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74 頁



    雨人盡皆知。

    她給了她一夜的時間,看看她是否要走。

    應當是要走的,不然當初為什麼不肯留下?

    每當相思入骨,她想她想的幾欲瘋魔的時候都會後悔,後悔自己為什麼要放她走,讓她一輩子呆在自己的庇護下依附自己活著難道不好嗎?

    不好,不管自己怎樣愛她,她始終都是自由的。

    她一夜未眠,清晨時眼角凝了一顆水珠,不知是淚還是露水,窩在鹿絨的躺椅里執著的等待那個答案。

    鴿子從江南腹地而來,攜帶著一個久違的晴天和一個久等的答案。

    第68章 被心上人毒死的病弱丞相

    這場南巡聲勢浩大, 丞相人沒到江南就先擺了個下馬威,一眾江南士族恨的牙癢癢,顧忌著蕭錦瑟的權勢到底沒敢說什麼, 還是派了人親自去接她。

    她來的那日剛好是江南數日雨水里難得的晴天,蕭相連中三元摘得魁首天下皆知, 後來帶兵力破蠻夷聲勢更勝, 百姓在絕境中夾道迎她,傳到小皇帝耳朵里又是一番說辭。

    小皇帝嘴角繃成一線, 抽[d ng]了一下,又緩緩握緊龍椅, 冷笑︰“那也要看看她能不能擔得起這份厚望。”

    江南士族盤踞百年, 又豈是那樣好對付的,無論是蕭錦瑟死在江南,亦或蕭錦瑟把江南官場連根拔起都是他從中受益。

    ——畢竟,他才是這四海的主人。

    然而他這個四海的主人說的是一回事, 做的又是另一回事。

    蕭錦瑟不在不正好是他大展拳腳的機會, 既然已經到了不得不放手一搏的程度,那自然由他先下手為強。

    他料想著蕭錦瑟遠在千里之外,手伸不了那麼長, 他必須趁著蕭錦瑟不在的這段時間里抓緊收攏京城里的一切。

    這些消息自然瞞不過蕭錦瑟,接到消息的時候她正在巡查河堤, 大雨磅礡而下, 泥水浸透了官袍,辛夷蹙眉哀求著她︰“相爺,我們回去吧。”

    這場爭斗不知何時才有盡頭,京城雖有安排,但丞相遠在千里之外, 難免應對不及,叫人鑽了空子,權力中心瞬息萬變,又有多少不能預測的變局,誰也不知道。

    數年打下的根基稍有不慎,就要毀于一旦。

    在她身側謀士蹙眉,低聲道︰“或許,您想過,長公主不過也只是釣您過來的餌?”

    長公主在江南,他們消息保護的再好,也說不準皇帝已經知道,畢竟他們的消息透露不出去,但長公主可以自己聯系皇帝,而後精心設置這樣一個局引丞相過來,好調虎離山使丞相失去對京城權力核心的掌控。

    蕭錦瑟不言不語,唯有大雨連綿不絕的敲著傘沿 ,又劃拉一聲濺落進塵泥。

    有些事不回答便已是答了,辛夷閉目,再不敢多說一句。

    相爺性子執拗,認定的事從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良久,才有些微的咳嗽聲傳來,她身體不好,辛夷又有些懊悔。

    這些事以丞相的聰慧不可能想不明白,她願意自欺欺人,自己又何必戳穿了再來傷她的心?非要把這樣殘酷的事實剝開了叫她親眼看見。

    ——

    蕭錦瑟不是靠吹出來的,雖遇見多方阻攔,但仍然在短短一個月里就見了成效,貪墨的官員查處了一批,贓款追回了一部分,國庫撥下去的救災糧也追了一半回來,形式逐漸明朗起來的時候她遇刺了。

