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65 頁



    無意的避開她,時清薏假意咳嗽了一聲,余光瞥到另一頭的蕭錦瑟,知道她肯定听見了。

    一刻鐘領了苦差事的辛夷忍著惶恐湊近了來,小聲道︰“剛剛听見殿下咳嗽,蕭相讓奴婢送件衣裳過來……”

    衣裳是嶄新的,披在外頭正好可以御寒。

    辛夷已經預料到了結局,自家小姐送過去的東西大半結局都是被扔的下場,這一次果然也沒有例外,東西被掀翻當場,長公主神色極度不悅,嚇得她連忙 回了丞相身邊。

    時清薏看著不過數步之外的人,生氣。

    ——以前都是蕭錦瑟自己親自過來的。

    蕭錦瑟不敢看她,靠在船舷上閉著眼,手里一寸一寸的揪緊袖子,在霧氣里把嘴角抿的發白,想要苦笑一下,嘴角卻怎麼都牽扯不起來。

    果然,只要是自己送的,哪怕不是自己親手送過去的,她也不會要。

    上岸的時候蕭錦瑟臉色慘白如紙,看著極不好看,勉強送著時清薏回了她自己的梧桐苑起身就走,時清薏那句外頭大雨要不要留下的話哽在嗓子里,想說出來的時候人已經被辛夷扶著出去了。

    長公主當天心情極度不好,摔了好幾個丞相私藏的杯子,理由是摔杯子聲音好听。

    話傳到蕭錦瑟耳朵里的時候她正喝藥,聞言愣了好一會兒,所有人都指望她說出個什麼來的時候她開口了。

    “把我屋子里剩下的也給她送過去吧。”

    只要她高興不走,怎麼鬧都順著她就是。

    眾人︰“……”

    杯子送過去人依然沒來 ,噎的長公主連摔杯子的心情都沒了。

    時清薏覺得不對勁,系統也跟著覺得費解。

    “對啊,按照劇情現在她身體稍微好一些不就應該強行留宿了嗎?”

    然後寧死不從的長公主砸破了她的腦袋,鬧的不可開交,被丞相用小皇帝逼著再次就範,再然後就是長公主虛與委蛇哄騙她中毒。

    系統恨鐵不成鋼,丞相這回怎麼慫了呢?

    蕭錦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倒真的沒再逼過時清薏,只是偶爾下雨天過來坐坐,就一盞茶功夫絕不多待,待夠了就走,非常君子的連長公主的手都不敢踫一下。

    時清薏︰“……”

    相府的人喜出望外一度覺得是不是丞相終于想開了,覺得長公主實在不值得,準備另尋新歡,移情別戀,閑言碎語傳的多了系統都有點害怕,在某一日正人君子蕭錦瑟走後憂愁詢問︰“不會是真的吧?”

    “你說會不會丞相突然想起來了上輩子的事,準備拋棄你另覓他人?”

    如果是真的無愛無恨,無法攻略,到時候蕭錦瑟豈不是隨時可能滅殺男主——

    時清薏喝了口茶淡淡道︰“急什麼?”

    “這還不急什麼時候急!”系統恨不得上去瘋狂搖晃她。

    長公主伸了個懶腰︰“萬壽節快到了。”

    第59章 被心上人毒死的病弱丞相

    小皇帝的生辰在五月, 天氣已經開始逐漸開始炎熱起來的時候。

    雖然是個傀儡皇帝 ,手上沒有什麼實權,到底還是九五之尊, 萬壽節辦的像模像樣,提前幾個月就開始準備, 離萬壽節不過數日的時候悄悄把丞相留下來促膝長談。

    沒什麼其他事, 只是小皇帝想姑姑了,問問丞相能不能大發慈悲讓他姑母進宮見一面。

    小皇帝說的可憐巴巴, 幾乎要潸然淚下,毫無一國之君的尊嚴。

    主要是丞相佔有欲太強,覺得別人看長公主一眼都是覬覦,雖然對長公主有求必應如珠似寶的寵, 就是不放她自由。

    哪怕貴為帝王,想見親姑姑一面都不容易, 丞相勢大,已經到了沒有她的允許詔喻傳不出皇宮的程度。

    丞相一雙眼深沉似墨,一眼望不到盡頭, 盯著小皇帝看了半晌, 突然皮笑肉不笑的開口︰“陛下對殿下可當真是情深義重啊。”

