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66 頁



    蕭丞相閉了閉眼,按耐住眼底莫名的情緒決定去隔壁西廂房湊合一晚上。

    “站住,本宮讓你走了嗎?”

    沒讓,所以不能走。

    丞相對長公主向來都是有求必應,再離譜的事都是一樣,更何況只是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事。

    從一年前她強行將時清薏困在相府開始,她們之間好像就沒有這樣心平氣和的時候,蕭錦瑟听著窗外連綿不絕的雨聲,心里無端澀然起來。

    突然有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頭,蕭錦瑟很瘦,是那種病到只剩一副骨頭架子的削瘦,以前和時清薏鬧的最厲害的時候 ,她拿著小皇帝和江山威脅她。

    那時候她們親密無間,做著世間最纏綿悱惻的事,她愛的人卻在她耳邊說話,低語,說她這樣一副骨頭架子,若不是蕭錦瑟手段卑劣,她這輩子都不想再踫一下。

    蕭錦瑟記了一輩子,如噩夢一般長久縈繞在她耳邊。

    她猝然伸手握住那只溫熱的手,聲音沙啞︰“天色不早了,早些歇下吧。”

    只是想靠的近一些,至少不要兩個人形同陌路同床異夢的時清薏微微皺眉,窗外的燈早就熄了,黑暗里只能听見模 的雨聲拍打著窗外的芭蕉葉。

    蕭錦瑟把她的手放回錦被里,拉好薄被︰“不必這樣的,你想入宮,我們就一起去。”

    實在不必這樣,一再委屈自己,明明厭惡我到極致,卻又因為皇帝不得不委曲求全。

    時清薏一向不听她的話,偏要伸出手來,在黑暗里伸手踫她,踫到了眼角,一片崛蟆br />
    蕭錦瑟忍了許久,終于還是沒有忍住,顫z著手隔著薄薄的錦被把那個驕傲的人攬進懷里,聲音淒苦的快要換不過氣︰“我帶你去就是……”

    我舍不得,你受這樣的委屈。

    雨聲如漏,蕭錦瑟的心一陣一陣的發疼。

    長公主一直是個囂張肆意的人,她被人寵著長大,恨極了丞相欺辱她,奪她自由,所以一向沒有什麼好臉色。

    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有事相求的時候。

    丞相權傾朝野一手遮天,小皇帝卻不安分,年紀輕輕想著奪權,這是個好想法,可惜的能力有限,總斗不過丞相。

    斗不過出事了怎麼辦?那當然是賣姑姑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求著姑姑救命。

    讓長公主去出賣色相,喪心病狂。

    丞相這個人多智近妖,這些年來就沒落下過什麼把柄能讓小皇帝找到,唯一的痛處就是難過美人關,一頭栽在了長公主身上 ,暈頭轉向。

    每次小皇帝作妖出事,長公主就迫不得已過來求人,那是少有的溫情時候,時常一夜歡好。

    蕭錦瑟從不揭穿長公主薄的可憐的自尊,她一直寵著她,把她寵到囂張跋扈的地步,卻從來不是想眼睜睜的看著她在自己面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彎腰。

    她愛慘了時清薏,所以舍不得她有一點難過,更舍不得她受一點委屈。

    作者有話要說︰  時清薏:冷,等你過來

    蕭錦瑟:她這麼討厭我,我還是不過去了……

    時清薏:!!她竟然不過來!不要了!

    蕭錦瑟:她果然討厭我,連我讓其他人送的也不要(默默走遠點,免得她不高興

    其他人:怎麼辦,長公主和丞相感情破裂!移情別戀!

    時清薏:…………?!