    在江南的一個小鎮里,押著一個終于肯開口招供的官員,遇見大批刺客,眾人且戰且退 ,很快在暴雨之中失去了蕭錦瑟的蹤跡。

    大雨中行人不多,大多匆匆忙忙的趕著回家,唯有一個撐著白梅油紙傘的姑娘緩步而行,臂間拎著一個籃子,里面放著兩枝半開的荷花,還有一包剛剛出爐的紅糖米糕。

    轉角進一個小巷子時看見蜿蜒而出的鮮血,是一抹嫣紅匯入泥水,顯得格外刺目,她只頓了一下便轉入了角落里,里面紫色官袍的女子瑟縮在牆角下渾身濕透,捂住肩胛,慘白著臉眼簾緊閉著。

    ——在她身後是一路蜿蜒的血水,不知一個人走了多久。

    她沉默了一瞬慢慢彎下腰去,正在那剎那間外頭有紛亂的腳步聲傳來,蕭錦瑟的眼將睜不睜,嘴唇發著抖似乎要說些什麼,有人已經眼疾手快的塞了一個什麼東西進來。

    溫熱的,香甜的,帶著幾分未散的熱氣。

    她顫z著咬了一口,是紅糖米糕的味道。

    等外頭的腳步聲徹底淹沒于雨聲中以後時清薏才轉過頭來,不知何時某人已經把紅糖米糕一口一口吃完了,眼楮卻沒睜開,還是緊閉著,只有眼簾輕輕顫動。

    時清薏神色變了一下,吃完了糕點的人咬著她的手不放了。

    “……”

    時清薏突然很想就這樣把她扔這算了。

    系統秒慫︰“別別別,蕭相都傷成這樣了,你怎麼忍心啊,再說,她能堅持跑到你家門口硬是不讓暗衛救她就等你來,就憑這份毅力,你也不能把人拒之門外啊!”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更想把她扔外面了。

    系統︰冷靜……

    到最後還是把蕭錦瑟弄進了院子,進院門的那一刻蕭錦瑟如釋重負沒撐住那口氣暈了,歪在時清薏肩上。

    年輕氣盛的長公主氣的嘴角抽了抽。

    合著進門就不需要裝了,這樣誰不知道她剛剛是裝的?

    系統跟著恨鐵不成鋼︰“是啊,蕭相怎麼不再多騙一會兒!”

    時清薏︰“……”

    如果有一天她忍不住拆穿蕭錦瑟,那一定是系統的鍋。

    蕭錦瑟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當天傍晚,雨勢還未減弱,窗戶半開,江南民居並不如相府寬敞,榻是小小的,窗也是小小的,窗外的桃樹歷經風雨摧殘,掛著幾個可憐兮兮的果。

    門邊上女子拿著蒲扇扇著小爐,上頭煮著一罐子藥,清苦的藥味遙遙傳來。

    她梳著尋常人家簡單的發髻,烏黑的長發懶散的披在肩頭,這里條件自然是不如京城錦衣華服山珍海味的,可在相府的她一日比一日瘦,半年不見,她奔波無數,看著竟還隱隱豐腴了一些。

    蕭錦瑟攥著被子看的出神,很久才回過神來,女子轉過身來,臉上帶著長長的面紗,一直到了腰間,把藥端到榻邊的桌上,惡聲惡氣。

    “還不快喝?”

    蕭錦瑟眼眶有點發澀。

    這是時隔半年,她第一次听見殿下的聲音。

    她一口一口的喝藥,喝完發現桌上放著幾塊紅糖米糕,戴著面紗的人假裝不看她,可是方才桌上分明沒有這個。

    紅糖米糕很甜,一直甜到了心口。

    某位做好事不留名的時姓女子連名字也懶得告知,企圖在救人性命以後就讓她出去,結果慘遭拒絕。

    名滿天下的蕭相哭訴自己無依無靠沒有親信,投奔無門還身染重病,說的情真意切,可謂听者傷心聞者流淚,給長公主听的嘴角直抽抽。

    小院子真的很小,除了熬藥的廚房沒有其他房屋,時清薏一個人住,最後不得不讓蕭錦瑟跟她擠在一間房。

    半夜的時候有人伸手從後抱住她,一開始只是試探,發現她沒有推開後越來越得寸進尺,手到放到了腰上,時清薏咬牙切齒︰“你又怎麼了?”

