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71 頁



    生還的可能,可她就那麼固執的把丞相背了回來,這是不是代表——

    她想,也許丞相固執的等了這麼多年,並非一無所獲。

    蕭錦瑟最後到底還是去看了時清薏,辛夷背她過去的,廂房里燈打的很暗,只有一點微光,時清薏只是草草洗漱了一下,長發還未干透,散亂的搭在肩頭,艷麗的眉眼也是一片疲憊,意外的睡的很熟。

    夏日炎熱,屋里放著冰塊,蕭錦瑟歪在她身邊的榻上,手還在發著抖。

    錦被沒蓋完全,露出小腿的部分,敷著一層膏藥,隱約可見膏藥下淤青和傷痕,黑暗里看不清摔過也撞過,可蕭錦瑟身上除了那道箭傷幾乎沒有其他傷痕。

    辛夷在旁邊小聲說話︰“剛看見您和長公主時,長公主的腿一直在發抖。”

    蕭錦瑟的手輕了又輕,去踫了踫她的小腿,女子的腿修長而白皙,以前只在床榻間蠻橫的踹過東西,好像一輩子都從沒受過這種傷。

    她心里悶的說不出話來,只覺得一陣一陣的眩暈。

    她把殿下弄進府里的時候就暗自發過誓 ,今生都不讓她受任何委屈,要一輩子寵著她的,可現在算什麼呢?

    她上輩子逼死了她,這輩子害得她跟自己一起身陷絕境,她的愛之于殿下,或許當真不是什麼好東西。

    她在時清薏旁邊枯坐了一夜,那一夜長的可怕,月落星沉,她一遍又一遍的描摹時清薏的眉眼,卻始終不敢去踫一踫她。

    天色將明時她近乎魔怔的看著時清薏的臉,連聲音都是渺茫而痛苦的,她像是在問自己,又仿佛是在問什麼不知名的神明,喃喃著,恍如嘆息。

    “我是不是,該放過她?”

    沒有人回答她,只有朝陽照舊升起,又是新的一天。

    辛夷掀開簾子,似乎有些難以啟齒︰“相爺,改換藥了……”

    瓷盤里放著膏藥傷藥,她見蕭錦瑟神色不對不敢打擾默默退了下去,蕭錦瑟皺著眉頭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去解時清薏的衣裳。

    她只穿了一身薄薄寢衣,並不難解,解開領口時昏睡的人卻毫無預兆的驟然睜開了眼。

    晨昏交界之時,天色一片朦朧,時清薏剛剛睜開眼就見某人俯身解她衣裳,三千青絲如瀑,沒了官袍束縛,她看起來也沒有那樣不近人情狠辣多疑,反而是脆弱佔了多數,頗有幾分弱柳扶風之態。

    然而再好看也不是她趁病解衣的理由。

    時清薏︰“……”

    作者有話要說︰  辛夷(弱弱的):其實藥是給丞相你的啊……

    時清薏:……蕭錦瑟,你做個人好嗎?

    第65章 被心上人毒死的病弱丞相

    長公主默默攏緊了自己的領口。

    她不動則已, 一動蕭錦瑟的眼就沉了下來,于是窗外蓬勃的陽光好像都暗淡了下來,時清薏嘴角抽了一下︰“我哪里需要上藥?”

    除了腿還在抽搐和一些擦傷, 她好得很, 怎麼看都是蕭錦瑟不太好才對。

    辛夷在簾外萬分尷尬,極小聲的開口︰“是給……丞相的。”

    長公主臉上怔了一下,浮現出一股莫名的幸災樂禍 , 她手臂修長繞過還呆在她身上的人一把就拿到了藥︰“丞相?”