    不知為何,她笑的莫名有些陰冷譏誚。

    小皇帝心里打了個突, 不知道這只見誰咬誰的瘋狗哪里又看自己不順眼, 連忙補救︰“朕只是思念姑母罷了,哪里有丞相和姑母鸞鳳和鳴來的羨煞旁人啊。”

    他這麼昧著良心說話也不怕遭報應, 蕭錦瑟看的膈應,起身就走,臨到殿門停了一下,只留下冷冷一句︰“來與不來自然看殿下的意思。”

    說罷提步出門, 再未回頭。

    辛夷連忙撐傘而來,直到那抹單薄青衣消失在宮牆深處,小皇帝溫和的臉色才逐漸陰沉下來,轉身就摔碎了桌案上的鎮尺。

    頂好的白玉在地上碎成一片,近身的內侍瑟瑟發抖的跪下,小皇帝鷹隼一樣的眼露出一股難以言明的戾氣,盯著黑黝黝的夜色深處,咬牙切齒。

    “她是越來越不把孤放在眼里了——”

    方才出去的時候竟是連禮數都不再顧全,以前她權傾朝野狼子野心到底還存了兩分敬畏,現在是連敷衍都不願意了。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以前是他年紀小無法親政,如今他也馬上快要及冠,他和蕭錦瑟之間必然是有一場廝殺,只能活一個。

    蕭錦瑟確實是不出世的奇才,文武雙全得朝中重臣推崇,又手握兵權,他直接動手莫說勝算不大,就是成功了,也要被扣上誅殺功臣的帽子,成為史書上的污點。

    不過,小皇帝合上眼,臉色流露出一絲屈辱與厭惡的神色。

    即使是這樣驚才絕艷的人也不是沒有弱點的。

    幸好,還有姑母——

    ——

    上京這個季節多雨,蕭錦瑟處理完政事陪著小皇帝演了一會兒戲天色就已經黑了,她身體不好 ,在宮中吹了一會兒風就開始咳嗽,辛夷心疼她 ,擅作主張要了輛馬車,氣鼓鼓的說陛下的妃子來去都可以乘轎,為何相爺不行。

    本以為丞相會對她一番教化,已經準備好了領罰,卻不想丞相只是說了一句慎言竟然沒有罵她。

    臣子在宮中若是沒有陛下恩典自然是不能逾越的,只是——

    蕭錦瑟在黑暗里睜開眼,眼里有一瞬空茫。

    馬車走到一半被叫了停,辛夷連忙湊過去豎起耳朵問丞相是不是有事吩咐。

    卻不想蕭錦瑟竟然親自下了馬車,在雨中接了一盞燈籠往前走。

    這個季節的芍藥開的格外好看,御花園的工匠有心,把開的最後的幾株移到了走廊下,辛夷似有所悟。

    ——長公主似乎格外喜歡芍藥花。

    蕭錦瑟身體不好,前些年用心讀書把眼楮也給熬壞了,夜里燈光昏暗看不分明,辛夷嘆了口氣,引著她過去︰“小姐,別采這株了,那朵好看,我們采那朵。”

    她對長公主的觀感格外復雜,確實如同嬌艷欲滴的花美的讓人心驚,是那種看一眼就要忍不住再看一眼的殊麗,她算是和小姐一起長大的,小姐向來心高氣傲,遇見長公主之前,她從來沒有想過,原來小姐這樣清貴高華的人也能這樣卑微,宛如低進塵埃里。

    心里時時刻刻惦念著長公主,大半夜出來帶朵花回去都要親自動手。

    可長公主確實是讓小姐多了許多煙火氣,只要長公主高興了,小姐就能開心一整天,連病容也能壓下去。

    別看相府的人成天義憤填膺,背地里一群文人騷客常勝將軍還是得絞盡腦汁的幫著丞相哄長公主開心。

    她苦著臉擔憂不已,現在回去多晚了啊,丞相過去會不會吵到長公主,叫長公主不高興?可是不現在送去,明天的花會不會枯了就不招長公主喜歡呢?

