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67 頁



    小皇帝一根獨苗苗就駕鶴西去了。

    時清薏比她皇兄小個十來歲,她生下來的時候皇兄的儲君位置已然穩固,沒有爭權奪利的可能,皇兄待她一直極好,就連後來劃分封地也是按照她的喜好來的,若不是為了兄長遺言,她又何至于進京被囚。

    皇帝親自出殿迎接是多大的面子,小皇帝握著時清薏的手,百轉千回欲言又止終于吐出了一句話︰“姑母——”

    眼里淚光盈盈,握著她的手一再用力,一副我有千言萬語要說可有奸臣在側虎視眈眈,我就是說不出來的淒然。

    奸臣蕭錦瑟冷笑了一下 ,看著小皇帝握著時清薏的手眼里宛如刀刃︰“時候不早了,陛下進去吧。”

    小皇帝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心中震動又淒慘的勉強笑了一下︰“愛卿說的是、說的是……”

    一副忍辱負重之感。

    這場萬壽節宮宴辦的盛大,只是重點錯了,蠻夷和端朝打了幾年仗,從一開始壓著大端欺負到後來被打到草原深處也就三四年的事,血的教訓讓他們學會俯首稱臣,甘願低下頭顱等待下一次時機的降臨。

    這次萬壽節不遠萬里而來彰顯求和的誠意,結果一整場宮宴上眼里幾乎只容得下丞相一人,敬酒都不帶虛的,丞相婉拒說身體不適也不逼著,自己端著碗仰頭就喝,幾大碗下去還要再談談當初幾場大戰,跟那群好戰的將領言語切磋一番。

    ——反倒是這場宮宴真正的主人,小皇帝無人在意。

    小皇帝從一開始的溫和臉色到最後難看如鍋碳,只是經歷了半個時辰而已。

    末了忍不住對著時清薏哭訴。

    小皇帝哭的真情實感,數年未見甚是憂心,姑母身體近來可好,心情怎麼樣雲雲,問了一連串有的沒的的問題,時清薏心情好就回答兩個,不冷不熱的看著她的佷子耍心眼。

    從他父皇開始攀談起來,扯一扯他的母後和祖父,再說說自己小時候的事,企圖勾起時清薏的舐犢之情,時清薏就陪著他演,演到一半察覺到一道冷嗖嗖的目光。

    目光太明顯,讓小皇帝都覺得如芒在背,容不得人不發現,等時清薏轉頭過去時就見蕭錦瑟面不改色的低頭咽下了手里的酒。

    蕭錦瑟背後的武將和辛夷都是一臉驚懼,然而為時已晚。

    ——丞相手里的酒是剛剛番邦進貢的烈酒。

    時清薏以前走劇情的時候不管自己心里怎麼想都是幫著男主的,現在看著面前努力演戲的少年卻覺得有些拙劣的可笑。

    他演的當真是賣力,可惜了,到最後覺得自己姑姑有可能威脅自己的地位,也為了給蕭錦瑟致命一擊,首先誅殺的就是她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

    ——何其諷刺啊。

    她正歪頭準備再欣賞一會兒小皇帝賣力的表演,冷不丁听見身後不遠處傳來 當一聲響。

    蕭錦瑟面沉如水,眼尾卻爬上了詭異的赤紅,像是終于忍無可忍,晦暗的眼底幾乎可算陰翳。

    ——蕭相站起來了。

    第61章 被心上人毒死的病弱丞相

    蕭錦瑟這一站起來頓時眾人目光都聚集在了她身上, 她神色肅冷看起來不近人情,甚至有些格外的陰沉,然而眉眼處卻帶著一絲近乎綺麗的紅。

    也不言語, 只有陰冷的目光落在高處,看的人心里突兀發 。

    小皇帝被盯的如芒在背, 下意識往後靠了靠。

    ——他現在只是一個懦弱無能可憐無助的十五歲傀儡皇帝, 戲演的倒挺足。

    辛夷和蔣長車在後頭急的不行,丞相如此失態,他們要是不好好攔住,萬一出了點什麼事等丞相清醒過來該怎麼好。

    “相爺……”