    她以為自己能反向戲弄一下蕭錦瑟, 卻不想蕭相只是愣了一下便收回手利索的解了自己衣裳,半點都不帶猶豫的。

    時清薏︰“……”

    下意識想遮住眼, 想起蕭錦瑟寒潭一樣的眼就硬生生把手放下了。

    失策。

    辛夷已經直接退出了門外,把里面交給了長公主,經過長公主把丞相背回來這件事兒, 她已經基本放心長公主不可能對丞相下毒手了。

    箭傷在腿上,進的很深, 蕭錦瑟側躺在榻上讓時清薏給她上藥,很不巧的,時清薏跋涉了一晚上,腿一夜過去了動彈一下還是發抖。

    蕭錦瑟看不過眼,心疼地去攏她的手︰“殿下,還是叫人進來上藥吧,你別——”

    話沒說完就被瞪了一眼,長公主秀氣的眉頭挑起來, 仿佛帶著一點不滿的凶氣冷笑了一下︰“你還想叫誰過來看?”

    上藥的手十分有威脅性的按住她的傷口。

    蕭錦瑟這箭傷在膝蓋往上的部分, 上藥下半身衣裳半解,其實是看不見什麼的,但心懷不軌的往上扒拉一下就不一定了。

    蕭錦瑟疼的嘶了一聲, 愣了一會兒不敢置信的緊了緊手指。

    方才那語氣,簡直像是吃醋了。

    殿下竟然會吃她的醋。

    她愣著不說話長公主又不高興,松手就開口︰“既然覺得本宮上藥疼那本宮叫人進來就是。”

    “不疼!”丞相昧著良心說話,“一點都不疼。”

    後來上藥時哪怕手抖時清薏也上的很是小心,她實在太累,起來沒一會兒又想要睡,蕭錦瑟就陪著她一塊兒午休,睡了不到半個時辰有人進來稟報,時清薏猶豫了一會兒回頭看了看她才瘸著腿慢慢往外頭去了。

    她剛走蕭錦瑟就睜了眼,往簾子的方向望了一會兒,溫柔的視線一點一點冰冷下來,最後沉沉閉目,再睜開的時候又是一片如水的溫柔。

    這臉變的辛夷都有點心有余悸,想說什麼到底沒說出來。

    傍晚的時候時清薏才杵著拐杖回來,她的腿不是什麼大問題,幾天的事就能好,就是累的狠了需要多養養,回來把裝睡的蕭錦瑟弄醒,難得心情不錯的把人攬進懷里。

    蕭錦瑟受寵若驚,而後就看見了榻邊濃黑的湯藥。

    她的 吸幾乎都有一瞬間滯澀了,時清薏手有點抖還是端了過來,舀了一勺子湯藥喂到她嘴邊。

    蕭錦瑟近乎淒楚的看著她,看了好一會兒,眼神就隨著她的手緩緩移動,到最後苦笑了一下︰“殿下,你真的想讓我喝嗎?”

    不喝藥病怎麼能好?只是看她如此抗拒的模樣,讓時清薏想起一個人來,一個曾經怕喝藥到極致,每次喝完都要梅子的人。

    她只是那麼一瞬間臉色莫名的猶豫,蕭錦瑟仿佛就已經得到了什麼答案一般,幾乎是無望的閉了眼,聲音很輕︰“殿下讓我喝,我就喝……”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她還記得上輩子就是這樣,殿下第一次喂她喝藥的時候就是這樣溫溫柔柔,那是她囚住殿下兩年以來第一次得到殿下好臉色,而且是關心,她病的一塌 涂,殿下竟然肯來看她,親手喂她喝藥輕聲哄她。

    簡直如夢一般,那時她覺得就算喂的是毒藥她也要喝下去的。

    她不能叫殿下失望,她能給殿下除了離開自己想要的一切,哪怕是要自己的命也甘願雙手奉上,喝了以後她身體越來越差,親信在某個冬日尋來神醫看診,她方知道那真的是毒藥。

    她其實也不是沒有想過放手。

    在最後油盡燈枯的時候,執著的想讓殿下為她陪葬,殿下要哄她喝藥,難免給些利息,花言巧語同她歡好,最親密纏綿的時候,她心底全是瘋狂,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問她。

    “你陪我一起走好不好?”