    第60章 被心上人毒死的病弱丞相

    蕭錦瑟這一覺睡的少見安穩, 一覺睡醒時已是第二日該上早朝的時候了,辛夷在外捧著朝服猶豫著該不該進來。

    往日丞相宿在長公主房里的時候不多,事後一片狼藉, 丞相臉皮薄人又傲氣,不肯讓她們听見看見她不堪的模樣, 所以一直都是把下人遣去外頭, 把整個院子空出來,聲音也不肯放出去。

    只是偶爾長公主氣的狠了在床榻之間也折騰她,折騰完了就走,根本不管丞相受不受得住, 有那麼幾次要不是她擅作主張闖進去,及時給丞相喂藥丞相可能人沒了都發現不了。

    昨日看著倒還和諧就是不知道……

    丞相沒有主動出來, 辛夷憂心忡忡,半晌硬著頭皮在外頭扣了一下門︰“相爺,該起了,再不起今日的早朝就要耽誤了……”

    蕭錦瑟︰“……”

    無言看著壓著她袖子睡的正熟的人, 覺得自己責任重大的同時又隱隱有些頭皮發麻。

    長公主脾氣不好是人盡皆知的事情, 對丞相的脾氣是尤其不好,幾乎除了求人的時候都沒給過她什麼好臉色。

    一言以蔽之, 長公主有起床氣。

    辛夷久久沒有听見回答,心里打了個突,生怕自家丞相犯病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嘴里道了一聲請主子恕罪, 小心翼翼的推開門就進來了。

    長公主房里攏著一層珠簾, 清晨驟雨還未停歇,長風掀動珠簾,上好的珠玉發出叮咚幾聲響, 丞相溫柔的目光瞬間就冷冽下來了。

    辛夷還沒掀開簾子先受了自家主子一記冷眼, 當一下自覺跪下來,把托盤高舉頭頂。

    丞相這一次竟然是好好坐著在,以及,如果她眼楮沒看錯,丞相懷里似乎大概也許抱著的是長公主——

    長公主必然是還沒起身的。

    所以這是她能看的嗎?!幸好還有一層珠簾擋著,她心中惴惴,一邊覺得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一邊祈禱自己沒有打擾丞相和長公主難得溫情的時候。

    時清薏算得上一句天姿國色,芙蓉玉面,窈窕清艷,只是日常冷著臉,在相府里就少有展顏的時候 ,所以看著就格外不好相處。

    她睡著的時候剝去了那些渾身是刺的外殼,顯得格外叫人心中柔軟,可惜,這樣的溫柔終究是不長遠的。

    蕭錦瑟嘆了口氣,收回了悄然落在她鬢角的手,重新坐了回去,不敢離開因為她壓著自己的袖子怕擾了她,又不敢靠近,怕她醒來大怒。

    蕭錦瑟和辛夷兩個人一同惴惴不安的等待著長公主大發雷霆,主僕兩人都已經有了被趕出門的沉痛自覺,須臾之後蕭錦瑟看著長公主縴長濃密的長睫顫了顫,半睜不睜的模樣。

    她很有些被打擾睡意的氣悶,聲音也帶著惱怒︰“不去了!”

    蕭錦瑟和辛夷兩個人同時一懵,蕭錦瑟到底反應迅速,當即壓低聲音把手卷在口邊掩飾性的咳嗽了一下開口道︰“本相今日身體不適,就不去早朝了。”

    辛夷腦子有點沒反應過來,心里卻下意識的听從自家主子的話 ,剛想退出去當自己沒來過的時候珠簾里面響起了一道慵懶的聲音。

    “等等——”

    來了,終究還是來了。

    辛夷一個激靈,剛剛果然是還沒睡醒,這就要趕人發怒了嗎?

    果然這才是正常的,蕭錦瑟心里甚至隱隱有些松了口氣的感覺,靜靜等待著時清薏盛怒降臨。

    透過一層珠簾,時清薏睡眼惺忪,縴長濃密的眼睫顫動,聲音帶著些倦意,听不出來喜怒︰“你這端的是什麼?”

