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72 頁



    般查不出來的,他內心喜憂參半,一時之間竟然完全睡不著了。

    時清薏木然的接受了一個晚上的診治,一群老太醫把藥渣層層分析,又給她來回把脈,太醫看了府中的大夫看,然後又讓外頭來的神醫看,蕭錦瑟不顧傷勢把顧言辭最近接觸的人和軌跡層層排查 。

    最後得出一個結論,那只是一碗尋常補藥罷了。

    沒下毒沒暗手,就是平平無奇的補藥。

    “……”

    時清薏就冷笑著看她,看她怎麼圓回來。

    自己好心端補藥,良心發現喂她喝藥,結果她倒好,天天疑心自己給她下毒。

    系統嘆為觀止︰“你就是故意的啊,現在確定丞相有上一次的記憶了。”

    鬧完時已經是月上中天,丞相就坐她旁邊,安安靜靜的看著她,安靜的讓時清薏莫名覺得有點慌張——總覺得這瘋子要搞事情。

    時清薏莫名有點不安,然後听見丞相松了口氣說︰“幸好你沒事。”

    她正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丞相挨近了一些來,輕輕貼在她後背,很是疲憊的閉上了眼。

    好一會兒才開口︰“我放你走吧。”

    時清薏︰“……”

    突然很懷疑我耳朵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上輩子時清薏逃跑過很多次,差點被打斷腿,從牆頭上掉下來受過傷,還曾經厚顏無恥的色誘過丞相,但是結局無一例外都是失敗。

    丞相曾經信誓旦旦的說要與她生同衾死同穴,死了骨灰也要埋在一塊兒,生生世世不肯放過她。

    現在丞相說,我放你走。

    時清薏︰“……”

    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很是氣憤,蕭錦瑟你這個出爾反爾的女人!

    第66章 被心上人毒死的病弱丞相

    長公主真的決定走了。

    在所有人包括辛夷都覺得丞相和長公主的關系改善能有其他可能的時候。

    長公主養了一陣子的傷, 夏天就慢慢過去了,蟬鳴漸弱,紅蓮凋零, 天氣也逐漸不再炎熱。

    丞相處理完一天公務回去的時候路過街市, 無意間掀開車簾時發現路邊人家的柿子樹探出兩枝來,枝上的柿子都已經泛起了薄紅。

    她愣了好一會兒 ,才想起來已經秋天了。

    入秋天氣轉涼殿下就要走了。

    辛夷有些不忍,吶吶的喊了一聲小姐如果舍不得——

    剩下的話沒說出來, 丞相把簾子放下了, 吩咐了一聲繼續走吧, 聲音淡淡的听不出來喜怒,馬車重新上路, 走了一段, 丞相遙遙往後看了一眼。

    在某個瞬間, 她陰暗的想要回去把那棵柿子起連根拔起, 好讓這個夏天過的久一些, 再久一些,最好永遠不要過去。

    但她如此聰慧,也知道有些事向來都是不由人的。

    她留不住盛夏,也留不住殿下。

    如今權傾朝野的丞相在馬車里無聲閉目,突然生出一股天地之大凡人如同螻蟻的無言悲哀。

    ——

    小皇帝急于把丞相遇刺的鍋甩過去,花了大力氣徹查遇刺之事, 幾番周折終于把罪名都羅列好了推到了蠻夷身上。

    前來進獻的蠻夷不得不棄車保帥, 蕭錦瑟沒死他們也不敢造次,最後犧牲了數位親信,來了一出大義滅親的戲碼,好歹是把這件事帶過去了。

    蕭錦瑟不好 弄, 蠻夷暗地里給了她不少東西求她高抬貴手,送過來最珍貴的是一匹馬,名叫玉影,通體上下一色雪白沒有半根雜色,據說是照夜玉獅子後代,能日行千里。

    丞相一直不言不語的神情微動,蠻夷察言觀色,主動把那玉影馬送進了相府後院,這件事告一段落,不多久顧辭言就出了事,被丞相弄進水牢里。

    小皇帝急的心如火燒,又不願過早暴露自己的力量,想著去找姑母出賣一下色相哄哄丞相,發現長公主已經徹底失了消息。

    暗衛沉聲跪地,告訴他丞相府守衛森嚴猶如鐵桶,他們插不進去人,長公主的消息也再傳不出來,只是隱約打探到一個消息。

    暗衛欲言又止。

    “說!”小皇帝隱隱有什麼不好的預感。

    暗衛深深低頭︰“……據說,上一次圍獵之後長公主觸怒丞相被關進了昭獄,從此,徹底失去消息。”

