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69 頁



    京住了數月正好趕上秋獵,催促著非要跟大端比一比狩獵,小皇帝反正無聊,諸事都有丞相代勞,性子起來就允了這件事。

    破天荒的把秋狩推前了幾個月有違祖制,朝臣諸多不滿,蕭錦瑟也勸了幾句,她這不勸還好,一勸小皇帝鐵了心的要去,誰都攔不住。

    于是當天晚上時清薏抱著被子討好了一下丞相,丞相被美色迷了眼,就沒什麼是不能答應的,讓丞相府的一群親信在背後好一陣扼腕嘆息。

    雖然對丞相就沒什麼期待,但她好歹也應該多堅持一會兒才是,至少讓他們看看長公主別別扭扭去找丞相也是好的。

    由于季節選的不對出城狩獵時天氣還熱的厲害,蕭錦瑟和長公主同乘一輛馬車,馬車里照顧著長公主貪涼的性子多加了不少冰塊降溫,不過半日就被長公主撤下了。

    長公主的原話也不像什麼好話︰“她身體都弱成什麼樣了,出來狩獵也就罷了,馬車里放這麼多冰塊也不怕把人病成個傻子。”

    雖然話不好听,可總算做了件好事,辛夷感動的熱淚盈眶手腳麻利的收走了冰塊,在心里默默覺得哪怕嘴毒一點,但長公主好像也真的關心相爺的。

    秋狩這種事一般都是各家大族子弟的盛事,看看那個青年才俊能夠拔得頭籌,今年有了蠻夷競爭,打的格外激烈一些,駿馬奔馳不過半個時辰就傳來了好消息,可一直看著總歸也是無趣。

    看到第三日的時候時清薏賴床不起,蕭錦瑟也陪著她告假,一直到傍晚時分長公主才穿了一身褐紅勁裝出現在丞相面前,抽走了她面前的書。

    “太陽下去了,咱們出去走走吧。”

    難得有機會出來一趟,總呆在這破行宮當中著實無趣。

    蕭錦瑟手里空空如也一下子有些茫然,她知道長公主肯定要出去騎馬的,早早就備好了馬鞍鞭子等物,可她沒想到時清薏竟然會帶著她一起出去。

    心上人邀約,怎麼可能不去。

    她愣愣的看著面前居高臨下的姑娘,她一直記得上輩子她們互相折磨的時候,殿下看著她的眼楮里只有厭惡和無盡的疲憊,那些曾經讓她炫目迷戀的朝氣和肆意在她身上消失殆盡。

    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在長公主身上看著這種朝氣了,她的眼楮里是有光的,而不是在相府里的死氣沉沉。

    蕭錦瑟腿腳不好,上馬的時候不太順利,時清薏看不過眼伸手拉了她一把,不知道是不是沒掌握好力道,讓蕭相在大庭廣眾之下就那麼一頭扎進了她懷里。

    蕭相臉皮薄,也不坑聲,不願意露臉了。

    眾人︰“……”

    這臉丟的委實有點大,時清薏干脆策馬就走,蕭錦瑟給時清薏準備的是萬里挑一的好馬,跑起來仿佛有風在耳邊 嘯,蕭錦瑟嚇的臉色發白,兩只手緊緊箍住時清薏的腰,把自己牢牢貼在她身上不敢松開半分。

    “蕭相也是策馬疆場的人,怎麼膽子這麼小?”

    時清薏的話像是嘲諷,手卻誠實的慢慢放緩了馬速,別扭的拍了拍她的肩,溫聲安撫︰“別怕,我們就吹一會兒風。”

    膽子小的某人聞言又抱的更緊了一點,看的遠處遙遙跟在她們身後的辛夷一臉一言難盡嘆為觀止。

    誰能想到現在貼在長公主背後怕的不行的人曾經在北疆策馬殺人,百步穿楊,死在她手里的蠻夷沒有一千也有一百,曾經殺的蠻夷給她取名修羅,現在都還年年打听蕭錦瑟到底什麼時候死。

