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拯救偏執反派boss 第 60 頁



    腦子一懵。

    馥郁的香氣散開。

    時清薏的信息素是一種由甘蔗糖蜜為原料制作的朗姆酒,口感甜潤、芬芳馥郁,中後調又帶著一些皮革帶來的辛辣, 十分有距離感,有著令人不敢過于接近的清冷,又有酒特有的侵略性,幾乎是針劑起作用的一瞬間就攻破了面前omega的防線,讓她一瞬間成了烈酒的獵物。

    ——沉淪其中。

    落入網中的鳶尾花不願掙扎,像是被灌醉在濃烈的酒中。

    病態而執念的︰“我終于得到你了——”

    01

    時清薏哪怕被關著也非常理直氣壯,有時候把姜知意氣到了她就會說︰“你以為你還是以前那個說一不二的小公主嗎?”

    時清薏撐著下巴看她︰“你不會繼續寵著我了嗎?”

    姜知意的耳朵噌地一下紅了。

    她沒有回答,心里默默的想,當然是會的。

    02

    姜知去公司開會 ,偶爾因為晚上過于親密的情事太累導致會議推遲,時清薏偶爾笑她,姜知意理直氣壯的勾著她的長發反駁。

    “皇帝早朝去遲了,侍寢的人不應該反省一下嗎?”

    時清薏驀地愣住,怔愣片刻,在那一瞬間莫名想到曾經的某個人。

    ——也曾說過一樣的話。

    03

    姜知意曾經把時清薏關在別墅里一段時間,那時候就不是強制和折磨了,而是情趣。

    她喜歡安排時清薏的一切,欺負完人以後給她洗漱,她畢竟是有殘疾,忙前忙後很不方便,有幾次差點摔在地上,很吃力的時候被時清薏按住。

    忍無可忍︰“你這樣也想關住我?我真想逃逃不出去嗎?”

    姜小可憐吸吸鼻子,要哭不哭的可憐樣兒 ,偷偷看她︰“那你要跑嗎?”

    這個問題回答真的有損形象,時清薏冷靜了好一會兒,咬牙切齒︰“水滿了!”

    浴缸里的水果然已經滿溢出來,姜知意馬上紅著臉擰毛巾︰“我給你擦背!”

    04

    時母後來一直想修復和時清薏的關系,有一次送了一只玉雪可愛的白貓,長毛貓非常可愛,時清薏抱著rua了一個下午。

    時母清清嗓子︰“清薏喜歡就留下來吧,我也可以經常過來看看雪球。”

    時清薏rua了一把貓貓軟軟的肚皮,有點遺憾的嘆了口氣︰“家里有一只就好了,養不了第二只。”

    時母略微奇怪,回頭就看見臥室里不知什麼時候推著輪椅在門邊的某人,一雙陰沉沉的看著那只被時清薏rua的舒服的打 嚕的白貓。

    想把貓扔出去,家里上鎖,把時清薏rua貓的手洗的干干淨淨,然後咬上自己的印子!脖子,手,胳膊全身上下每個角落——

    她驀地閉,克制住自己可怕的想法,不能這樣……

    她又有點害怕,萬一那只貓真的送進來會不會分走清薏的注意,以前都是只抱她一個人的。

    于是時清薏送完時母買了零食回家就看見帶著貓貓耳朵和尾巴的某人半遮半掩靠在她的床上,薄臉皮紅的通透,露出白皙的肚皮。

    “我也可以給你rua啊……”

    所以,可不可以不要其他貓?

