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80 頁



    絕。

    時清薏是這場角逐的意外,她摻和了進來,並且因為身在局外,從而得知顧辭言的動向,此刻趁著顧辭言還未回來盡快擒住皇帝,後面的一切自然順理成章。

    蕭錦瑟目送著那一身銀甲在晨光中策馬離開,一直到那抹身影徹底消失在街角,晨光落在她額角,落下一片斑駁的晦暗光暈。

    身後辛夷低頭,輕聲道︰“小姐,我們走吧。”

    長公主進宮,她則出城攔截顧辭言,時清薏站在風口里同她說,這是他們姑佷間的事,總要她親自去了結這段才是。

    蕭錦瑟什麼話都沒說,只是握了握她的手。

    她總是信殿下的,無論她騙過自己多麼漫長的時光。

    ——

    攻入皇宮比想象中容易太多,幾乎沒有遇見什麼抵抗,一路穿過宮門至入大殿也不過用了兩個時辰,午時三刻金鑾殿在日光的照耀下富麗堂皇,上面端坐的是這個天下的君王。

    光風霽月,皇帝的名字其實是她取的,她的皇兄第一也是唯一的孩子,當初喜得嫡子的時候父皇想名字想的頭疼,後來是她指著這個字說,這個霽字好,于是小皇子定下這個霽字。

    後來,蕭錦瑟女扮男裝進入朝堂,她生的容貌秀麗俊逸非凡,無論才學人品都是當世難尋,得當世大儒稱贊光風霽月,這四個字于是歸了她。

    小皇帝無疑是明珠,可他生的時機不對,正好撞上了日月。

    時清薏推開殿門的那一刻皇帝從光明處抬起頭,他一身明黃龍袍,是祭天才會穿的正裝,神色卻帶著某種悲愴,看見大門被破開怔愣許久,才吐出兩個字來。

    “姑母——”

    殿外的人影動作有一剎滯澀,卻很快調整過來,她提劍而來,身形高挑,渾身浴血,帶著一種讓人心驚肉跳的冰冷。

    小皇帝扶住龍椅露出一些古怪的笑意︰“姑母此來,是向著朕還是向著蕭相?”

    “為何非要向著誰?”女子挑起嘴角,露出一絲薄冷的笑,一步踏入殿門,遮住了那抹日光,“怎麼就不能是為了我自己?”

    或許是因為她剛好擋住的那抹光正是直照龍椅的那一束,小皇帝溫和的面皮終于支持不住,崩裂出絲絲裂痕,像一張完美的畫皮寸寸崩裂。

    他沉沉合目,仿佛是譏諷著什麼,低聲喃喃︰“朕就知道、朕就知道……”

    “朕本一直懷疑姑母會對蕭相心軟,怕你對她動了心,原來我才是最為蠢笨的那一個,怎麼會是她利用你了,蕭錦瑟和我都不過只是你掌中棋子罷了——”

    “朕說,蕭錦瑟怎麼會突然病重而後發瘋,在朕完全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瘋到這種局面,原來是你,原來是你……”

    有一條線在他心中緩緩合攏,時清薏突然失蹤,長公主暗地里培植自己的勢力這件事隱秘且不為人知,所以這件事只能安在他頭上,于是蕭錦瑟發瘋,覺得是他接應長公主離開。

    蕭錦瑟滿天下找不到人,把最後的希望寄予在了他身上,妄圖從他這里得到消息,或是逼得時清薏束手就擒。

    誰都沒有想到,時清薏是自己離開,他全然不知任何消息。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小皇帝驀地睜開眼,眼底不知何時已經染上一抹猩紅,他死死盯住台階下的人,流露出的卻是自嘲。

    “姑母,是朕看輕了你,你故意挑動朕和蕭錦瑟相爭,只等我們兩敗俱傷之時再來收漁人之利,你所圖謀的是朕手中這把椅子吧?”

    時清薏站在殿中,不置可否︰“是又如何?”

    “我們身上流著同樣的血,為何這個位子你坐得,本宮就坐不得?”