    不過兩年過去了,現在的丞相就既不會騎馬,也不會上馬了。

    一輪夕陽懸掛在天邊,紅雲倒映在河流之上,曠野寂靜的只能听見長風 嘯的聲音。

    時清薏放任著馬自在吃草,馬卻不知道突然發了什麼瘋四只蹄子一撅,嘶鳴一聲就開始瘋跑,朝著夜色深處的荒山野嶺林深處狂奔而去。

    遠處的山坳里,男子玄衣輕袍坐在馬上,陰冷的眼微微閉目,抬起的袖口在夜色下露出一線金光,聲音不知是怨恨還是失望。

    “她果然,還是心軟了……”

    果然,一切還是得依靠自己。

    作者有話要說︰  離開長公主的丞相:十項全能,最佳女友。

    在長公主身邊的丞相:我不行我不可,我連馬都不會騎。

    長公主:……給我爬。

    丞相:殿下,我不會qaq

    辛夷:大受震撼

    第63章 被心上人毒死的病弱丞相

    這一夜格外混亂, 慘烈的廝殺一直到午夜才停止,山坳之中尸橫遍野,辛夷透過張牙舞爪的樹枝仰望明月, 恍惚中覺得那輪明月都蒙上了一層陰翳的詭異紅光。

    緩了好一會兒, 她才抬手抹了一把眼簾,原來不是血月,而是她眼上不知何時濺的一抹鮮血。

    “丞相呢?”

    “不知道, ”一旁的蔣長車把刀從人胸膛上拔出, “長公主的馬失控一路往這里沖,後來混亂中她們換了一匹馬, 我護著丞相一路出去,半路遇見埋伏,和丞相失散了……”

    “以丞相的馬術怎麼可能制服不了一匹馬?”身後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提著刀湊近了來。

    “……馬是長公主在騎。”辛夷的眼皮不自然的跳了跳, 她總不能直接說丞相扮柔弱佔心上人便宜去了。

    “好了,別想這些了,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把丞相和長公主找到。”蔣長車呵斥一聲,把長刀上的血跡用手抹盡,眼底閃過一絲幽芒︰“刺殺和後來追殺的似乎不是同一伙人,前面動手的雖然用的是我們的刀劍,但動手還是蠻夷的起勢 ,後面埋伏的卻是實打實的中原招式。”

    “除了那群打不過我們的龜兒子耍陰招還有誰敢對丞相動手?”親信在得知蕭錦瑟出事以後就迅速聚攏在山坳,武將罵罵咧咧,罵完林子里陡然安靜下來, 靜的只能听見烏鴉撲騰翅膀的聲音。

    辛夷攥緊刀劍, 遙遙望向崇山峻嶺,冷冷道︰“這些事等找到丞相再做商議,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找到丞相, 調集所有人在圍場內搜尋丞相蹤跡,務必在那些人之前找到丞相。”

    有將領遲疑片刻,還是咬牙開口︰“萬一——”

    丞相身體一直不好,如今又遇見行刺,萬一真出了什麼事,他們這些丞相親信難保不會遭陛下毒手 ,沒了主心骨,他們又該如何是好?

    辛夷翻身上馬,凜冽的長刀在月色下泛著血光,聲音森寒︰“沒有萬一,誰要是敢在這個時候生出異心,就做好走不出去這兒的準備!”

    辛夷看著不顯山不露水,卻是最為忠心蕭錦瑟之人,蕭錦瑟不在,她也可獨當一面。

    皓月當空,將整個溪山都蒙上了一層淡淡銀光,某一處山坳外倒著一匹棗紅馬,馬身上插著無數長箭,早已氣絕身亡。

    一隊黑衣人追至此處俯身查看,探了探馬的鼻息︰“馬身上還是熱的,應該跑不了多遠,追!”

    一行人朝四處散去,人影剛散,一滴鮮血啪嗒一聲滴在馬鬃上與馬的血液混合在一處,與此同時,樹上傳來一聲壓抑極低的咳嗽聲。

    夜色下繁茂的枝葉間掩藏著兩個身影,蕭錦瑟臉色煞白,膝上部分插著一支甚至沒來得及拔下的箭羽,鮮血打濕了衣裳,嘴里咬著時清薏的胳膊。

    瑩白的肌骨上已經印上了兩排紅印子,蕭錦瑟咳嗽了幾聲,伸手小心的踫了踫那紅印子,眼里略過一絲心疼之色︰“殿下,疼嗎?”