    時清薏︰“……”當然是先rua一下試試啊。

    05

    姜知意第一次遇見時清薏是在學校外的巷子里,她被人動手動腳的時候出現的,金發的少女像是上天派來拯救她的天使。

    漂亮,干淨,肆意又美好。

    她偷偷的看著天使,想的卻是如果能把她拉下神壇就好了。

    她如此陰暗的想著,並在如此多年以後一直這樣想著。

    正文

    顧川景出了車禍,剎車失靈從立交橋上翻下去,人沒死,斷了幾根肋骨,或許是天道好輪回,他跟當初的姜知意一樣失去了下肢。

    不同的是他是大腿以上開始截肢,從一個一米八幾的成年男子,變出了一個不足一米五的可憐人。

    他進醫院的時候姜知晴過去看他,抱著一個洋娃娃輕聲喊︰“川景哥哥,你看寶寶好听話,他最近都沒有哭過……”

    姜母神情憔悴,懦懦的同他說︰“小顧啊,醫生說知晴是因為失去孩子打擊太大才出事的,如果能以後再有個孩子興許還能清醒過來,知晴她爸撐不了多久了,他也希望能看見知晴清醒過來有個好歸宿 ,你們……”

    顧川景的臉色刷的慘白,截掉的不僅只是他的兩條腿,還有——

    還有他屬于男人的,所謂尊嚴。

    他這輩子不可能再有孩子了。

    瘋掉的人什麼也不懂 ,只是輕輕的靠在病床邊,抱著她的洋娃娃笑︰“川景哥哥,你看看寶寶啊,她在沖你笑呢……”

    時清薏斜靠在病房外的陰影里靜靜看著病房里的慘劇,系統感慨了一句︰“金童玉女竟然是這個結局——”

    “得了,能活下來就不錯了。”時清薏最後看了一,移開了,拎著東西轉身往回走了,“你別忘了他們以前的結局。”

    系統︰“……”

    女主失去孩子精神病發跳海身亡,男主在監獄里蹲了數年,撞牆自盡,突然覺得,這個結局也不是很難接受了,至少都還活著。

    系統覺得自己心髒承受力越來越強了,不禁留下感動的淚水︰“幸好你趕回去的及時。”

    姜知意是個心思縝密的人,她生怕自己走了以後顧川景會卷土重來為難時清薏,她想在自己離開前想把所有可能存在的危險一並帶走。

    很不巧,顧川景在這個名單里,姜知意活了下來,所以他也跟著活了下來,姜知意曾經面臨生死一線,顧川景同樣身臨絕境。

    “所以宿主,你到底是因為姜知意回來的了還是因為要救顧川景?”

    男女主死亡世界崩潰,作為任務者的時清薏也難逃一死,她不得不回去。

    穿著淺色衣裙的女子在醫院的走廊里行走,宛如一朵開的半妍的花,她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系統繼續牙疼的問︰“怎麼辦?姜知意黑化值還剩下百分之六十,根本消除不了。”

    都已經得償所願了,怎麼還能這麼黑呢?

    走廊盡頭的門打開,里面的女人在醫生的交接下被推了出來,幾個月過去,她臉色稍微好了一些,剛出來就急切的看向外面,發現時清薏的身影才輕輕松了口氣。

    她伸手去抱時清薏的腰,埋在她腰間輕輕嗅了嗅︰“你剛剛去哪里了啊。”

    她很聰明,知道質問是不對的,所以用的是撒嬌一樣的語氣,嗔怪著卻絕不會讓人討厭。

    時清薏伸手從背後拿出一小束梔子花,白色嬌嫩的花蕊上還臥著露水,香氣清幽且芬芳,醫院門口經常有各種賣花的,她出去選了好久才選中了這一束。

    旁邊相熟的護士都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快別在這兒秀恩愛了。”

    姜知意捧著花等著時清薏跟主治醫生說話,間隙里輕輕嗅了一下,很香也很純粹,清薏身上卻不只有這個味道,還有一點病房里的藥水味。ソ思ソ兔ソ網ソ文ソ檔ソ共ソ享ソ與ソ在ソ線ソ閱ソ讀ソ

    她皺了皺眉,不自覺的捏緊花束,又克制住了自己。

    這幾個月以來她已經撤去了監控和定位,她還是很依賴且不安,但是也明白如果一直這樣下去清薏還是會離開她的,愛應該是捧著鮮花而不是滿心暴戾想著催毀。

    醫生說姜知意的病已經在慢慢的控制,她一直很配合治療,情況也在慢慢好轉。

    時清薏略微偏過頭,回頭看了一,那個女孩子還像高中一樣乖乖的等著她,看著干淨又乖巧,如果不是系統時時刻刻提醒著她的黑化值,完全看不出來分毫。

    她的偽裝如此嫻熟,從年少的時候就開始在她面前裝乖,如今的病情好轉,又是否只是另一個更為逼真的面具呢?