    女子揚起脖頸,一直到此刻才露出掩藏已久的崢嶸,她是一把未曾開鋒的利劍,藏劍十年,卜一開鋒即劍指天下。

    這一聲斷言讓皇帝嘴角無法自抑的抽搐了一下,不過片刻他仿佛又緩了過來,嘶聲道。

    “我還記得年少時姑母從宮外給我帶桂花糖,送給我小木弓,原來一晃就過去了這麼多年,如今我們姑佷也要走到這樣針鋒相對的地步了——”

    他語氣緩緩,連自稱都放低了。

    “當初父皇重病之際想見姑母一面,終因路途遙遠未能如願,後來握著我的手讓我發誓要善待姑母,父皇說他一走,天下間的血脈至親只有我們兩個人了——”

    他的聲音是緩慢的,帶著一些怔仲的意味,又有幾分無可奈何的悲痛︰“若是姑母想要,什麼樣的滔天權勢我給不得姑母,又何至于血肉相殘讓父皇祖父泉下難安。”

    時清薏靜靜听著他說完,許久,她抬起頭看著高位上的帝王,輕聲問。

    “那你遵循皇兄遺願了嗎?”

    皇帝驀地僵住。

    時清薏繼續開口,一步一步踩上九重玉階往上走,她的靴子上有血,一滴一滴濺落在漢白玉石階之上,滴在龍眼之上。

    “不錯,世上只有我們兩個人血脈相連。可你心里當真把我當過骨肉相連的親人嗎?”

    “說到底我不過是你安撫要挾蕭錦瑟的一個籌碼罷了,我身陷囹圄為她所辱的時候你沒想過救我,蠻夷和親的時候卻想把我扔過去拉攏人心,時霽,你其實,想過殺了我斬草除根,是不是?”

    被他用溫情感化是不可能的,長公主始終清醒的可怕。

    小皇帝身體一震,那種仿佛被窺伺內心的驚惶讓他無處可避,像是陰暗的秘密被放在陽光下曝曬,讓所有人都瞧見他內里的不堪。

    “不……”帝王張了張嘴,顫z著蠕動了一下,“姑母,朕何曾……”

    “那你拿命跟列祖列宗跟你父皇祖父發誓!時霽!”她滿身鮮血,一步邁上最後一層台階,雖然是女子之身,氣勢卻猶勝一身隆重的帝王。

    時清薏喊帝王的名︰“你敢嗎?”

    長劍抵在他脖頸,逼出一道血痕,涓涓鮮血順著長劍往下滑落,她聲如雷霆,像是利刃刺在人心︰“若有隱瞞,我即刻送你去見你父皇祖父!”

    小皇帝被戳穿心底所想,神情瞬間陰霾起來,像一腔深情被戳破的惱羞成怒,他被困在龍椅之間,像一頭暴怒的雄獅。

    “朕的疑心有何不對?現在不正證明朕疑心的是對的嗎?朕做的最大的錯事不過是沒有在疑心你的時候就直接殺了你!”

    殺了你,哪里有這樣多的後患,可這朝局瞬息萬變,他只是猶豫了一瞬就已是失去了先機。

    滿殿寂靜無聲,只有薄光絲絲縷縷的漏了進來,時清薏神色帶著說不清的疲憊和釋然。

    “所以你看,我也沒有錯。”

    我只不過揣度對了你的心思,在你痛下殺手之前,為自己博了一條生路,又有何錯之有?螻蟻尚且貪生,而我如何能夠做到束手就擒。

    這還是靠曾經死過一次才揣摩對的。

    泛著冷光的長劍收了回去,長公主收劍入鞘轉過身去,像是一座毫無感情的石像,無悲無喜轉身向下。

    她不會殺了他,更不會趕盡殺絕,因為——

    那一刻剛剛仿佛靈魂出竅的帝王突然不知名大笑起來,神色已然扭曲,帶著某種可怖的惡意和譏諷。

    “時清薏,你以為這就是你贏了嗎?!”