    蕭錦瑟還是大半夜先去了長公主那里,青色官袍被打的半濕,她捧著一捧花過去,站在門口望著里面半晌,猶豫不決。

    ——她面臨著和辛夷一樣的艱難決擇。

    系統在里面急的像只熱鍋上的螞蟻︰“丞相怎麼回事?!怎麼還不推門進來!”

    強行留宿丞相你到底行不行!劇情到底還走不走!

    身穿青衣的丞相在門外站了半晌,終于還是苦笑了一下,搖搖頭轉身欲走,身形落寞不已,辛夷大急正準備當個惡人的時候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了。

    長公主只著一身單薄寢衣,外頭披了一件藏青色的披風,未施粉黛依然可見清艷窈窕,一頭綢緞似的烏發直垂腰際。

    “既然來了為什麼不進來?”聲音懶懶散散的,似乎剛剛睡醒,絲毫听不出來是睜著眼楮隔著一堵牆陪丞相發了半個時辰的呆。

    “我只是路上偶然看見這花覺得你肯定喜歡所以……”她苦笑了一下,“又見你睡著了不忍打擾。”

    “來了就進來吧。”時清薏垂下眼簾不去看她,伸手接過了那捧開的艷麗的芍藥,花香襲人,花開的極盛,顏色卻是極淨的白,葉上還盛著幾滴雨水。

    生平第一次被邀請進長公主房間的丞相受寵若驚,一雙在小皇帝面前陰沉肅冷的眼到了長公主這里連抬也不敢抬一下。

    她心里自然想留下的,卻到底還是遏止住了內心的想法。

    “不了,天色已晚,要不然還是……”

    跟在她身邊的辛夷大急,覺得自家小姐是不是腦子突然抽了,她都快急哭了的檔口突然听見長公主冷嗖嗖的來了一句。

    “怎麼?本宮是什麼洪水 獸嗎?蕭相嚇的連進來都不敢進來?”

    平時能言善辯舌戰群儒的丞相在長公主面前仿佛不會說話,辛夷已經想哭著替她家主子解釋了。

    “既然如此,蕭相不如放本宮走,也不用再留著礙蕭相的眼了。”

    此話一出一直沉默寡言的丞相驟然抬眸,眼里陰翳一閃而過,雙腿速度邁入了門檻。

    辛夷接過長公主手里的花,感動的熱淚盈眶︰“奴婢這叫去給您找花瓶插上!”

    走了兩步覺得這世道變了,什麼時候竟然成了丞相想走,長公主偏要她留宿的呢?

    梅雨將至近來都是連綿不休的小雨,蕭錦瑟前幾年在戰場上落下了不少傷,受不得涼,長公主大發慈悲讓她用了自己的浴池。

    沉進水里的時候蕭錦瑟覺得有些恍然,以前她窮追不舍的時候時清薏是連看她一眼都不願意的,如今順著她的意離她遠一點了,反而叫她覺得有幾分新鮮了嗎?

    浴池溫暖,霧氣朦朧,她出來時時清薏倚靠在窗邊听雨,如玉的指尖逗弄著顫顫巍巍的芍藥花瓣,她是千嬌百寵出來的長公主,冰肌玉骨,肌骨比芍藥花都白的瑩潤灼目。

    ——不敢看。

    靜默片刻,蕭錦瑟默默遞過去一件披風︰“外邊冷,披上吧。”

    時清薏︰“……”

    幸好她已經提前把垃圾系統關閉了 ,不然它現在該在耳邊咆哮循環長公主到底行不行,丞相到底行不行。

    更絕的是蕭錦瑟連親自給她披上都不是,她只是遞過來,中間隔了半個桌子的距離。

    無辜的芍藥慘遭長公主毒手,氣悶的長公主決定去睡覺。

    蕭錦瑟︰“……”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