    皇帝頹然坐地,良久,突然狠狠一拳錘在了黃檀木桌上,身上不可抑制的戰栗起來,氣的厲害。

    皇室的長公主在她蕭錦瑟眼里都不過只是一個玩物,想怎麼戲弄就怎麼戲弄,想要叫人消失就讓人消失,那麼他呢?他這個所謂皇帝,又能有幾天安生日子可過。

    他和蕭錦瑟必然只能有一個活著。

    暗衛猶豫半晌,才低聲問︰“陛下,可要營救長公主?”

    皇帝嘴角繃了一下,一個無用的棄子罷了,更何況現在還不是和蕭錦瑟動手的最好時機,他只是疲憊的揮手,轉身沒入了那把冰冷的皇位里 ,像一只野獸一樣隱忍的喘熄。

    蟄伏著伺機而動。

    ——

    秋風漸起時就是時清薏要走的日子,夏日貪涼她又換了臨水榭住著,蕭錦瑟時常隔著長廊遙遙望她,不敢接近,只是偶爾隱忍至極的皺眉。

    時清薏走的前一天晚上喝了一點酒,靠著水榭中央睡了一會兒,醒過來時已是月上中天,一輪殘月掛在梢頭,水榭周圍的紗簾隨風而動,她身上燥熱的厲害,簡直像有一團火在四肢百骸燒灼起來。

    然而她心里竟還是平靜的,只是略略松開一些領口,半靠在那里,不多時就听見了腳步聲。

    丞相其實想過很多,想她可能永遠都不會回來了,這一走就是一生,此後經年無緣再見,她將徹徹底底的,永永遠遠的失去這個人。

    可有什麼辦法呢?

    終生不見也至少好過相看兩厭,她把殿下逼死,與其走到上輩子那樣不死不休的結局,她寧願殿下在她所不知道地方好好活著。

    她應當放殿下自由的,趁著現在還沒有走到殿下恨她入骨,對她下藥的程度。

    她的殿下這樣心善,會帶她去尋醫問藥,也會把她從深山之中背出來,哪怕明知她是這樣一個內心險惡詭計多端的人。

    所以,她怎麼能重蹈覆轍,毀了她的一輩子呢?

    丞相捧住時清薏的臉很珍惜的親吻她的額頭,而後順著額頭一路到眼簾和唇角,最後解開了她的腰帶,層層錦衣華服依次滑落,借著微弱的月光,她整個人都顫z起來。

    喜歡到極點的人,是連踫都不敢踫的。

    她想了好一會兒,慢慢坐到時清薏的膝蓋上,跪坐在扶椅的兩側,用腿環住她的腰,緩緩抱住她,末了,去握她的手解自己的衣裳。

    時清薏的手很燙,不知道是藥的原因還是什麼其他的原因,燙的她幾乎握不住,越抖越慌,她手指擦過的每一處都仿佛有烈火燎原,讓她戰栗不止。

    她解了半天沒解開,衣裳散亂的披在身上,後來解最後一層薄寢衣的時候手指擦到心口的地方,蕭錦瑟終于顫z著泄露出一絲泣音,又死死咬住自己的胳膊。

    ——生怕吵醒了時清薏。

    她終于解完身上衣裳的那一刻緊緊貼在時清薏耳邊咬著牙說話︰“殿下,要走是要付出代價的……”

    說完顫顫巍巍的扶住時清薏的肩,腰肩繃成了一條修長的線,閉上眼就往下,沒下去,被人死死扶住了腰。

    時清薏睜開眼咬牙切齒,幾乎給她氣笑了︰“我以前是這麼教你的?”

