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63 頁



    淚一下子就滾了出來︰“殿下,您過來看看她吧……”

    哪怕是此刻,語氣都是乞求的。

    時清薏額頭青筋跳了跳,愈發感受到自己的不做人了。

    辛夷生怕時清薏會耍她們玩,接過蕭錦瑟的瞬間就直接把她從榻上扔下去摔死,一直緊緊盯著她。

    蕭錦瑟全身冰涼,時清薏皺著眉頭握了握她的手,一片冰冷,哪怕是在點了銀霜碳的室內也沒有絲毫熱氣,人更是沒有一點力氣,直接往人懷里倒,時清薏接過了她軟的沒有骨頭的身子,心里突兀跳了跳。

    最後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臉色終于難看起來。

    ——燒的她掌心發燙,這個溫度只怕已經要逼近四十了。

    辛夷淒淒切切的遞過來一碗藥,小心翼翼︰“我們怎麼喂都喂不進去,殿下您能不能……”

    您能不能喂一下丞相?萬一您喂的她就肯喝了呢?

    “這還喝什麼藥?”時清薏聲音泛著冷意,直接揮手將藥隔開。

    辛夷眼底的淚光都凝固住了。

    “殿下,您、您……”

    這是在宣判丞相已經不行了嗎?誰都知道丞相命懸一線,可是她還沒有斷氣啊,怎麼能、怎麼能不喝藥。

    時清薏懶得看她一臉震驚,從床榻上拿了那件大氅披在了昏迷中的人身上,聲音也冷了下來。

    “準備一輛馬車,找一個駕車穩當的車夫,里面放好碳火,外面派幾個太醫跟著 。”

    她邊說邊動作,仔細收拾了一下蕭錦瑟的衣領,用大氅將她整個人嚴絲合縫的包住就要起身。

    “您要帶丞相去哪兒?”辛夷完全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失聲問道,在場所有人都驚疑不定的看著她。

    “還能去哪兒?帶她去看大夫。”

    時清薏身份尊貴,長期身居高位,抱著懷里已經昏迷的人就往外走,蕭錦瑟已經瘦的就剩下一把骨頭了,本身就不重,被她抱起來一聲都沒坑。

    “不行——”辛夷攔在門口,卻不知道要說什麼,守在外頭的兵部侍郎已經虎視眈眈的瞧了過來︰“當世最頂尖的太醫都在相府了,不知長公主要帶丞相去哪里求醫?”

    “當然是能治好她的大夫,”時清薏眼眸愈冷,“你們要攔著本宮?”

    “臣不敢,只是丞相已經——”

    “不敢就滾開!”時清薏神色瞬間轉厲,她身份在那里,長年身居高位的氣勢也足夠,眉眼間一片天潢貴冑的傲然,堵的人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回話。

    只是一愣神的功夫,那個朱紅宮裝的美人就已經闖了出去,她神色冷厲一路上竟然無人敢攔,被她順順利利走到了丞相府門口。

    這才有人惶然驚醒,刀劍橫在面前︰“丞相說不許您出去的——”

    蕭錦瑟好不容易把她拘進手里,相府外常年重兵把守唯一一個死令就是長公主時清薏不得離開,看不住的提頭來見。

    這個時候有這個阻攔就離譜,時清薏的臉色冰寒下來,這確實是死令,沒有蕭錦瑟點頭,就是尸體,時清薏也必須爛在里頭。

    “宿主宿主怎麼辦!”系統急的團團轉。

    上輩子的劇情應該發生在兩天以後,蕭錦瑟病的奄奄一息的時候。

    江南蕭家好不容易出來一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臣,丞相病重的消息對于蕭家了說是幾乎是晴天霹靂。

    丞相不過弱冠之年,甚至沒有留下一絲血脈,莫說沒有來得及培養下一代,便是丞相有了子嗣,蕭家也未必再有這樣的機遇,培育出下一個百年不出世的奇才。

    蕭氏畢竟是千年大族,拼盡多年積攢的人脈,好不容易說動了一位杏林聖手肯遠上京城為丞相診治。

    只是這位神醫性情古怪,名聲在外號稱天下第一神醫,卻寧死不肯入皇城,實在沒有法子,只能讓丞相出城一趟。

    現在——

    時清薏眼中寒光閃爍,事急從權,兵士逐漸靠近的電光火石里,時清薏驟然伸出一只手扼住丞相縴細慘白的脖頸︰“蕭錦瑟的命在我手上,我看誰再敢動?”

