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62 頁



    哭的小皇帝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握著她的手說愛卿何罪之有啊,你救國救民巾幗不讓須眉實在是讓朕羞愧不已,末了慫兮兮的推開她的劍,只敢罰了她三個月俸祿。

    少主年幼,權臣勢強,臣子手握大權難免心思浮動,很不巧的,小皇帝就是這個世界忍辱負重成就一代霸業的男主,而蕭錦瑟則是阻撓男主成就霸業的攔路石。

    男主搞不定反派這個時候時清薏就出場了,小皇帝十四歲那年搞了件大事觸怒蕭錦瑟。

    被嚇得聲淚俱下的給自己唯一還在人世的小姑姑修書一封,大喊姑姑救命,佷兒快要沒了,封了蜜蠟秘密送去時清薏封地。

    大端唯一的長公主無心貪戀權勢,兄長即位時就遠赴封地,末了為了自己家三百年的江山計還是不得不捏著鼻子回來。

    回來的第一天就被人綁到了床上,下了迷[y o],再睜開眼的時候榻邊已經是只剩一件薄薄寢衣的美人,美人清妍秀麗,只是過于清瘦了些,沾染了些許病氣,如玉的指節解著她的衣裳。

    她剛想掙扎就听見美人在她耳邊輕聲笑︰“怎麼,殿下想救陛下不該拿出一點誠意嗎?”

    長公主時清薏于是不得不屈辱閉目。

    ——

    這個世界的時清薏身份是大端的長公主,前半輩子順風順水從未遇見任何挫折,父皇母後寵愛兄長對她更是溺愛,導致她性格肆意灑脫,從不低頭。

    這樣囂張肆意的人生到十八歲那年戛然而止,她的父皇遇刺身亡,母後病重,兄長愛傷過度不過數月就閉了眼,唯一留下的一個小佷子不得不顫顫巍巍的舉起冠冕登上了帝位。

    小皇帝的母後是個性子軟弱的女人,自從夫君病逝以後就難見笑容,整日以淚洗面,時清薏作為長公主這個時候不得不硬著頭皮出來站在小佷子身後 ,為他支撐起整個江山。

    甚至為了小佷子的安危不得不委身奸臣

    堂堂長公主被削了權,變相軟禁在了丞相府,除了丞相首肯,哪兒都不能去,就此成了丞相禁臠。

    從這里看怎麼都是時清薏慘,蕭錦瑟理虧,如果沒有她後來花言巧語騙取蕭錦瑟信任,說願意跟她一生一世一雙人,騙得蕭錦瑟真心相待,跟她恩愛三年,而後她每天暗地里下毒 ,最後盜取虎符還把蕭錦瑟給毒死的話。

    蕭錦瑟後來一直纏綿病榻,病的厲害的時候她佷子收回皇權,然後猝不及防反咬一口,直接搞死了他這個姑姑。

    是的,男主覺得他姑姑也有危險搶他皇位,所以先下手為強把她給除了。

    男主拿的劇本是盛世之君心狠手辣,為了皇權不顧一切的人設,所以她這個姑姑也只是一個利用工具罷了。

    這個劇情本來的時間線是她毒死了權傾朝野狼子野心的丞相,而後她罪有應得聰明反被聰明誤被皇帝佷子斬草除根,佷子拿到中興之主的劇本,與女主雙宿雙飛。

    前面的劇情進行的非常順利,唯一的意外就是她沒毒死蕭錦瑟,這個反派的命格外的硬。

    她死的時候蕭錦瑟還活著,她死了以後蕭錦瑟也還有一段時間活著,在最後那段時間里她搞死了皇帝搞死了女主,順便拉著所有人一起陪葬下了地獄。

    “……”

    所以,她那個號稱盛世之君的佷子 ,到底是怎麼在一片大好的局面下打出了be的結局?

    “男女主一死世界崩塌,所以就……”系統弱弱對手指,幾乎不敢探頭。

    時清薏倒吸一口涼氣,咬牙切齒︰“所以現在劇情進行到了哪一步?”