    混賬不混賬啊,放人走前不甘心還要下藥,結果自己按耐著性子等著看她有什麼花招,燒成這樣都還等著她,等到她七手八腳亂來一通,弄完了竟然不會,還敢直接就亂來。本作品由提供線上閱讀

    跟不知道疼一樣,她那樣的豆腐渣身體,這麼來幾次就得直接臥床不起。

    丞相有些支撐不住的腿抖,要從時清薏身上摔下去的時候被人抱住了。

    時清薏︰“……”

    她是怎麼敢的啊,就穿了這麼一件聊勝于無的寢衣,里頭空空蕩蕩,肌膚的溫度幾乎都要透過衣裳傳過來。

    開始莫名其妙的生氣,忍不住上去掐了她一下她最敏[g n]的部分︰“你就這麼過來的?”

    哪怕知道這里根本不會有人,還是下意識把她攏的緊緊的,生怕被旁人看了去。

    然而丞相並不答她,只是撐著胳膊看著她,眼底一片驚駭,猶如月色沉底,半晌才極艱澀的開口︰“你醒了……”

    好像她醒了就會馬上抽身離開一樣。

    “是,本宮醒了,沒能如丞相的意玩些趣味,丞相很失望?”

    時清薏眼眸沉沉,明明是笑著的,也仿佛帶著幾分漫不經心的冷意,長公主非常不忿的咬她的耳朵和嘴唇。

    “我以前都是怎麼教你的?”

    明明上輩子騙她的時候也是繾綣溫柔,纏綿悱惻的,結果她什麼都沒學會就罷了,還是只想霸王硬上弓。

    她俯身親吻蕭錦瑟染了胭脂的唇,用舌尖扣開她的牙齒,蕭錦瑟學什麼都極快,文韜武略無一例外,唯獨在世間情愛上是一塊真正的朽木。

    蕭錦瑟驚駭的揚起脖頸,眼淚順著下頜一路往下,時清薏吻去她眼角的淚水,去揉捏她的肌骨,蕭錦瑟一開始不可置信,而後緩緩合攏手臂抱住時清薏的脖頸,那聲啜泣在喉嚨里憋了太久,說出來時千回百轉,肝腸寸斷,卻也只是一句。

    “殿下……”

    意亂情迷的時候時清薏還是在心里罵了一句瘋子,因為蕭錦瑟不僅給她下了烈性藥,給自己也下了,這就導致這一夜起起伏伏,在水榭完了又去里屋,最後一次的時候蕭錦瑟差點咬死她,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個格外醒目的紅印子,像是蓋了一個章。

    天色將明時蕭錦瑟察覺到有人離開身側,下意識想伸手去扯她衣袖,威脅或者祈求,可最後她蜷縮著手指克制的把手收了回來。

    不,不能,既然已經決定了就不能一再出爾反爾。

    一盞茶的功夫後才察覺有人端了熱水和毛巾過來,她以為是辛夷過來收拾殘局,卻感受到熟悉的氣息。

    時清薏親了親她的眼角讓她不要掙扎,無可奈何。

    “我給你上藥。”

    明明是下藥霸王硬上弓做全套的人,到最後爬都爬不起來,還要她慢慢的給人擦洗身子上藥各種操心,長公主覺得自己略微有點扎心。

    這根本不是她一個被囚禁的人應該做的事。

    她不知想到什麼想了很久,蕭錦瑟已經在她身邊睡著了。

    這一夜丞相少見的睡的安穩,沒有噩夢也沒有猝然驚醒,醒來時天光透亮,辛夷捧著衣裳在一旁靜立,聲音很輕。

    “長公主已經走了。”

    身邊床榻都已冰涼。

    蕭錦瑟頓了好一會兒,心里沸騰著什麼,好像有什麼洶涌而出,可到最後卻只是啞著嗓子問了一句︰“她走到了哪里?”

    辛夷低眉︰“長公主走的很慢,現在剛出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