    時清薏分明沒有用什麼力道,好巧不巧蕭錦瑟正在這個時候咳嗽起來,咳的撕心裂肺竟然把自己給硬生生咳醒了,一雙眼半睜 ,一眼就看見了扼在她咽喉的手。

    時清薏︰“……”

    系統︰“……”

    世界一瞬沉默 ,無言的淚水沿著蕭錦瑟眼角滾滾而落,打在了時清薏的手背上,仿佛有烙鐵印在手背之上。

    蕭錦瑟眼底一片陰沉狠絕 ,很快就只剩下一片心灰意冷的淒然。

    長風吹過街道,遠處有人指指點點,只听見重病的人開口,聲音嘶啞的可怕,她說。

    “退下……放她走吧……”

    ……

    一直到上了馬車時清薏依然在懷疑人生,剛好就那麼巧,怎麼剛好就那麼巧……

    蕭錦瑟在馬車里支撐的很艱難,這幾日皇城里下了大雨,通往神醫草廬的山間小路泥濘潮濕,不知什麼時候磕絆到石子,馬車往前沖去,丞相根本坐不穩朝前踉蹌著倒。

    滿以為要摔在地上,卻滿滿當當的撞在了一個懷抱里。

    時清薏抱著蕭錦瑟,摸到了一手的骨頭,瘦的叫人心驚。

    蕭錦瑟清淺的 吸灑在時清薏頸側,輕的好似隨時要失去蹤跡。

    誰也不知道她慢慢睜開眼,眼底一片陰沉。

    清薏,還是想殺了她。

    第57章 被心上人毒死的病弱丞相

    時清薏攬著人 , 馬車晃動的厲害︰“不要亂動,很快就到了……”

    到哪兒去?蕭錦瑟心口劇痛,她是不是早就準備好了, 只等著自己病死——

    是了,她早就等著自己病死了好跑吧?

    窗外的雨聲淅瀝, 馬車在初春的雨里艱難行走, 蕭錦瑟自己支撐不住歪在時清薏懷里,不知是有意識還是無意識的滾燙的淚水滑落, 打濕了時清薏的肩膀,她說不出話來,只是無言的流淚,哭的時清薏莫名有點心虛。

    “快到了, 再忍一忍……”

    她伸手擦拭了一下蕭錦瑟的眼角,病重的人身體冰冷, 唯有額頭和腦袋滾燙,燙的有些駭人。

    相府那群人恐怕是連後事都準備好了,確實是命懸一線, 如果蕭錦瑟沒了, 她也必然不可能好好活著。

    系統默默安慰她︰“宿主別怕,反派命可硬了死不了的, 再有一刻鐘藥就到了。”

    時清薏閉上眼估摸著時間, 眉眼間隱約有一絲焦灼。

    一刻鐘後馬車終于停下,外間下著連綿的雨, 時清薏瞪了一眼馬車外戰戰兢兢的人,蕭錦瑟的親信虎視眈眈的瞅著她,卻又因為不知蕭錦瑟生死而不敢上前。

    最後辛夷哭喪著臉跑過來給她撐傘,倒不是怕時清薏淋雨, 她巴不得這個沒心肝的女人被雨淋死才好,主要是舍不得她家相爺淋雨。

    所以很私心的,把傘悄悄往蕭錦瑟那里移動。

    這點小心思時清薏哪里看不出來,蕭錦瑟發著高燒,確實不好淋雨,不過幾步路她自己肩頭就濕了個徹底。

    藥廬的門拍了幾下才開,一個穿的有些破爛的老者身邊跟著一個童子過來開門,老者身上縈繞著一身酒氣,童子蹦蹦跳跳的卻很是有禮,似乎早就知道有人要來,恭恭敬敬的伸手道︰“請——”^o^本^o^作^o^品^o^由^o^思^o^兔^o^在^o^線^o^閱^o^讀^o^網^o^友^o^整^o^理^o^上^o^傳^o^