    端的除了丞相的官袍自然是救命的藥,丞相就是個行走的藥罐子,日常要靠補品藥丸溫養著才能支撐著不倒下。

    “這是丞相的官袍和……”辛夷囁嚅了一下,不敢去看自家主子,低聲開口︰“治療心疾的藥還有溫養身體的藥。”

    她生怕下一刻長公主就冷笑一聲來一句活該或是更為惡毒的話,畢竟再狠的話長公主以前也是說過的,但她等了一會兒才看見床榻里面伸手一只手。

    “拿過來。”あ思あ兔あ文あ檔あ共あ享あ與あ線あ上あ閱あ讀あ

    時清薏睡覺不老實,昨天夜里不知道怎麼滾的睡到了外頭,把丞相壓在里側角落里,所以要遞藥必然得經過時清薏。

    辛夷不敢違逆長公主,硬著頭皮就掀開簾子進去了,也不敢看上頭凌亂的床榻,紅著耳朵只把托盤送了過去。

    里面還有一小杯溫水,她是怕丞相咽不下去才端過來的。

    時清薏從托盤上接了藥和水杯,轉身喂到蕭錦瑟嘴邊,眼楮半睜不睜,聲音帶著點些許的起床氣︰“快吃。”

    蕭錦瑟眼眸一瞬深的可怕,仿佛有什麼可怖的暗流在其中涌動,這種目光若是在朝堂上能嚇的一群人 吸不暢,放在閨房里,得到了長公主不太高興的一瞥。

    在外權傾朝野的蕭相馬上低頭,她其實怔了好一會兒不太敢相信,又怕時清薏舉久了不高興才試探性的湊過去就著時清薏的手咽了藥丸又抿了口水。

    從未服侍過人的長公主做這些的時候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喂完藥把杯子扔回去人往錦被里一窩,團一團接著睡︰“把燈熄了,本宮要再睡一會兒。”

    辛夷走出去的時候覺得自己好像踩著棉花不太真實,忍不住抬頭看了看天,還早的很太陽都沒出來,屋檐外就是淅淅瀝瀝的小雨,看不出來太陽是不是打西邊出來。

    丞相一向是勤勉的,早些年大端情勢危急就是病的再重都從不告假,這兩年局面好一些她身體也垮了,偶爾病的重了才不去早朝,這樣的倒還是第一次。

    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想起一句詩。

    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雖然丞相不是君王,可她就是莫名覺得合適,順便覺得長公主紅顏禍水,但是紅顏禍水肯看看她們丞相她還是感動的熱淚盈眶。

    室內一片靜默,蕭錦瑟整個人愣在那里,很久很久才悄然嘆息,伸出一只手撫了撫長公主綢緞似的烏發。

    她又睡著了。

    把旁人的心撩的波瀾起伏就沉沉睡去,絲毫不顧其他人此刻是何等心境,是否還睡得著。

    就跟多年前一樣。

    黑暗中如今權傾天下無可不得的蕭相聲音里也帶著幾分無可奈何的酸楚︰“我該拿你怎麼辦……”

    ——

    蕭相翹了一天在家陪著長公主,由于她實在身體不好又少有告假的時候,一群朝臣都憂心忡忡的想她是不是人快病沒了,一時之間探病的人差點踏破了相府門檻。

    時清薏實在受不了一直有人跑過來喊這個來了那個來了,終于在午後把蕭相推了出去。

    剛剛改善待遇的蕭錦瑟︰“……”

    于是那天所有前來探病的官員都知道丞相身體無礙,只是心情忒差,臉色都黑的嚇人。

    轉眼就是萬壽節,小皇帝一早做全了準備,本來還有些忐忑蕭錦瑟不放人,當天在寢宮里踱步許久,最後听見丞相的馬車進宮了。

    小皇帝神色一瞬陰霾。

    沒有皇帝特許尋常官員如何能夠乘坐馬車徑直入宮,蕭錦瑟當真是越來越不把他這個皇帝放在眼里了。

    心里再恨的牙癢癢面子上也要過得去,丞相的馬車剛到承德殿門口小皇帝就趕忙迎了過來,看見一身絳紫宮裝的時清薏眼眶就紅了,一臉終于見到親人的激動。

    可不是嗎?整個世間再沒有比他們倆血脈更親近的人了,皇室這幾代子嗣都艱難,傳到時清薏這一代就剩下她和兄長兩個苗,兄長膝下也只有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