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79 頁



    動手才是。

    相府周圍的長街都已布滿弓箭手,弓弦被拉的緊繃,長風吹過盡是血腥味,只等著一聲令下,就讓來人血濺當場。

    女子一身霜色甲冑,長發利落落進長風,哪怕一身污濁血腥也難掩矜貴傲然,辛夷握刀的手驀地一松。

    她不知道長公主來是為了什麼,是過來勸降丞相還是過來誅殺丞相,如今丞相不在,她是否可以暫時的先斬後奏的殺了這個人——

    讓丞相從這數年折磨痛苦中解脫,不再心軟。

    “住手!”電光火石之間,她忽而嘶聲喊道,“住手!”

    ——那是丞相的命。

    ……

    長箭對準長公主心髒的時候,她突然想起來以前有一回長公主生病,丞相握著她的手守了一天一夜,明明只是一場偶感風寒,丞相都魔怔一般的在長公主耳邊低語,我們會葬在一起。

    不是玩笑話,丞相甚至去找高人看了墓地。

    她殺了長公主會要了丞相的命。

    她突然清晰的明白。

    長公主翻身下馬隨著辛夷進入相府,如今的相府已經不是她當初離開的模樣,重兵把守,處處都是兵忍,一路穿過回廊院落。

    走到一半,長公主才終于開口,嘶啞而遲緩的︰“她,怎麼樣?”

    “病的重嗎?”

    那一刻月色蕭冷,辛夷幾乎有心口滯澀的悲涼和感動,像是被什麼牢牢堵在了心口,她搖頭,長公主頓時一怔。

    “她,不好?”

    她身著銀甲,只是一頓就有聲響傳出,那抹霜色刺的人眼楮酸澀,流光昭示著她的不安。

    “您去看看就知道了。”辛夷不敢多說,丞相住在最里頭的院子里,高手雲集嚴密保護,見辛夷過來皺著眉。

    “丞相剛歇下,幾天沒合眼了,再有什麼事也——”

    也不該現在過來,剩下的話在看見她身後的人時戛然而止,任何人都是攔的得,就算皇帝也是一樣,唯獨這個人,攔不得。

    進去前長公主停了一下,辛夷幾乎有如果她敢怯步直接把她推進去的想法,頓了頓,她只是解開自己身上的刀劍,放在了侍衛手里。

    門被推開,發出吱呀一聲輕響,蕭錦瑟剛剛閉上的眼又驀地睜開,從干澀的咽喉里發出一聲質問︰“誰?”

    夜色昏暗沒有點燈,只有濃重辛澀的藥味縈繞在臥房,又有一股奇異的血腥味。

    蕭錦瑟已然發覺不是辛夷或者伺候的人,沒有點燈,她想支撐著身子起來,然而細瘦的手骨在被褥上幾度嘗試,都只是顫z著弓緊 背。

    她起不來。

    那個黑影朝她快步走過來,下意識的伸手將她扶住。

    時清薏甲冑未除,一身血腥,沾染著戰場殺戮和硝煙的味道,冰冷的銀甲上還有不斷流淌的鮮血,扶她那一把讓她銀白的寢衣也沾染點點紅梅,時清薏猝然想松開手,卻已經來不及了。

    蕭錦瑟撲在她懷里,沒有什麼力氣的手臂死死勒住她的脖頸,幾乎要讓她窒息。

    “殿下……你還想走到哪兒去?”

    她不等時清薏說話,已經咬上她的下頜,在去咬她的脖頸,把一小塊肉叼起來似乎要一口一口咬下來吞咽下去。

    然而咬的那樣疼時清薏也沒讓她松開,她受著這份疼,扶住蕭錦瑟因病而軟弱無力的腰肢,以免她根本支撐不住。

    她是真的孱弱到一定地步,連支撐自己都做不到的淒慘。

    “不去了……”被咬住的獵物睫毛不住的顫,回答的聲音穩重中帶著無聲的妥協,她張了張口 ,聲音微弱,那只沾血的手從腰往上,落在她後頸。

    “哪兒也不去了。”

    蕭錦瑟愣了好一會兒才明白她是在說什麼,她在回答自己方才的問題,這個回答恍若夢境,她以為自己听錯了,忍不住喃喃︰“殿下,你說什麼?”

