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76 頁



    明年大約是個豐年, 今年的雪下的格外大, 蕭錦瑟肩頭已落了一層銀白, 小腿沒入及膝大雪里, 卻仍是抬頭看她。

    時清薏後來許多年一直記得一眼,萬家燈火闔家團圓的日子里, 大雪紛紛揚揚,那個姑娘從重重綻放的焰火里抬起頭看她, 眸光清澈見底, 只單單映著她一個人的影子。

    澄澈執著的不可思議。

    似乎世俗皇權,恩怨糾葛都毫不重要。

    ——那一日她本應在重華殿里, 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高位帶領群臣等待新年。

    可她一個人守在一個破舊的小客棧外,守著毫無所覺的人度過這個新年。

    這樣痴情又美好的女子, 再是鐵石心腸的人也要忍不住心軟的。

    恰是在她推開門的那一瞬,滿天焰火在這一刻齊齊綻放,將天地映照的如同白晝,木門被吱呀一聲推開, 一襲青裙的窈窕女子挑燈而來,她走的很慢,一步一步踩碎滿地月色。

    系統都忍不住為之點贊︰“時間點卡的真準!”

    滿天焰火轟然綻放的聲音,將耳朵都蒙蔽的听不清聲音,長公主一步一步走過去,就像是走過這些年的痛苦糾結,而後被人環住了腰。

    蕭錦瑟的手凍僵了,只虛虛環抱住她,生怕她听不見的,在她耳邊低語。

    “新年快樂。”

    “殿下,新年快樂,歲歲平安。”

    天地寂靜,只有那個姑娘的聲音在她耳邊一遍遍回響起來。

    長公主扔了燈,抱住了她,不太熟練又有些別扭的回抱她,將下頜抵在她肩頭,似乎想說些什麼,到底沒能出口。

    那天晚上丞相沒能回府,而是宿在了客棧里,長公主親自去找了熱水給她梳洗,末了按著她的腿讓她泡熱水。

    蕭錦瑟就是個行走的藥罐子,體弱多病本身就虧的厲害,根本受不得寒,她如今權傾天下,這輩子大概所有的委屈和踫壁都落在了長公主這里。

    蕭錦瑟冷的手足冰涼,時清薏就拿熱帕子給她細細捂著暖,好不容易回溫了些許又把人挪進被窩里加上毛毯,時清薏去加了些碳火,回來時想了想,主動過去抱住冷的發抖的人。

    又把她的手放在自己腰間用體溫暖著她,蕭錦瑟剛從雪地里進來,手跟冰一樣,雖然早有預料,身體還是本能的往後一縮。

    蕭錦瑟低下頭,眸光微寒,片刻後又把手拿出去,遮蓋住自己心里那點小九九,非常善解人意的︰“殿下,太冰了,別凍著你。”

    以退為進,她向來用的純熟。

    “別動。”時清薏皺眉,又主動握了她的手。

    于是爪子心安理得的留在了心上人腰上,放了一會兒感受不到熱乎氣了,又往上圈在了脖子上。

    外邊還有小孩子在吵吵鬧鬧,新年頭一天要守歲,她們倆就窩一塊兒發呆,等著看外頭天色,有時候有煙火,有時候有小孩子在雪地上奔跑的聲音。

    可能因為太累了,蕭錦瑟沒太撐住,眼皮一直打架,要睡不睡的樣子,時清薏讓她先睡她不肯 ,眼楮都閉上了還要喃喃︰“要為殿下祈福的。”

    時清薏伸出兩只手捂住她凍紅的耳朵,隔絕一切的聲音,哄她︰“快睡吧,我替你祈福。”

    她就再也堅持不住,沉沉睡去。

    等她睡著了以後別別扭扭的長公主才在她耳邊說出那句話︰“傻錦瑟,新年快樂。”

