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77 頁



    去看一眼,回來的時候府里人去樓空,她臉色一下子就不好看起來。

    身邊幾乎要冰凍三尺,她要忍住,給殿下空間,給殿下自由,不能反目成仇,不能佔有欲太過,讓殿下厭煩于她——

    她心里這麼想著,沉著臉一步一步往府里走,進門時突然爆發似的踹了一腳府門,眼楮都憋紅了︰“還不去給我找?!”

    早有預料的辛夷連忙帶人出去尋人,不過半個時辰就回來了,說長公主去了皇陵。

    時清薏的母後身體一直不好,幸而得她父皇一生珍惜,一代就生了她和皇兄兩個皇子,後來她母後去了,父皇沒過幾年也走了,再然後是她短命的皇兄,于是熱熱鬧鬧的一家子就這樣沒了。

    大過年的四處都張燈結彩喜氣洋洋,唯有這里依然是莊嚴肅穆的,帝王將相生前再多尊崇,到了這一步也是淒涼。

    蕭錦瑟趕過來的時候長公主一身隆重的宮裝跪在皇陵前,她性子隨意灑脫又傲氣,甚少打扮的這樣明艷奪目,她是大端的長公主,容色殊麗,身份尊崇,僅僅只是站在那里就有一種不可侵犯的凜冽。

    蕭錦瑟看了好一會兒,慢慢走過去把傘移在她頭上,天上飄起零星的小雪,說話時都有白氣冒出來。

    地上卻放著許多零零碎碎的小東西,有漂亮的小葫蘆也有廉價卻精致的小簪子,甚至還有一捧黃沙,旁邊放著一壺酒。

    “殿下,下雪了,這里冷,我們回去吧。”

    蕭錦瑟蹲下`身去牽她的手,天很冷,她的手冰的厲害,滿以為在先皇陵墓前她會避開自己的手的,卻出乎意料的讓她握住,甚至于僵硬著稍微回握了一下。

    “我母後以前喜歡各種各樣的簪子,我每次偷偷出宮玩,總是會帶一些小玩意兒回來哄她開心,父皇雖然對外嚴肅,對我卻永遠都是和藹的,皇兄比我大許多,一直待我極好。”

    她頓了一頓,另一只手握著酒壺仰頭喝了一口,酒氣辛辣,看的蕭錦瑟眼簾都是一顫。

    “皇兄其實也是想出去看看的,可他是一朝太子,從出生開始就已然注定了要在這里呆一輩子,我小時候偷偷跑出去玩父皇母後急瘋了,回來以後罰我在太寧殿跪著,跪了好些個時辰,我偷偷掉眼淚,只有皇兄會過來看我,給我帶糕點和果子酒,陪著我抄書。”

    似乎是想到什麼,她很勉強的笑了一下,扯了一下嘴角,又很快收了起來。

    “皇兄很想離開,我知道,父皇走的那天我和他兩個人在父皇靈柩前,皇兄說以後天底下只有我和他兩個人相依為命了,他想讓我留下來,可他也知道,我想出去看看,後來,他放了我走。”

    “他說,希望我代他去看看萬里河山,盛世江山,去看看江南的桃花,也去看看大漠的風沙,而他要遵循父皇遺志治國理政,一輩子都走不出去了。”

    “我走的那天他在城牆上送我,跟說我要是我什麼時候我累了,想回來他一直都在這里……”

    這個承諾沒能兌現,因為宣靈帝繼位不滿三年就遇刺重病而亡。

    蕭錦瑟眼眸微深,伸手將哀Q以極的人攬進懷里,長公主跪在那里,很自然靠在她肩頭,像終于有所倚靠一般。

    “皇兄走的那年我準備去看看塞外風光,他臨終密信千里加急求我務必為江山計回去幫他一把,他說他對不住我,終究沒能讓我一生順心遂意的過活。”

    “但其實哪里是他對不住我呢?是我身為長公主從來只想一己之私,讓他一個人撐了這樣久,勞心勞力到吐血而亡,他臨終把佷兒和江山都托付給了我,我便不能叫他失望。”

    蕭錦瑟手攥的愈發緊,心里隱約有了預感。

    終于還是要來了。

    “錦瑟,”她喊她的名,在她清醒的時候,用這樣溫柔而鄭重的語氣問她,“天下和我,你會選哪一個?”

