被巨大的驚喜包圍,幾乎要破音。

    “小姐、您看、那是、那是——”

    蕭冷的月色綿延千里,緊閉的城門大開,一騎霜白絕塵而來,踏碎了滿地血腥和月色,向她而來。

    那是她送給殿下的玉影,馬上的女子一身血腥,滿身傷口,不顧一切的向她奔來。

    那天清風朗月,十五的天幕掛著一輪圓月,蕭錦瑟突然覺得空了這麼些年的心被什麼飽脹的填滿,她幾乎有想站起來撲過去的沖動。

    她也確實這樣做了,跌跌撞撞的不顧一切的往山下跑,久病的腿腳沒有力氣,站起來就要摔下去,辛夷扶著她,摔了再爬起來,她想再靠她近一點,再近一點——

    她再一次摔下去的時候被人接在了懷里,一身血腥的人抱著她,雙臂都在發抖,懷抱卻是溫熱的,有滾燙的液體打在她臉上。

    時清薏手是哆嗦著的,一下又一下去摸索她的身體,從後腦到 背再到腰間和腿腳,語無倫次的念她的名字。

    “錦瑟,錦瑟……你有沒有事、有沒有受傷、有沒有……”

    有什麼梗在喉嚨里,蕭錦瑟突然覺得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她只是沙啞的,顫z的箍住懷里的人,病弱的人力氣大的幾乎要把她融入骨血才肯罷休,一直搖頭,不停搖頭,最後只能哆哆嗦嗦的喊她的名字。

    “清薏……”

    眼里嘩地一下就從眼角流了下來。

    那天晚上是時清薏抱著她上馬的,她的胳膊上有刀傷來不及包扎,抱蕭錦瑟的時候傷口裂開,鮮血汩汩直流,蕭錦瑟捂著她的傷口,咸澀的眼淚就一直流。

    後來她們回了相府,兩個人都不想回皇宮,叫了大夫過來,鮮血都已經凝固結痂,里面還有塵土,需要先清理。

    蕭錦瑟親手給她用溫水清理傷口,手臂上的刀傷足有三寸長,從手腕一直劃到上臂,血流盡了露出里面猙獰的血肉,蕭錦瑟的手抖的不成樣子,眼淚不停的流。

    她的手發抖,時清薏哪怕被踫傷也忍著不說,任由她包扎,末了用另一只完好的手抱她進懷里,很手足無措的親吻她紅腫的眼角,吻去她咸澀的淚水。

    “錦瑟,別怕。”

    矜傲別扭了一輩子的長公主在這樣的眼淚攻勢下也只能舉手投降。

    蕭錦瑟那樣堅韌一個人,仿佛幾十年來的委屈都在這一天里受盡了,眼淚停不下來,時清薏不得已作為一個傷員,還要忍著劇痛哄她。

    “原本該早些去救你的,是時霽發瘋死活攔著我,不讓我出宮門,所以才耽擱了些時間,我沒有不要你,”她低頭細密的親吻她的眼簾,聲音帶著劫後余生的慶幸。

    “幸好你沒事,別難受了,是我的錯,我來晚了,我讓你擔驚受怕了。”

    長公主仿佛是嘆了口氣,很輕的在她耳邊重復︰“我說過我會與你同在。”

    無論任何時候都是。

    蕭錦瑟說不出話來,咽喉里仿佛壓著什麼,讓她一個字都吐不出來,時清薏給她渡水過去,喂著她進水,很久很久,才能開口,眼淚跟著聲音一起往下落。

    “殿下,你疼嗎?”

    她捧著時清薏的手臂,只能嘶啞的說出這一句來。

    時清薏怔了許久,慶幸而釋然的慢慢放松下來,緊繃的肩背緩緩松了下來,把頭擱在她肩上,聲音溫柔又悅耳。

    剩下唯一完好的那只手輕輕撫過她的 背,一下又一下的給瀕臨崩潰的人順氣,好叫她能稍微舒服一點。

    “不疼了,早就不疼了,錦瑟,別哭了,再哭眼楮要疼了。”

    可那麼大一條口子,又怎麼可能不疼呢?不過是怕她難受,哄著她罷了。

    蕭錦瑟的心里裂了一條口子,無數的長風從那條口子里吹進來,藏著的都是時清薏的聲音。

    那天晚上時清薏太過疲憊睡的格外早,蕭錦瑟宛如驚弓之鳥躺在她身邊睡不著覺,就埋在她心口听她的心跳,等著她睡著了描摹著她的眉眼喃喃自語。

    “殿下,我想著如果你沒有出來的話我就進去找你的,到時候我就要你付出代價,其實當時放你離開我也是這麼想的,我放你離開是等你自己回來,如果你一輩子不願意回來該怎麼辦呢?”