    一直想說,可是隔著這樣多不能說的緣由,總也說不出口。

    懷里的人眼睫似乎顫了顫,仿佛是做了什麼美好的夢。

    第二天必然是起遲了的,長公主睡懶覺,外頭小孩放炮仗都炸不醒她,頂多只是把頭埋進去嘟囔一句。

    這一次埋進了一片柔軟里,身側的人僵了僵,很久,悄悄給她掀開被窩一條縫隙,怕她 不上氣,很快鞭炮聲也停了,四周寂靜格外好睡。

    窗外的小孩新年得了一大把平常吃不到的糖果,給糖的姐姐十分溫柔,只是讓她們去其他地方玩,說有個身體不好的姐姐听不了鞭炮聲,小孩子拿了糖歡歡喜喜的跑走,留下一連串的小腳印。

    辛夷在後面看著,突然很羨慕的想,如果丞相不是一心掛在長公主身上,說不定這個年紀也該有個家了。

    可她遇見了長公主,于是一生也就耗了進去。

    嗯,好在這些年不是沒有長進,辛夷很欣慰的想,畢竟以前過年丞相都是一個人,今年可是兩個人一起。

    她抬起頭看著窗戶,開始思考今天丞相什麼時候才能起來。

    然而這一夜當真只是很單純的抱著睡了一覺,什麼都沒做,時清薏醒來的時候蕭錦瑟撐在榻邊看她,眼里的寒意在她睜開眼時收斂干淨,只剩下一片溫柔如水。

    時清薏沒戳穿她,假裝沒看見。

    兩人的綢緞似的長發在床榻上糾纏在一起,蕭錦瑟用手指在虛空中靜靜描摹著她的眉眼,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

    看見她醒過來才好像終于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我總以為是夢。”

    自她走後已有整整五個月又二十七日,半年不見,她無數次在睡夢中夢見她回來,醒過來時卻發現身側還是冰冷的。

    時清薏閉眼望著客棧老舊的橫梁,偏頭嘶了一聲,眼睫像蝶翅一樣顫的厲害︰“下次確定是不是夢咬你自己。”

    言下之意,別咬我。

    蕭錦瑟在她脖頸邊咬了一個紅印子,她牙口好,咬完不用看也知道是個什麼情況,像有一個特有的章子戳在了那里。

    大年初一的時候長公主跟著丞相回了相府,蕭錦瑟一個人過年,府里冷冷清清,她對蕭家冷淡,逢年過節也只是送些東西回去,並不接人上京也並不回頭,因此倒也落得一個清廉薄情的名聲。

    今年卻是格外與眾不同一些,長公主跟丞相一起過年,這個府里終于不是冷冷清清的了。

    長公主愛熱鬧,于是當天火紅的燈籠就掛滿了偌大的府邸,辛夷奉命采辦了年貨,幾車的年貨送到相府門口,這府里才終于有了幾分年味。

    倒了幾次船送過來的橘子帶著一點辛澀,蕭錦瑟面不改色的剝好,喂到長公主嘴里,長公主咬一口嫌酸皺眉逃開,蕭相就跟著在她咬過的地方咬一口。

    美其名曰看看長公主說的是不是真的,結果酸的五官皺成一處還要強作鎮定,連喝了幾大杯的水。

    時清薏看的發笑,看著她把自己杯子里的茶都喝淨了,默默把自己的杯子遞過去,蕭相喝著她的茶小口啜著不急不緩,長公主忽覺不對。

    秀氣的眉頭一皺︰“你騙我?”

    于是下一次蕭相的藥後茶點就成了酸橘子,自己挖的坑自己跳,蕭相還是強作從容的吃了兩瓣,發現第二瓣竟然是甜的。

    辛夷一無所知,表示不是她偷偷換的,那就只能是——

    一向被藥味籠罩的相府終于多了些活氣,長公主不想去見她那個扎心佷子,丞相也就推了所有宮中宴會專心陪著她。

    長公主早上睡醒以後看見本應去早朝的人不由得一愣,睡眼惺忪的問她︰“今天怎麼不去上朝?”