    辛夷忍不住扯了扯蕭錦瑟寬大的袖袍 , 被蕭錦瑟擰著眉頭掙開了。

    她的眼極沉,沒有任何雜色的盯著九重玉階上的兩人, 眼底一片幽暗晦澀。

    殿里一時靜極,任誰都能察覺出不對來。

    皇帝壽宴,如今權傾朝野的蕭相突然不顧禮數站起來逼視君顏,蕭錦瑟的眉頭皺的愈發深了起來, 她容色極冷, 幾乎到了周圍都能感受到一陣一陣的寒意侵襲。

    小皇帝干啥啥不行,賣人第一名, 當即可憐的喊道︰“姑母——”

    時清薏額頭青筋跳了跳,辛夷也可憐巴巴的看著她,雖然明知長公主應該不會在這個時候幫丞相的,卻還是生了一絲妄念。

    為了防止蕭錦瑟當眾發瘋, 時清薏還是不得不硬著頭皮走了過去, 蕭錦瑟就杵在那里,一動也不動,唯有眼神沉的厲害, 跟隨著她的腳步慢慢移動。

    時清薏走的很快,一直走到蕭錦瑟面前時她還有些沒反應過來,就那麼怔怔的看著她,眼里有些微的茫然。

    時清薏不敢想象蕭錦瑟發起瘋來會當著群臣的面干出什麼來,拉著蕭錦瑟就走,臨走剛想跟小皇帝說一聲就被人一扯,蕭錦瑟攥了攥她的爪子,嘴角往下瞥了瞥,一副很不認同的樣子。

    ——她的長公主如何能夠低頭呢?

    小皇帝巴不得她們趕緊走,連忙揮手打圓場︰“丞相這是醉了,還是早些回去吧。”

    萬一蕭錦瑟真當堂發瘋,他一國之君的威嚴和臉面豈不是都丟了個干淨?他巴不得這個瘟神快點滾,最好走了就別回來了。

    蕭錦瑟脾氣倔的不行,剛才誰踫就掙扎瞪誰,現在落時清薏手里反而老實了,也不掙扎動彈,很是听話的就跟著她走。

    長公主一身絳紫長裙,蕭相一襲紫色官袍,相攜而去的時候莫名有些恩愛的錯覺,這幾年丞相一直把長公主圈養在府中,這還是少見的兩個人一同出現。

    丞相看著溫文爾雅清冷矜傲,實際上骨子里拒人千里,是最不听勸也最不好相處的,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在丞相盛怒的時候能把人帶走,一時之間朝臣都大為驚奇。

    蕭錦瑟跟著時清薏一路往外走,一開始還是走的規規矩矩的,沒兩步咳嗽起來,跟著她跌跌撞撞的繼續往前。

    時清薏走的很快,蕭錦瑟身體不好又有舊疾很有些跟不上,卻不肯放手,非握著她的手,嘴角繃的極緊,就硬撐著。

    辛夷和她的親信就跟在後頭數步遠的地方,不敢靠近也不敢遠離 ,蔣長車看著丞相跌跌撞撞的模樣急的腦門上都是汗,要沖出去被辛夷拉了回來。

    “榆木腦袋,別犯蠢。”辛夷小聲罵他,他剛想回嘴就看見一直腳步不停的長公主突然停了下來,丞相出于慣性沒頓住腳,一下子撞在了長公主懷里。

    一股辛辣的酒香撲面而來,蕭錦瑟撞在一片柔軟的懷里,長公主身上有著清早剛送來芍藥的香氣,她臉色不變自己梗著脖子又站了回去,只是眼尾似乎紅的更厲害了一些。

    “受不了怎麼不停下?”時清薏的聲音帶著慍怒,像是極不高興的模樣。

    蕭相面上正常,其實腦子里已經昏昏沉沉,根本分辨不清心上人又為什麼不高興,懵了一會兒,握著心上人的手,耳朵尖莫名紅了,卻還是正色答道︰“都听你的,我……都听你的。”