    她貼在時清薏心口,仿佛是透過時光詢問當初的自己︰“那當然是把你抓回來啊。”

    她自己給出了答案。

    聲音明明刻骨冰寒,偏偏帶著一點莫名其妙的溫柔和天真。

    “到時候我就在皇宮里修一個地牢把你關在里面,沒有衣裳也沒有吃食,每天都只能等著我盼著我,要你完完全全的依賴著我,離了我就活不下去。”

    只有在黑暗里她才敢訴說自己這些險惡的心思,病態而執著的︰“我還要用玄鐵鎖鏈把你的手腳都鎖起來,鑰匙被我吞下去,除非我死了從肚腹剖出鑰匙來你才能離開。”

    “我要你終日不見陽光,做我一個人的禁臠,想見外頭天光都要求我,我要日日寵著你,養著你,我死後讓你陪葬,你我合葬一處,再讓道士設法囚著你的魂魄,永生永世都不放過你。”

    哪怕說著這樣恐怖的話她的語氣也是溫溫柔柔的,甚至很小口的親著時清薏的心口和鎖骨,覺得隔著衣服感受不到她的心跳,還要把衣裳扒拉下來親。

    一邊親一邊又牽了牽嘴角︰“幸好,你回來了。”

    真好,我不用去設想那些憎恨到極點,寧可毀了一切的可能。

    殿下回來了,所以這些想法要被掃進內心陰暗的角落里,嚴嚴實實的藏好,她還是殿下面前痴情病弱需要時時刻刻哄著珍惜的錦瑟。

    系統的電子音波動了一下,有些抽搐的︰“她真的好變態……”

    時清薏表示贊同︰“嗯,確實。”

    系統又默了一秒︰“你說,她如果知道你什麼都知道……”

    時清薏垂下眼簾︰“她會知道的。”*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系統︰“???”

    時清薏沒理它,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心里的變態想法說完了,某個瘋子累的睡著了。

    窗外陽光稀薄,朝霞漫天,時清薏動了動手指,指使系統過去關窗,別讓陽光擾了她好眠。

    系統︰“……”

    工具人實錘了。

    系統︰“那男主?”

    時清薏貢獻出僅有的一只好胳膊讓哭累了的人睡著,聞言冷聲道︰“你以為蕭錦瑟真的就是過來耍我的?”

    她豢養數萬兵馬,把皇城整個圍在其中,小皇帝四處突圍又能跑到哪兒去,不過是被甕中捉鱉罷了。

    系統又沉默了一下︰“其實,我只是想問男主該怎麼活下來。”

    所以大可不必一直拐著彎的夸她!

    蕭錦瑟都這麼變態了,它實在為男主擔心。

    “她揮了那一下手,即便我不知道她心里也要覺得一輩子虧欠我的,更何況,我知道。”

    在時清薏為了她浴血拼殺的時候,她卻在任由心底惡意迸發,生出了最卑劣的想法,想將她徹底毀在手中中。

    第76章 被心上人毒死的病弱丞相

    蕭錦瑟說的是野心勃勃, 實際上當真二選一的時候還是覺得皇位遠沒有自家殿下重要,看的辛夷等一干親信十分恨鐵不成鋼。

    然而皇帝不急太監急, 他們也沒辦法。

    這場宮變的結局出乎意料,皇城里亂成一團又長達數日城門關閉,沒人知道里面具體怎麼樣了,反正最後的結局是皇帝失蹤,蕭錦瑟手握重兵高高在上俯視眾臣。

    拳頭硬的是老大,大部分人只能含淚閉嘴, 少部分忠心耿耿的臣子梗著脖子問陛下呢?陛下人去哪兒了?

    蕭錦瑟冷笑一聲說了一句︰“如諸位所見,陛下失蹤了。”

    眾人︰“……”

    這不是廢話嗎?

    于是大家費心費力的找了一個月,一無所獲, 局面亂成一鍋粥,還是不得不向拳頭硬的人低頭。

    他們堅信是蕭錦瑟挾持了皇帝, 低頭是能低頭的, 但是皇帝不可能讓蕭錦瑟坐, 死也不能。

    于是一幫老臣哭的撕心裂肺︰“丞相啊,國不可一日無君吶!”

    丞相喝了一口自家殿下從江南帶回來送給她的茶,越發笑的如沐春風,正色道︰“諸位說的是,國確實不可一日無君。”

    她笑的不對勁, 但說的勉強還是句人話,老臣一邊警覺,一邊覺得她是不是終于良心發現準備放飽受折磨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