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78 頁



    音卻是陰冷的。

    “有消息嗎?”

    聲音低啞的好像隨時能夠融進春風里消失不見,病的確實厲害,但神智依然冷靜清醒,絲毫沒有謠言里昏迷數日油盡燈枯的模樣。

    辛夷搖搖頭,眉眼染上一抹黯然︰“沒有,各處依然沒有長公主的消息。”

    榻上的人嘴角仿佛抽[d ng]了一下,細瘦的手指緊緊抓緊被褥︰“各處官道小道攔截了嗎?”

    “攔了……”辛夷低下頭去,聲音艱澀︰“還是沒有……”

    沒有、還是沒有……

    蕭錦瑟神情是陰霾的,長而翹的眼睫輕輕顫動了一下,許久,又緩緩閉合,像是心灰意冷一般的,半晌,又突兀笑了起來,嘴角掀起一寸,重復了那兩個字 ,一字一頓陰冷的叫人心悸。

    “沒有——”

    在場所有人都沒有任何聲音,就連 吸都壓的極低,整個空曠的房間里只余下女子淒厲森寒的冷笑。

    是啊,哪怕她傳出消息病入膏肓命懸一線,想最後再見殿下一面,她都不願意再來看她一眼。

    時清薏,真是好狠的心啊。

    她的這出苦肉計,平白做給了瞎子看。

    沉默漫長的仿佛沒有盡頭,許久,榻上的女子緩緩掀開被褥,辛夷想去攙扶,卻被蕭錦瑟推開了,她獨自艱難支撐著爬起身來,伸出一只手去。

    指尖如筍蔥白如玉,只是瘦的叫人心驚,腕骨突出

    其上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見,讓任何人看一眼就都知道是久病纏身之人。

    “藥,給我——”

    辛夷心里一驚, 地抬起頭去,嘶聲道︰“丞相!”

    她眼底幾乎是哀求了,然而榻上的女子卻並不被影響,她眼底漆黑,深的好似沒有任何一點光能透進去,只剩下一片沒有感情的冷。

    “要我再說一遍,藥,給我——”

    辛夷的手發著抖,終于還是拿出一個小小的紫色瓷瓶從里面倒出來一顆龍眼大的藥丸,蕭錦瑟握著那丸藥,閉了閉眼。

    “交代下去的事,準備的怎麼樣了?”

    “準備的差不多了,”蔣長車在後面垂首應答︰“北疆的兵力得提防著蠻夷調動不得,剩下的京畿周圍能動的密令今日就能傳出,隨時可听您號令。”

    一切都已準備就緒,只欠一場東風,一切便可如燎原之勢而起,改天換地也不過剎那之間。

    蕭錦瑟閉著眼,仰頭將丸藥混雜著苦澀的藥一飲而盡。

    沒關系的,沒關系,殿下不願意回來也沒關系,她畢竟是大端的長公主,惦念著皇帝和江山,等到時候她抓了皇帝,將宗室所有人都扔進昭獄,她一日不回就剜去小皇帝一塊肉,殺宗室一人,到時候她就是不回來也得回來!

    她總還是要,落進自己手里的。

    她這輩子都休想要再逃出去,自己不是沒有給過她機會,是她自己出爾反爾,要回來的,所以不能怪我……

    皇城之中暗流涌動,所有人都在靜待著那一刻的時候,邊疆荒漠里的女子帶著兜帽在風沙里艱難行走,駝鈴聲已經在大漠里消失了,她獨自一人蹣跚而行,放眼望去盡是風沙。

    “到底還有多久?”

    “快了,快了,最多還有一個多時辰就能到浮厄城。”系統查了一下地圖,可能是這個破世界呆太久了,連它都熟悉了用時辰說話。

    “宿主,蕭相傳的都那麼可憐了,你為什麼不回去看看她?”