    “遠沒有!遠沒有這樣容易,時清薏,你大可以等我和蕭錦瑟兩敗俱傷以後再來名正言順的坐收漁利,等我們中間死一個,可你沒有,你來早了,你先去了相府,時清薏——”

    小皇帝站在她身後,仿佛掐住了她的痛處︰“你動心了!你對蕭錦瑟那個瘋子動了情!你對那個羞辱了你囚禁了你的瘋子動了心!”

    她逆著光往下走,讓人看不清神情,聲音依然淡漠︰“那又如何?”

    卻並非反駁。

    小皇帝病態而惡意的看著她的背影,嘶聲道︰“你以為你為什麼能這麼容易攻入皇宮?因為朕讓大半兵力去了城外,你以為當真贏了嗎姑母?”

    “阿言已經回來了,里外夾擊之下,你以為蕭錦瑟還有活路可言?你現在去救她,蕭錦瑟或許還有一線生機。”ゝ思ゝ兔ゝ網ゝ文ゝ檔ゝ共ゝ享ゝ與ゝ在ゝ線ゝ閱ゝ讀ゝ

    只是那麼一剎那,已經再次有死士殺入殿中將時霽牢牢護在最後,他扶著龍椅,惡意在心底沒有邊際的蔓延︰“阿言手中的兵力可是蕭錦瑟府中親兵的兩倍,姑母若是要去救她皇宮必然守不住,帝位和她只能選一個,姑母可要,想好了。”

    這是他留下最大的惡意,他如此恨這兩個人。

    恨蕭錦瑟搶走屬于他光芒萬丈的一切,也恨時清薏的高傲和運籌帷幄,她們憑什麼是贏家呢?

    他知道這樣的選擇有多惡毒,可那又如何?這是她們應得的!

    無論時清薏作何選擇都是失敗者,選了天下就要一輩子背負害死心上人的愧疚,選了蕭錦瑟那豈不更好。

    蕭錦瑟那樣狼子野心的人,她和時清薏為了權力自相殘殺才是最大的報應!

    她們合該反目成仇,爭的你死我活。

    那個身影僵在大殿之中,仿佛失去了行走的能力,一動不動。

    身後皇帝還在大笑︰“朕已經吩咐下去,不會讓蕭錦瑟死的順利體面的,死前給軍中兄弟享用,而後放血祭旗,姑母放心,你會在這里等到她的死訊的,阿言會把她的頭顱當成姑母登基的賀禮送到你的案頭。”

    沒有人能拒絕九五之尊的誘惑,小皇帝清楚,所以他所能做的,只不過讓時清薏在往後數年里痛不欲生罷了。

    勝者又如何呢?他贏不了時清薏,也至少要讓她感受什麼叫痛徹心扉。

    ——

    城外遠郊,辛夷推著輪椅走在尸橫遍野之中,蕭錦瑟微微咳嗽,手帕上濺落星星點點的血跡,日頭已經漸漸西斜。

    辛夷在她身後,聲音低沉︰“相爺,一切都準備好了,要——”

    “等等,再……等等……”

    萬一,殿下就來了呢?

    第75章 被心上人毒死的病弱丞相

    夕陽從山巒的一側滾進了山谷里, 漫天橙紅耀眼的晚霞也隨著夕陽西下逐漸黯淡,皇城之外尸橫遍野, 一腳踩進去有血水沒入長靴,到處都是斷臂殘肢。

    這場廝殺遠比所有人預計的要更加慘烈,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原本只是顧辭言帶來的一萬精騎會增加到數倍之數,如果不出意料應當是蕭錦瑟被趕盡殺絕。

    “幸好丞相多留了一個心眼。”蔣長車提著顧辭言踩著血水快步過來,女子一身血口神色萎靡,面上覆蓋著心灰意冷的絕望。

    “相爺——”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武將開開心心的生擒顧言辭趕來邀功, 剛想說什麼就被辛夷踹了一腳。

    他沒敢還手,凶神惡煞的人也只敢疼的朝那姑娘呲呲牙,話也不敢說了。

    山巔血水彌漫不到的地方端坐著女子蕭索的身影, 沒有穿官袍,只著一身簡單青衣, 被夏夜的風吹亂了如瀑長發。

    她坐在哪里, 腳下是數萬將士, 陳兵城外,萬里山河都只在翻手之間即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