    “別管這些了,趕快下去。”

    時清薏動作利落的跳下去而後伸出一只手出來接著蕭錦瑟,落地時蕭錦瑟腿上箭羽顫動了兩下,  剎那間,蕭錦瑟額頭冷汗如瀑,手指都疼得蜷曲起來。

    “暫時還不能拔,等我們找到藏身的地方我再給你處理傷口。”時清薏蹲下`身蹲下檢查了一下,箭插在腿側,已經強行掰斷了一半,只剩下一小截陷入腿骨之中。

    “嗯。”蕭錦瑟雙目微閉,沒有止血藥物,現在拔箭肯定要留下血跡,到時恐怕更加麻煩。

    頓了一息 ,蕭錦瑟扶在時清薏肩上的手緩緩移了開去,聲音生疏微寒︰“殿下,你怎麼知道有人來了。”$思$兔$網$

    方才若不是時清薏提前帶著她藏上樹去,現在就應該已經落入他們手中。

    ——當然是因為系統少有的做了一回人。

    時清薏替她查看傷處的手頓時一停,抬起頭來,月色下,蕭錦瑟的眉眼帶著狐疑和冰冷,周身縈繞的都是月色的冷光。

    長公主狹長的鳳眼眯了起來,氣極反笑︰“蕭錦瑟,你懷疑我?”

    要如果真的是她跟皇帝勾結,現在她早該沒命了。

    “你不是,一直想逃離我身邊嗎?”蕭錦瑟喉嚨滾動了一下,避開了剛才這個話題,慢慢抽離了放在她身上的手,在月色下的目光帶著異樣的蕭冷和譏誚,“恭喜長公主馬上就可以得償所願。”

    她說完就閉上了眼,發抖的手指一點一點攥緊了衣袖,耳邊有盛夏的蟬鳴和長風吹過的聲音,長久的沉默之後是一聲冷笑,夾雜著有人離去的腳步聲,慢慢響在了她耳側。

    ——她走了。

    某一瞬間蕭錦瑟覺得自己好像又死了一次,身上利箭穿透身體的疼痛完全比不上心口千刀萬剮的疼,疼得她連 吸都感到格外的艱難。

    她的殿下不要她了,她到底還是沒能留下她。

    不久前的耳鬢廝磨還在眼前,原來一切都過是鏡花水月,她靠在一棵樹上,嘴唇發著抖,咳嗽到幾乎要喘不過氣來,只有干澀的眼角滾落溫熱的液體。

    沒有了她這個殘廢的拖累,殿下應該很容易就能找到出去的路,小皇帝沒有徹底掌權,殿下應該威脅不到他,應當不會被趕盡殺絕 。

    ——至于自己,她緩緩合上眼,至于自己怎樣又有什麼關系呢,反正殿下也不會心疼她,在意她。

    唯有心中驟疼,疼的她連意識都快要模 不清的時候,恍惚之中似乎感覺到有人在拿水擦她的臉。

    她費力地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無盡的月色和月色下用樹葉捧著水的姑娘。

    “殿、殿下……”她幾乎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覺。

    時清薏捧著水喂她,聲音惡狠狠的︰“你以為我離了你能活下去,還是你離了我能活下去?我扔下你跑出去,你的那群親信不把我大卸八塊?”

    蕭錦瑟愣了愣,突然很固執地搖了搖頭,聲音微弱︰“不會的,我、我給她們下了死命令,她們絕對不會傷殿下一分一毫。”

    時清薏︰“……”

    你可住嘴吧。

    “……喝水。”

    傷員被 灌進去兩口水,忍不住咳嗽得更為厲害,時清薏氣過了連忙去拉開,誰知錦瑟又慢慢湊了過去。

    蕭相眼睫微顫,用寬大樹葉捧著的山泉水不好拿,喝水時靠得太近,蕭錦瑟喝一口就在時清薏手指上輕輕踫一下,蜻蜓點水。

    ……真是色膽包天。

    時清薏都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