    時清薏推著輪椅出醫院,輪椅上的女人捧著一束花,上車的時候偷偷親親她的鬢角,聲音也是柔軟的︰“謝謝清薏。”

    ——

    時母後來來找過時清薏,還是在那家咖啡廳里,端咖啡過來的是一個中長發的黑發女人,眉冷峻而干練,把咖啡放在她們面前,說了一句已經加過糖了。

    時清薏垂眸道謝,聲音沒有什麼溫度,時母扣緊手指,看著她陌生又熟悉的女兒。

    那杯咖啡始終沒有入口,時清薏只是捧著暖了一會兒手︰“媽,我們分開太久了,人是會變的。”

    就像她十幾歲的時候曾經瘋狂厭惡同性戀,就像她曾經非常喜歡漂亮的發卡和長裙,就像她曾經很渴望很渴望母親的關愛,可那畢竟都是以前了。

    時母微微怔住,那天她們斷斷續續的說了好一會兒話,走的時候時清薏把咖啡杯擱下,在瓷盤上發出嗤拉一聲脆響,她眨了眨。

    “如果生日禮物是機票的話,現在要送兩張了。”

    她說完起身離開,時母看著她的背影好一會兒沒有緩過神來,似乎只是那麼一眨,她的女兒就長大了。

    時清薏推開門,門外在下著小雨,風吹的有些冷,雨里的某個人把嘴唇抿的發白,忐忑不安的看著她說︰“如果你想走……”

    時清薏過去握住她凍僵的手輕輕捏了捏︰“我們一起走。”

    外面很冷,姜知意的小別墅里卻依舊很暖和,她跟時清薏一起種了很多花,這個季節已經開始逐漸開放,時清薏在她耳邊輕聲說話。

    時清薏的童年和少年其實都是一團糟的,她的母親是被父母寵大的,性格表面乖順骨子里卻非常任性,後來在父母的安排下嫁給她的父親,不過一年就有了她。

    一切都很美好,時父深愛她的母親,這場聯姻里所有人都得到了滿意的一切,除了她的母親,她在時清薏剛剛開始探知世界的年紀里遇見了此生摯愛。

    ——是個女人,那個開咖啡廳的女人。

    而後就是不顧一切的離婚,為了離婚連孩子也不要,時父曾經用時清薏威脅過她求她留下,這是時清薏後來很多年以後才知道的事 。

    她的母親沒有絲毫心軟,她一直都是被放棄的那一個。

    她那時候年紀很小,母親走的時候也曾經哭著求她留下,然而並沒有用,她不能理解為什麼好好的一個家頃刻間分崩離析,她試圖促使父母復合,卻從未成功。

    時父恨透了那個搶走她母親的女人,在時父的教養和她母親的陰影下,年少的她對同性戀抱有最大的厭惡。

    所以她忍不住對姜知意好,也忍不住出口傷人,她不容許自己犯一樣的錯誤,更加不敢去傷時父的心,這也是為什麼後來時父知道她和姜知意的事那麼憤怒的原因。

    他失去了妻子,又睜睜的看著女兒和女孩子接吻出車禍,無言的憤怒滅頂而來,他接受不了。

    “對不起,我錯了,是我當初言行不一,傷到了你,這麼多年也沒有給足你安全感。”她蹲在姜知意的輪椅前把她冰冷的手攏在唇邊輕輕親了一下。

    “那麼,姜小姐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拯救偏執反派boss”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