    “我說,我不走了。”長公主的眼一直是閉著的,到現在才慢慢睜開,低頭看著面前的人,突然覺得心里堵著的一切都慢慢宛如河流一般流逝,她的聲音低啞,又仿佛帶著對命運無能為力的妥協。

    “我留下來陪你。”

    這座金碧輝煌的牢籠,她曾不顧一切用盡全力逃離,只為一個自由,可如今,她心甘情願的回來了。

    她只身踏入這個牢籠,自願做了籠中雀。

    蕭錦瑟恍惚覺得自己好像是身陷夢中,她幾乎又哭又笑,去舔舐啃咬她身上的傷口,脖頸上因為廝殺而有的細碎的傷口。

    她舔去傷口周圍的血漬,又忍不住去吮x 傷處,不知道是想讓時清薏疼還是什麼急促的想確定著什麼,只是手指一直痙攣著,仿佛不受掌控一般。

    蕭錦瑟的眼淚突然嘩一下就下來了,她的嘴唇幾張幾合,仿佛已經不會說話,很久,才去拽她的領口︰“你是來確定我死了沒?”

    她仍是狐疑的,似哭似笑︰“還是只有我快死了,你才肯騙騙我?”

    “你回來看看我還活著嗎?”

    到最後她被時清薏牢牢抱住,呵斥︰“夠了。”

    而後復而又親吻她的眼楮,說︰“不許說這種話。”

    蕭錦瑟突然閉口不言,那樣珍惜的語氣幾乎將她整個心竅填滿,滿的說不出話來。

    那天晚上蕭錦瑟根本不肯放手,時清薏要去除去甲冑換件衣裳都不肯,最後在榻上換了直接入了她的床,蕭錦瑟抱著她睡不著,眼楮閉不上。

    外頭廝殺陣陣,江山易主似乎都只是轉瞬即逝間的事,火光在天際蔓延,燒的半邊天都紅的刺目,硝煙和戰火還在黑暗里彌漫。

    “殿下,為什麼……”蕭錦瑟把頭埋在時清薏的心口,听她的心跳,以確定這個人確實真實活著的,且在她身邊。

    “為什麼回來?”

    為什麼呢?時清薏眼簾顫動了一下,她把手同樣放在蕭錦瑟心口,小心翼翼的仿佛捧著那里︰“因為你病了。”

    “我怕……”

    她不肯再說下去,猝然住口。

    蕭錦瑟喉嚨輕輕滾了滾,突然迫切的想听見那個答案,催促著她︰“怕什麼?”

    她的目光灼熱的幾乎要灼傷人心,時清薏卻是第一次沒有避開,坦蕩的接受了她的注目,臉皮耳朵都蔓上一絲紅,別扭難以揣測心思的長公主啞聲道︰“怕再也見不到你。”

    蕭錦瑟開始咬她。

    啃噬撕咬,恨不得把她整個吞進肚子里那種。

    或許是氣氛太好,黑暗掩蓋了太多東西,時清薏開始小聲說話,仿佛是在跟她又仿佛只是在跟自己。

    “我年少的時候總想四處走走,覺得天下之大沒有游歷過山川都是遺憾,那時候我雙親俱在,無憂無慮天真的覺得回過頭他們總會在那里,後來,他們都不在了,我還是想出去看看,想代替我的兄長去看看山河萬里,也去看看我父皇守了一輩子的天下。”

    “所以你拘著我,我就恨你,我是一只風箏身後一直有一根線栓著我,讓我知道累了可以回頭,因為一直有人在等著我,可後來我終于能如願以償的出去看看了,父皇母後皇兄卻都沒了……”

    “再好的山河,我都無人可訴了。”

    她似乎是輕輕笑了一下,其中苦澀卻是根本難以明說。

    “過年時我回來,你同我一起過年,那時我才恍惚覺得我身上還是有一根繩子的,你在這里,所以我不是無家可歸之人。”

    “可,若是你也沒了,我該怎麼辦呢?”