    “回去做什麼?回去了變本加厲的讓她鎖著嗎?”女子伸出牢牢裹住的胳膊,往喉嚨里倒水,大漠里水分容易流失,她幾乎全身都裹在長衫里。

    蕭錦瑟就是說的好听罷了,她壓根從一開始就沒信過她。

    重生了之後的蕭錦瑟再也不是當初那個人傻好騙的蕭相了,除了她自己誰都不信。

    清泉流入咽喉,讓她被燒的灼熱的嗓子勉強好受一些,她抬起頭看著茫茫無盡的風沙,眯了眯眼︰“這種地方果然不是人呆的,陳家被舉族流放在這種地方世代不得出去,怪不得小皇帝三年以後許下承諾準許他們脫離賤籍重回中原,他們能那麼拼命。”

    她是任務者,對世界大概有一個基本了解,靠著系統她知道後面大部分劇情,這種小皇帝以後的光輝事跡自然耳熟能詳。

    時清薏眼底閃過一絲鋒芒︰“所以就算為了後人能擺脫這種折磨痛苦,跟著造反應該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

    系統隱隱覺得似乎有哪里不對勁。

    明明是讓她過來改寫劇情,讓反派感受到愛與溫暖,男女主能好好活下去,為什麼現在的情況竟然是她來做男主做的事?

    但很明顯現在已經為時已晚。

    時清薏重新戴上兜帽開始頂著風沙繼續艱難跋涉,心中計較著喃喃自語。

    “元氣大傷的江南,歷年科舉落後于人的益州,還有流放邊境受盡折磨的浮厄城,夠了……”

    她出去浪的那段時間可不當真只是在游山玩水,那一年里她聯系了昔年認識的故舊,有野心的朝臣,還有各種有所求卻無門之人。

    包括小皇帝以後會啟用的一些能臣干吏,她都在一一收攏于手。

    直到這一刻好像所有不甚明朗的一切都仿佛露出端倪,系統驚恐了一瞬,精密的儀器突然推算出什麼︰“那江南的事?”

    為什麼剛好這個時候捅出來上京告狀,怎麼會剛好告在了蕭錦瑟頭上,而她在這里就算沒有那些事,蕭錦瑟也未必不會過來——

    女子的聲音依然淡淡的,听不出來太多情緒︰“她們說的對,我確實就是引誘蕭錦瑟過來的餌。”

    狂風吹起她的兜帽,遮住女子半邊冷峻的臉 ,讓人看不清神情。

    不是所有人都想在蕭錦瑟和皇帝之間二選其一,她只不過網羅了中立之人,再是對他們對立之人,江南這種糧倉跟蕭錦瑟無冤無仇。

    只是那又有什麼關系,她在這里,蕭錦瑟要有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去往江南,所以就可以有仇。

    系統突然覺得有點毛骨悚然,似乎從一開始,就不是一個單純的——

    時清薏沒理它,遠處昏黃的天色里一個高大破舊的城牆逐漸出現在視線的盡頭,蒼涼古樸。

    “我們到了,浮厄城。”

    她站在沙丘之上,長衫被風吹的四處飄搖,唯有眼神沉定。

    最後一塊關于邊疆兵力的拼圖,終于拼上了,阻隔調兵馳援的可能,無論是皇帝還是蕭錦瑟都無法越過的關卡。

    她輕輕松了口氣,腳步輕盈的往下走去。

    “或許,你听說過,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系統不敢說話,它開始思考復盤過去的無數細節,試圖想起來明明相依為命一起走,時清薏到底是在什麼時候無聲無息的籌劃了這一切。