    靜默長久,整個皇陵仿佛都只剩下 嘯的風聲吹佛在耳邊,蕭錦瑟攬住這個人,這是怎樣的誘惑呢?

    殿下態度軟化,問她天下和她二擇其一,她幾乎都要心動了。

    可是不行。

    因為這個選擇根本不成立,皇帝不可能罷手,她一旦放松警惕,殿下和她就都沒有絲毫活路可言。

    可她現在懷抱著這個人,露出一個溫柔至極的微笑,聲音近乎誘哄的︰“我當然選你啊,殿下。”

    我所思所求,兩輩子步步為營處心積慮,不過你一個人而已。

    她的手攬住長公主的肩,一寸一寸的輕輕撫摸過去,拿捏住她的脖頸,似乎只要收緊手就能殺了她,又好像只是情人間溫柔親昵。

    “你會答應我,這輩子都不會謀朝篡位。”

    她的語氣鄭重,握著蕭錦瑟的手幾乎要把她的手骨捏斷。

    蕭錦瑟像是感覺不到痛似的,任由她握著,仍是笑的溫柔︰“我發誓。”

    反正她已經受過報應了,不得好死都已經受過了 。

    殿下別有所圖,想哄著她放過小皇帝,她偏要拿捏住小皇帝,只要掐死了她的弱點,她這輩子就都不可能離開自己了。

    她如此想著,去扶她起來。

    “殿下,冷,我陪你回去好不好?”

    然而她答應的是一回事,手里做的又是另一回事,去年一年大概是身體不好,又想誘惑時清薏回來,對待小皇帝勢力的擴張一直抱著不在意的態度。

    今年終于把人騙回來了,再加上長公主在皇陵那一下刺激。

    ——果然,她還是想著為小皇帝的江山委曲求全。

    小皇帝各處安插的人被迅速拔除,從各部開始,短短數日之間,小皇帝去年辛苦一年安插的釘子就被拔了一半,一時之間朝堂里暗流涌動,年節喜慶的氣氛都逐漸消散。

    在長公主睡去以後蕭錦瑟撐著下頜靜靜看著她,很輕的在她耳邊說話,帶著一絲嘆息︰“殿下,你要知道,這個世上有個詞叫——兩全其美。”

    放棄一樣另一樣也守不住的,所以她一樣都不會放手。

    ——絕不。

    熟睡的人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什麼,只是翻了個身,蕭錦瑟跟著貼過去,很是安心的吻了吻她的發梢。

    系統貓貓震驚︰“好家伙,她竟然想全都要!”

    “所以,宿主,現在該怎麼辦?”

    賣這麼長時間的慘一點用沒有啊,她還是想謀朝篡位,答應你的事跟那啥一樣,說了就忘,這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渣女,把人騙到手了就變卦。

    系統憤憤不平,時清薏睜著眼看著黑暗里,不置一詞,準備睡覺。

    “等等,宿主你為什麼毫不意外?”

    “因為你對蕭錦瑟的個性一無所知。”

    說的好像你很知道一樣,系統猶豫了一瞬間問︰“蕭相這麼喜怒無常性格不定,萬一什麼時候不高興真的弄死男女主怎麼辦?”

    畢竟現在答應宿主你的事她都開始騙了啊,感覺已經無法阻止蕭相。

    “我自有辦法,睡覺。”

    長公主在相府當了兩個月的金絲雀,被丞相養的十指不沾陽春水,蕭錦瑟心思深 ,不僅把外界消息隔絕干淨,自己干的事一點不讓她知道,還故意每天放點煙霧,哄著她要陪她歸隱山林,已經在打算還政給小皇帝,辭官歸隱。

    時清薏︰“……”

    時清薏能怎麼辦,時清薏每天陪著她演,裝著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隨著她高興,演到第二個月她生辰的時候突然人間蒸發。

    當天夜里蕭錦瑟幾乎掀翻了整個皇城,沒有找到任何人影,到最後站在牆頭獵獵狂風中,聲音都仿佛淬著怨恨的毒︰“蕭霽!”