    她說的認真,仿佛在發著什麼誓言一般,只是這誓言好像格外不受上天的眷顧,剛說完就听見雷聲轟隆一聲,銀蟒在剎那間撕裂了暗紫的蒼穹。

    ——暴雨將至。

    現在出去時間必然是來不及的,中間難免要淋雨,時清薏只是思忖片刻就握著蕭錦瑟的手轉向了後宮。

    時清薏的父皇老來得女,本來就寵的厲害,一早指了明瑟宮給她居住,未及成年就有了封號,又因為實在寵著她不忍放她出宮,所以連公主府都沒建,後來她離開封地的時候皇兄曾經特意下旨準她隨時可回宮居住,她在一天明瑟宮就為她留一天。

    緊趕慢趕終于在大雨落下的前一刻趕到了明瑟宮,或許是因為她這些年還在皇城說不定什麼時候還要回來住,這地方倒也不算荒蕪,只是伺候的人沒剩下幾個。

    蕭錦瑟一根筋听見雷聲就伸手遮在她頭上給她擋雨,一直到進殿才放下來,沒遮到什麼自己倒被風雨打濕了官袍。Ψ思Ψ兔Ψ網Ψ文Ψ檔Ψ共Ψ享Ψ與Ψ在Ψ線Ψ閱Ψ讀Ψ

    她就那麼亦步亦趨的跟著時清薏,時清薏去哪兒她就去哪兒,也不說話就直勾勾的看著她。

    她喝醉酒以後格外的安靜,時清薏過去洗漱的時候她也一樣跟著,時清薏終于忍無可忍回過頭來,捂住她的眼楮︰“你當真喝醉了?”

    為什麼總覺得是蕭錦瑟在誆她?

    在外高高在上的丞相很是听話,老實的點點頭,舌頭卻莫名有點打結︰“喝醉了……”

    縴長的睫毛扇子一樣掃了一下時清薏的掌心。

    喝醉了的蕭錦瑟格外好哄是對于時清薏,換其他人來就冷著一張臉散發冷氣,不言不語,後來只能時清薏親手拉著她去洗漱,洗漱完了她就乖順的坐在床榻上,一身月白寢衣,坐的端端正正的等時清薏過來。

    時清薏難得親自動手擦著頭發,狐疑的看著她許久,突然湊近了些許︰“當真什麼都听我的?”

    蕭錦瑟點點頭,眼里一片純摯,絲毫不像剛才在朝堂對著其他人那樣端肅又難以接近。

    “那把衣裳脫了 。”

    她原本只是想炸一炸蕭錦瑟,她看著實在是不像醉的認不清人的模樣,反倒有些鎮定的不可思議,結果她話音剛落,蕭錦瑟就伸手去解開了寢衣。

    可能是因為醉了,她解的坦坦蕩蕩,月白的寢衣從榻邊滑落,層層疊疊的堆積在她腳踝骨邊,窗外暴雨如注打在庭院里的枝葉上,時清薏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去。

    可能是因為體弱常年不見陽光,她的身體顯得格外蒼白,但似乎……

    她沒想下去,蕭錦瑟湊過來抱她,牙齒還在戰栗,輕輕吐出一句話來︰“殿下,我冷……”

    “……”

    她不是聖人做不到坐懷不亂。

    比起以前這一回長公主溫柔許多,十分心疼的顧忌著蕭相的感受。

    到最後的時候一向逆來順受的蕭錦瑟突然推了推她的肩膀,長公主心里一緊,連忙停下來撥開她凌亂的發啞著嗓子問她怎麼了。

    這麼個病秧子,是真的生怕重一點就傷了她的程度。

    蕭相說不出來話,長公主心里一慌,趕忙伸出一只手摸索著去找衣裳,到這時候臉皮是不能要了,趕緊找太醫過來看看是正經。

    她正要起身的時候被蕭相抓住了胳膊,沒什麼力氣,蕭錦瑟恥的說話都是磕磕絆絆的,緊閉著眼不敢睜開︰“受、受不了……”

    長公主一懵。

    繼而听見蕭相小聲道︰“殿下說,受不了要說停下……”

    長公主︰“……”

    不是,那時候她是說走的太快跟不上要說,所以蕭相腦子里一天到晚到底在想些什麼?!

    夜半時分長公主起身,枕邊人已經睡的很熟了,怕她難受,辛夷等里面動靜徹底安靜下來以後才端了醒酒湯過來,長公主喂著顫顫巍巍的人喝了兩口才扶著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