    她依稀記得自己這個世界死前蕭錦瑟嘔血的慘狀,鮮血一口一口落在衣襟上,刺眼灼目,讓她心里有一瞬驚慌。

    總不會是偷取虎符下毒敗露的時候吧?那時候的蕭錦瑟也已經快死了才是。

    “不是,這是她囚禁你的第一年的春天,”系統有些難以啟齒,“再往後蕭錦瑟已經毒侵肺腑準備拉著所有人同歸于盡了。”

    “但是……宿主啊,我有一件事說了你千萬要冷靜不要太激動。”

    時清薏︰“……”

    突然有什麼不好的預感是怎麼回事?

    “那個,就是,蕭,蕭相重生了……”

    早春的天微冷,剛剛還閑適的在欄桿邊賞花的長公主突然一個踉蹌,膝蓋抖了一下,縴長清瘦的手指扶住了欄桿,一寸一寸收緊。

    所有人都戰戰兢兢的不敢驚動,唯有近身的兩個小侍女靠近了一些,擔憂不已︰“殿下,您怎麼了?”

    時清薏的內心,五雷轟頂,時清薏的表面,無事發生。

    她緩了好一會兒才終于認清現實,忍住嘴角瘋狂抽搐,豁然轉身︰“蕭相在哪里?”

    身後的小侍女被她嚇得連忙後退數步,這位長公主被丞相囚在這方寸之地心性大變,對于丞相手下的人素來沒有任何好臉色,此刻看見她神色詭異不由心里一跳。

    听見問話臉色詭異的黯然了幾分,許久才在長公主不耐的目光下輕聲開口︰“殿下,您忘了嗎?蕭相已經病了數日了……”

    病了數日?

    時清薏腦子有點懵,系統再次艱強抬頭︰“那個,宿主啊,現在是囚你的第一年,你還在拼死反抗中……”

    蕭錦瑟囚住時清薏的第一年時清薏是打心底里不願意的,個性驕傲的長公主試過翻牆挖地道等等一切方式逃跑,沒一次成功過。

    她翻牆掉下來的時候蕭錦瑟就端著一壺茶在牆邊看著她,順便勸她要不要喝口茶再翻。

    真是奇恥大辱!

    末了,蕭錦瑟還非要動手給她涂抹膏藥。

    ……奇恥大辱的日常。

    這一年里時清薏也折磨蕭錦瑟,比如床事上折騰她,非要什麼難以得到的稀世奇珍,折磨的她頭疼欲裂都是常事。

    蕭錦瑟在帶兵作戰的幾年里因為太過奇才招人嫉恨,遭到了無數次刺殺,所以後來身體一直都不怎麼好。

    第一年的春天蕭錦瑟大病了一場,病的非常嚴重,幾乎有那麼幾次都險些一命嗚 ,她那時重病將死一直想見見時清薏。

    作為一個標準的不愛的,以後會弄死她的渣女,時清薏選擇去後花園賞花。

    “……”

    但蕭錦瑟此人實在命硬,就算這樣人也沒死,好不容易活過來以後給小皇帝打開了新思路。

    小皇帝跪下來涕泗橫流求時清薏為了他,為了天下江山誅殺亂臣賊子。

    ——給蕭錦瑟下毒,加重劑量。

    一切的緣起,死亡的開局。

    “宿主啊,我覺得吧,就算反派已經黑了,但是你現在過去送溫暖,也許大概還是可能有希望的……”

    時清薏︰“……”

    我信你個鬼!

    第56章 被心上人毒死的病弱丞相

    時清薏信不信是一回事, 不去就是等死,坐以待斃是不可能的。

    但是——

    時清薏沉默了一瞬,皺起眉頭︰“蕭相如今在哪兒?”

    感謝那個時候的渣女行為, 蕭錦瑟快病死的時候她還在後花園賞花,她壓根不知道蕭錦瑟如今在哪里。

    她從前是從來不找蕭錦瑟的, 永遠都是蕭錦瑟順著她, 尋著她來,除了放她出去這件事, 蕭錦瑟沒有一次不是順著她的。◇思◇兔◇文◇檔◇共◇享◇與◇線◇上◇閱◇讀◇

    侍女不可置信的看著她,眼楮眨了眨竟然微微泛起了一絲氣憤的紅。

    蕭錦瑟看重她,留在她身邊伺候的從來都是跟著蕭錦瑟數年的親信,此刻咬緊了唇, 幾乎不敢相信自家相爺生死攸關的時刻,她的心上人竟然連她如今住在哪里都不知道。

    時清薏神色微冷, 長年身居高位的氣勢壓了下來︰“還要本宮再問一遍嗎?”