    蕭錦瑟抱緊心上人的脖子,從喉嚨里發出一聲︰“疼……”

    雨聲如漏,很快有人咬住她的耳垂︰“咬住就不疼了……”

    時清薏︰“……“

    雖然但是,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的樣子。

    疼咬也應該是咬手臂而不是耳朵,再說自己為什麼要讓她咬自己,咬木頭不行嗎?

    而且這已經不是咬了,而是舔。

    蕭錦瑟吻的很輕,帶著一絲些微顫z,像是含著一顆格外喜愛的糖,珍惜小心的動作里帶著某種愛不釋手的放肆。

    時清薏緊了緊手,沙啞著聲音問她︰“你知道我是誰嗎?”

    不知道你敢?知道了你還敢?!+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溫熱的聲音貼在耳邊答話︰“我知道。”

    “那我是誰?”

    時清薏閉合的眼緩緩睜開,手不自覺的攥緊了,又從心里平白生出一股無言的憤怒來︰“蕭錦瑟,你是看見漂亮女子就上去動手動腳嗎?認識幾天就敢摟敢抱?”

    蕭錦瑟去解她的衣裳,避而不答卻又轉移話題。

    “殿下,”她的聲音沙啞且濕熱,混在窗外瓢潑大雨里,“你動情了……”

    時清薏︰“……”

    她不說話,蕭錦瑟就絮絮叨叨的開口︰“我好想你,想的整夜整夜的睡不著覺……”

    想把你抓回來關起來,每天都為自己的決定懊悔不已,每天都想撕破自己偽善的面具當個徹徹底底的惡人。

    但這些當然是不能說出來的,她只無限的說自己眷戀她,想念她。

    被戳穿的時清薏忍無可忍,翻身將人困在方寸之間,居高臨下,她瘦的很快,幾乎有些形銷骨立,然而還是美的,在這樣昏暗的燈光下有種不堪摧折的脆弱美麗,腰身更是不盈一握。

    她氣的不輕,去扯蕭錦瑟的衣裳,卻被人突然抬頭偷襲吻在了眼角。

    長公主這一次很是欺負了她一會兒,似乎很是生氣,蕭錦瑟其實能明白為什麼。

    自己困她日久,奪了她自由,向來心高氣傲的人受辱心中不平,就算現在被放了出來大約也是恨她的,只是哪怕如此恨著她還是願意帶她回來。

    她到底是在氣自己再次出現在她面前,還是在氣她本身無法扔下她不管,誰也不知道。

    蕭錦瑟緩緩閉眼,疼的時候就求求她,長公主雖然還是很氣的模樣,卻當真輕了許多,一點不折騰她,偶爾安慰似的親她一下。

    她突然很心疼時清薏,心疼她為什麼遇見自己這樣一個陰魂不散的瘋子,兩輩子那麼漫長的時光都還是不肯放過她。

    時清薏根本無法徹底逃脫她。

    她覺得自己真是心思惡毒又狡詐,她一開始想,她要放了時清薏,放她自由,而後又後悔,想著她要仔細安排,要讓時清薏在受盡百般折磨,要讓她知道,離開了自己她根本無法好好活著,只有在自己身邊才能受到庇護。

    卻又受不了讓她受任何委屈,如今又要出現在她面前,說好的不復相見一別兩寬都是笑話。

    這叫什麼呢?

    大概是欲擒故縱。

    如果殿下能乖乖回來就好了,如果不能——

    她緩緩閉上眼,抱緊了那個人。

    她不該再看一眼的,再看一眼就舍不得放手了。

    第69章 被心上人毒死的病弱丞相

    江南這一年的夏天暴雨格外密集, 蕭錦瑟借著行刺受傷失蹤,不顯露于人前,然而暗地里該動作的一個沒少, 一面雷厲風行的操縱著江南官場,一面還有時間借著受傷之名賴著時清薏。

    連日不絕的大雨掩蓋了太多, 江南的小鎮里沒有了那些爾虞我詐身不由己,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