    她一直瞞的好好的,殿下怎麼會知道,只有皇帝,只有趁著她生辰過來送禮的皇帝!

    只有他有可能做到把消息透露過來,只有他有可能跟殿下里應外合放她逃走。

    另一邊,長風古道,月色蕭冷,女子掀開斗笠策馬疾馳,馬蹄踏碎月色,也徹底踏碎了整個皇城岌岌可危的平靜。§思§兔§在§線§閱§讀§

    系統不解︰“你讓我幫你跑就算了,為什麼挑這個時機,嫁禍給男主嘛,這不是在加重她的黑化值?”

    到時候蕭相發瘋,誰能有好果子吃。

    長公主一身黑色勁裝,長發扎成利落的馬尾在月色下被長風吹在身後,像是一副潑墨山水畫卷。

    她仿佛是笑了一下,手里攥著韁繩,聲音帶著幾分開懷放肆,孤傲的讓人心生仰望︰“比起被局面所掌控,我更喜歡掌控局面。”

    如蕭錦瑟所說,這個世上不只有二選其一,也可以兩全其美,既然蕭錦瑟這麼貪心,她為什麼不也貪心一些呢?

    江山和美人,蕭錦瑟想全要,不巧,她也是這麼想的。

    ——她全都要。

    第72章 被心上人毒死的病弱丞相

    長公主走的時候是年初, 蕭錦瑟瘋了一樣的調動御林軍沿著京畿一寸一寸搜尋,幾乎要將整個皇城掀過來找掘地三尺。

    無果。

    大端的長公主就這樣憑空消失,從守衛森嚴三步一哨的丞相府里徹底失去蹤跡。

    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也沒有人知道她是如何逃出來的。

    蕭錦瑟不放心任何人, 自己親自去尋她, 她身體差到一定地步,根本走不了多遠,到城外時咳的連韁繩也難以捉住, 帶著精騎連追百里多路,終于支撐不住翻身從馬上摔了下來。

    對于蕭錦瑟或者所有人來說那個春天都格外的冷, 三月初突然來了一場倒春寒, 加重了蕭錦瑟的病情, 一連半個月嘔血, 病的格外重, 太醫束手無策,辛夷急的各處求醫, 然而並無用處,後來不光京城, 蕭相病重的消息天下皆知, 幾乎所有人都在等著蕭錦瑟閉眼的那一刻朝局變更。

    京中官員已經在蕭錦瑟和皇帝之間做出抉擇,小皇帝開始不顧一切的調動勢力打听蕭錦瑟的病情, 然而整個相府圍的猶如鐵桶,半點消息也傳不出來。

    越捂的嚴實越說明蕭錦瑟不行了, 小皇帝幾乎要感謝他姑母的任性妄為,只是跑了這麼一次就把蕭錦瑟氣死。

    “快了,快了!”九重高台里,天子的手都微微發著抖。

    他自認才能並不輸于蕭錦瑟, 只是小她幾歲,一直為她所制,如今,那個從他年少起就壓在他頭上的人如陰雲密布的人終于要死了。

    他等這一天,實在等的太久了。

    顧辭言在他身側,雙手捧著刀劍,壓低的聲音也難免帶著些許激動。

    “陛下,暗衛傳里密信,蕭相已經昏迷數日,湯水不進,已經油盡燈枯,怕是撐不過幾日了……”

    另一側的相府里卻是另一翻景象。

    三月末的天氣,屋里依然燃著數個暖爐,窗戶封死不敢讓冷風漏進來一絲,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混雜著藥味縈繞其中。

    面色慘白如金紙的女子閉目靠在玉枕上,嘴唇干裂,眼角或許是咳嗽的太過厲害甚至帶了些水光,聲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