    所以我要回來,只是因為你而已。

    她無言的抱緊蕭錦瑟,慶幸的嘆息︰“幸好,你沒事。”

    所以我這只漂泊無依的風箏還有家。

    那天午夜難眠,繾綣廝磨,將要睡去時時清薏在她耳邊輕聲問︰“錦瑟,若是我們敗了,該如何呢?”

    “不會的,殿下……”蕭錦瑟有些吃力的散開她的發,神色在她睡去以後顯得陰戾又瘋狂,偏偏聲音卻溫溫柔柔仿佛誘哄。

    “沒事的,殿下,我都準備好了,只要你回來什麼都不要怕……”い思い兔い在い線い閱い讀い

    系統︰“!!!”

    “果然她還藏了後手!!!”

    第74章 被心上人毒死的病弱丞相

    這一夜廝殺直到黎明, 時清薏難得比蕭錦瑟醒的早。

    六月天蕭錦瑟睡的有些難受,蜷縮在一塊兒咳嗽,半夜的時候時清薏給她把錦被拉開, 剝了汗濕的衣裳又用熱水擦拭,末了再換上干淨寢衣, 像捧著一塊易碎的糖似的安安穩穩的放回去。

    然後才去開了窗戶, 清晨的微風吹進來,把屋子里沉沉的暮氣吹散了去。

    剛剛出去拿衣裳的時候問起蕭錦瑟房間里怎麼會有血腥氣,辛夷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開口, 說丞相這個月一直嘔血, 已經嘔了數次了。

    時清薏愣了愣, 想起系統說她總活不長久。

    ——但那都是日後的事了。

    蕭錦瑟不太願意睜眼早晚卻都有藥不能斷, 時清薏抱著她喂藥, 等一碗濃稠藥汁喂完人也就醒了, 只是趴在她懷里沒什麼力氣。

    時清薏渾水摸魚帶進來的五萬大軍被她分隔了開, 真正忠心她的隨她進城, 指望著她勤王救駕的就放在城外。

    蕭錦瑟問她︰“如今之勢, 殿下是如何想的?”

    她臉色白如冬雪, 格外讓人心疼, 絲毫不會有人想到內里是怎樣的一副黑心肝。

    只是眸光流轉, 悄然探尋時清薏的心思。

    這個時候說話露一點馬腳蕭錦瑟都要如驚弓之鳥的,時清薏拿瓷白的勺舀起一勺蓮子羹吹了吹喂到她唇邊, 眼神清明。

    “這個天下確實安逸太久了。”

    ——所以該換換人選了。

    六月的天風雨欲來,一片陰沉。

    她喂著蕭錦瑟喝著粥,空氣里都是軟和溫柔的甜意,“我始終與你同在。”

    蕭錦瑟覺得這樣矜傲別扭的人真正溫柔的時候像某種精怪,讓她忍不住沉淪其中, 又莫名的生出警惕之心。

    這是一個承諾,無論蕭錦瑟信與不信。

    六月十五那天夜里月亮格外的圓,時清薏著甲冑上馬,蕭錦瑟病的腿沒有力氣站不起來,坐在椅子上看她喜歡的姑娘持劍的模樣,鮮衣怒馬,一如當年。

    仿佛只是一個眨眼間就已過了許多年,她含笑看著時清薏上馬,離開前很鄭重的親吻她的眉心,同她說︰“錦瑟,你要等我回來。”

    蕭錦瑟嗯了一聲,摟著她的脖頸,有一些舍不得的模樣,千回百轉,到底只能吐出一句︰“殿下,你要好好的,不要受傷。”

    時清薏答好,又等了一會兒,才過去抵了抵蕭錦瑟的額頭︰“你也要小心。”

    她們這樣膩歪,其他人都視若無睹的,嗯,至少比起以前兩個人動不動就吵起來,長公主祝丞相早日咽氣要好的多。

    顧辭言于六月初闖出皇城去搬救兵,此刻即將回來,小皇帝的計劃是跟顧辭言里應外合,將蕭錦瑟困死在皇城里,趕盡殺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