    你想要我的命我願意給,可我死後你要來陪我,生同衾死同穴,百年之後化作黃土也不分開,未嘗不是壞事。

    病的特別厲害時時清薏經常守著她,她自己大半夜咳嗽的喘不過氣,殿下也陪著她,後來終于累的撐不住睡著了,她就壓著自己不讓自己咳嗽,把喉嚨嘔出血也不坑聲 。

    只是一遍遍迷戀又怨恨的描摹她的眉眼。

    眼底溫柔和冷酷交相輝映。

    到底要不要她陪著自己一起走呢?

    她這樣歇斯底里的瘋狂,做好了一切準備要殿下為她殉葬,風水寶地都找好了,唯一沒算計好的是自己的心。↓思↓兔↓網↓

    真的到了不得不放手的時候,她還是放手了的 。

    她把自己墓里放了殿下的衣冠冢,想著,她活著陪自己一輩子已經足夠了,等自己死了 ,不若就放她自由,好歹能在她心里留一點念想。

    辛夷也經常憤憤不平過很久,蕭錦瑟只是咳嗽著,連聲音也低微,寬厚又平和的。

    她想要什麼我就給什麼,不過一條命罷了,也無足輕重。

    殿下以為她什麼都知道,其實她是知道的,她什麼都知道。

    只不過不忍叫她失望罷了。

    到最後唯一的意外是皇帝的翻臉無情,讓她眼睜睜的看著殿下死在了她眼前。

    一切的命運好像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她這輩子改了這麼多,已經想只遠遠的看上一眼了,殿下還是想要她的命。

    她某個瞬間很想問問時清薏是不是當真這樣恨她,到底沒敢問出來,閉眼就要把藥喝下去的時候時清薏突然伸手把藥截了。

    “你以為我想害你?”時清薏的聲音幾乎算得上咬牙切齒,恨不得把蕭錦瑟生吞算了,她搶過來就在蕭錦瑟愕然的目光里把藥往自己嘴里送。

    蕭錦瑟一開始還是怔愣的,看見她把藥往嘴里送神情一下子就變了,手發著抖就去打翻了藥碗,動作太大,差點一下翻倒在地。

    “別、別、你不許喝!”

    她幾乎是吼出來的,聲音抖的厲害,全身上下無一不是在顫z著,然而動作到底還是太慢了,時清薏已經喝了兩口下去,她上去就去扼住時清薏的脖頸,想掐住又生怕傷了她,手幾松幾緊,唯有眼淚洶涌而出,神情扭曲又瘋狂,仿佛恨不得直接上手去扣她的咽喉。

    “吐,給我吐出來!你怎麼能、怎麼能……”

    向來伶牙俐齒的人氣的連話都說不清。

    殿下怎麼能喝下去呢?她寧願喝下去的是自己也不能是殿下。

    時清薏冷冷看著她,仿佛是嘲諷一樣的,在她面前張開口,確確實實是喝下去了。

    蕭錦瑟臉色一下子就凶戾了起來 ,那是她這麼久以來第一次褪去溫和病弱的軀殼,知道她真的吞下去以後反而鎮靜下來。

    聲音冷如寒冰,把時清薏直接按在榻上,朝外吩咐。

    “辛夷去傳太醫,太醫院和府中的太醫都請來,地上的藥渣全部收拾干淨等太醫查探,把府里那幾位擅長解毒的神醫護送來行宮,調兵在外把這里全部圍住,去查顧言辭最近接觸的所有人,尤其是大夫和醫者!”

    她聲音森寒,按住時清薏的手卻在戰栗,吩咐完了又生怕時清薏難受的稍微低下頭來,額頭相抵,很勉強的勾起一個弧度,笑的簡直比哭還要難看。

    “殿下,你不要怕……我在、我在……”

    “你會長命百歲,你會福壽康寧……”

    我希望你一生平安順遂,不為人所擾,不為人所困。

    辛夷不敢不听她的話,連忙半夜召集,驚動了半個京城的人,火把從宮內一直延伸到行宮外,小皇帝半夜披衣而起,站在行宮內看著火光來回踱步。

    姑母沒有辜負他的期望不曾手軟,可現在計劃這麼快就敗露了又該如何是好。

    不過那藥溫和,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