    誰知那個小侍女竟突然轉悲為喜,連忙擦了擦眼楮︰“殿下跟奴婢來……”

    相府一開始修繕的其實並不華麗,蕭錦瑟性格淡然, 對于這些身外之物並不如何在意。

    直到後來時清薏入住丞相府, 她生怕自己委屈了金尊玉貴的心上人才逐漸增加規模擴建,為此推倒了其他幾座府邸, 哪怕賠償齊全, 也依然招來了不少非議。

    其實她所居住的院落離蕭錦瑟所住院落不過數步距離,小侍女慌慌忙忙的帶路, 不一會兒就到了蕭錦瑟的院子旁邊。

    剛到院子門口就能嗅到一股苦澀的藥味,有婢女在外頭的竹林旁邊煎藥,看見那一抹朱紅裙擺時愣了一下,差點以為是自己眼花看錯了。

    素來厭惡丞相到極點的長公主怎麼會來這里?

    這幾天明明已經去請過數回了, 每次都被趕回來,听說長公主甚至願意去賞花都不願意過來看看丞相。

    受過丞相恩惠的武將甚至想直接去把這沒心肝的人綁過來讓丞相看最後一眼,誰也說不準丞相什麼時候就沒了,若是丞相沒了,必然要她陪葬!

    說是這樣說,丞相難得清醒的時候卻喝止了他們,那個病的氣若游絲的女子倚靠在床榻上,聲音嘶啞的听不清,親信湊近了去听,听見她說的是,誰也不許傷了她。

    “她願意來就來吧,咳咳咳,不願意來……就不必來了。”

    那樣一個平素在外驕傲絕頂的人,哪怕到了此刻也依然是驕傲的,只是眼底有陰翳的情緒一閃而過,她復又咳嗽的更加厲害,攥緊了錦繡的被褥,微微闔目,聲音嘶啞難听。

    “不要為難她……”

    話雖這樣說,那些少見的清醒時候還是會時不時往門口看去,在每一次有人進來時眼中驟然浮現光亮,又很快在看見來人時湮滅,望眼欲穿的等著那個永遠也不會來的人。

    小侍女眼眶一下下更紅了,愣在當場被時清薏身後的小侍女連忙推了一把︰“還不過去稟報?”

    時清薏實在看不得她們這個速度,皺了皺眉直接繞過她們闖進里間,早春的天早已回溫,屋里依然燃著銀霜碳,藥氣和血腥氣混合在一起,惹的時清薏忍不住皺眉。

    貼身的丫鬟一直小心翼翼的注視著長公主的神色,看見她皺眉生怕把好不容易等來的人給氣跑了,眼眶一下子就紅了︰“奴婢這就去換……”

    求您,別走,看看她,看她一眼……

    那一瞬間的卑微讓時清薏心里一下子堵的發慌,好像這世上所有人都知道蕭錦瑟愛慘了她。

    紗簾半掩,屋里的光打的並不太亮,里面的女子長發披散,半個身子窩著錦被里,半個身子被侍女扶著靠在軟枕上正在喂藥,看見她來手哆嗦了一下,差點把一碗藥潑在了地上。

    而後便是急忙低頭︰“小姐,你快看看,殿下來了,殿下過來看您了……”

    跟蕭錦瑟最親近的就是她從小一起長大的辛夷,除了她以外也沒人膽敢喊如今權傾朝野的人為小姐。

    蕭錦瑟當真病的極重,哪怕听見聲音喊她也沒辦法醒過來,眼簾一直掙扎著然而卻怎麼也睜不開,嘴唇燒的發白起皮 ,氣若游絲,神智不知是否清醒。

    辛夷眼里的眼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