    于是所有人都警覺起來,覺得時清薏肯定是早有圖謀。

    時清薏︰“……”

    這位大夫在京城外駐足,蕭家尋人的大概明天才到,她這樣未卜先知確實挺像是圖謀不軌。

    辛夷眼巴巴的看著,好不容易跟了進去,草廬外被重兵包圍,時不時心浮氣躁的往里看一眼。

    蕭相重病被挾持綁架進去,他們也不敢硬上,雖然現在小皇帝基本被架空成了個傀儡,可沒有蕭相的話,那就依然是皇帝和長公主。

    大夫姓于,草廬里堆著許多酒壇,收拾的卻很干淨,小童子被支使去收拾屋子,很快麻利的收拾出來一張草床,辛夷眼眶紅了,又不敢說話,跟只兔子一樣盯著時清薏。

    ——怎麼能讓重病的相爺住在這里?

    時清薏被她看的腦殼疼,把大氅鋪在上頭才把蕭錦瑟放上去,這下辛夷眼楮不紅了,利索的跟著整理邊角。

    放下人時清薏就準備退開讓于大夫上前,冷不丁一只手牢牢箍住了她的手腕。

    仿佛還在噩夢里的人喃喃著夢囈,似乎有所察覺一般眉頭緊皺︰“別,別走……”

    時清薏掙扎了一下,抓的很緊沒掙開,于大夫拿了針過來人還沒放手,忍不住嘖了一聲︰“這手還要不要號脈了?”

    時清薏頓了頓俯身拿開了蕭錦瑟的手,抽離的那一瞬間有一滴淚從病重的人削瘦的臉頰滑下來,時清薏走了兩步,還是回去給她把眼角的淚痕輕輕擦拭了一下。

    蕭錦瑟就往她這里歪,被于大夫一針扎下去才老實下來。

    她站在草廬門口思考人生,半個肩膀還是濕的,這里條件簡陋,藥材若是有需要的肯定要從外面送進來。

    可看外面這陣勢,她這出去就是直接被擒。

    身後有人悄悄走近,她以為辛夷終于準備一肘子敲暈她的時候那個姑娘給她一膝蓋跪下去了,憋了好半晌,只敢求一下︰“您、您能不能晚一點走?”

    雨聲淅瀝,連請求都不敢多奢求一點。

    時清薏回頭看了一眼,聲音混合著雨聲帶著些許無奈︰“誰說,本宮要走了?”

    辛夷愕然的抬頭看她,卻只見平素肆意乖張的長公主此刻安靜遙望著某一處,她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那里是相爺的位置。

    不對,這般目光,跟過去每一次似乎都不一樣,辛夷有些震驚的皺眉,試圖再去看一眼時長公主已經轉頭看雨,面上再無其他任何情緒。

    “本宮沒準備走,你出去跟蔣長車那莽夫說清楚,叫人進來吧。”她終于還是嘆了口氣。

    蔣長車是蕭錦瑟一手提拔起來的親信,當年在邊境死人堆里撿來的少年,蠻牛一樣的一根筋,這輩子就認蕭錦瑟一個人的話,生平最大的心願就是什麼時候能公報私仇解決掉時清薏那個辜負丞相的負心人。

    相府里看不慣時清薏的人多了去了,奈何蕭錦瑟寵她如珠似寶,除了沒有自由 ,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也都願意給她搭梯子去摘。

    于大夫在里面呆了兩個時辰,收完針出來擦了一腦門的冷汗,時清薏就在外頭等著他,小童子馬上端來熱好的的溫酒,而後默不作聲的退下。

    “她怎麼樣了?”長公主神色依然是倨傲的,只是微微抬起眼,掌心摩挲著溫熱的茶碗。

    真正天下聞名的大夫哪怕對上當朝長公主也是絲毫不虛的,他坐在時清薏對面,老者眼里有洞悉卻睿智的光,嘆了口氣︰“她怎麼樣您是知道的不是嗎?”

    施針數個時辰,拿著酒壺的手都在微微發抖,時清薏看了他一眼 ,不言不語。

    她當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