    時清薏沒有期待它的回答,她想起來上個世界的自己答應過的那句話。

    為人所控無能為力的感覺真是糟糕透頂,這一次,她想做那個掌控一切的人。

    快了,馬上。

    五月中旬,大雨如瀑,連日不絕的大雨停下的那一刻時清薏策馬在齊余山,距離京城不過千里之距。

    五月中,傳出蕭錦瑟病入膏肓命不久矣的消息,所有人都在等待著那個消息,可是沒有。

    整個皇城突然封閉,里面的消息傳不出來,宛如一座死城,據說蕭錦瑟于臨時之際拼死一搏。

    六月初,京城傳來消息,蕭錦瑟,敗。

    ?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第73章 被心上人毒死的病弱丞相

    消息穿越了平原和山海到達長公主的手中時正是深夜, 大雨敲打著窗欞,仿佛敲在誰的心頭,又似乎只是一場永無停歇的夢境。

    有人攜帶著密信而來, 如今皇城封死,里面的消息傳不出來, 外面的消息也傳不進去, 有人用信鴿傳信,未出城門都被打死,後來從護城河里留出來些許碎紙。

    蕭錦瑟重病垂死, 已到了強弩之末, 小皇帝趁此良久動手, 與蕭錦瑟在城中相爭, 如今只剩下相府還在固守, 其余地方都已陷落。

    沒有人知道蕭錦瑟是否還活著, 外界傳言她人早就沒了, 只是辛夷等人秘不發喪。

    只是都是傳言沒有定論。

    她的親信在她身側出謀劃策讓她先下手為強, 起兵謀反。

    長公主鎖著眉 , 遙遙看向窗外大雨, 眸中似有愁緒。

    親信繼續慫恿︰“殿下, 無論哪一邊得手于您都是不利, 何不自己動手,機不可失啊!”

    丞相得手到時候您就得回去當臠寵, 陛下得手您也就是個長公主,況且他還存著拿您和親的心思。

    系統都忍不住感嘆︰“真是水深火熱,官逼民反啊!”

    可真要都是他們逼你的 ,你又怎麼會從一開始就謀劃萬全。

    長公主負手而立,不言不語, 半晌,她推開門潮濕的木門,門外三朝老臣在瓢潑雨中掀著官袍求她上京勤王,上了年紀的老人眼都是渾濁的,依然忠誠著帝王。

    她取了傘快步走上前去,不顧大雨攙扶著老臣顫顫巍巍的站起,聲音鄭重又沉痛︰“諸位放心,霽兒出事我這個做姑母的自然不會坐視不理。”

    她這一個承諾重似千均,老臣的手顫顫巍巍的抓住她的胳膊,良久,方才發出一聲,多謝長公主大義。

    實在是感激涕零。

    剩下的話語都淹沒在風雨里,正如這風雨飄搖的江山。

    六月初,長公主匯集舊部與各地兵力共五萬兵馬揮師北上,名曰勤王。

    所有人都說長公主果敢剛決,心懷大義,敢在如此危難之際力挽狂瀾。

    然而策馬日夜兼程,如今所有人視作希望的長公主心里想的卻是,按照她對相府的估算,蕭錦瑟如今至多只能撐半個月,半個月內再無補給,相府就將從內崩潰,半月之內她的兵馬必須破開皇城大門。

    長公主的兵馬在六月十日的傍晚抵達皇城,巍峨而古舊的城牆仿佛匍匐在黑暗里的巨獸,無聲的吞噬著深陷權力中心的人,青石的磚牆一直綿延到視線的盡頭,又被暗沉的天色壓進山巒的輪廓里。

    封閉的城門被蠻力撞開,這座沉寂已久的城終于等到迎來數日來第一絲光亮,女子一身紅衣策馬躍過橫欄,如離弦之箭闖入其中。

    午夜之中所有的混亂和廝殺都混雜在一起,沒有人知道突然發生了什麼,闖入的兵馬為長公主開道,噠噠的馬蹄聲在長街響起宛如一把刀懸在所有人心頭。

    沒有人知道這把刀最終會落在誰的頭頂,她是一個不合時宜的意外,讓兩方相爭的局面平白增加了另一種可能。

    今日是辛夷守夜,听見馬蹄聲時手已經握緊了長刀,她眼底有寒光閃爍,身側有人立刻站起︰“我這就去請丞相!”

    “不必,”辛夷伸手攔住他,聲音因長久的熬夜而嘶啞,“才剛睡下,不要擾了丞相,我先出去看看。”

    消息里傳過來的小皇帝應該不是今日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