    蕭相嘴出奇的甜,嘴角抿起一絲笑過去給她掖掖被子︰“怕你一個人在家無趣,過年想多陪陪你。”

    她說的那樣真切,讓長公主都有一瞬恍然。

    也確實陪了她很久,大半夜的因為長公主突發奇想跟著她跑出來放鞭炮,蕭相跑的慢被樹枝絆到,長公主撲在她身上給她擋著,煙火在身後近在咫尺的地方綻放,又在剎那間凋零,璀璨到了極致又在瞬間泯滅于塵泥。

    那一刻蕭錦瑟突然心動的無法自抑,她發現有些人天生就是帶著讓人不能忽視的光的,哪怕煙火都已經熄了,她還是能在面前的人眼里看見微芒。

    她顫z著伸手抱住身上的人,近乎虔誠的親吻她的眉心,在沒有盡頭的雪地里喊她。

    “殿下、殿下……”

    一聲又一聲的。

    時清薏沉默了一下,沒有回應她,只是撐起手肘,怕壓著她一樣起來一些,剛好能看見她的眼楮。

    虔誠又溫情。

    就在蕭錦瑟以為自己慘遭拒絕之時,身上的人抱住她的腰,低咳了一聲。

    “咳,進去再……”Θ思Θ兔Θ網Θ文Θ檔Θ共Θ享Θ與Θ在Θ線Θ閱Θ讀Θ

    她不敢看身下的人,目光看向別的任何地方,就是不肯看她。

    丞相府最近的邀月軒是一個小院子,種著許多梅樹,嶙峋的花枝探進窗戶,紅梅開的灼艷,遮住了里面傳來的斷斷續續的低音。

    名滿天下的蕭相伏在窗欞上,白皙的手握住一角窗戶,身上堆積著一層白色狐絨,窗戶半推,突然有一只手伸出去摘得一枝白梅,插在了她凌亂的發上。

    “蕭錦瑟。”情濃的時候身後的人突然喊她的名字,聲音帶著些微的笑意,像是迷惑人心的精怪。

    “殿下……”

    “我問你,”身後衣冠整齊的女子俯在她耳邊說話,溫熱的氣息鑽進耳朵里,像是漫不經心的一聲笑。

    她問︰“天下和我,你選哪一個?”

    風雪不停。

    第71章 被心上人毒死的病弱丞相

    當初相府眾人恨鐵不成鋼的時候, 都說丞相被美色所迷的時候就像個徹頭徹尾的昏君,等到了真正該她昏頭一次的時候她反而清醒了起來。

    那只縴細的手死死抓在窗欞上,抓的指甲都青白起來, 窗外風雪茫茫, 她頓了一下, 回去捉住時清薏的手,不肯開口。

    手指捏的極緊,然而不答話, 只是喊她的名字。

    “清薏、殿下……”

    胡亂的喊一氣,喊到嗓子都啞了, 發不出來聲音。

    卻就是不回那個問題。

    天下和我, 你選哪一個?

    果然, 殿下還是偏心幫著小皇帝, 別有所圖。

    可這一次她無論如何不會開口的。

    上輩子不就是這樣, 她選了殿下,放棄了權勢, 結果非但沒有護住她,還叫她早早夭亡, 這輩子她必然不能重蹈覆轍。

    時清薏磨了磨牙, 欺負她到過分的程度,蕭錦瑟身體不行, 受不得那種刺激,鬧到半夜太過火, 連氣也喘不上來,時清薏抱著她一口一口的渡氣,好半晌才緩過來些。

    眼睫一片崛蟺睦崴  テ由逞頻牧 耙菜擋懷隼 只是抱著她的脖頸很艱難的喘熄。

    ——成功逃過一劫。

    蕭錦瑟身體是真的不行,過年期間哪怕大半都呆府里養病,偶爾還是要見見拜年恭賀的,久病纏身,過來拜年的官員總要她拍馬屁,真情實感的夸她為國為民,大過年的還要處理政事,病到連嗓子都啞了。

    長公主在屏風後面吃著小糕點,聞言差點嗆到,辛夷貼心的遞過去一杯茶水,生怕把她嗆到了丞相心疼。

    小皇帝要在初三祭祖,長公主就挑了初四的日子去祭拜父皇母後連同她的兄長。

    初四那日刑部出了件大事,累動蕭錦瑟也不得不過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